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侵「素媛」被判12年的赵斗顺,为什么不能被原谅?

每人作者 人物 2019-07-09


现在,距离赵斗顺出狱的日子——2020年12月13日,仅仅剩下520天左右。他在2008年曾经以残暴的手段,制造了轰动韩国的儿童性犯罪案件,电影《素媛》就是以这起案件为原型拍摄。从那以后,赵斗顺成为韩国社会无法原谅的犯人。尽管在他服刑期间,韩国也一再修订和完善相关法律,不断增加对性犯罪尤其是儿童性犯罪的惩戒力度,但这并没有减轻大家对他出狱后再犯的忧虑。

 



 

 文|闫坤沐

编辑|金匝


过去一个月,不断有性侵儿童的案件被曝光。

 

6月11日,贵阳一国际学校班主任因为猥亵六年级女生被刑拘,而他2006年在贵州省余庆县龙溪镇勤勇小学做校长时,就曾经因为强奸多名幼女获刑七年。

 

7月2日,内蒙古包头发生幼师猥亵学生事件,监控显示,午睡时,男幼师故意和一名男童挤在一张小床上,趁男童睡着后,他把男童抱至监控盲区实施侵害。

 

7月3日,上海普陀警方发布通报,一名王姓嫌疑人因涉嫌猥亵儿童被刑拘。随后,该嫌疑人被证实为上市公司新城控股的董事长王振华,身家超过3000亿。

 

有媒体曾经做过统计,2018年曝光的性侵儿童案例累计有317起,受害儿童逾750人。同时有专家表示,性侵害案件,尤其是针对中小学生的性侵害,隐案比例为1:7,也就是说,被报道的也许仅仅是现实的冰山一角。

 

面对同类事件频发的现状,除了声讨施害者,大家更关心的是,我们还应该在制度上多做什么,才能更好的保护孩子不受侵害?有网友总结了各国对性侵儿童犯罪者的惩戒措施,其中韩国作为亚洲首个引入化学阉割的国家,被频繁提及。

 

而在韩国,由于针对性犯罪者的「赵斗顺法」在今年上半年落地实施,儿童性侵同样也是最近的热门话题。

 

赵斗顺在2008年曾经以残暴的手段制造了轰动韩国的儿童性犯罪案件,中国网友对此事的了解,大多来自于以这起案件为原型拍摄的电影《素媛》。但赵斗顺以醉酒为自己开脱,最终仅仅被判了12年。从那以后,他成为韩国社会无法原谅的犯人。在他服刑期间,韩国也一再修订和完善相关法律,不断增加对性犯罪尤其是儿童性犯罪的惩戒力度。

 

现在,距离赵斗顺出狱的日子——2020年12月13日,仅仅剩下520天左右,包括MBC、KBS在内的韩国几大电视台都通过各种形式,对赵斗顺如今的状态、韩国社会儿童保护的现状和民众对赵斗顺回归社会的态度等不同角度,做了专题报道,然而披露的现实,却令人毛骨悚然。

 

 

我们一家都想从噩梦中解脱出来

 

韩国电影《素媛》的原型娜英(化名),今年19岁了。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她曾经改变了韩国的法律。

 

11年前的2008年12月11日,当时56岁的赵斗顺将只有8岁的娜英掳走,在公共卫生间以极其残忍的方式对她实施了性犯罪,导致娜英大小肠外流、80%的生殖系统和肛门永久破损。为了制止她反抗,他甚至在她脸上留下了两处咬伤,其中一处肉几乎要掉下来了。办案警察在接受采访时说:「我们见过很多凶残的现场,但我们见到(这起案件的)现场还是很震惊。」

 

事后,为了洗刷自己的犯罪痕迹,赵斗顺把娜英放在冰冷的水池中,用自来水冲洗她的身体,而当时正是冬季。后来,娜英自己苏醒后奋力爬到路上,才被居民发现报警获救。经过诊断,她可能永远失去生育能力,即便经过手术,也要终身带着便袋生活。

 

几乎摧毁了娜英的赵斗顺,起初坚决否认自己的罪行,面对法官时,他数次理直气壮地自白:「我绝对不会做那种不知廉耻,遭天谴的事」、「如果是我做的,我马上自杀。不要错抓好人,让那个禽兽不如的罪犯逍遥法外。」

 

直到警察采集到强硬的证据:犯罪现场有赵斗顺的指纹、他的鞋底有被害者的血迹,赵斗顺又改换说法,坚称自己案发时喝了9瓶烧酒,意识模糊。

 

