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各布斯的思考 ③︱雅各布斯的局限性、道德意义与城市公平 (三则)

Citipedia 一览众山小-可持续城市与交通 2019-07-19


本文需阅读 - 22分钟

《雅各布斯城市特刊》之②

ԅ(¯﹃¯ԅ)

一览众山小

Sustainable

Cities &

Mobility

城市规划与发展战略

城市综合交通

公共交通与非机动化出行

活力街区、街道与城市设计

量化城市与大数据

一览众山小-可持续城市与交通

2019年 | 7月19日期

团队成员

原文|Andrew Kirby、Edwin Buitelaara、Stefano、Cozzolino、Anna-Lisa Muller  

翻译|杨莎莎、郝璐、王宇琦、杨光、方丹奇、相欣奕、张璐、赵哲毅、滕敏、周一帆、黄显婷、张颜麟、苗雪琪、施翰达、王雅桐、赵安琪、唐子轶、高梦雪、钟明佳  

文献|邹家唱   校核| 相欣奕

编辑| 张璐、众山小   排版|徐慧中

微博 | weibo.com/sustainablecity



一览

导读

本期则一承前所述,介绍的是简·雅各布斯的书以NIMBYism(在多元化城市保护特权社区)形式为基础,导致了与公正相反的城市衰败。前半部分讲述简·雅各布斯与Robert Moses争论中世纪曼哈顿重建的问题,下半部分围绕简·雅各布斯关于城市的三个方面展开话题:一是对个体体验的关注,二是站在自由主义者的立场,认为政府是问题症结而非解,第三是对普遍原则的主张(如密度和土地利用),尽管这些并非基于任何经验证据。总之,简·雅各布斯让人敬佩,她的斗争仍然鼓舞人心,但她错在认为自己的观点具有普适性,用她邻里生活的原则作为未来城市发展的模板。任何因素都应该建立在将城市转变为更公正的地方上。


则二介绍的是城市普遍存在不同程度的经济隔离,通常表现为邻里社区(neighborhood)的同质性:富人和穷人分居城市的不同社区。由此,城市更新政策往往致力于通过将中等收入家庭引入低收入社区来提高社区内部的经济异质性。但这些政策似乎更着眼于地方、而非居民,其效果差强人意。在此背景下,Edwin Buitelaara和Stefano Cozzolino两位作者回顾了简·雅各布斯对“贫民窟”和“去贫民窟”的研究,指出这些研究有助于我们重新思考城市财富空间分布失衡的道德意义和实际影响,并改善相应政策。


则三着重讨论艺术家在构建城市公平中的作用。简·雅各布斯在城市多样性中提出设计的重要性及城市视觉顺序的分析,艺术干预是城市持续变化的范例,影响城市社区的权利关系,参与构成公共领域。本文的理论框架分为两方面:(1)城市辩论及公共领域在城市构建中的作用(2)艺术及艺术家、大众文化在当代社会中的重要性日益增长。(本文核心为两方面,第一,强调城市作为社会物质实体的非固定性,推进公共空间的连续谈判进程。第二,这些推进过程影响着平等,民主,多样性,是构建城市公平的关键。)文章分为三部分:(1)城市公平的概念(2)公共领域在社会中的作用(3)艺术在当下社会的作用。







阅读

正文

一览众山小同时为您奉上本文英文原文三则(参考文献1&2&3,请后台留言联系我们索取)


简·

City Planning

城市规划

雅各布斯

Moral Standards

道德规范



Value System

价值体系

谨以此刊悼念一览规划女神

厦门大学王慧教授

则一

简·雅各布斯之经验的局限性

原文/ Andrew Kirby  翻译/ 杨莎莎、郝璐


一、概述

数字媒体给大众平台发声,而专家却话语权渐弱。Campanella(2011)认为缺乏专业人士的规划,反而导致未来城市的衰败,他从三个方面反驳简·雅各布斯的理念。首先,在她理念的鼎盛时期,“大计划”时代却陷入停滞,反而导致城市衰败。其次,公众声音日益重要,而规划专业人士失去威望甚至遭到抵制。最后,“个人”观点代表另一种形式的自身利益,而自身利益是否有远见、能代表所有?


