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媒体艺术家组合 pink;money:挑战世界的预设,让 bug 显现出来

事儿 VICE 2019-07-26

蔡菜

7月的一个周末,我从北京飞到深圳,为了见一个新媒体艺术家组合 pink;money。组合由一对90后情侣 Julie 和 尤龙 组成,当时,他们正在筹备即将在 ALIENWARE 发布会上演出的作品。

左:尤龙 中:pink;money 合作音乐人 Lawrence Lau 右:Julie

落地深圳的晚上,这对艺术家就把我 “想跟艺术家共度个周末,顺便升华一下自己艺术情操” 的愿望粉碎了。尤龙满头脏辫,骑一匹哈雷,特像一个蛰伏在五道营胡同深处 、过于能交朋友的纹身师。

艺术家强烈要求我展示他的摩托

Julie 性格特好,但她的面面俱到主要体现在物色晚上要去哪个脏趴上 —— 我想完成和艺术家畅谈艺术人生的最大阻碍就这么横亘在我面前:反正除了吃喝玩,二人对艺术绝口不谈。

pink;money 刚刚装修完的,位于深圳南山区的 loft 工作室

优越的创作坏境跟不俗的作品履历并列,足以支撑他们更年少轻狂一点。但 Julie 告诉我,她深知自己搞艺术被父母支持的幸运,看事情带着 peace & love 的底色,不在作品里捏造矛盾和困境,也不回避慢慢成熟的90后一代向世俗生活的迈进:在搬来新工作室的时候,他们为了争取旁边摩托店大哥们的照顾,还特意送出了一点公司股份。

这俩人打破了一些我对艺术家形象的预设:没那么愤世嫉俗,没继承上一代人对学院派虔诚的 respect,不爱追忆文艺复兴的过去,并适时感叹生不逢时。他们坦坦荡荡地表达着对歌舞升平的当代生活的热爱,朋友多,酒柜没空过,喝高了听土嗨,生活得游刃有余。

后来,在他们给我解释组合名字 “pink;money” 的来历的时候,我有点理解了他们身上这种 “普普通通、程度适中的酷”,pink 是尤龙最喜欢的颜色,而 money 是货币,是现实世界里可以兑换一切的、最普世的东西,这也是他们最希望给自己创造的艺术所赋予的譬喻。

真正的 “酒后表演艺术家”

采访的第二天,我们才在昨天喝到凌晨五点的桌子旁坐下来,聊了聊 pink;money 所热爱的更普世、民主和开放的艺术,以及,他们所不喜欢的 DJ、VJ,和艺术评论家:

VICE:先介绍一下自己吧。

Julie(以下简称 J ):还用介绍吗?

尤龙(下简称 Y ):我们是 pinkmoney,成立两年半,一直在从事关于新媒体艺术的创作和学习研究…… 好尴尬啊,我们网站上都有介绍,你直接复制粘贴不行吗?

pink;money 是由新媒体艺术家/程序员尤龙和视觉设计师/实验电影导演沈琪共同创建的新媒体艺术团队。他们在生成设计、人机交互、声像艺术、互动装置、参数化设计、动态影像设计、实验噪音艺术等领域有着共同的兴趣和专长。

pink;money 作为新锐新媒体艺术团队,活跃于香港和内地多项新媒体艺术展览, 声像艺术演出, 表达着新生力量对混乱与秩序的理解。最近的展览和演出包括香港 Sonar 音乐节;北京故宫博物院的宫里过大年;青岛 CBA 全明星周末 Antipodes;北京时代美术馆的 Xcelerator 超级对撞;北京今日美术馆/纽约3LD/成都的 .zip。pink;money 现已签约摩登天空MVM视觉厂牌。

你们俩作为一个组合,平时是怎么分工的?

Y:我主要负责睡觉。

J:我主要负责视觉、动画、舞台。

你们觉得什么算 “新” 媒体?

J:其实新媒体是有个参照时间的,在现在看来,我们在做的 audio visual、交互装置可以称之为 “新媒体”,但是更早的时候,电影就是当时的新媒体。新媒体一直都在改变,不变的是要不断了解新的技术、探索新的方向。在内容上,既然新媒体把交互的终端开放给观众,那各种各样的反馈也是新媒体作品重要的一部分。

很多人觉得做新媒体表演的,角色跟 VJ 差不多。你们特烦别人这么说吧?