根据韩国当时的法律,酒后失去意识和精神病一样,是从轻判决的依据。法庭采信了赵斗顺的陈述,在2009年对他做出监禁12年的判决,而当时他的罪行的量刑上限是15年。

  

 以赵斗顺为原型的角色,也在法庭上坚称自己被冤枉了   图源电影《素媛》

 

这一轻判的结果在韩国社会引发强烈不满,公众自发组织多次抗议,舆论沸腾,尤其有女儿的家庭,多次组织集会游行,以至于当时的韩国总统李明博不得不为此下跪道歉,并且向国民承诺,会进行相关法律的改革。

 

2009年,韩国将针对儿童性犯罪的最高刑期从15年提高到30年,2013年又进一步提升到无期徒刑。

 

2010年,韩国更新了《特定暴力犯罪处罚特例法》,规定包括性侵未成年人在内的重犯照片可以公开。2010年7月,专门公布性犯罪前科者信息的网站——「性犯罪者公布栏」开通。在该网站上输入特定区域,就能搜索到住在该区域内的性犯罪前科者的姓名、长相、简略的犯罪内容。可惜的是,根据法不溯过往的原则,赵斗顺的体貌特征仍然不被允许见诸媒体。

 

2012年起,韩国正式实施《性犯罪者性冲动药物治疗法》,其中规定,允许使用化学药品对性犯罪者进行「化学阉割」,适用的对象是对未满16岁的未成年人实施性犯罪、且难以克服这种非正常性冲动的犯人。

 

法律在不断进化,娜英也在一点点回归正常生活。

 

2017年11月24日,娜英的父亲接受韩国CBS电台《金贤贞的新闻秀》采访,分享了娜英近况。

 

他说,女儿因为身体缺陷有时会遭到同学歧视,但即便如此,她仍然很努力:「孩子那么辛苦,我都想让她休息了,但是她上学一次都没有缺勤。」经过两场大型修复手术,娜英终于可以摆脱便袋,得以像正常人一样生活。就在这期节目播出的前一天,娜英顺利完成了韩国高考。她的愿望是学医,以帮助和她一样受到性侵害的被害者。

 

事发后,娜英一家人搬走了。长大的娜英也和爸爸约定,不再接受媒体采访,因为「我们一家都想从噩梦中解脱出来。」

 

这12年对娜英来说意味着什么,只有家人知道。娜英的父亲曾在给《素媛》小说的推荐词中写道:「12年,对大多数人来说也许没有什么,但对我的孩子来说,却是一段必须让自己强大到足以自保的炼狱时间。」

 

 

你就等我出狱吧

 

就在距离赵斗顺出狱还剩大约600天时,也就是今年的4月16日,被简称为「赵斗顺法」的《针对特定罪犯的缓刑监督和电子装置相关的法律修订案》正式实施。其中规定,性侵未成年的罪犯出狱后,如果被认定为再犯的可能性高,就要安排一名缓刑监督官,对其进行24小时的集中管理监视,这一监视至少持续6个月,之后再评估要不要继续。

 

这则法案是为了监控出狱后的性犯罪者。性侵者有多次作案比例高的特征。据中国媒体统计,近年曝光的性侵案件中,明确表述「多次作案」的案件占比将近四成。而无论是从采访还是从韩国官方发布的信息来看,赵斗顺在超过10年的服刑期间,都没有改过自新的迹象。

 

曾经监看过他的狱警说,他见过的许多犯人,都会在服刑期间慢慢开始表达对受害者家属的愧疚,但赵斗顺从来没说过:「他现在只是在担心出去怎么生活。」

 

不仅如此,他还手写了至少7份、不少于300页的请愿书,坚持为自己开脱,甚至曾经语带威胁地说:「我只要写请愿书,一切都能改变」、「我就算要吃15年、20年牢饭,即使出来已经70岁了,我也会在里面好好运动,你就等我出狱吧。」

 

图源电影《素媛》

 

在2017年和2018年,赵斗顺一共累计接受了超过400小时的心理治疗课程。2018年,韩国法务部对他进行了性犯罪鉴定,结果仍然显示「性偏离性很高」,这表示他再次犯罪的可能性高。尤其是在对未成年人感受到很强性欲望的「少儿性爱」分类中,赵斗顺被评定为「不安定」。

 

鉴于这一结果,法务部宣布给赵斗顺再增加100小时的心理治疗。而对于这样做的效果,韩国民众普遍并不认可。

 

