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家岭:黄土高坡上的布达拉宫

郭宗敏 太原道 2019-07-12

在灵石县南二十公里处,有一个叫董家岭的古村落,周边群山环抱,民居依山而起,顺坡而上,层楼迭阁,雄浑壮观,俨然一座黄土高坡上的布达拉宫。董家岭古村形成于明末清初,至今已有400余年历史,现拥有古建院落100座,2019年,古村以其悠久的自然人文历史和精美的明清民居建筑特色,入选第七批中国历史文化名村。


和朋友一起,离开师家沟,来到董家岭。走近董家岭,首先感觉的是震撼,好一座北方的布达拉宫。只见村庄依山势展开成扇形布局,大致分东西两块,西为九层东为五层,于《易经》"九五"之意不谋而合。董家岭名副其实地建在了岭上,各幢院落依山而建,拾级而上气势恢宏。更有造型别致的各院侧房之墙和穿栏、瓦檐适时的将正窑半遮半挡,我们站在村南的庙坡上,远远望去层楼叠榭,高下相间,错落有致,美丽壮观。同行的摄影家王恩霖拿出无人机从空中俯瞰摄影,只见古村依山就势建于半山腰的坡地上,犹如一条卧龙,村落建在形如倒放的元宝的山坡上,因而人们也称董家岭村为“元宝村”。


走入村中,使人有恍如隔世之感。这里靠近灵石县重要关口阴地关,自古以来就是战略要地,其防御功能也别有独到之处。村前为一条深沟,整个村庄建在一个岩石之上,它前以悬崖峭壁为屏,后以崇山峻岭为障,东西两翼沟壑相阻, 村边高墙厚堡,村内暗藏地道,村里院落各有各的特色,没有两家是相同的。我们透过高深的宅院,寻觅于廊柱之间,古村曾有过的辉煌依稀可辨。整个村庄以村中大槐树和村对面峻岭上文笔塔为轴线向心式分布,以巷道为纽带,立体交叠,明暗互通,从而形成了可居、可匿、可防、可退的多功能,其防守之势在民居之中不可多得。村内各项服务设施功能齐全,银楼院、宰生院、钱庄当铺院、戏台、家祠、店铺、镖局、油坊、醋坊、豆腐坊、酒坊等应有尽有,足见当时的董家岭曾富甲一方。


明清时期,晋商以其诚信闻名天下,灵石县是晋商故里,清代灵石有“四大家、八小家”之说,皆为该县的名门望族,董家岭即八小家之一——赵家所在地。董家岭村的文化特质在于它是农耕文明亦农亦商村落的珍贵标本。那些在走西口、过关隘,经营票号或贩卖获利的商人,在家乡建设高宅大院,教育子女,我们走过好多宅院,只见门楼上题写着“耕读第”、“凝瑞气”等文字,它寄托了人们读书致仕的文化心理。


来到村中,只见一株干枯的老槐树非常醒目,因其有九个分支,人们称之为九龙槐,尽管主干已经干枯,旁枝却生发出茂密新芽。村民告诉我们,从前每逢正月十三,村里便要在树下按照九宫八卦方位燃起365盏地灯,正月十三至正月十七,九龙槐下地灯不息。这几天村内人都会来此处祈福,祈求一年风调雨顺,财源滚滚。地灯形状不同,代表着不一样的期望,村里八十岁以上的老年人都亲身经历过。不论是否灵验,点地灯这一习俗,表达的是中国人对自然的敬畏和期盼之心。


在九龙槐之上,地势比较开阔,有石桌石墩,只见几个老年男女村民在纳凉聊天。我惊奇看到旁边有一个凹进地面的大坑,忙问村民,才知道它叫做泊池,其实是古村落排水防洪体系中的一部分。泊池是村内自然条件艰苦下的救命池塘,也因此赋予其神奇的色彩。老人告诉我,以前每逢天气干旱庄稼焦枯时,村内便会选派9位寡妇去泊池打扫求雨。老人回忆,上世纪70年代村民还这样做过。迷信也好,寄托也罢,对于世世代代靠天吃饭的农民而言,是人类与自然交往中内心殷切的期盼。


问起村里是不是都姓董,老人笑了,他说:董家岭其实是赵家村,村里人都姓赵。可能是因为我们赵姓铁匠整日辛苦劳作,叮叮咚咚,所以人称"咚"家岭,不知道哪个学究就给写成了"董"家岭。老人们真健谈,讲起赵家生意大约起于清康熙至乾隆年间,最初可能也就一两家,后来因为都是一个家族,互相带动,经济条件好一些的,就自己干,差一些的先当学徒、做账房、当掌柜,然后再思谋独干或伙干,所以到后来,村中所有的赵姓族人户户都有经商的,家家都过得很殷实,真正实现了共同富裕。历史上董家岭村有赵姓三大家族五个堂口,在村里长年用于日常生活的骡子就达十头,长工、差人等近百人。生意最好的首推永和堂,店铺商号遍及山西、河南、河北、天津塘沽等地。在河南平顶山,永和堂的店铺曾经占据了一条繁华商业街,临汾的鼓楼东大街,也曾经有半条街都是永和堂的生意。