J:是的,DJ 是用现成的音乐表演的, VJ 也非常依赖网上的视频素材,他们不是在创作,只是在 remix。

Y:DJ、VJ 这种角色,都带着一些非常固化的印象。我觉得他们的身份就像设计师。设计师是为了满足需求去做设计,DJ、VJ 也是为了当天晚上的某个 Party、为了让观众更嗨,而不是以表达为出发点进行创作的。大言不惭的说,我们做的东西,有点像古典音乐的概念,中间会掺杂很多细节和逻辑的东西,需要观众去体会、理解。

所以,能不能别管我们叫 VJ 了?

你们的作品是先有影像还是先有声音?

Y:都不是。这个思路其实就是典型的 VJ 、DJ 的思路,把这影像和声音看成是分离的。

我们是和音乐人一起创作,然后根据彼此的理解和进度,互相丰富自己的那部分,这两部分有非常紧密的联系,永远是一对一绑定的。

J:我们也不会去特意挑选风格和所谓 “正确” 的音乐,比起既往的作品,我们更看重音乐人本身。在声音和影像彼此互相推翻、互相影响的拉扯中,最后的作品会被塑造成我们之前自己都没办法想象到的东西。

以后我们所看到的演出、广告、视觉设计会不会都更加沉浸、更加 “新媒体化”?

J:我觉得会,我感觉生活中的很多事物都展现出来这样的变化趋势。比如说,互联网就很新媒体。它拉近了每个人的距离,理解它的第一步就是去参与它。

Y:是,我所能想象的新媒体艺术的终极未来,应该是多通道自然交互的。嗅觉、味觉、触觉都会加入到作品的表达之中,甚至会直接通过脑波传给你,你可以直接通过大脑去接收创作者想表达的信息。

到那个时候,可能这个世界上也不需要艺术了,所有人都能理解彼此的感受,那艺术就没有存在的价值了。

新媒体是所有艺术形式中最民主的一种吗?

Y:应该是。在艺术圈里有一种身份叫做艺术评论家,我觉得这种身份很傻逼。他们在一定程度上控制了观众对艺术作品的理解,就因为他们掌握了很多当代圈子里的作品解读方式。

那么艺术有高下之分吗?

Y:艺术想表达的内容是没有高下之分的,但表达手段是有高下之分的。表达的起点来源于主观的,但表达的过程我们追求客观。

我最烦的一件事就是给自己的作品写介绍,如果作品都不能说明白,一段短短的文字就能说明白了?

所以你俩谁写作品简介?

Y:我写,不写不让展。但简介好多都是瞎写的,连作品的名字都是在一个起名网站随机生成的。

技术对于你们所创造的艺术来说,意味着什么?

J:新媒体离不开技术,越接近基础逻辑的技术就越会给艺术表达带来越大的自由。

举个例子来说,技术类的软件分三种:一个房子的、一把椅子的,和一块木头的。一个房子的这种,它的搭建和优化已经非常完善了,上手很容易,但做出来的只能是一片房子;一把椅子的,就能制造出各色各异的椅子;如果是一块木头的,那我就能控制比房子和桌子更小的单位,搭建出自由度更大的世界。

你控制的代码越底层,做出来的东西才能越贴近你的思路。尤龙就属于用木头类技术进行创作的,我原来是影视方向的,所以其实一开始接触的是一个房子这样更宽泛的技术,现在我也在慢慢地往更底层深入学习。

Y:对我们来说,技术,或者说介质,就是内容。

很多时候,我们的作品都是在探讨技术,倒不是新媒体艺术就该是这样的,而是说我们生长和理解的世界刚好处在一个技术大爆炸的时间点上,我们在这个时代理解最深的也是这些东西。 

当然,也可以通过新媒体艺术的作品来讨论爱与和平、人类的本质,但技术作为我们讨论的一部分,是非常重要和当下的内容。我们创作使用的手段,正是我们讨论的内容。

能介绍一下你们目前在做的作品吗?