过去11年来,韩国社会自发的针对赵斗顺的请愿活动从来没有停止过。民众表达的诉求包括:重审案件、改判无期、公布他的个人信息、对他实行化学阉割等,大家无论如何都不希望恶魔重新回归社会。但根据韩国现行法律规定,并没有同一案件再次审理并加刑的依据。

 

截至2017年底,韩国民众前后共进行了6000余次的青瓦台请愿,在青瓦台的请愿网站上,人数已经超过了60万人,而随着赵斗顺出狱日期的不断临近,这个数字目前已经增长到大约80万,是青瓦台开放请愿以来,请愿人数最多的案件。说赵斗顺是韩国人最无法原谅的罪犯也不为过。

 

他出狱的倒计时,对娜英全家来说,就是危险逼近的倒计时。

 

娜英的爸爸说,他仅仅是在庭审时见过赵斗顺一面,如今已经不能保证还能认出他了。一旦赵斗顺出狱,如果想要对他们家人展开报复,他将无从防范。而当他获得自由时,娜英还只有20岁,人生才刚刚开始。

 

 

为什么颠沛流离的总是受害者呢?

 

今年4月24日,韩国MBC电视台《真实探索队》节目出于社会公益的考虑,首次公开了赵斗顺的照片。

 

这是一张11年前的黑白打印旧照,颗粒感强,画面并不清晰,仅仅能勉强辨认出赵斗顺的五官轮廓。尽管可以推断赵斗顺的样貌如今已经有所变化,但事后节目记者仍然坦言,他们公开照片的行为按照韩国目前法律是违法的。

 

节目播出后,已经和女儿约定不再露面的娜英爸爸答应了节目组的采访。

 

作为一个受害者父亲,他说,照片公布得太晚了。如果电视台因为擅自公布照片而被罚款,他愿意承担费用,如果电视台因此受到别的处罚,「那么也一起罚我吧!」

 

 韩国MBC公布的赵斗顺照片  图源网络

 

这位父亲之所以违背对女儿的承诺,是因为他发现了更惊人的事实:尽管事发后他们已经搬家了,但如今,赵斗顺的妻子就住在距离他们家只有500米的地方。

 

在赵斗顺服刑期间,他和妻子并没有离婚,妻子会定期到监狱去探望,赵斗顺也在请愿书中表白妻子,说很爱她。

 

当记者找到赵斗顺的妻子时,她对丈夫的罪行轻描淡写地说:「哎呦,只要不喝酒,他在家里是很好的。都是因为喝了酒才这样的。」而对于被害者,她则是冷漠地表示:「这我怎么知道,我才不管那些。他们爱住哪里我管不着。」

 

也就是说,当赵斗顺出狱,他将会重新和对他的所作所为不以为错的妻子生活在一起,与受害者一家在同一个区域活动,甚至极可能与长大后的娜英或者家人擦肩而过。

 

作为对比,《真实探索队》探访了一位性犯罪者。他2008年因为强制性骚扰8岁女童,被判监禁10个月。2011年,他在同一区域再次强制性骚扰7岁女童,被判监禁4年。出狱后,仍然住在曾经的作案区域。记者问他,有没有觉得和受害者住在同一区域并不好,没有考虑过搬家吗?这位性犯罪者强硬地骂道:「说什么被害者,都怪那些XX(因为说了脏话而被加了特殊音效)告了我(我才进监狱的),他们也叫被害者?」

 

得知赵斗顺妻子的住处后,剧烈的不安再次袭来,娜英全家平稳生活的愿望被打破,娜英爸爸无奈地连声质问:「我们还得继续搬家吗?还是干脆从地球上消失呢?为什么颠沛流离的总是受害者呢?」

 

 

戴了电子脚环也没关系的,

不会有人打电话

 

尽管韩国在不断完善立法,试图解决困扰娜英爸爸的问题,但媒体调查后,仍然发现了许多漏洞。首先,并不是所有针对少年儿童的性犯罪者的信息都会被公开,是否公开取决于法官对犯罪者会不会再犯案的判断,而这并没有明确的量化标准。

 

最近,韩国一位有三次猥亵儿童前科的性犯罪者,在缓刑执行期间进入一所保育院成为志愿者,并借机对8名儿童实施了性虐待。保育院在核查他的身份时没有发现任何异常,因为法院并没有判定他需要公开个人信息。

 

