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勋:若未经历繁华,又怎能懂得真正的品味

文艺星球 2019-07-14

来源:王老

ID:RealWangLao

蒋勋   视频:《财经约你》 48期 | @腾讯出品


最大的富有就是:拥有一个富有的人格,并按照自己从心所欲的方式过一生。


不管你认为现在的自己,是富有还是贫穷,当然,绝大多数人,觉得自己很穷。


但是,会不会有一种可能是,当你看不到“富有”存在的,当你对一直存在的富,视而不见的时候,才是真正的贫穷?


请先尊重富有,我们才配拥有富有。


我们一边仇富,一边幻想自己可以一夜暴富;我们一边喊穷,一边超额消费。我们不承认物质富有挺好的,因为这样会显得我们更落魄,因为跟贫穷站在一边,成为大多数,会让我们更有安全感。但是真的富有,是承认物质富有是个好东西,才会更自由的去感受身边的美。


你没有富裕过,就不会知道,富裕的生命里昂扬是什么状态。温饱后的喜悦,是最放松、干净、最自在的状态。


“从心所欲、不逾矩”,嗯,真正的富有,是去掉“不逾矩”,从心所欲地过一生。


一、

有钱不堕落了不起


蒋勋说,他并不反感暴富。没有经历过物质的匮乏,难以理解温饱给人带来的安全感。


“永远不能嘲笑物质存在的重要,一件衣服、一碗饭,有些地区就是没有这个东西,你没有穷过,哪里知道穷有多么可怕,穷可以逼到人甚至没有人性。财富是非常重要的事情,它让你在温饱上有稳定、不恐慌。”

蒋勋


李白如果没有豪商家庭的万贯家财,他怎能写出“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


四季轮回,岁月流转。曾经的部分石油“老钱”沦落至炮火连绵,战争不绝,国民出逃。而位于亚欧大陆另一端的中国,慢慢登上世界财富的舞台,中国的新贵,成了最耀眼的星。


富有之后要如何懂得正确使用财富,这是功课、更是艺术。


“堕落是多么容易的事,他们可以追求各种吃喝玩乐,粗俗的不得了的养尊处优,但是他们没有。”蒋勋说,这也犹如中国宋代的宋徽宗,他坐拥了一个王朝,却仍有极强的创造力,创造出动人的瘦金体,这是了不起,也一如深谙游戏人间、玩世不恭的达利,在被众人奉为大师之外,他能画出耶稣被钉在十字架上的荒凉感,和充满虚无与落寞感的融化的时钟。


这些年,蒋勋没少目睹“新钱”们的奢华生活,将百万台币一瓶的红酒一饮而尽,将家里塞满意大利最贵的家具,聚会时将香槟倒入泳池,活脱脱地演绎了盖茨比式的生活方式。


“你能真正品味出舌尖甜反应区、舌两侧酸反应区,舌根苦涩反应区?你能感觉到这瓶酒里面蕴藏的阳光、雨水、露水、土壤的丰厚度?”

蒋勋


蒋勋说,一个口是吃,是口腔的乞求,像乞丐一样,饥不择食。可是味觉要品,三个口,讲诗品、画品、人品,不一定要暴饮暴食,但要有品位,好品味不见得要贵,有时候是懂得选择。


富有之后,要懂得不粗鄙,但若未经历繁华,又怎能懂得真正的品味。


二、

《红楼梦》是华人管理学的参考


年幼时的蒋勋,喜读金庸,那种喜爱是对中国古代侠客精神的向往。


直到十四五岁,他读了《红楼梦》,自此就再没放下。由少年读到成年,由闲暇打发时间,变成开班授课。《蒋勋细说红楼梦》也让他在华人世界名声鹊起。


在《红楼梦》的课堂里,蒋勋谈文学、历史、艺术,也谈权利、财富和企业管理。他也成了第一位为王熙凤“平反”的《红楼梦》讲者,他说王熙凤放在今天也是最好的职业经理人。


蒋勋理解要真正成就一个好的管理者,绝非易事。在人情往来之间,要怎样摆脱熟人间的羁绊,做到开合有度、收放自如,这需要理智,也需要魄力。


“王熙凤是一个九省统制的女儿,17岁嫁到贾家,一进来她就知道完了,丈夫贾琏是个窝囊废,她要自强自立,她挪用公款放高利贷赚私房钱,伪造丈夫公文去官说,一次就拿三千两银子。如果不从道德上的好坏来讲,这个人的生存能力绝对够,贾府上上下下几百人都是由她管理、发薪水,她就是最好的CEO。”

蒋勋


蒋勋总能带着悲悯,看到每一个生命值得歌颂与令人感动的一面。


蒋勋说,《红楼梦》应当作为当今华人管理学的一个参考,它里面讲到了很多华人的问题,探春杀鸡儆猴拿最亲的人做例子,所以薛宝钗为她拍案叫好,动了这两个人她就做得下去,因为这两个人是没有人敢动的。


三、

接班不易 有权利就有争斗


从荣国公、宁国公奠定家业,到第三代贾宝玉,贾家没能逃出中国富不过三代的魔咒。


青年的曹雪芹,流落街头,用了近三十年,追忆曾经的锦衣玉食,也对家族的败落进行反思。当初怎样做,在抄家之后,能保族人周全?