Y:我们目前做的两个作品,都跟游戏有关。

游戏本身就是这个时代的艺术,新媒体里的交互概念,最早就是从游戏开始的。游戏既可以看作是一个交互式的电影,也可以是一个交互式的开放世界,甚至有人说,是游戏开启了这个时代的新媒体。

我们历来的任何作品,从根本上来说,就挺像一款独立游戏的。在创造的过程中,我们会用各种效果、声音、交互方式,这些尝试都特别有意思,就像在一款开放世界的游戏里探索的感觉一样。

对我来说,这份创造的热情让我体会到了 ALIENWARE 提出的 ‘创造即游戏’ 的真谛。

J:所以我们就直接做了个游戏,来体现创造和游戏、创造者和玩家的关系。

在第一个作品《离线的风景》中,存在着两个视角和角色,分别是搭建这个游戏世界的创造者,和在世界中游走的体验者。体验者一开始遵循着规则,但后来,他开始尝试挑战预设、横冲直撞,于是,这个世界混沌的边界、渲染失败的 glitch,和本应该被排除在视线之外的 bug 开始显现出来。 

“之前使用的 AREA-51M 满足了我们创造的一切可能性。而最新发布的 ALIENWARE m15 与 m17 更是能够满足我们随时随地记录灵感的需求:轻薄的体积不仅便携到能满足我们带上台表演的需求,性能也足够强悍;最新版的 AWCC 智动能技术平台,让我们可以将设置好的超频文件分配给不同程序,对创作中的作品有更好的掌控感;OLED 4K 足以呈现每一个渲染细节;还有 Commend Center 的一键超频的功能,这样开放的接口对不太会折腾电脑硬件的我们来说,带来了太多的可能性。”

创造者和玩家之间的关系是怎样的,这一切到底是居高临下的创作者决定的,还是这些体验者们更深入地参与了世界的重塑和改变?我们希望《离线的风景》留下的,也是一个开放的问题。 

另一个作品《情绪流明》的灵感来源于 ALIENWARE m15 与 m17 的 AlienFX™ 环形灯效系统。我们受其启发,将可以捕捉瞬息万变情绪的灯带系统做成了一个巨大的装置。

正在组装中的《情绪流明》

采访结束的半个月之后,我在7月25日的 ALIENWARE m15 与 m17 的新品发布会上,再一次见到了 pink;money 和他们的音乐人 Lawrence Lau,他们现场演出了《离线的风景》。

尤龙负责搭建世界,Julie 带着观众的视角探索着炫目的空间,比起私下里的胡逼,台上的他们显得特别专注。

《情绪流明》也组装完毕,它捕捉着在场观众的表情和呼吸,用变幻的灯光颜色、闪烁频次予以回应

除了进入到 pink;money 的异世界中,在现场,向你敞开怀抱的还有 ALIENWARE 的游戏世界,粉蓝的灯晕、复古的霓虹灯,让人仿佛进入了一个未来世代的地下街机厅。

每一处现场都充满了游离在游戏和现实之间的想象力和创造力,而接通这二者的通道,就是 ALIENWARE 闪烁的屏幕。

我司科技博主@阿文进入了 ALIENWARE m17 另一端的 VR 世界

在场游戏里我最喜欢的是《真人快打》,拳拳到肉、刀刀见血,真爽

用 ALIENWARE 玩了十多款游戏之后,我最大的感受是,既然 ALIENWARE 能如此流畅地运行最大型的 3A 游戏,也绝对能支撑任何平地而起的闪光创意、足以承载像 pink;money 这样年轻的创造者们对创造的热爱。不论你想尝试什么, ALIENWARE m15 与 m17 强大的后台处理器都能完全胜任,在创造者面前铺展开的,只有如同游戏一样,畅快、顺滑的操作体验。

“创造即游戏” 是基于强大性能的底气,因为只有最强的处理器,才能将创造,呈现为一场游戏。

在过去,ALIENWARE 也许是彪悍游戏引擎代名词,现在,它强悍的硬件系统完全有底气,向更广义的玩家 —— 创造者们敞开怀抱。比起狭窄的“游戏平台”,ALIENWARE 更想完全地发挥自己的潜能,成为每一个创作者实现自己奇思妙想的操作台。

点击 ↙阅读原文↙ 了解 ALIENWARE 新品 —— 下拉观看更多图片!

    已同步到看一看

    发送中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