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各布斯的思考 ②︱雅各布斯的城市规划、价值体系及以人为本的设计 (两则)

Citipedia 一览众山小-可持续城市与交通 2019-07-18


本文需阅读 - 38分钟

《雅各布斯城市特刊》之②

ԅ(¯﹃¯ԅ)

一览众山小

Sustainable

Cities &

Mobility

城市规划与发展战略

城市综合交通

公共交通与非机动化出行

活力街区、街道与城市设计

量化城市与大数据

一览众山小-可持续城市与交通

2019年 | 7月18日期

团队成员

原文|Thomas Hartmann, Claudia Basta, Stefano Moroni   

翻译|相欣奕、方丹奇、张璐、赵哲毅、滕敏、周一帆、黄显婷、张颜麟、苗雪琪、施翰达、杨光、王雅桐、赵安琪、郝璐、王宇琦、杨莎莎、唐子轶、高梦雪、钟明佳

文献|王慧   校核|相欣奕

编辑|张璐、众山小   排版|毛丽雅

微博 | weibo.com/sustainablecity



一览

导读

本期介绍专刊的两篇正文,则一说的是简·雅各布斯在北美拥有偶像级的地位,The Nation的一篇文章甚至把她列为“引发革命的三人”之一。而负面评价也不绝于耳,比如称她为“自以为是的业余城市研究者”、“麻烦制造者”。借雅各布斯诞辰100周年(2016年),特别是《大城市的死与生》出版50周年的机会(2011年),美国重新出版了大量雅各布斯的著作,并有诸多赞誉。诸如“雅各布斯会怎样说?”“雅各布斯会怎样做?”等标题的文章似乎无穷无尽。然而另一方面,全世界都有一个把雅各布斯的思想加以简单化的倾向,只聚焦于她的几本著名作品和从中选择的引文。她被描述为一个古怪的“局外人”,却偶尔闪现出灵感,不应该被认真对待;她在著作中只是罗列却并未明确阐述主要观点。本文旨在探讨简·雅各布斯思想的背景:她对城市和正义的哲学和伦理观念。首先,对雅各布斯思想的发展加以分析,随后回顾其产生的国际影响,对城市规划原则提出的挑战性观点,最后是分析和解读(可能是误解)。则二从政治政策到伦理争议,从经济学家、哲学家到民主斗士,Jane Jacobs 的卓越贡献被各个领域的人们反复诠释、津津乐道。其中被反复提及的核心问题是:“一个重要而多样的城市,是如何在经济、政治、伦理、空间和社会等多个纬度上协同运作的?”简言之,城市本身是一个‘人人为我、我为人人’的有机体。它信任和尊重多样性,并且根植于城市形形色色的街头。






阅读

正文

谨以此刊悼念一览规划女神

厦门大学王慧教授

一览众山小同时为您奉上本文英文原文两则《简·雅各布斯与城市规划、道德规范、价值体系》和《以人为本的城市-雅各布斯的“复杂城市”和“街头城市”》(参考文献1&2,请后台留言联系我们索取)


简·

City Planning

城市规划

雅各布斯

Moral Standards

道德规范



Value System

价值体系

原文/ Dirk Schubert   翻译/ 相欣奕


雅各布斯思想之发展


雅各布斯的诸多道德信仰都植根于她在宾夕法尼亚州斯克兰顿度过的童年和青年时代。雅各布斯的早期作品,充满着对伦理、权力和统治、对与错的讨论。雅各布斯最早的作品发表于1941年,Constitutional Chaff. Rejected Suggestions of the Constitutional Convention of 1787,正是对美国1787年联邦宪法的讨论。在这一作品中,雅各布斯反对专制的直接民主信仰清晰可辨。1940年代末反共产主义运动和对参议员约瑟夫麦卡锡开展的第二波调查中,雅各布斯也提出了质疑。她被怀疑是共产党的同情者,从事反对美国活动,并受到问询。她对此类问题表示震惊,宣称她是一个自由的人,支持妇女权利和重视美国民主传统。她坚持批评政府和国会的权利,但不会违反美国的利益。她也公开表明在美国支持共产党人的言论自由。她对诸多指责的不满,导致了对种种政府控制的怀疑,通过她的思想和著作表达。


