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涌丨​第五十四章  创业公司黑暗森林法则

二湘 奴隶社会 2019-07-21

这是奴隶社会的第 1923 篇文章

题图:来自少君朋友圈。

作者:二湘,毕业于北京大学,德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小说见于《当代》《小说月报》等。本文来自:二湘的六维空间(ID:erxiang6D)。

没过几天,贵林很快从许多百度贴吧里看到很多有关益分期的负面消息和内幕。而这些正是被裁掉的益分期前员工发的。贵林心里有些庆幸,又有些困惑。庆幸邓总现在看起来不是这样的人,可是谁知道将来如何,历史上众多功臣在打下江山之前被除掉的教训还不够多吗?虽然如此,他似乎也没有什么选择,创业像是坐上了过山车,一旦启程,高高低低,已经由不得自己了。


壹诚信也开始大幅度消减校园贷。这个领域风险太大,也太敏感。他们现在又开始考虑转型开发别的领地。大家根据贵林前一阵的数据报告分析了几个分期市场,小白领,蓝领分期和医美分期。讨论的结果是医美分期更有潜力,市场更大。最好赚的钱都是从女人和孩子身上赚。这个准则不管有没有互联网,都是正确的,女人们为了美不仅愿意付出血的代价,也愿意付出高利息的代价。


很快就有几个别的小公司转战到校园贷。这块肥油太诱人,尤其是现在益分期和壹诚信都撤出了市场,少了两个竞争大头。


几个月后的一天,国家正式出台一个新政策,全面禁止给大学生贷款。贵林不禁赞叹邓总先见。


“上头一个政策那就是天。不仅是要有市场敏锐,还要有政策敏锐。”那天大家在公司讨论这个政策:“幸亏我们及时扔掉了这一块。那几家后来跟进的公司可是惨了。”


三月份的一天,贵林给永军的父母转了一笔钱。他现在时常给永军的父母寄一些钱,他曾经想过领养小石头,但是他想小石头的爷爷奶奶恐怕不会答应,就是他自己,也没有足够的爱心和勇气来领养他。他回想起自己作为一个被领养的孩子的经历,并不是太好,其实养父养母都还是不错的人,尤其这些年,他愈发感知到他们的好,他们的不易,只是那时的他,已然深深把自己埋藏,没有办法和他们更深地融合在一起。他很惭愧,除了钱,他没有其它的办法来填补他内心的黑洞。


贵林转完钱,收到华大叔的一个电话,他吞吞吐吐半天才说出委由,能不能在贵林那打个地铺,他来深圳办点事情。贵林知道他是心疼钱,说没关系,我这里宽敞,你来吧。他心里却是有些纳闷,他儿子华虎强不是在深圳吗?


华大叔是坐高铁来的,他人生地不熟,又舍不得打的,坐公交转了好几趟才找到贵林这里。贵林说:“华大叔,你该告诉我,我给你喊个出租车。”


“已经麻烦在你这住了,不好多麻烦你的。”他黑黑的脸膛上都是褶子,眼睛也有了丝浑浊。


贵林带着华大叔去外面吃了一顿饭,回来的路上华大叔说话了。原来华虎强来深圳打工,却沾染了坏习气,开始吸毒,现在正在戒毒所,华大叔这番是来看戒毒所的虎强的。华大叔一边说一边长叹短嘘。


“明天是周末,我陪你去看看他吧,我也好多年没看到他了。”贵林说。


“还是你好命啊,当年被吴辰刚收养,进了城,还留了洋……我家强伢子,怎么就成这样呢。”华大叔又是唉声叹气。


贵林不好说什么,只能宽慰华大叔说没事的。


贵林第一眼看到被工作人员带出来的华虎强时,着实没有认出来。华虎强身形瘦削,下巴成了尖的,眼睛却是显得更大了,大而无神,整个身子都没有气力的样子。贵林想起在喀布尔的那座桥下看到的那些吸毒的人。他们有着不一样的面庞,却都是这样破败而颓丧的身躯。


贵林从这个比年龄苍老得多的人的身上再找不回来那个儿时玩伴了,那个黑黑的圆圆的脸庞,壮得像头小牛一样的虎强已经一去不复回了。他们曾经一起去后山上放牛,一起去树上捉金龟子,虎强会在黄昏的村口用蜘蛛网粘蜻蜓,然后用绳子绑在蜻蜓身上,像放风筝一样牵着蜻蜓飞。那个活泼天真的孩童永远地留在了旧时光里。


华大叔看到虎强的样子,眼睛湿了:“怎么这么瘦了。”


“爹。”虎强喊了一声,他看到了华大叔旁边的贵林。


“虎强哥……”贵林喊了一声。


“贵伢子!”那双空洞的眼睛却在这个时候闪了一下:“你也来了。我听说你发财了。留了洋又海归了。”


贵林勉强一笑。


华大叔和虎强聊起了家常,贵林才知道虎强媳妇也在深圳打工,两个娃娃在他媳妇娘家。


“媳妇没来看过你?”华大叔问。


“没有……”


华大叔叹气。


“我第一次进来的时候她还来过一次。”虎强又说,“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次。”


华大叔看着儿子:“你莫骗我,我还能信你吗?”