财富如何传承,做到永续?不少创一代、富二代,特意跑去台北,就是为了听听蒋勋怎么说。


“有权利、有位置,就会有争斗。”这几年,他一直观察,那些台湾大企业的第一代创业走后,家族生意要怎样继续。


让他觉得有趣的是,不少大企业,往往缺少接班的预设,有的企业家到了七八十岁,甚至九十岁,往往还觉得自己不会过世。


不过,传承的预设最重要的一环,还是那个接班的人,毕竟能将家业毁于一旦的是人本身,特别是当财富来的太易的时候,接班的二代往往丧失了第一代的生命力。


他欣赏那些创业一代的果敢、奋进。如汉高祖刘邦,在被项羽追杀时,因马车不够快,将亲生儿子,就是日后的汉惠帝,三次推下马车。


但他觉得,这种狠劲,虽然成就了大汉帝国,但也同样让人毛骨悚然。他说,他不敢创业。


而那个被刘邦推下马车的汉惠帝,在父亲威严之下,始终抬不起头,在位仅7年就被夺权,他的儿子们也全部被杀。这样的继承人充满悲情,也是家门的大不幸。


作为一个旁观者,蒋勋认为,要能继承家业,“劳其筋骨、饿其体肤”,必不可少。


古代的质子,自幼养在敌国,为的就是吃些苦,即便到了近代,蒋经国少时也在苏联,做过矿工。


“中国的世家是很好的参考,怎样能传承那么多代,我们常讲的王谢子弟,王导、谢安家族,这些家族出来的子弟都非同小可,这背后都离不开一个基本的教养。如果在暴富的过程中,完全丧失了人的教养,这是危险的,这个家庭会垮,这个企业也会垮,别人也不会对你有信任。”

蒋勋


四、

世界上没有永远的拥抱 学会告别


即便做到最好的传承,身外之物,终有一日都要一一告别。


蒋勋曾经让学生给他刻了两方印,“舍得”与“舍不得”,平时总喜欢用“舍得”。但当父母往生时,他却难以舍得。


“妈妈往生之后,我就觉得你最爱的,其实你要懂得怎样跟她告别,你有很多珍惜,这个珍惜,是我们拥有过几十年这么美好的记忆,可是到最后的时候,你拉着她不放,又哭又叫,我不觉得这是一个好的告别。好的告别就是说我们都完成了。”

蒋勋


2010年12月18日,蒋勋突发心梗,庆幸的是送院及时,在与死亡擦肩而过之后,劫后重生。


在那之后,他再看黄公望年逾八旬之后创作的《富春山居图》,更加真切地体会到什么叫“云淡风轻”。


蒋勋说,世界上的所有拥抱都不会是永远的拥抱,终有一日,我们都要学会如何与最爱的人、最珍惜的物告别,而他现在要学习的是,怎样面对死亡,这是哲学问题,不是医学问题,他现在也跟朋友说,自己最后要做的功课是跟身体告别。


在经历心脏手术之后,他在医保卡上注明不要抢救。他觉得生命能够走得自然一点,就像凋谢的花朵,变成枯木的大树,这是存活到最后的尊严。


他在河边喂过两只流浪狗,有一日不见了。后来凭着记忆,把他们定格在油画中,算是与两只小狗的告别。


心脏手术之后的8年间,早起,焚香、端坐、读经,成了他的早课。他也会每天沿着他位于台北八里工作室外的淡水河散步。


他说,他的人生也像这条河,少年住在淡水河上中游,看到它的激流险滩,看到它的繁华,人生到了现在这个时候,住到河口,河口是要结束,是要出海,是另外一种平静与辽阔,看着这条河,学会包容和宽阔。


去年蒋勋七十岁时,他让学生刻了一方印“从心所欲”。


他说,人生里多些不同的试探与冒险,与年龄无关,这是一种向往,也是对身体自由的渴望,至少心灵上可以飞起来。


-------低调的分割线-------


在任何时代,

教育说起来都是一件高大上的事,

但却没有什么真正有价值的东西是教得会的,

没有任何一种文化模因

可以说清楚一个个体的全部问题。


在任何时代,

想要抓住人性的弱点来赚钱都非常容易,

没有一点高级。

相反,想要建设一种文化,

耐心地拆除信息壁垒,

并且能够坚持下来,

那真不是一般的不易。


在任何时代,

在一秒钟内看到本质的人,

和花半辈子看不清的人,

自然是不一样的命运。



【HOT】她尝试在几十个男人身上找回初吻,寻找不可描述的浪漫……

【HOT】张晓刚:何多苓是拜伦、肖邦和莫迪里阿尼合体的现实版本

★史上最牛“画贩子”,一手炒红马奈、梵高、塞尚、高更等大师!

★杜尚:艺术的虚妄和艺术之死

★百年一遇的物理天才爱因斯坦,居然还是个绝世渣男?!

★"中国当代艺术年鉴展2017"在北京民生现代美术馆盛大开幕

★陈丹青:世人笑他太狂傲,他却笑答“我本就不是好人”



机构合作、广告刊登、项目合作请联系

iap009@126.com

微信:liangkegang2018

试试回复这些词

不知道会发现什么奇怪的东西

涉毒  红色  偷窥欲  陈忠实  上帝视角  狂吐 

无人问津  奥斯卡  裸身  硬色情  自杀  IKEA 

包豪斯  公开认错  搞死艺术  妓女  蜷川幸雄  世外桃源


“2018首届中国·铜陵田原艺术季”

更多精彩内容点击下方阅读原文

    已同步到看一看

    发送中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