即便被判强制公开信息,也并非就万无一失。按照规定,被公开个人信息者,要主动上报自己的居住地址,每三个月接受一次警察的核查。迁入迁出时,同社区内有小孩的家庭都会收到邮件通知。

 

但事实上,记者探访了6位有儿童性侵害前科的出狱者,只有两人的住址信息是真实的。另外四位,有人登记了自己名下并不居住的房子;有人已经在9个月前搬迁,去向不明,曾经的住址现在已经是一片空地,也无人过问;有人甚至一开始就登记着假住址。

 

而这6个人共同的特点是,都对自己曾经的行为不以为错,认为自己是被冤枉的:「我不过是在车里摸了一个女性的腿,她就报警了,被判那么重是不合理的。」被找到的两人,已经毫无心理负担地回归了正常生活,其中一位甚至是受人尊敬的牧师。

 

那位消失了九个月的出狱者,在看了电视节目之后,因为怕被追究责任,紧急更新了地址。然而媒体跟进调查后发现,这个地址仍然是假的,他并不住在那儿。

 

 电子脚链  图源网络

 

唯一值得安慰的是,赵斗顺出狱后,要佩戴7年的电子脚链。而为了了解电子脚镣作用如何,MBC记者去探访了一位佩戴者。和大多数人一样,他并不认为自己做了错事,而是「看到可爱的小朋友,摸了摸头,就被报警了。」他还遗憾地说:「现在都不能跟孩子亲近了」。事实上,这位性犯罪者拥有三次前科,两次强奸,一次强奸未遂,对象都是4到6岁的小朋友。

 

平时,他用护腕把电子脚链挡起来,如果不仔细观察,身边人注意不到它的存在。他居住在一所小学附近,每天进出都会路过校门口,甚至进入到学校的操场里去散步也是常有的事,这对小学生来说本该是有威胁的行为,但电子脚链没有任何反应。

 

记者找到负责这位出狱者的警察时,警察表示:这是因为法官在判决时,没有标明这个人需要禁止出入的区域,因为没有划定范围,所以电子脚镣没有报警。

 

也就是说,在执法层面,一些情境下,电子脚链几乎形同虚设。

 

《素媛》中的罪犯,其实也曾是电子脚链的佩戴者  图源电影《素媛》

 

 

只能以暴制暴吗?

 

除了执行不到位,韩国相关法律规定的惩戒手段是否能完全阻止性犯罪,也存在争议。

 

化学阉割是指用激素治疗等医学手段,让男性失去性冲动。但也有专家表示,减少性欲并不能阻止重新犯罪,侵害者实施侵犯并不一定出于满足性欲的需要:「这是关于权力,它是关于控制别人和其它各种事情。」

 

 韩国前总统李明博曾公开支持「化学阉割」性侵犯   图源网络

 

而公布犯罪者信息和佩戴电子脚链,也有使犯罪者完全放弃自我约束、成为无所顾忌的暴徒的可能性。一位佩戴电子脚链的出狱者在接受韩国JTBC电视台的时事节目《李奎研的spotlight》采访时说:「我不是狗,整天戴这个东西感觉很累。我想过把脚链弄断,甚至想过自杀,电子脚链不是让人反省错误,而是让人变得更坏。」

 

另一个担忧是,公布犯罪者的个人信息,会造成周围居民的恐慌,甚至引发更多犯罪行为。近期,韩国社交网络上就出现了类似「赵斗顺出狱之时,大家别忘了带上棍棒、砖头一起去祝贺「的帖子。甚至有网友发起人肉搜索,通过并不合法的手段收集赵斗顺的有效个人信息公布在网上,有人在回复中发出疑问:「我们阻止赵斗顺出狱的方式,只能是以暴制暴吗?」

 

加害者的刑期有尽头,受害者面对的心理阴影却没有终结,这是很多儿童性侵害案件面临的无奈现状。就像娜英的父亲接受采访时说的那样:「社会还得保护罪犯的人权,被害者活得像罪人一样。像被人追杀一样,要活得无声无息。每天东躲西藏,这就是现实。」

 

 参考资料:

1. 韩国MBC电视台 《PD手册》2018年12月4日 「赵斗顺创伤」

2. 韩国MBC电视台《真实探索队》2019年4月24日

3. 韩国CBS电台《金贤贞的新闻秀》2017年11月24日

4. 《素媛》(中文版)由江苏文艺出版社于2014年11月出版

5. 部分数据来源于人民日报微博


 

    已同步到看一看

    发送中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