雅各布斯的代表作《美国大城市的死与生》,是在正确的时间提出的正确思想。1960年代,全球出现了对主导增长的意识形态和技术信仰的反对,反传统和亚文化潮流涌现,雅各布斯的思想适逢其时。简·雅各布斯为人们呈现了地方网络、社会环境的积极方面以及运行良好的社区,认为需要不断对其加以(重新)发现和重建。每当她看到权利受到威胁或政治无法认同时,简雅各布总是明确提出反对意见。她反对过横跨华盛顿广场公园的公路修建,反对过自家社区的“整修”,反对过纽约和多伦多城市高速公路建设策略。但是,雅各布斯从未与罗伯特摩西或其他人旗鼓相当争吵过。在1968年4月参加了下曼哈顿高速公路建设的听证会之后,雅各布斯被拘留;在1968年12月,雅各布斯在反战抗议中被捕。


在欧洲城市背景中理解雅各布斯思想


尽管诸多研究围绕着雅各布斯对北美城市规划产生的影响展开,然而时间和空间却构成其重要背景。雅各布斯对世界其他地方的影响,必须反映出各种不同的社会、经济、文化条件和多样的规划文化。她的分析和建议都是基于1950年代末期的美国和北美的郊区情况。她的诸多针对性的评价不能也无法解释其他国家不同的城市条件、问题和规划立场。本部分聚焦于欧洲的情况,需要把雅各布斯的思想从她所处背景中抽提出来并放置于欧洲的语境之中。


简·雅各布斯对城市规划的抨击产生了持久的影响,超出美国范围之外。然而,这些抨击受到实际情况的限制,即其他地方并不具有美国的特殊背景。美国的景观往往呈现出无定形的居民点结构,缺乏明确定义的城市中心。这与美国宣传的普世理想相关联,促进了房地产行业的猖獗增长以及以汽车为基础的发展,但与简雅各布所倡导的紧凑、混合使用、内城生活方式相悖。相比之下,欧洲城市是长期形成的宗教、政治、经济和文化中心,拥有悠久的历史和传统,具备分层级的组织规划和治理,在规划中“公共利益”和“共有好物”(common good)都必须纳入考虑,尽管权重并不一定相同。她的书广为接纳,一个显著特征在于当时普遍缺乏对美国情况的了解。然而当今规划思路现在已经逆转,欧洲专家前往美国参加城市更新课程。对经济活力、快速增长和对机动化的迷恋占据上风。美国与欧洲如此不同,充满着“机会之地”、“从破烂到财富”以及打破阶级的神话。因此,雅各布斯的著作在欧洲产生的影响需要在完全不同的情况下考虑。


在简雅各布的《美国大城市的死与生》出版后大约十年,对现有建筑的保护和敏感处理的需求也促进了欧洲范式的转变。战后现代化进程,虽然更新与重建带来了实质性收益,却也造成无形损失,这让人们陷入恐慌。曾经的“成就”被重新评价为具有负面影响。1970年代末期更是经历了经济与社会的双重动荡,以英国、荷兰和德国出现的“占屋运动”(The Squatter's Movement,即在没有所有权、不付租金、没有任何合法使用权的情况下占领废弃或空置的土地或房屋的行为)为代表。这样的政治气候也标志着规划技术统治的终结,


功能主义规划、分区、土地用途的分离、可行性的缺失,凡此种种在大规模综合城市开发中均受到诟病。尽管这些概念并没有被新的范式或模型所取代,但却进入了一个弱化和不确定的城市规划阶段。城市规划地位的弱化,加上对规划的怀疑以及公共规划影响力的削弱,持续至今。


