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山漫花儿14 | 互助,一场争风吃醋的广场“群殴”

wenzi783 土地与歌 2019-07-26

文子“浪山漫花儿”系列第十四篇,前十三篇《西宁尕公园,永不落幕的花儿山场》《缘起|花儿实在太好了》《对唱擂台松鸣岩》《洮岷花儿,且听农家话桑麻》《莲花山, 被窝里的“啊花儿”》《紫松山,老太婆唱曲能否听得下去?》《大师兄出山,一个与四个》《婆娘娃娃串班长,把人耍大了》《大寺沟里的五荤人》《那一声声梁梁儿上浪来》《阳光、草地、啤酒与歌》《唱家的山场在哪里?》《大通尕公园浪走》已经刊发,点击可看。文子此一篇讲城市里的花儿会,与之呼应,北京的几位喜欢花儿的朋友,嘎让,者来,沧海一粟和宁二,脑洞大开,想在明天7月27日弄个“胡同里的花儿会”(点击可查细节),在北京的花儿迷们大家一起聚聚,唱歌喧谎,有兴趣的朋友可以报名一起哦,具体请加宁二微信nbxue2。





文、图 / 文子




(一)


我们刚走到广场边这片树林,就隐约听到了从人群中传过来的花儿歌声。


我们,是两拨人的会合。一拨是我和小吉、岚岫三个外省看客,另一拨是六七个从西宁尕公园过来的唱家。头天西宁唱家们说互助的人多,我们约好今天一起过来看看的。


人是不算少,已经有两三个圈子在打擂对唱了。他们本来是可以加入进去的,但,人不熟,也是嫌圈子不大,出于“西宁唱家”的矜持(说明一下,这些西宁唱家并非西宁原住民,都是从各地进入西宁打工创业,现定居在西宁的新西宁人),他们另找了一块场地,要自立门户搭擂台。


图1为广场,左边就是漫花儿的场地;其余图片为漫花儿场景


这是林中最大的一块空地,容纳百人也不显拥挤。唱家们在空地边上站下,还在谈笑间,那些每天必到的听众,一下就嗅出了气味,提着每天随身的折叠马扎,陆续地凑过来了。圈子就这样拉开了。这是我见过的唯一一个中空的环形圈子。唱家不在中心,而是参杂在听众中共同组成一个闭锁的环,环内大大的空地没有人,也没必要去那里杵着,因为你在任何一点都能听到且看到唱家的表演。这对新加入的唱家特别有利,不用非得挤到对方身边,站在任何一点开唱都算是登场了——这也是后来形成那么多人的“群殴”的必要条件吧。


在对象未明、不知道谁会站出来打擂的情况下,该怎么起唱呢?这就要用到花儿擂台开始时常见的“邀唱”了。这种邀请,可以是“文”的,像起头那两位男唱家,平和地晓之以理:不唱哈你坐她跟前做啥呢?不唱个少年咋黑呢?还可以来“武”的,接下来的两位女唱家,一逗一捧,要么是嘲弄:阿奶们唱歌是维人哩,他们男人们知道个啥哩!要么干脆口出毒语:互助县的唱家们死完了!这种武辣的激将法还真管用,一位互助的中年大哥站出来,这场擂台终于开打了。这位互助的汉族唱家,马占明在对唱中曾经怼过他:把你的酸奶儿卖去,我还以为是个讽喻,结果一问还真是的,就是在广场上摆摊卖自制酸奶的。他平时守着摊子,有能对答的唱家,就让人帮看下,自个漫花儿来了。


阵势一摆开,就进入了漫花儿的永恒主题:维朋友。以前我见过的男女对唱,多是两个人,不管结局如何,都是在两个人之间进行。这次却复杂多了,一个套一个的三角关系,纠缠与争斗之间,迸出来的不仅有火药味,还有浓浓的醋味。先是酸奶大哥与回族唱家,面对绿衣大姐的争风。然后,酸奶大哥又纠缠上了旁边的“白裙裙”,“护花使者”西宁唱家马占明立马跳了出来,一阵阵明嘲暗讽抛向竞争者。待到双方平静下来,大家以为会言和收场的时候,一位抱孩子的互助大嫂出现了,跟马占明来了一场“远路人”的思念。这下,“白裙裙”又不乐意了,“你跟这唱家嫑搭话,我两人还没有罢下!”马占明醒悟过来,赶快表白:你的阿哥永不骑双头的马!才又把局面挽了回来。互助大嫂不好再开腔了,这场对唱便在西宁唱家们狂撒狗粮中结束。