二、简·雅各布斯的生活

简在圈内大名鼎鼎,无需多言,最初因为对Robert Moses规划强权的抵制而受到关注,之后作为有影响力的公共知识分子,在纽约、多伦多发表许多关于城市的见解,不断重新应用于城市设计的目标和实践规划中。


三、简·雅各布斯的地位

在半个多世纪的时间里,简在很多人看来都是挺身而出的英雄,批判现代主义城市规划改造,更注重人性化城市。简作为先锋女活动家,她的斗争甚至改变城市规划的方式。


四、对简·雅各布斯的批判

简是“自下而上”的自由市场都市主义,与政府“自上而下”的传统规划形成鲜明对比。简又是一个NIMBY主义者,也就是试图捍卫一个相对特权的社区,捍卫自己社会变革中的中产阶级地位的利益。简只对建筑感兴趣,对城市其他部分,如基础设施,地铁管道不感兴趣,就好像她喜爱的社区是自己就有机的实现了一样。最后,简只看到了贫民窟的环境,呼吁住房的可负担性,可她的很多想法在经济学上是错误的,在市场上是根本行不通的。


五、保卫社区的结果


  • 简基于城市生活的碎片来构建城市规划的总图,从公共生活的微观细节出发,最后发展出了一套理论。

  • 对简来说,任何提议的改变都是干预,任何干预都是破坏,专业人士有关的实践是“伪科学”,会导致“无意识,常规化的城市”,只考虑自身利益,而不考虑经济原则和底层阶级实现“愿景”的可能性。如Gopnik(2016)所说,雅各布斯街,一个完全自由由市场创造的自由组织系统,成为了衰败城市的完美体现。

  • 简声称规划专业的是“伪科学”,而她倡导的原则,则是最理想的,在她的书里,讲密度、混合使用、社会资本、犯罪等,可讽刺的是她的理念没有任何实证工作支持,甚至她的前提就是错的。她将社区居民比作“社会资本”,强调“结合”和“桥接”资本,将邻里街区连成积极的或消极的网络。有机社区和公共空间开放互动,而无家可归属于私有财产(公共空间)被侵占,政府则监督公共空间被“正确”的人占据。

七、结论

作者总结到:“在过去的几十年里,学者们对雅各布斯观点的讨论从未停止。他们关注的是我们经济体系中的制度的力量和对个体抵触的局限性。当然,这并不是说我们应该选择沉默,而是应该去争取一种超越生活经验的更加丰富的政治体制。社会公平并不是从公民社会内部产生的, 而是一种可以在规划和设计中形成的再分配过程,也可以说是一种消除“地区负担”的过程;而这个过程是单凭居民个体和社区无法完成的 (Vojnovic et al., 2013)。正如Marshall (2016) 对雅各布斯的评论中说道:“她崇尚本地社区,街道芭蕾,却没有注意到产生这支 “舞蹈”的全部因素。街道或地方设计的重要基础也包括了有形的基础设施以及法律和金融监管调控体系。当没能认识到一个设计中包含的这些重要基础成分,我们不应该直接照搬和运用这个设计。”在对街道的考虑上,雅各布斯把更为复杂的再分配过程的价值边缘化 – 例如规划过程本身。从当代的关于可持续性的文献综述中透露出一种天真的想法:任何一个人只要对都市化有足够的了解,就能够为所有人创造更好的生活。这些充斥着人行道和手工咖啡屋的社区,继承了格林威治村的特点也再现了雅各布斯的愿景。但是这些社区都是信托基金至上的所谓的“波特金村”,与真实城市中的真实街区生活没有一点共同之处。”


