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害我的人,是修行路上的最佳善友


《〈修心七要〉耳传略释》

            第四节课



全文分七:

一、宣说前行法;

二、正行修持菩提心;

三、恶缘转为菩提道用;

四、归结终生之行持;

五、修心圆满之标准;

六、修心之誓言;

七、修心之学处。


此科判分二:

一、将恶缘转为菩提道用的思维;

二、将恶缘转为菩提道用的行为。


乙一、(将恶缘转为菩提道用的思维)分二:

一、以世俗菩提心将恶缘转为菩提道用;

二、以胜义菩提心将恶缘转为菩提道用。


丙二、(以胜义菩提心而将恶缘转为菩提道用):


下面是把世俗、胜义结合起来的观想方法。



另外,这些害己者也是促使激励自己修炼世俗菩提心和胜义菩提心的善友,所以对自己有很大的恩德。



害我们的这些人与非人,实际上是激励自己修炼菩提心的最佳善友,对于他们的损害,不但不能心生嗔恨,反而还要感恩戴德。


今天我听说,有两位常住道友依靠这几天学的窍诀,在发生矛盾时,互相观待修菩提心,获得了极好的效果。我知道以后非常欣慰,其他道友也很羡慕。他们能在遇到违缘时,把这些方法全部用上,将其转为菩提道用,这种修行境界,虽然从平时不一定能看得出来,但通过这件事情,我们却可以明显感受得到。这种能将烦恼转为道用的人,即使现在到外面去弘法利生,也是完全有资格、有能力的。


修学大乘菩提心的人,如果遇到有人加害自己,也应该认为他们的恩德相当大。以前学院搞“治理整顿”时,有些道友依靠这种外缘,生起了极大的嗔恨心,当时道心马上就退了;然而,有的道友看到这些无常的景象时,切实感受到了佛法难闻、轮回痛苦,对于那些造违缘的人生起了难忍的大悲心,而且菩提心日日增上,对他们来说,这些违缘是难得一遇的修法良机。同样,“文革”时期也有一些大乘修行人,把牢房当关房,别人侮辱打骂他时,他将这个人当作自己圆满忍辱度的善知识,打骂过后,马上将刚才修安忍的功德全部回向,的的确确把大乘佛法用到了实处。


我们现在处于有漏的三界,修行从头到尾一帆风顺是不可能的,但是就算以后遇到了违缘,依靠所学的这么多教言,我们也能想方设法将其转为道用。如同一个人在饿的时候,则只要能填饱肚子,什么东西都可以吃,同样,我们在遇到违缘时,只要能将其转为道用,就什么窍诀都可以尝试。平时没有违缘时,看起来修行还不错,可一遇到违缘,自己的烦恼习气马上就暴露无遗,这种人,就不是真正的修行人。



只因为我们远离了对治之法,才会在不知不觉之间生起烦恼,正是仰仗着这些害己者,才让我了知这一切。所以,他们就是上师、佛陀的化身。



《中观四百论》中说,众生烦恼的存在方式有两种:一种是以种子的方式存在,一种是依靠对境而现形。前者比较细微,一般不容易发现,后者只要有了对境,烦恼马上就会产生。所以,在害我的对境没有出现时,我无法发现自相续中潜藏的嗔恨烦恼;一旦他人伤害我,引发了我的嗔心,我才知道自己相续中的嗔心竟然还是那么强烈。正是仰仗他们的提醒,才让我认识了相续中的烦恼,所以,害我者对我的恩德非常大。


有些道友平时不接触人时,看起来非常寂静调柔、和蔼可亲,然而一旦他们接触外人,听到几句贬低自己的话后,马上就火冒三丈、怒不可遏了。这个时候,他们应该反观一下:这个让我生气的人,实际上对我的恩德很大,为什么呢?因为没有他,我就不知道自己原来修得这么差,通过他对我的毁谤,就把我的嗔心种子挖出来了,我才明白自己其实还需要修持,所以害我的人跟我的上师、佛陀没有什么差别。阿底峡尊者也说:“三宝、本尊、上师、五趣众生(天与阿修罗归为一趣),全部都是我的至尊。”


敬摘录《修心七要》讲义

    已同步到看一看

    发送中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