城市规划者提出的质疑和挑战



当然,城市规划和更新范式的转变,以及1970年后出现的变革,不仅仅归功于简·雅各布斯和她的著作。事情要复杂得多,参见1973年彼得·霍尔谈到“时代精神的巨大转变”。在许多工业化国家,技术官僚和军事工业综合体的主导地位日趋成为重要议题;民权、反战、妇女和环境运动迫使政治变革;经济的结构性变化导致欧美工业岗位大幅减少。这共同揭示永恒繁荣之梦的虚无缥缈。


规则和分区不再是追求,取而代之的是对宁静、社区、城市生活、功能混合和“城市化”的需求。简·雅各布斯等人发起的批判性城市话语被反文化运动所吸收,诸如学生、租户倡议、占屋运动者和生态和女权主义者等成为拥趸。然而奇怪的是,雅各布斯著作中基本对权力问题弃之不顾。规划师、房地产开发商和其他行动者运用金钱、关系和权力来促成自身利益。雅各布斯对此完全是局外人,仅仅试图抵挡特定条件下的开发项目。雅各布斯作品的最大优势在于她的表情达意。幽默、讽刺和抨击兼具,实例、观察、轶事和类比交融,加之以通俗易懂的写作风格,让她的作品得到业界及外行的关注。


雅各布斯的道德与价值观可能与规划师的重要观点形成鲜明对比。当然无法做出绝对的是与否的评判。但雅各布斯全然拒绝学术专家和相关学术文献的态度,似有不妥。出于控制的目的,知识的利用和工具化在某些情况下是毋庸置疑的,有助于在项目和规划实施中设定“实际约束”。


篡夺和异化


雅各布斯的作品和她的世界观不能按照刻板的政治印象加以归类,却是以异质思维为基础。它们与政治权利一样,尊重个人权利、私营企业和相关的经济进步信念的扩大化;她对集中化的结构和政府干预持怀疑态度,并倡导睦邻生活和社会责任。她援引了老子的观点:大道无形(“A leader is best when people barely know that he exists ”,译者表示666,服气雅各布斯有文化)。她对民主和自助充满信心,对自主自治以及“自下而上”的变化和更新充满期盼,因此或可被称作一位“保守的个人主义者”。有人把她称为左翼,有人把她称为右翼,看起来都不对。她既是自由主义者又是共产主义者,或者二者皆不是。左翼评论家指责雅各布斯提倡社会保守派立场,她反对前瞻性计划,认为所有类型的政府干预都是可疑的,并视福利待遇为适得其反。


分析和解读(可能是误解)


无论刻意还是偶然,雅各布斯都成为了一位颇富魅力的城市规划专家。当前的规划方案之中、研究论文之中,频频见到对雅各布斯的援引。雅各布斯认为城市充满了问题,却从不认为城市本身即是问题。自1990年代以来,雅各布斯拒绝了一切访谈,她说“你们不再需要我了。我对城市的全部态度都已经写了出来,没有任何补充。”雅各布斯倡导了城市规划范式转变,然而她的著作、她的思想以及其他许多人的努力,都不会是最后一个。我们不妨摘抄鲍勃迪伦的歌词,“说着无用的言论以证明价值,人人忙于奔生和奔死”。然而,不可否认,简·雅各布斯必会对其他模式产生影响并推动民主的进程。


以人为本的市中心-

雅各布斯的“复杂城市”和“街头城市”

