铃木修先生 请您马上退休

张洁 汽车公社 2019-07-13


文丨张洁

编辑丨小叮当


铃木修距离失败最近的一次,铃木汽车距离成功最近的一次。


记得在世纪之交的1999年,彼时六十多岁的张五常写下一本名叫《学术上的老人与海》的随笔册子,嬉笑怒骂于文字间,零零散散的几十篇散文,唯独记住了里面的一段话——


学术上梦寐以求的巨鱼,

追寻了几十年。

当初是幻想,今天仍在幻想,

生命本来就是这样的吧。


现如今又是20年过去了,改变的,不变的,新生的,老去的,八十四岁的张五常依旧活跃于经济学界。很多人看来,站在时代的巅峰,他那条梦寐以求的巨鱼已然寻到,而当初自我调侃的“学术幻想”,也成了“学术理想”造诣高度最合适的注脚。


转念一想,汽车行业也有“老人与海”。


也刚好在上周,主编石劼关于丰田章男洋洋洒洒的万字长文,就向我们娓娓道出汽车企业高龄掌门人在时代大潮里的沉沉浮浮。老兵统帅,他们各自梦中的“巨鱼”不同,追寻的方式也不同,只是其中有一个人,当初的梦想,如今的幻想,毁誉参半的后半生,当下的境遇却略显尴尬。


这个人,就是现年89岁的铃木修。



铃木修,铃木汽车现任董事长,公司实际掌权者。在今年6月底的铃木股东大会上,他和现任总裁、也是其长子铃木俊宏就遭遇了一次前所未有的信任危机。


虽然两人都在出席股东赞成率超过一半的基础上获得连任,但铃木修的支持率已创下十年最低,仅有65.9%,和2018年的支持率相比下降了将近三十个百分点;铃木俊宏今年的支持率仅有69%,而在2018年,他的支持率是94%。


这似乎是铃木修距离失败最近的一次,一个时代早该结束了,可面对权力,他依旧在固执地做着最后一搏。股东大会结束,日本多家主流媒体纷纷发文表态,犀利者更是用“独裁老害”来表达对铃木修长期一言堂的强烈不满。


大会现场,铃木修向所有股东道歉,89岁的耋耄老人,弯下腰致歉的那一刻,头上的皇冠早就掉了。今年4月,铃木汽车内部进行的车辆检测中存在违规操作导致,最后不得不宣布对200万辆汽车实施召回,直接导致了股价下滑、利润缩水、以及内部军心不稳等一系列问题。


记得存在主义大师萨特曾说,一个人想试图改变一些东西,那他首先要学会接受许多东西。当反对的呼声与日渐增,铃木修如果还想再次改变铃木汽车被动的局面,那他必须学会接受自己年迈、且早该放权于年轻人的最大现实。



“后铃木修时代”的反独裁呼声


2016年,铃木被爆油耗数据造假;2018年,铃木再次被爆篡改油耗排放数据;2019年4月,由于在公司内部进行的车辆检测中存在违规操作,铃木宣布将在日本国内召回40个车型的约200万辆汽车。所有这些,铃木修难辞其咎。


迫于压力,2016年燃油造假事件发生以后,铃木修就揽责辞去CEO一职,长子铃木俊宏上位,可是,和因燃油丑闻走下权力中心的三菱社长相川哲郎不同,铃木修依旧以董事长的身份退居幕后,成为铃木汽车真正的掌权者。这一年是个分水岭,从这以后,铃木汽车进入了“后铃木修时代”。


铃木修的后时代来了,

但铃木汽车的新时代却没有到来。


关于铃木修长期位居高位不愿放权的问题,业界已有很多分析,其中复杂的历史原因,包括此前第一继承人、其女婿裕隆小野猝然离世等细节,在此囿于篇幅,我们不再赘述。只是,为何铃木俊宏履新之后,铃木的发展依旧要受制于铃木修的独裁?