一方面,作者肯定了雅各布斯理论中对人和当地街区生活的重视;另一方面,他指出雅各布斯观点中过分侧重人和街区,而缺乏了对构成城市体系同样重要的组成部分的考虑,例如城市的基础设施系统以及法律和金融监管调控体系。作者提醒我们,雅各布斯对城市社区的论述具有着重要的意义但不能够代表复杂的城市体系的全部;在实际中对城市和街道进行规划设计时,不可不加思考盲目地套用雅各布斯的准则。



则二

经济隔离的相关性(不相关性):

简·雅各布斯与财富空间分配不平等的实践和道德意义

原文/ Edwin Buitelaara、Stefano、Cozzolino  翻译/ 王宇琦


在实践中,地方政府试图通过(强行)迁出低收入居民、迁入高收入居民来达到社会融合的政策屡见不鲜。研究显示,无论是被迁出的还是被留下的居民,都很难受益于这类政策。这些实证研究、加上近年来关于贫困的道德哲学研究的进展,促使我们重读Jane.简·雅各布斯 关于贫民窟的著述。简·雅各布斯 关注贫民窟通过“重塑自我”来实现“去贫民窟”的机制,认为以强行制造经济异质性为目标的大规模政府干预并不能有效提高居民的生活质量(《美国大城市的死与生》,1961)。


随着发达国家城市规划和经济社会政策的关注点由绝对贫困转向相对贫困和经济隔离,“贫民窟”一词逐渐被用于特指发展中国家极度贫困的非正式居所,被传统规划师视为干预对象和需要被解决的(负面)问题。然而,简·雅各布斯对“贫民窟”这一概念的理解不同。简·雅各布斯将城市视为一个自行组织、并能够适应新环境而不断自我调整的复杂体系。在这个体系中,贫民窟扮演了重要角色,充满生机并蕴含丰富的社会资本,为新进城的人提供了逐渐融入城市、改善自身生活条件的机会。这一过程又反过来促使贫民窟不断发展和重塑自我。当然,简·雅各布斯也不否认永久性贫民窟的存在及其对其居民和周边社区的负面影响。缺乏公共互动空间、歧视、无法吸引新居民是导致贫民窟无法自发重塑自我的主要原因。总之,无论是可重塑的还是永久性的贫民窟,简·雅各布斯对它们的观察和思考都促使我们从时间尺度考虑居民生活和社区发展的动态轨迹。这给当今的理论和实践带来了以下三方面的启发。


首先,简·雅各布斯对永久性贫民窟的强调提醒我们,在关注不同社区间的经济差异之余,要更多地关注社区自身的绝对贫困、以及其中居民的生活状态。这与传统政治哲学和经济哲学对道德(moral)的阐释一脉相承,如,道德的标准不是经济财富的平均分配,而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份额(法兰克福,1987);贫困的标准不是人与人之间相比生活质量的不平等,而是要与让人舒适的生活质量相比较(森,1983)。也就是说,过于强调“不平等”,可能会使我们忽视贫困的存在。只关注经济隔离也可能会模糊我们对每个社区本身的认识。从绝对贫困的角度看,不仅贫民窟的大部分居民缺乏罗尔斯所称的“社会基本有用物品”(social primary goods),尤其是经济财富,贫民窟本身也缺乏基本的社会和物质基础—— 住房、公共交通、给排水系统、消防、公共卫生设施和服务、学校、公共图书馆、公共绿地、急救服务等。


其次,简·雅各布斯对去贫民窟机制的分析显示,在考虑经济隔离对居民的负面影响之余,我们需要重点关注居民自身的发展潜能。很多城市更新政策以社区经济构成对人的发展的影响——即“社区影响”——为理论基础,着眼于调整社区内部的经济构成,希望借以打破隔离,改善社区内部个体的收入、财富、就业状况。然而,这一因果链条并非如此简单和直接。空间和经济隔离不一定会带来社区影响,很多社区影响也不单源自隔离,而社区构成和个体行为之间的关系也颇为复杂。难怪那些以促进社会融合为目标的政策往往不能有效地改善居民的就业机会、财富水平和对社区的满意度。