原文/ Camilla Perrone  翻译/ 方丹奇


《以人为本的市中心》一文由Jacobs撰写,于1958年发表在《爆炸都市》杂志上。此后的1961年,她的第一本著名著作《美国大城市的死亡与生命》详细阐述了她对城市的看法,正式开启了从街道层面出发的、对主流总体综合规划方法的质论之旅。自此,她相继发表了《城市经济》(1969)和《城市与国家财富》(1984),进一步深化了她对城市的看法。继而在《生存系统:商业和政治道德基础对话》(1992)和《未来黑暗时代》(2004)中她探讨了哲学、社会和伦理等多个主题所反映的经济和社会中的基本价值观。在《经济的本质》(1998)一书中,Jacobs解释了生态系统和经济系统之间的相似性,并断言,既然人类是地球生命网络的一部分,我们不可能与自然世界完全分开。本文试图透过Jacobs最初的《以人为本的市中心》,一窥她对城市街头各个因素的的理解,以及这些因素在城市运作中的作用。


一、Jane Jacobs的“复杂城市”观

市复杂性理论(Complexity Theory of Cities - CTC)将城市类比为一个生态系统,抓住城市是个“有组织的复杂体“的特点。由此阐发的街头城市理论(Street-Level approach - SLa)深入探讨了街道与社区机体的自我组织,和对多样性的信任与尊重。诚如Jacob所述,城市资源往往来自于城市街道和社区的系统性行为。


Jane Jacobs从1944年开始写关于城市的文章并引起公众的注意,当时她和家人搬到了纽约市格林威治村的一栋房子里。当时,她正在为《建筑论坛》杂志撰写有关城市和区域规划问题的文章。在这一时期,她游走在格林威治村的日常生活和与市议员等决策者的交流之间,从而对城市生活和城市运作有了深入的了解。


渐渐地,她将目光落在了两种水火不容的城市构想上:是应该营造一个以车位中心的、大尺度的、条理清晰的城市还是一个以人为中心的、小尺度、复杂多样的城市呢?这一矛盾的导火索是一项著名的高速公路计划。这项在1958年饱受争议的计划由时任拉瓜迪亚市长顾问的罗伯特·摩斯领导,要将公路穿过位于格林威治村中心的华盛顿广场公园。摩斯所支持的是用大型的城市项目(包括住房、商业中心、高速公路等)来取代小规模的、活跃的、多样的传统社区。


类比自然与城市这两种生态系统,Jacobs总结道:“自然生态系统是由物理-化学-生物过程组成的;城市生态系统则是通过物质-经济-伦理发生的。”两种生态系统的共性是其复杂性,而区别则在于激活和承载变革性和适应性变化的体制有所不同。


一个成功的城市社区往往总会有许多人活跃在街道、广场和公园等公共空间里,全天不分时段的热闹场景。人们往往对他们即将遇到的人一无所知。Jacobs试图解释为什么一个充满陌生人的城市能达成促进自身经济增长的高水平社会合作。答案竟然与亚里士多德派的经典理论不谋而合——公共利益。社会成员在认同公共价值和利益、尊重多样性的前提下,选择毗邻而居,互惠互利。城市不断地自我改造,而这些创新是由大量寻求互利的人们所带来的,是集体意志的体现。城市在足够密集的人群和各种各样城市之间,不间断地创造着许许多多意想不到的联系,推动城市的发展。


从这个角度说,Jacobs的城市中心构想呼应了“城市性”的一个更普遍的含义,即为地方的宜居性和社区的利益而追求的价值。


二、Jane Jacobs的“街头城市”观

街头所发生的一切是当地社区成员行为模式的综合效应,是由经验和常识为基础的,人们之间自律自发且约定俗成的集体行为。

街头的公民自治

街道的公民自治是复杂系统理论的根基,包括街上的人们正式和非正式地自发管理着他们所处的街头社会。人们的这种自我约束和相互管理悄然编织着看不见的公共监督网,从而保护陌生人和他们自己。人们还籍此建立自己小规模、日常公共生活的网络,从而构筑一种信任和社会力量的体系。这种内化的自我管理是人们自发的。人们对街头那些看似非正式的或者偶然发生的琐事都有自己心里的“一杆秤”。这种评判出自人们心底或多或少的关切,而非外力强加。Jacobs认为这种自发的管理机制来源于人们心底的社会责任感。这份“公道自在人心”的力量既代表了公众之间的身份认同和信任,也在无形间成为了一种社会资源。它使人们认为这种自我约束和相互管理是理所当然的,而当大家约定俗成共同贯彻这种行为模式时,这种积聚的力量就孕育了城市这个“有组织的复杂体“。这种信任体系的建立无法被制度化,而信任体系的崩塌将会对城市街道带来毁灭性的打击。