在翻看铃木俊宏履新前后的相关新闻时,偶然发现,早在2015年,铃木俊宏就曾低调地在日本召开了一场媒体见面会,第一次对外传递出自己想“走出一条与父亲完全不同路线”的信号。彼时的他曾率直地坦言,“中小企业要摆脱父辈老人的独裁统治,光靠一个人的力量是不够的。”


这是第一次,铃木俊宏为自己赢得了很多路转粉的支持,日本媒体后来回忆,铃木俊宏透露出的与父辈一争高下的决心,让在座的所有人热血沸腾。而他“每一位社员都要把自己放在客户的角度思考问题,包括我自己”的反思,也让很多人“再次看到了铃木汽车的希望。”



“无论是车辆品质问题,垂直组织的管理问题,从生产、销售、再到售后服务,因为一言堂,连串的负面反应必须让我们注意。”铃木俊宏坦言,从企业的规模看,铃木现阶段的独裁早已超出公司能承受的运营范围。


可是一直到现在,独裁的影子依旧在铃木俊宏身后徘徊,一位长期服役于铃木汽车的老员工对媒体透露,虽然铃木修曾固执地表示“到死也不会退役”,但其实从2015年因肺炎住院以后,他的身体就已接近极限,在这样的状态下,很难对公司做出精准清晰的经营判断。


一位从铃木汽车退休的企业高管则回忆,铃木俊宏忠厚平和,就连平日和下属说话都用敬语,但铃木修完全不一样,在记者招待会或其它公开场合,大家几乎不能和他好好谈。“只有这样的人才能被奉为总经理,铃木修弄脏晚节的风险已经越来越大。”


在此次股东大会结束后,一位股东就在会后现场直接表达了对当下企业风气的严重不满,“至今,铃木俊宏社长对公司的所有判断和决策依旧依靠父亲,他曾说,自己4年的管理经验无法和铃木修40年的积累相比,但我们都知道,这仅仅是自谦罢了。”


另一位住在日本爱知县的50后男性股东则对日本媒体坦言,今年发生这样的违规事件,其背景本质上是铃木汽车企业内部风气的问题,改善这些问题需要时间,“我们股东需要慢慢等待。”可对于当下的铃木来说,需要等待的不是纠正,而是一次脱胎换骨的改革。



内外交困的特殊时刻


从铃木汽车2019年3月期的财报看(2018年4月1日~2019年3月31日),该公司这一财年的累计销售额为3.87万亿日元,比上一财年增加1,143亿日元,同比增加3%。虽然整体销售额得到提升,但营业利润却同比减少了498亿日元,下滑13.3%。



过去两年的成绩,分水岭是在2018年第二季度。


在此之前的2017年,销售额还是营业利润都在第四季度得到小幅回升,可到了2018年第二季度,两大指标都开始迅速下滑,第三季度跌至最低点,特别是营业利润,降到冰点,差不多仅有2017第四季度的一半。



横向看,这一财年欧洲市场的销售额、营业利润都处于微增状态,日本本土和亚洲其它市场(主要是印度等新兴市场)得益于新车销量的增加,销售额实现了同比上升,但囿于经费等支出的扩大,营业利润却出现同比下降,印度地区尤为严重。



通过剖析铃木汽车过去财年的财报,结合该公司最新提供的2019年上半年整体销量数据,简单对上述数据做一个基本面分析,我们可以发现两个重要细节——


1. 印度市场整体疲软。

2. 日本本土市场增长乏力。


那么,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印度是铃木重金押宝的海外市场,随着在中国整体销量的持续低迷,该公司不得不在2018年离开中国市场,继而转战市场份额更高的印度。


可是从铃木2019年1-5月销量报告看,该公司在全球范围内已出现连续四个月的销量同比下滑,主要原因正是印度市场销量不振。而在2019年3月期财年,虽然印度的新车销售在增加,但增长率却逐年下滑,2019年1-3月直接出现增长停滞的被动状态。


关于日本本土销量疲软,最大的“绊脚石”则是铃木汽车内部审查不正之风带来的持续阴影。此前在2019年3月期决算(2018年4月1日~2019年3月31日)的发布会现场,铃木方面就坦言该事件给公司带来约800亿日元的特别损失。


日本业内普遍认为,2019年的这一次违规操作,从内部到外部,其负面影响要比2016年的排放数据造假要更严重,铃木修作为第一掌权者,背负的责任也要远比三年前大很多。只是上一次,他选择幕后暂时躲避风波,这一次的失责,恐怕并不是低头道歉就能解决的。



铃木,还能退到哪里去?