最后,简·雅各布斯启发我们以动态的视角看待城市社区,将“时间”这一因素纳入涉及城市空间、经济隔离和财富分配的政策。当前的城市政策和学术研究往往基于以地理区域为单位的统计数据,计算区域间的“差异度”,或称“隔离度”,并每年更新。这个年度统计指标至少缺乏两组重要信息,一是各社区内部不同年度的财富集中程度,二是居民的流动性。这些信息能反映出哪些贫民窟趋向于永久性、哪些有“去贫民窟”的迹象。换句话说,除了跨区域比较数据外,我们还需要详细、精确的时间面板数据和统计分析工具来进行跨代际的城市政策分析。


则三

城市的声音、艺术及艺术家,城市空间在城市公平中的作用

原文/ Anna-Lisa Muller  翻译/ 杨光


一、材料和方法

文章数据来源于2008至2016年间的调研。作者以“城市旅居者”的视角在这些城市观察收集本地居民特别是艺术家,参与构建城市日常实践的信息,深入了解当地特定的城市环境。分析都柏林、哥得堡、旧金山、美国、维多利亚,加拿大的规划文件和艺术家网站、博客,参加工作坊,这让我对艺术家如何进行内部及外部协作以推动城市发展有了更深入的了解。


二、城市的声音

公共领域需要吸取众多观点,不同需求可以被明确表达及不断协商。(城市中的公共领域与公共空间紧密相连,城市设计成为促进或阻碍该进程的关键因素。)


1、在城市中宣传公平

“城市公平”有三个基础价值:平等、民主、多样性。Fainstein认为“国家权力向精英阶层偏移的时候,高效的民主可以抵消不公平的影响。“这意味着在城市维度,如果决策过程严格遵守民主原则,规划政策可以有效的提升城市公平。


2、城市公共领域在城市发声中的角色

这里我将公众领域理解为复合的,包含不同和竞争的反公共领域。公共和私人空间最显著的区别是清晰的社会结构。另外公共领域为谈判持续寻求观点。


Richard提出在城市规划中,提升城市空间视觉和功能分区的过程是多样且持续的。简·雅各布斯谈到“城市规划和设计应该是发展的…城市应与非规划的一系列变化相适应,创意和想法得以自由发挥。”我们可以看到城市中“公共领域”的局限和公共空间的创造力。


公共领域不是根据地理位置划分的,其建立更倚赖于全球信息网这样沟通科技的辅助。城市中公共领域和物理空间的交叉非常明显。(公共领域是人们作为市民、邻居、游荡者、游客,街头艺人或无家可回者扮演社会角色的地方。在这里人们与他人相遇。城市空间是公共领域产生城市实质性的空间维度。当空间是开放的,潜在的冲突就会发生。)


即使在民主社会中也有阻止平等的结构和个人因素。(首先,所有社会在公共领域都有其固有的排斥机制。其次,不是每个人都有意愿积极参与公众生活。)然而当谈到“城市公平”的愿景时,意味着城市社会多样性和参与性的平等和民主,确保潜在的每个人都可以参与非常重要。


3、当下社会艺术家的声音

过去的几十年,社会理论家观察到艺术和艺术工作者在文化中的重要性日益增长。艺术家和观众的关系发展随之而来。城市视觉表达,街头艺术,通过社会媒体广泛传播,拉近了艺术家和观众的关系,也加强了陌生人之间的沟通。


三、在艺术的帮助下“构建公平城市”

文章聚焦于艺术家和城市规划师两个群体及他们在艺术的帮助下”构建城市”的方式:艺术家使用城市结构表达他们关于平等权利与民主参与的观点。规划师则将原来艺术家创作的方式变成治理工具以实现“公平城市”的愿景。


1、艺术家对城市结构的干预

当艺术家用作品与“公众”交流。此处的街头艺术特指公共空间创作,通常未经官方允许。常见的是涂鸦和壁画。墙壁、人行道、街道、树木、垃圾箱等构成城市的材料成为展示艺术的物理载体。城市空间中的艺术模式可以同时看作是非法的故意破坏财物和合法的街头艺术。