总而言之,街道作为最最基本的公共空间,当人们相信自己和他们都具有社会责任感和公德心的时候,街头的信任与监督体制自动形成,社会活动才得以正常开展,每位参与者都在无形中付出和获益,从而在保有个人自由的同时又不失安全感。而这种街头体制只能是自下而上的自发形成的,不能道破,一旦有任何形式的控制和干预,信任体系就将受到破坏,自发性必将受到损害。


以人为本、丰富多彩的街头城市

Jacobs谴责城市的同质化;痛心本地需要街头人气的小生意的消失;呼吁城市中心的吸引力、多样性、欢乐度和都市氛围;重视街道作为城市组成基础部分无可替代的作用。她的城市设计理念是孕育城市街头的多样性,她寻思:“什么元素能成就一个好的广场呢?“她发现混合用地、短小的街区、密集混合的建筑物、稠密的人口、街道层次的多样性和由此自然带来的街头文化和自我组织都是关键的配方。”规划市区最好的办法是去看看人们是如何使用它的;寻找其优势,进一步开发和加强它们。而街道应该是你最先入手之处,街道所承受的比其他任何城市机体都多。街道是城市的神经系统,是交流和交易的发生地。“Jacobs呼吁她的读者们多在街上步行“都给我出门走走!“她写道。她认为,是街道让城市运转起来,那些活跃的小巷正是一个城市的硬件和软件之间不断更新的接口,那里充盈着一个城市的风味、质感与美景。一个城市真正潜力在于它的街道,一个城市的贫瘠也必将始于街道:如果街道的天性被改变,如果所有的街道都成为主要的交通干线,如果建筑物的外立面都被同化看上去差不多,如果不同的用的被完全割裂,就像那些大型城市项目所规划的那样。那样,这个城市就麻木了。当然不可否认城市仍有适当追求进行重新开发和规划的必要性,不过开发目标正如Jacobs所言:“一个大都会的中心之所以成为人的中心,关键在于它拥有大量的小元素,人们可以在街道上接触到它们。”


这就是Jacobs的街头城市观,街道是一个社会空间实验室,用以了解一个自生、自治的有机城市如何成为一个宜居的地方。




一览众山小

免费下载


免费下载一览众山小提供的原文资料:

微信公众号 SustainableCity后台留言

或电邮 Daizongliu@qq.com 


01

《简·雅各布斯、城市规划、道德规范和价值体系》




02

《以人为本市中心-雅各布斯的“复杂城市”和“街头城市”》












—  ABOUT US


我们作为独立的专业志愿者团体,秉承专业理想与价值观,不依托任何机构,信守非盈利原则,帮助中国城市可持续发展。我们关注的领域包括但不限于:城市规划与发展战略、城市交通、公共交通与非机动化出行、活力街区、街道与城市设计、量化城市与大数据。至今我们已经拥有遍布全球近380名志愿者网络,并推送1700篇专业微文。作为微信公众号平台最大的线上专业志愿者平台,我们感谢您对我们的关注和支持,并欢迎加入我们!

-

更多内容

请戳一戳


微博:https://weibo.com/sustainablecity

2014-2019 © 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公众号“一览众山小-可持续城市与交通”

文章已于修改
    已同步到看一看

    发送中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

    一览众山小-可持续城市与交通 微信二维码

    一览众山小-可持续城市与交通 微信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