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在太原 | 新新巷的半间房

梁承建 太原道 2019-07-12

五九年的时候,爷爷奶奶从农村迁来太原,奶奶到姑姑家,爷爷到了桥东街和我们一起生活。那时爷爷已七十八了,原本不大的一间房,爷爷到来更觉拥挤,父亲给单位写了申请,单位安排我家去并卅旅馆东楼,多给了半间房,这样我们家就搬到了并州旅馆居住。这个院两栋楼三层高结构一样,东楼比北楼长两间房的距离,由于北楼客人都住不滿,东楼就临时做了商业部门的宿舍。

我家住二楼、上去左手是女厕、长年一把锁,挨着是男厕、所说半间房就是这里。厕所自从盖起、从未用过,所以并无茅厕的味道。进门是个过道比门宽一点,再往里面一个拐把子,一米五、六宽这是爷爷、哥和我睡觉的地方。

长凳子支住、大部分用砖垛起来,放上板子这就是床了。坐在上面还吱吱响,有的话再铺上点纸箱片,然后铺上席子,爷爷占了一半地方,夏天我和哥不願挤,一个朝里一个朝外睡。直接睡席子上,起来身上胳膊上压的尽是道道。

床板长短不一,厚薄不勻所以不平,睡上面不太舒服,习惯了也没什么,关键是自个黑夜睡下憋不住尿,特别是白天玩累了,睡着喜欢作梦,大街上人来人往,我在到处找厕所,好不容易找个背旮旯,放松一下吧、啊醒了尿炕了。

夏天好说擦一擦完事,气味不重要,天冷了冬天不铺褥子不行,铺上一个不小心又尿了,为这事来并州路之前,屁股没少挨打。

那时和大人睡一个屋,半夜里睡的正香,被子掀起来了,妈妈叫撒尿晚了点褥子已湿,扫炕笤帚把子打屁股疼。胆战心惊、小心翼翼没过去几天,就又忘乎所以了真是屡教也不改。

和哥哥紧挨着睡,他也有点这毛病,反正褥子湿了一大片,另一个也脱不了关系作陪,这种事有时还真说不清是谁的贡献。有时连被子也被印上了地图,放个高凳子,或压在火炉上烤,烤黄被子的事时有发生,气味可想而知,好在已经习惯了。

搬到并州路、半夜挨笤帚疙瘩的事不在发生,偶尔白天补一下到也无所谓,发现不对能逃的话快躲开。

为了节省开支,我们这半间房从来就不点灯泡,用煤油灯照亮,进门开的猛的话,把火苗几乎吹成九十度,幸亏放最里面床台上。这煤油灯自打记事起,就一直跟着我们。一个玻璃瓶、有一半被白铁皮裹着,下方开个长方形口正好放火柴盒,瓶口小带螺旋铁盖,中间卷铁管用棉绳做灯捻;这煤油灯味好闻,可它冒黑烟,时间一长屋都熏黑了,早上起来洗脸,一摸鼻孔都是黑颜料。

住到楼里才有新发现,这里夜间是臭虫的天下,它们肆无忌惮,咬的身上到处是红疙瘩,这鬼东西比虱子可恨十倍。楼里怎么养了这么多这玩艺?或许煤油的气味让它们更添精神,兴奋的绕过来爬过去,用手一捏血挤出来,不亏名号奇臭无比。我和哥哥每天黑夜,手拿缝衣针逮臭虫,扎住它放在油灯上烧,八个、十二个气死个人根本没'有个完。

礼拜天休息下的时候,父亲哥我、把两个家的铺板拿到走廊上,妈妈姐姐烧开水浇板子缝,没死的大小臭虫掉地上,我用脚踩踩真叫个多。然后床板缝上还撒上六六六粉,刚消停一两天,臭虫队伍又卷土从重来,六六六粉也不中用、那东西已有耐药性了。我们还用嘴吹的滴滴涕,也不管用,当然大家都在努力消灭臭虫。

记得一楼那是经理家,他家有好多孩子,曾多次进他家,经理家房最大,两屋连一起,中间前后两个水泥洗衣池,墙壁上还安多少个洗面盆。几个大铺板架在上面当床,睡觉还得踩上凳子上去。四面墙上血迹斑斑、到象进了敌人的刑讯室,一道道血印、那是抿臭虫所留证据,真触目惊心。

