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样的纽约你或许不曾见过

小小情报君 旅游情报 2019-07-06



我们以为的“水泥森林”,

在韩先生的眼中却是一个浪漫有情之地。



全文:4237个

阅读时间大约需要6分钟





你可以接受建议照本宣科,访某某博物馆看某某名画,上某某餐厅点某某名菜,去某某Bar听某某Jazz,然后回国告诉亲友华尔街好窄、自由女神好小、东西好贵。或许你可以有更多的时间挥霍,能在夏天逛SoHo的周末艺术市集,上中央公园听纽约爱乐的露天音乐会,秋天去看银杏林整片黄叶, Halloween游行看群魔乱舞,新年去时代广场吹冷风人挤人倒数计时,然后恰巧在生日那天碰到大雪纷飞,见识纽约“万径人踪灭”的难得景象。




韩先生在纽约的闲情生活


去听百万富翁唱歌





台湾有一家旅行社专门安排客人去纽约听音乐会,其宣传语是:“世界上什么地方可以让爱乐者得到这等享受——五天内听到美国五大管弦乐团之三:纽约爱乐、赛门拉图指挥费城管弦乐团、海汀克指挥芝加哥交响乐团,大都会歌剧院的“游唱诗人”、曼哈顿夜景下欣赏河船上的室内音乐会、可以排得出这等音乐内容的城市,除了伦敦、维也纳以外,恐怕也只有艺文荟萃的大都会纽约了。”





这话倒也不假,那些音乐界的小富豪使尽浑身解数去娱乐大富豪们,这种景象除了在纽约市,其他地方可能不是常常有机会看见。先不说表演是不是尽力,索价恐怕就是天文数字了。沾了大户们的光,纽约市的升斗小民也能有机会见识到顶尖音乐家的一流表演。


在所有古典音乐的表演场所里,大都会歌剧院是最有富贵气的地方。其他音乐厅可能会看到穿 T-Shirt牛仔裤的观众,歌剧院里却很少看到不打领带领结的男土。感觉上这里是名流淑嫒群聚社交的场所,衣香鬟影,幕间休息时都在大厅里穿梭,像是来参加宴会。


看歌剧最理想的座位是三楼以下的中央。一般音乐会的票大多是最低价票先卖完,然后往上渐进,但是歌剧正好相反,最高价的票最先卖光。穷学生看歌剧先不说二楼包厢一张票可能就是一个月的房租,就算狠下心,通常穿着打扮也会和周遭的绅士淑女格格不入,活像是有钱人的跟班。楼顶的票倒很便宜,大概比看场电影贵不到一两倍。虽然太远,看舞台上的表演者像在观察微生物,不太挑剔的话,其实听到的音乐和楼下花十倍价钱的也差不太远。





当我还住在纽约市的时候有机会去听到过几次难忘的歌剧演出。大都会歌剧院一般有相当高的水平,即使是由不太知名的男女高音担纲,都不用担心会听到失望的演出。不管是专听指挥和演唱,还是专看服装设计与布景舞台,全都很精彩。传统大场面的歌剧,像《阿依达》或是《杜兰朵》,两三个小时下来绝无冷场。另外大都会歌剧院的管弦乐团水平相当高,在90年代初期,应该是胜过当时的纽约爱乐。





除了配合的指挥乐团与服装舞台设计之外,去听歌剧最重要的当然就是听男女主角的咏叹调或是二重唱。1992年左右我听过几场帕华洛帝或多明哥主演的歌剧,虽然我觉得当时他们演唱事业的高峰已经过去,那几场还是精彩无比。他们在这里唱得非常认真,该上去的音绝不拖泥带水,干脆,上得准,中气足而长,完全是超级男高音的风范。比较起所谓三大男高音加上前纽约爱乐指挥在世界杯足球赛上表演的大拜拜,以及后来又录的一些民谣或圣诞歌曲,真的不敢相信是同样的人唱的。