“当人们的权利被侵犯,现有的权利阶层压制观点的表达,当人们的遭遇被沉默替代,带有政治意味的街头艺术则成为一种力量,提醒旁人历史真相。”


如果城市社会在视觉上近似,会发生什么呢?用一个相关的现象来说明,城市结构中的艺术干预是连续的:绅士化。(绅士化的群体初期是学生、艺术家和经典先锋,拥有大量的社会资本,却几乎没有经济资本。他们的生活方式是反主流文化的。随着他们融入社区,推进创造公共空间,质疑霸权秩序,争取城市平等权利。)城市更新的过程中,公共空间的的多样性和外观成为该地区的资产,促进社区的变迁和价值提升。


2、规划师和艺术家在城市架构中的作用

规划师尝试使用最初艺术家使用的视觉实践来保持社区外观和发展愿景。规划师计划将街头艺术的美学维度与政治维度分开,并突出前者。最终将涂鸦转变为制度,将其从象征、语言学中提取出来并融入主流文化。此时,街头艺术变成美化基础设施的元素,如接线盒。(街头艺术的这些受控用途是市政府和联合政府中的艺术家保护艺术的方式。)


话题的争议性来源于艺术的真实性是不固定的,不是所有市民都有同样的标准。在受控的绅士化场景中,在政策框架下产生的街头艺术,是否是“真实的”?真正的艺术家是构建城市的关键因素。受控的绅士化是一个复杂的概念,包括美学、经济、社会、政治领域。简·雅各布斯将受控的绅士化过程描述为“多样性”的“自毁”,是由成功引起的,并非失败。其进程与成功的经济发展过程相悖。简·雅各布斯建议城市规划师“让这些变化自然发生”,不仅能促进城市架构的活力,还能提高公共空间的平等权利和民主架构。


四、城市设计,视觉设计和构建“城市公平”

城市设计和建筑是居民展示的舞台,建筑可以唤起个体的感情和记忆。城市公共空间应考虑到社会角色的变化。城市公共空间的复合性、多样性是城市多样性表演化的关键元素。


简·雅各布认为“城市多样性产生的条件”是混合功能的区域,小街区,不同“年龄和现状”的建筑,以及充足的人口密度。她认为城市是由无序组成的空间。规划师通过促进城市架构中的艺术干预提升公共生活。


理解艺术家在城市发展中的关键角色便于我们理解人,城市,公平间的关系。艺术家通过街头艺术,改变人们表演的舞台的,从而改变城市,也鼓舞规划师建设一个多样性的城市,最终实现公平。“文化是变革的动因”。艺术、社会、科学和规划师之间的知识交流,让多样的社会群体参与构建城市公共空间。





一览众山小

免费下载


免费下载一览众山小提供的原文资料:

微信公众号 SustainableCity后台留言

或电邮 Daizongliu@qq.com 


01

               《简·雅各布斯之经验的局限性》             




02

《经济隔离的相关性(不相关性):简·雅各布斯与财富空间分配不平等的实践和道德意义》



03

《城市的声音、艺术及艺术家,城市空间在城市公平中的作用》













—  ABOUT US


我们作为独立的专业志愿者团体,秉承专业理想与价值观,不依托任何机构,信守非盈利原则,帮助中国城市可持续发展。我们关注的领域包括但不限于:城市规划与发展战略、城市交通、公共交通与非机动化出行、活力街区、街道与城市设计、量化城市与大数据。至今我们已经拥有遍布全球近380名志愿者网络,并推送1700篇专业微文。作为微信公众号平台最大的线上专业志愿者平台,我们感谢您对我们的关注和支持,并欢迎加入我们!

-

更多内容

请戳一戳


微博:https://weibo.com/sustainablecity

2014-2019 © 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公众号“一览众山小-可持续城市与交通”

文章已于修改
    已同步到看一看

    发送中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

    一览众山小-可持续城市与交通 微信二维码

    一览众山小-可持续城市与交通 微信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