知识分子的「尊严」之殇!

骆驼到狮子 MBA 2019-07-10

3367 字 | 5 分钟阅读

2018年以来,中美贸易战这个可能影响国家和个人前途命运的事件吸引了无数中国人的关注,其过程一波三折、变幻莫测,一直是舆论关注的热点和焦点。一年多时间以来,各种背景介绍、解读文章、战斗檄文等不时在各类媒体上出现,引起热烈讨论,也产生了巨大争议,人们的思想被撕裂。


作为对社会变化最敏感的一类人,传统知识分子在贸易战的大背景下分化严重。这些知识分子,主要是指高校的学者、教授,有关研究机构、智库的工作人员,律师和一些独立性质的学人,以及广大媒体从业人员等。


从在贸易战的整体表现看,传统知识分子已失去了其应有的功能。


01

鼓吹中国实力强大的知识分子

这类人以胡鞍钢和李稻葵为典型代表。两个人名气很大,在智库、学界深耕多年,握有很多资源,出版了很多专著,影响不容小觑。


胡鞍钢是清华大学国情研究院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他从8个方面、17个指标入手,全面分析研究,以无可争辩的逻辑、无法推敲的事实,雄辩且专业的论证了这样一个振奋人心的结论:“中国已经全面超越美国”。即2013年中国经济实力超越美国、2015年科技实力超越美国、2012综合国力超越美国,至2016年,经济实力、科技实力、综合国力分别相当于美国的1.15倍、1.31倍、1.36倍。


胡先生还专门就此出专著,在国际上有重大影响,其数据与结论常常被中国问题专家引用,他本人好像在西方国家也很受同行重视,他自己也十分自得。


李稻葵是清华大学中国经济思想与实践研究院院长、政协委员。


2019年6月,在“中美摩擦下的中国经济”的讨论会上,李稻葵发表了长篇大论,断言美国发起贸易战的本质是美国国内经济社会出现了问题,美国总统患了红眼病和健忘病;中国是全球第一大增长点、第一大增长的引擎,是负责任的大国;中国经济稳了,世界经济就稳了,中国经济的韧性扛得住经贸摩擦。


02

极力渲染美国衰落的知识分子

这类人以张维为和金灿荣为代表,这二人是非常精明的人,有众多头衔。


张维为,是复旦大学特聘教授、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院长,国家高端智库理事会理事,上海春秋研究院高级研究员。


张维为曾经公开说:在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时,是中国的社会主义制度拯救了美国资本主义模式;美国就是一个忘恩负义的国家,社会主义才是中国克敌制胜的法宝。


张维为认为,美国多数人实际收入,在过去30年中几乎没有多少提高,美国贫富差距扩大非常厉害。张维为还特别强调:“美国没有任何政党可以代表美国人民的整体利益”。好像美国是一盘散沙,彻底沉沦了。


金灿荣有很多头衔,网民们还送给他另外一个职务:战忽局政委。


近年来,金先生到处宣扬:中国军队已经是世界第二,在西太平洋,中国军事力量是压倒性优势;世界的未来格局就是两超多强,两超就是中美;中美关系就是21世纪最重要的国际关系,将决定人类命运;中国科技产出总量已略超过美国。


金灿荣指出,以前美国给中国的定位是有缺点的伙伴,现在的定位是主要的战略竞争者,根本问题是美国不接受中国的崛起,美国既在感情上无法接受,也没有把中国崛起当作合作的机会而当作挑战。


金灿荣认为,只要不出大事,5到6年后中国名义GDP超过美国;再有个10年,中国人就向孙中山先生报告――实现民族复兴了。


这两个人,十分风光,不断在全国各地演讲,传播类似观点。张维为甚至还有一个“维维道来”视频栏目。


03

目光如炬,却发声困难的知识分子

在贸易战背景下,有两个人很早就对局势有比较准确的预测,分别是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的杨其静,著名经济学家、国际金融战略专家向松祚。


在准确预测特朗普当选之后,2016年11月25日,杨其静发表了《特朗普当选,中国面临巨大挑战》一文,对特朗普及其可能采取的政策进行了分析。时间证明,这些分析大部分是准确的。 他主要论述了四点:

一是“使美国再次强大”与“美国优先”的真实含义:“使美国再次强大”——矛头直指中国!