我家不准许墙上留有血痕,不小心逮臭虫,摁在墙上血要用小刀之类刮掉。因为血留墙上有点刺眼,太影响观瞻,那时的经理家不过如此这般,混在群众堆里,没觉得他有多特殊,只不过有辆新一点的自行车。

现在好了,臭虫早已灭掉。就连虱子几十年没了踪影。当然这于人们常洗漱有关,可村里人并不常洗漱,几次回老家或老家人来住住,也并没见携带来虱子。这或许与过度用药不无关系吧?你想人吃了过于用药的粮食、蔬菜、水果身上分泌出汗液之类必有农药成份,小小的寄生虫它能存活才怪。


改造中的新新巷


半间房


直接点击以下文字链接,阅读家在太原系列

家在太原01:太原城,太原人

家在太原02:爱在太原晨起日落每一时

家在太原03:太原的那些老槐树,傲然风雨忆沧桑

家在太原04:那一碗老太原炝锅面

家在太原05:太原那些“福寿安康”之地

家在太原06:记忆中的五一路先锋百货商店

家在太原07:怀念我的母校——回民小学东西校

家在太原08:太原有条智家巷

家在太原09:半个世纪如云烟,太原十二中记忆

家在太原10:桃园那几条巷

家在太原11:桃园一巷的那些事

家在太原12:行走五一路,寻找昔日的记忆

家在太原13:大濮府煤场散记

家在太原14:住在桃园二巷的日子

家在太原15:远去的钟楼街副食品市场,近半个世纪的记忆 

家在太原:桃园三巷的记忆

家在太原:傅家巷与傅山

家在太原:桃园四巷忆吃穿

家在太原:桃园路往事

家在太原:豆芽巷往事

家在太原:郭家巷往事

家在太原:那橘红色的府东街

家在太原:老军营,相知相处三十载

家在太原:记忆里的西缉虎营 

家在太原:少年的五一广场

家在太原:家住桃园三巷

家在太原:迎泽公园的记忆

家在太原:西缉虎营院里的牵牛花

家在太原:我心中的解放路

家在太原:太原的夏天

家在太原:太原的醋

家在太原:梅山记忆

家在太原:三代人的青年路小学

家在太原:太原七中,那些阳光灿烂的日子

家在太原:难忘上马街

家在太原:饮马河边

家在太原:记忆中的西华门老街

家在太原:悠悠文庙上官巷

家在太原:杨家堡,都市里的村庄

家在太原:桥头街,我永远的乡愁

家在太原:家住太原五拐巷

家在太原:记忆中的上马街

家在太原:徜徉在迎泽大街上

家在太原:太原的秋天

家在太原:坡子街16号的小院情

家在太原:文瀛公园话今昔

家在太原 | 青年路上,那些飘逝的青春

家在太原 | 青年路上的点滴情怀

家在太原 | 记忆中的南海子

家在太原 | 青年路上的青春记忆

家在太原 | 记忆中的南海子

家在太原 | 我与宁化府益源庆之缘

家在太原 | 精营东边街那个消失的小院

家在太原 | 小五台,从梵音袅袅到书声朗朗

家在太原 | 双塔寺街的变迁

家在太原 | 大营盘,海校,师院……一座大院的百年变迁

家在太原 | 张小苏:文源巷东

家在太原 | 锦绣太原城的花木地名

家在太原 | 大关帝庙往事:庙里有个小学校

家在太原 | 大关帝庙往事:庙前那条街

家在太原 | 在西缉虎营小院听奶奶讲那过去的故事

家在太原 | 张小苏:搬家

家在太原 | 五福庵的记忆

家在太原 | 那些渐行渐远的老村名

家在太原 | 张小苏:后花园的变迁

家在太原 | 张小苏:游园时代,迎泽湖畔无处安放的青春

家在太原 | 消失的湖滨会堂,心中一段美丽的梦

家在太原 | 远去的水西关

家在太原 | 张小苏:杂院杂思

家在太原 | 太原地名中的园

家在太原 | 府西街,曾经瓦房满街

家在太原 | 究竟是新源里还是新原里?