董家岭人在经商发展的同时,逐渐步入读书入仕的道路,注重尊崇诗书,仕宦之路风兴,高深的宅院便是他们身份的象征。走进村中任意一座院子,都能感受到其独特精美的造型。村中古院落以独立三合或四合单进院为基本单元,院落之间通过台阶、通道互相联通,院落由大门、院落、厢房、正房等几个部分组成,比较好的院落用砖雕、石雕等方式来装饰院门。村东下方有一处院落,门口挂着的牌子上写着“董家岭二号民居”,从高大的门庭上便可看出这是一大户庭院,四合院的格局,院内上房五根柱栏高达8米,颇为壮观,厢房上部的“绣楼”残垣,展示着未出阁女子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闺中生活场景。 


风雨侵蚀,曾经的辉煌在岁月的磨砺中己经远去,壮观的层楼迭阁在逐渐走向衰败与荒凉。一位赵姓老人领着我们在村里游转,只见村里的青年人大都走出大山谋生了,孩童们都到山下去上学了,平时的村里只留下老年人,与古村做着最后的守望。走到老人家了,老人邀请我们去家里吃饭,大中午的,一下增加四个人,恐有不便,于是我们谢绝了,老人在家中的高墙上指挥我们下坡的近路,和我们挥手告别,欢迎我们再来。

 

        董家岭全景



         拍下美景,雅克摄


       村中的砖石路


      九龙槐尽管主干已经干枯,旁枝却生发出茂密新芽。


    高大的门庭上可看出这是一大户庭院。


       门楼上题写着“耕读第”,寄托了人们读书致仕的文化心理。




      门楼虽然重修,台阶依旧看出旧时风光。


     村里的青年人大都走出山谋生了,孩童们都到山下去上学了,这里“门虽设而常关”。






       风雨侵蚀,曾经的辉煌在岁月的磨砺中己经远去。


道路坑洼不平,  风化极为严重,同行的摄影家刘喜柱走起来小心翼翼。





九龙槐上,地势比较开阔,有石桌石墩,只见几个老年男女村民在纳凉聊天。


一个凹进地面的大坑,叫做泊池,它是古村落排水防洪体系中的一部分。


      壮观的层楼迭阁在逐渐走向衰败与荒凉。


        村民老赵热情地给我们讲村里的事情


    钱庄当铺院


         门缝中可见高高的当铺


      从山坡上看九龙槐下的山庄


    壮观的层楼迭阁在逐渐走向衰败与荒凉。


    村民老赵在家中的高墙上指挥我们下坡的近路,和我们挥手告别。


        村口的观音庙


       董家岭给我留下了深深的记忆......雅克摄



直接点击以下文字链接,阅读推荐内容:

乡土 | 在是们北社里

乡土 | 五台郭家寨的自然景观和人文地理

乡土丨郎卫国:几回回梦里回故乡

乡土 | 王东满:麻乡记忆

乡土 | 雪中古村西铭广仁寺

乡土 | 扬鞭跃马看董寨

乡土 | 记忆里的村庄

乡土 | 铁打的古堡

乡土 | 唐河河畔文化古村落―――王庄堡

乡土 | 故乡的早晨

乡土 | 南太行里,那个养育了我的小山村

乡土 | 彩家庄的下午

乡土 | 吕梁古村彩家庄:家有梧桐树,引得凤凰来

乡土 | 黄河岸边是故乡,美丽曲峪我的家

乡土 | 绝壁上的村庄——平顺奥治村

乡土 | 母亲的村庄

乡土 | 一声声喊我乳名

乡土 | 黑茶山下的空巢老人

乡土 | 碛口寨上村

乡土 | 临县三交镇孙家沟,黄土高原上的历史文化名村

山西原平有条天路,天路尽头有个上马铺……

孤山、后土祠、古槐,一个小村庄的文化地标

千年陶器之村——小塔子村

山西乡村旅游哪里去?山西最美乡村巡礼

小石口:古色古朴古村落

品读“小太谷”上安古村

青龙古镇——晋商古道上的商旅重镇

悠然丈河处处醉,南太行深处最后的世外桃源

太行深处岳家寨,一座依山而建的“小布达拉宫”

昔阳北岩村,悬崖下的世外桃源

道宝河,太行深处的世外桃源

程家峪,风峪沟里的古村落

厚重中透着苍凉——从古交下石沟村看山西古村落保护问题

开发与逃离——山西古村落保护“围城”现象调查

传统村落的文化财富:赤桥文化旅游的探索之路

走进沁河才子之乡,解读三百年科举传奇——沁河古堡古村落群穿越攻略


    已同步到看一看

    发送中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
    太原道 热门文章:

    回望河曲旧县    阅读/点赞 : 5383/48

    明太原县城初探    阅读/点赞 : 5163/37

    墓前哀思:怀念我的姐姐刘胡兰    阅读/点赞 : 2401/49

    留给自己心底最深的爱    阅读/点赞 : 1440/61

    姥爷的葬礼    阅读/点赞 : 970/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