特朗普把导致美国不再强大的原因归结为中国,他认为中国吸走了美国的制造业资本,并把美国从第一制造业大国的地位上挤了下去。更重要的是,中国体量巨大,经济科技军事等方面的发展势头很猛,最有可能在经济总量和综合国力上赶超美国,而使美国变得不再是“最强大的国家”。


 “美国优先”是特朗普执政的最基本哲学,特朗普认为,直接把维护和推广西方民主价值观作为美国国家战略的核心内容是愚蠢的,特朗普正式执政之后,必然将比以往任何一届美国政府都更加专注于采取各种措施对中国经济,尤其是制造业实施打击。 


二是“特朗普:一个超级挑战者”。特朗普可能是最足智多谋、作风最彪悍且敢于不按常理出牌的美国总统,他有5个特点:极具爱国主义情怀并敢于担当,有非凡的胆识和战略洞察力,有高超的战术技巧和运营能力,极富挑战精神且意志坚定,为达目的可不择手段。这对其他国家,尤其是中国意味着前所未有的挑战。


三是特朗普可能对中国形成巨大挑战。首先是经济上的挑战。面对制造业空心化和劳工阶层大量失业的现实,特朗普对美国经济开出的药方是:对外搞贸易保护主义,对内搞新自由主义。随着经济格局的变化,中美之间的经济关系正在或者已经从之前的产业互补关系转变为产业竞争关系,特朗普的“对外贸易保护主义+对内新自由主义”对中国构成挑战:几乎可以肯定特朗普将会对中国采取多种贸易保护措施。


其次是地缘政治的巨大挑战。轻意识形态而重经济利益的特朗普很有可能对中国单刀直入,在地缘政治上对中国形成前所未有的挑战:美国很可能与俄罗斯迅速和好;军事上“重返亚洲”只会加强而不会弱化;对于台湾地区,尽管特朗普未必喜欢蔡英文,但是他也绝对不可能抛弃这个制约中国的重要棋子。


四是最后的总结:考虑到近年来中国在制造业领域相对于美国的成本优势已基本消失,特朗普政府真的有可能对中国形成前所未有的巨大挑战。中国必须尽快研究应对措施! 


两年半之后,再来审视杨其静先生的文章,何其准确、何其清醒!


但是此后,这篇醒世雄文就在自媒体上不断被强行删除,杨其静先生也没有对贸易战再次发过声。以他的见识和对特朗普的清醒认识,如火如涂的贸易战不可能不引起他的关注与思考,却没有一篇文章再出来。


2019年1月,在上海举行的财经峰会上,向松祚分析了中国2018年经济下行的四大原因,认为2019年要谨防明斯基时刻。


向松祚开篇说,2018年经济下行到什么幅度,中外研究机构都有数据,但没有共识。他去年的演讲中曾引述中国权威机构发布的数据称:GDP增长率1.67%,甚至为负数。


向松祚重点谈到4个因素造成了2018年中国经济下行,其中有三个国内原因,一个国外原因:国内第一个原因是去杠杆造成企业资金链断裂,第二个原因是企业不赚钱,总债务突破600万亿;第三个原因是消除私有制杂音,使民企信心遭受重创; 外部原因就是贸易战,其实是一个黑天鹅。


一段时期以来,向松祚的演讲视频在自媒体上被不断删除,也看不到他关于贸易战的相关文章。


04

沉默的大多数

大多数知识分子,虽然都是体制内的人,他们对贸易战肯定有自己的判断,很多人对贸易战的认识可能与主流媒体宣传的论调并不一致。


同时,他们学习、研究以及专业的方向可能不同,正好有能力从专业的角度将贸易战的来龙去脉分析清楚,把贸易战可能产生的影响深入研判,客观、理性的提出应对贸易战的建议措施,从而让有权力做出决定的人在贸易战中从容应对,为中国争取最佳的结果、最多的利益、最好的未来。


但是,众所周知的原因,他们成了沉默的大多数。有的人口是心非,唱着主流媒体的论调,应付了事;有的人明哲保身,岁月静好,不给自己增加任何可能的麻烦;有的人避免涉及这个重大问题;更多的人坐等观望,寄希望有人勇敢站出来,发出不一样的真实声音,如果他们安全、自己也是安全的时候,就跟着别人议论。


在这样的状况下,只剩下自媒体上的那些非专业的写手们,不断推出与主流媒体不太一致的分析文章,他们的出发点与目的并不一致,鱼龙混杂,专业水平也有欠缺,很多只是情绪的表达。


在重大历史时刻、在重要历史事件中,知识分子的表现显示出一个社会的真相。在当今时代,贸易战的风雨里,知识分子要么堕落,要么苦苦挣扎,要么沉默以对,这个场景,用一首《殇》作为祭奠,或许是恰当的。

↓↓留言互动的人会更有智慧哦↓↓

↓↓点击在看的人会更有福报哈↓

    已同步到看一看

    发送中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