家在太原 | 我和北十方院的最后时光

家在太原 | 三条因狭窄而得名的小巷

家在太原 | 散落在太原公园里的那些记忆

家在太原 | 消失的村庄:富民路18号

家在太原 | “后小河”与七一礼堂

家在太原 | 死而复生的大二府巷

家在太原 | 我见证的解放路的几次改造

家在太原 | 细数太原“马地名”

家在太原 | 说不尽的大关帝庙 

家在太原 | 三代迎泽桥,多少人和事

家在太原 | 太原的老旧书店

家在太原 | 迎泽湖畔少年宫,几代人的儿时记忆

家在太原 | 细说晋源那些新地名的历史源流

家在太原 | 太原那些消失的老地名

家在太原 | “韶九巷”名称探源

家在太原 | 四拗村——武家庄

家在太原 | 义井村的回声

家在太原 | 往事如烟典膳所

家在太原 | 寻访姑姑庵

家在太原 | 冶峪,抹不去的乡愁

家在太原 | 拥抱梅山

家在太原 | 遥想侯家巷

家在太原 | 程家村,矿机宿舍区的前生今世

家在太原 | 太原的那些老园子

家在太原 | 太原的那些老馆子

家在太原 | 姑姑庵六号,我的童年回忆……

家在太原 | 记忆中的宽银幕

家在太原 | 水西门外与镇水神兽

家在太原 | 桃园路杏林巷的排房往事

家在太原 | 记忆中的太原老电影院

家在太原 | 印象·南市街61号

家在太原 | 我看太原庙前地区之变迁

家在太原 | 儿时太原同学家与一座城市50年的记忆

家在太原 | 寻访西校尉营古关帝庙

家在太原 | 记忆中的“认一力”

家在太原 | 新泽巷遐思

家在太原 | 寻觅三圣庵

家在太原 | 回忆三十年前的太原生活

家在太原 | 姑姑庵的大水管

家在太原 | 西缉虎营街上倒灰渣

家在太原 | 家住五拐巷的童年记忆

家在太原 | 难忘姑姑庵二十八号大院

家在太原 | 道不尽的馒头巷——掏大粪

家在太原 | 儿时的酱园巷

家在太原 | 盛满回忆的人民市场

家在太原 | 记忆中的西肖墙

家在太原 | 道不尽的馒头巷——九号院人家

家在太原 | 记忆中的“三墙路”

家在太原 | 老豆腐与高跟鞋

家在太原 | 记忆里的解放电影院

家在太原 | 四岔楼的童年时光

家在太原 | 家住大营盘

家在太原 | 太原的“十方院”

家在太原 | 矿机享堂宿舍,一个工业社区的光阴故事

家在太原 | 西羊市澡堂

家在太原 | 文庙古巷今安在?

家在太原 | 晋剧名伶们的西典膳所1号院

家在太原 | 福民巷里的那个四合院

家在太原 | 记忆中的老南站

家在太原 | 历史纪年中的亲贤村

家在太原 | 老街旧话之四:清和元、晋祠和双塔寺

家在太原 | 老街旧话之三:围城1949

家在太原 | 老街旧话之二:海子边、开化市与校尉营

家在太原 | 老街旧话之一:督军街、小濮府与柳巷

家在太原 | 情缘和平路

家在太原 | 解放大楼忆旧

家在太原 | 上官巷的昨天和今天

家在太原 | 太钢六平房的拆迁故事

家在太原 | 闲聊敦化坊

家在太原 | 老街 老巷 老照片

家在太原 | 我住过的馒头巷4号院

家在太原 | 太原的坝陵桥与坝陵街

家在太原 | 小北门的如烟往事

家在太原 | 杨启建:西米市菜铺子

家在太原 | 短短郭家巷,长长郭家事

家在太原 | 谁还记得新星大厦的“西游记城”?

家在太原 | 郭家后人说郭家巷

家在太原 | 五拐巷的记忆

家在太原 | 回忆住在新新巷的那些日子

家在太原 | 梁承建:回忆在并州旅馆日子

家在太原 | 记忆中的解放市场与解放东巷


    已同步到看一看

    发送中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
    太原道 热门文章:

    回望河曲旧县    阅读/点赞 : 5383/48

    明太原县城初探    阅读/点赞 : 5163/37

    墓前哀思:怀念我的姐姐刘胡兰    阅读/点赞 : 2401/49

    留给自己心底最深的爱    阅读/点赞 : 1440/61

    姥爷的葬礼    阅读/点赞 : 970/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