纽约识货的人极多,表演稍稍放水,底下大部分观众心知肚明,第二天报纸的乐评也绝不会有什么好听的话。



来自其他网站图片



纽约市立歌剧院也在林肯中心,与大都会相邻。虽然各方面都不太能和大都会相比,但仍有一定水平。我听过的几场浦契尼歌剧男女高音都唱得有模有样,不会让观众觉得不如去听唱片。他们除了传统剧目外,也致力于制作新戏。


现代歌剧虽然不是人人喜欢,但至少和隔壁的大都会有所区隔。另一个人性化的服务是有英文字幕,所以看歌剧不用学意大利文,或背下剧情大纲。


市立歌剧院和市立芭蕾舞团共享一个剧场,冬天归芭蕾舞团使用,主打戏码是《胡桃夹子》。水平有点离谱,我当时因为不慎买了联票,所以看了好几场表演,几乎每场都有舞者受伤,音乐和其它舞者的动作都还继续着,受伤的舞者尴尬地一扭一拐闪过众人提前退场。伴奏的管弦乐团更离谱,好像是从高中乐队找来的枪手似的,铜管每吹必破,弦乐荒腔走板,整体水平连业余乐团都未必比得上。虽然说我个人的确对穿紧身衣的男人有一点点,嗯,偏见,但是表演是精彩或低劣应该还分得出来。




一探艺术家的生活





纽约市的艺术家特别多,不管是公认的,或是自封的。混迹纽约市的芸芸众生,也特别喜欢附庸风雅,不管是真懂,还是装懂。


现在的纽约市到底还是不是前卫现代艺术的中心,我们暂且不去谈它。不可否认的是纽约市几个世界第一的博物馆里有的是人类文化艺术的瑰宝,这里得天独厚之处,就是任何人都可以站在梵高或毕加索的画作之前,呼吸从画里挥发出来的气氛。而听说在SoHo变得极度商业化与摊贩化之前的数十年,这里也真的住过些认真的艺术家。





小时候的学校教育说艺术是用来陶冶性情,我后来才知道那是鬼扯,不过鬼扯的教育也不止这件事。撇开技术层面的问题,我觉得艺术家想做的是传达一种感觉给观者,并且激起强烈的共吗,扩大这种感觉。想传达的感觉未必是美,甚至未必是善,但是应该要





现代艺术博物馆里头最出名的画作之一是梵高的星夜,看过这幅画的人,很难会只有“美”的感动。有一些更深层更复杂的感觉,是远远超越画框范围所局限的。我有个朋友去看梵高特展,在画作前感动到痛哭。我是没有这么强的感受力,但是几次去现代艺术博物馆看梵高的画,还是有挥之不去的震撼。原作的油画,不论是色彩或是厚度,在视觉上都非常强烈,复制的海报或网络上的照片是远远没办法表现出来的。





现代艺术博物馆展览品非常多,也常替换。我是去附庸风雅的,所以还活着的艺术家几乎没一个知道名字。这样看展览虽然有点无知,但是因为没有成见,反而比较能专注于作品本身,而不是艺术家的大名甚或是市价几何。


有一个让我印象非常鲜明的作品是这样:一字排开大约十多个像医院里装蒸馏水的大玻璃瓶,瓶子里头分别装了约八分满高度不等的不明液体,颜色透明度与质感各异。每个玻璃瓶外都贴了标签,标示内容物。我不是每个字都认得,但是认得的几个字,都是人体内循环的或是排泄出的体液。再看了看每个瓶子里液体的颜色和质感,以及其中不明的悬浮物,一种非常强烈不舒服的感觉立刻爬上背脊。瓶子里头装的是不是真如标签上所标示,其实不是重点。但是这个作品很成功地激起我强烈的感觉,直到现在还印象深刻。




补充:

和艺术生活相关的逛街线路


也许因为我认识的朋友很多是艺术家或建筑师,受他们的影响我喜欢钻SoHo的小巷子、逛不知名的小店小艺廊。WestBroadway上艺廊虽多,但即使店大不欺生客,那订价也不是我们消费得起的。倒是 Houston Street以南, Canal Street以北,在 Broadway和 West Broadway之间的区域,有不少有趣的艺廊或小店。我曾买到过一个真人大小的纸质人体骨架模型,是用一片片硬纸拼出来的,我从没在其他地方见过。而位于150 GreeneStreet的Moss,专卖各种设计家具或装饰品,是建筑家朋友最爱逛的地方。这一带周末有各种摊贩卖各种奇怪的东西,除了艺术品之外,我们还买到过真正的大清国铁路公债。



不能错过的狂欢游行





纽约人相当爱凑热闹,一年四季总能找到各种理由来举行游行和节日活动。节日活动方面,我个人一直很喜欢生蚝节,这是纽约的季节性活动,每年大概在九月初的一个周末举行,过去是在Broadway和第四街附近的Tower Record旁边围起一两条街举行,一向都是由健力士( Guiness)啤酒主办。活动现场有大量的现开生蚝,加上Guiness和Harp生啤酒。参加的人通常会吃上一两打生蚝再灌下好几杯生啤酒。九月初的纽约还热,午后吃喝得醺然,爱热闹的可以在活动现场听摇滚演奏,爱清静的可以散步到不远的 Washington Square Park乘凉, Broadway上逛逛,再到SoHo小街看看摆摊卖画卖手工艺品的小摊,晚上再到 China Town吃顿饭,一个完美的初秋周末也不过就是这样。




游行方面比较出名的包括三月十七日的 SaintPatricks Day圣派屈克日游行以及十一月第四个周四的感恩节游行。不过性质最特别的游行,应该要算是十月三十一日的万圣节游行,因为只有这个游行是在晚上,而且非正式的游行比正式的还精彩。





在美国大部分的地方,万圣节是以小孩为主角的节日,傍晚后小孩化妆成群在小区里挨家挨户要糖吃。只有在纽约市,这个节日反而是属于那些还没长大的大人的。


但是真正有趣的“地下”游行是在十点多以后才开始的。许多独特的化妆,让这些在街上游荡的妖魔们看起来完全不逊于恐怖片里头的专业化妆。所有人都很疯狂,像是末日前夜的狂欢派对,只不过规模是大到几乎有半个城市。碰到过隔街的两户人开Party,不知怎地赌气对上,两边人马拥上阳台,隔街比赛脱衣服,挑衅对方比照跟进。也碰到过扮成警察的男子,站立在街正中,突然脱光衣服,晃荡一圈后又再穿回警察制服离去。每当有人脱衣,总会有一群人聚拢鼓噪助兴。这一夜纽约警察总是全体加班,毎条街前后都站满警察,还有骑在马上的骑警,严防有人闹事,但是小小的出轨他们也不会干预。这场热闹通常总会搞到半夜两点左右人潮才会慢慢散去,第二天早晨只剩满街垃圾,前夜的欢腾恍若一梦。





最后


韩先生还说,也许因为兴趣不同,他看到的纽约和别人可能真的不太一样。比如说他对运动毫无兴趣,所以他并不那么关心纽约洋基,尼克,或巨人队的比赛,也从未去球场看过现场的球赛,而很多人对纽约的认识可能是来自这些球队,也可能会把看现场球赛当做纽约行的活动。相对来说他对音乐和艺术有极浓厚的兴趣,他在纽约的生活经验大多和这些有关。所以说,不同的人可以因为完全不同的理由而热爱纽约,他展现的只是这个城市的一个方面而已,这或许就是纽约这座城市了不起的地方。




原载于《旅游情报》杂志2010年7月刊

文|韩建文 编辑|俞玉婷 俞婷

图|纽约市旅游会展局

新媒体设计| 静默

未经允许 不得转载




相信细心的观众会发现我们最近都有在内容中选取些杂志旧文再度宣传。一是因为这些玩法,即便放到如今都不过时,而且还是很“新潮”、很“深度”的体验。二是我们也会结合增加点当地目的地的新玩法,以供大家参考。目的地、景点、人文并非一朝一夕就有变化,而是更多角度去看待问题。







    已同步到看一看

    发送中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