一百年前,日本住友集团第二代总理事伊庭贞刚曾分享过自己对企业管理的心得,他说“公司发展最大的阻碍不是年轻人的过失,而是老人们的专横。”作为住友财团事业爬坡期最核心的管理者,留下这句话以后,他在57岁事业巅峰时选择及时退隐。


可铃木修不同,他迟迟不肯放下手中的权利。


毋庸说近期遭遇的一连串负面反馈,如油耗数据及检测丑闻、本土增长乏力以及营业利润整体下滑都和他的经营思路紧密相关,就算把时光轴再往前移一些,或是再向后拉长一点,“铃木修时期”和“后铃木修时期”积重难返的重要决策,都直接影响了该公司长期发展。


业内众所周知,铃木于2013年正式退出美国市场,主要原因是小型化战略无法适应偏爱大车的美国市场,导致账面长期亏损,整体销量持续悲观,离开美国的那一年,铃木在该区域全年销量累计不足三万辆。而后又在2018年败走中国,原因也和美国地区类似,太过于依赖小车路径,再加上电动化步伐太慢,只能卷铺盖走人。


任何一个企业,无视消费升级的变化、漠视区域本土化的精耕、不顾技术层面演进的最新方向,那必定会被时代和市场淘汰。面对困境和转折,断臂求生是一个中性词,可放在铃木这里,终究是目光短浅之举,


中国和美国,全球最大的两个汽车市场。铃木汽车却放弃得如此干脆。


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如此任性,还是早已习惯了印度地区躺着也赚钱的快感。铃木汽车的印度子公司玛鲁蒂-铃木(Maruti Suzuki)一直稳坐当地销量第一的宝座,营收上也对铃木贡献最多,可以想见,做出决策的铃木修显然被短期的利益迷住了,殊不知这样的红利并不是体系能力带来的正向反馈。



铃木汽车撤退后,有一个观点屡见报端,“离开中国,这家公司也能过得好”。可这样的思路,却明显忽略了几个问题——


印度整体消费能力不高,红利半径有限。玛鲁蒂-铃木现在已是印度第一大汽车制造商,但是,印度不可能取代中国在全球汽车市场的地位,这是由于中国的经济发达和富裕程度远超印度,汽车消费潜力领先印度直接导致的。


其次,印度贫富差距严重,财富集中度高,那么铃木汽车擅长的细分市场其实是存在风险的,穷人可能买更便宜的两轮车和三轮车,而富裕人群则不会满足于铃木提供的A00和A0级车。


而且,印度这个国家,政治等不确定因素太多,对车市影响太大,就算整体车市的存量市场与增量市场没有太大变化,内部的消费结构也会变化,最近几年,印度地区中大型SUV车型的市场份额就有所上升,这对于铃木来说,并不是一个好消息。


铃木对印度市场,终究是押宝过重。


可不是么,陷入疲软状态的印度车市,在今年上半年就让铃木汽车提前尝到了目光短视的苦果,由于市场需求不足,玛鲁蒂-铃木在当地的市场销量已经连续五个月下滑,股市价格也一路下跌,印度竞争委员会(CCI)近日还下令对该公司进行详细调查,原因是他们涉嫌与经销商达成转售价格维护协议。


而根据玛鲁蒂-铃木相关部门的预测,该公司最糟糕的情况或将出现在今年7月,与刚过去的6月份相比,在印度地区的整体销量预计同比减少15%,小型车的销量或将接近腰斩。


除了整体经济下行,印度农村地区正经历一场旷日持久的农业危机。但随着大城市的市场逐渐饱和,玛鲁蒂-铃木近几年已经在印度重点推进渠道下沉战略,农村地区的消费波动,加之印度排放新规的即将执行,也给铃木传统汽油车方面的优势蒙上了一层阴影。



写到这里,想到在张五常《学术上的老人与海》的最后一章,他用《惊回首,感慨话千年》来做最后的结尾。具体的内容已经记不清了,但依旧记得当时读完的心情,看着“惊回首”三个字,突然联想到恭亲王的那句诗——


猛拍阑干思往事,一场春梦不分明。


铃木修的时代再怎么毁誉参半,随着时光的推移,终有一天也会步入历史,任由后人评说。只是我在想,彼时放下大权颐享天年的铃木修,回过头来思考往事,会不会也像一百年前的恭亲王那样,猛拍着阑干,所有的理想和偏执,终究是一场大梦?


不爱汽车的品酒师不是好记者。

张洁

THE END

更多有趣的

请戳一戳

汽车公社 |每日汽车

微信号:iauto2010


未经允许请勿转载到

其他公众号


速度 深度 态度  

长按二维码关注

右边给我一朵小花花


文章已于修改
    已同步到看一看

    发送中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