互助广场上的唱家们


毫无疑问是西宁唱家们取得了擂台的胜利。除了人数占优,唱功更好的优势之外,让我觉着有意思的,还有一些当下通行的价值判断也在支撑着他们的气势,诸如:省城的对乡下的,开店的对守摊的,有连手的对单身的,似乎都是对后者气场的碾压。


还是说回到花儿擂台本身吧。这是一场在形式上与我以前介绍过的都不相同的对唱。如果说两个男女对唱始终的可以称为独幕剧,那这种就是一部多幕剧。而且,没有导演,没有从始至终的主角,众多人物与场景交替轮换,你方唱罢我登场。我算了一下,先后上场的唱家就在十人以上,真可以说是一场“群殴”了。但群殴并非混战,无论扮演的是哪一种角色,是争斗者还是和事佬,是半途上场还是再次发声,花儿的格律与规矩必须遵循,都必须在默认的一个主题下展示才艺。即使是那位中间插进来,唱了两段又跑开的互助小伙子,唱功与经验都差了一截,但也还是没有跑题,在规矩之内的。


如果唱家众多但又难以形成特别出色与般配的一对儿,再如果场地适宜,这种形式的多幕剧在山场上是并不少见的。



(二)



这里叫“互助县青稞酒文化广场”。互助青稞酒闻名西北,也是县上的经济支柱之一,酒厂就在广场旁边,广场冠上这个名称,倒也不怪。至于“文化”,也不是虚标,气派的文化馆三层大楼就坐落于此,楼前就是这宽阔的广场。


跟前面介绍的两个尕公园一样,广场也处于县城中心,也是在河边。这河就是流经县城的沙塘川河,沙塘川河正好在这里接纳了一条支流,形成了一个三角洲,广场就建在这三角洲上。对了,这河名就是大家熟知的那首《拉夜川》唱的“互助县有个沙塘川,想起个尕妹拉夜川”,试想下:歌里从八宝山、甘州、凉州一路拉下来,最后的归宿是沙塘川,那庄子那尕妹岂不就在互助这里么?


图一/二,互助县文化馆;图三,对面的青稞酒厂;听花儿的老人。


互助县城威远镇不大,十分规整,古建筑鼓楼是中心,由此划分出东西南北四条大街。广场就在西大街南侧,由于是河滩地,比大街低了不少,要经过二十多级台阶才能下去。广场很大,但光喇喇的水泥地上是没法漫花儿的。广场东侧几排围树而设的凳子,以及更往东一直延伸到河边的树林子里,才是唱家们光顾的地方。


要说这场地,比起西宁和大通的尕公园,算得上是最好的了。集中而方正,特别是上面视频里那块树木环绕的空地,再多的人都能容下,唱家舒展,听众安然。如果人不多,或者唱家本不想拉大圈子,就可以选择在靠近广场的条凳上,或并排浅唱,或绕树对歌,都能够自得其便的。互助也是个出唱家的地方,进城的农民也逐年增多,互助广场的条件好,平时的人气还比大通尕公园旺。


今年我再到这里,却发现树林里的空地没有了,都被植树植草绿化了,游人不得入内。唱家们只得退缩到广场旁边的几排条凳上了。其实,西宁尕公园也有这种情况,绿地扩大,西宁唱家多有抱怨:“现在不好唱了”。“见缝插绿”,绿化的扩展与规范,本来不是坏事,但在这里却成了对山场的压迫,只有绿化,不见文化,广场上的演出搞得再热闹,只怕也是无本之木了。


(感谢岚岫对视频摄录的帮助,整场对唱由岚岫全程摄录)


唱花儿和听花儿的人们



7月27日,北京,胡同花儿会

点击图片了解详情!




一个民间、民族和世界音乐的交流平台
微信公号:土地与歌/folk_music
荔枝电台:土地与歌/FM404427

长按二维码,关注土地与歌!

    已同步到看一看

    发送中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