虎强却不说话了。


告别的时候,贵林看着那个单薄的身子像个纸片人一样慢慢消失在走廊里,那个背影是那么的软弱无力,他心里有了一种哀凉,他不知道虎强是怎么走上这样的歧路的,但他是知道一个人从泥淖里拔出来有多么难,他看不到虎强身上有这种力量。


回去的路上,华大叔说:“我都七十多岁的人了,怎么就养出了这样的儿子?真是造孽啊。”他的眼神里是失落和绝望,  他是钟家村少数几户外姓人,在钟家村立足成家,这些年过得并不容易,现在仅有的这个儿子又是这么不死不活的。他不时地看着天空,像是要从那里看到命运的出路。贵林没有回答,他知道华大叔需要的不是一个答案,没有人知道命运的答案。


阿芳的寓所离香港只有一河之隔。这个小区有铁丝的滚网,铁丝网外面是河,隔着河就是香港,对面的灯火,高楼,道路似乎也和这边的没有两样,璀璨辉煌,清晰可辨。可是四十年前,却是全然的两个天地,多少人为了置身对岸的灯火拼尽了力气,甚至是性命。贵林站在铁丝网下,像是重返遥远的喀布尔,透过那重重的铁刺,他再一次看到穆斯林神庙湖蓝的尖顶。


他是很想去看看一水之隔的香港的,他甚至想会不会在那迎头碰上小露和她的男朋友。他已经很久和小露没有联系了。她发在朋友圈上的东西也越来越少,他不知道她是不是发某些朋友圈的时候故意屏蔽了他,故意没让他看到她和她男朋友的照片。


五一过后的一个周末,贵林和阿芳决定去香港玩一趟,正好躲过五一长假游人高峰。


现在,他不知道该怎么定义自己和阿芳的关系。他们时常在一起,有时是在他的寓所,有时是在她的住处。他们有时候还一起出去旅游。他无法抑制自己身体上对于她的渴求和迷恋。他清楚地知道身体的欲望需要找个出口。他这几年单身也时有一些短期的女友,或者就是在酒吧里碰上的一夜情,但是他和她们从不谈论自己。奇怪的是,他在她面前几乎是透明的。她知道他几乎所有的秘密。他和她分享他的快乐,他的痛楚,他的疲惫,他的恐惧。他能感觉到她也是喜欢和他在一起的,喜欢和他做爱,喜欢听他倾诉。但是,他们都没有见过彼此的父母和朋友。他和她只存在于仅有两个人的空间。她是他一个秘密的情人,一个美丽的收藏,一个倾诉的对象,他需要她,身体上的,精神上的,暗地里需要她,却是不能公示与人的。他知道这样对她不公平,但是她似乎并不太在意。


从深圳的落马洲到香港的红磡,高铁四十五分钟就到了。香港是开放的,便捷的,这是香港给他的第一印象。他们都是初到香港,可是各种标志细致入微,非常清楚明确,他们在这个都市里没有迷失方向。香港对他来说更是新鲜的,像他爱吃的黑木耳一样新鲜。他不知道为什么就想起黑木耳,大概是因为香港给他印象至深的就是美食。丝袜奶茶,火腿滑蛋,猪油菠萝包,生滚粥,光是这些名字听着就让他们垂涎。等他们在那些闪烁的霓虹招牌灯下坐定,艇仔粥浓稠的米香,叉烧包带着甜气儿的肉香和奶黄包的奶滋香就都一一弥漫开来。这市井的气息,这人间烟火的气息让他们胃口大开。可惜乐极生悲,第二天阿芳就吃坏了肚子。他们本来是准备在香港呆周五周六两个晚上,只好提前一天回来。他们走进阿芳的住处,却看到阿菱的屋子有亮光,似乎还有一个男人的声音。大概是听到了大门的响声,里面的动静小了。但是这样的房间隔音太差,很快那边又有了动静,贵林听出了那种悉悉索索的声音,那个男人似乎并不忌讳,动静很大。阿芳皱了眉头。


“阿菱的老公?”贵林问。


阿芳不作声,贵林顿时明白了,也不作声了。


“阿菱是为了她孩子……她一般不在家里的。”阿芳说。


“噢。”贵林脸色不太好看。阿芳是个聪明人,又说:“你放心,我没有。”


贵林没想到阿芳这么直接,倒是不好意思了:“我不是那个意思……阿菱不容易的。”


“她过一个星期就要回老家了。她孩子的病复发了。”阿芳又说:“她这一阵生意接的比较多。”


“噢。”贵林难受极了:“我能帮点什么吗?”


“你有这个心我就很高兴了。”阿芳叹气:“她走之后,我要是找不到室友,只好再换个房子了。”


“你搬去和我住吧。”贵林说。


阿芳猛地抬起头,重复着他的话:“和你住?”


“是啊,不收你租金,条件是你帮我做饭,谁让你的菜做得那么好吃。”贵林一本正经地说。


“我要再想想,你也再想想。”阿芳说:“你大概是一时意气用事。”


贵林想他的确是有些一时兴起,就没有作声了。


“我有点累,先休息了。”阿芳看他不作声,就开了口。


“噢,你先好好休息,我走了。”贵林站起了身。


贵林走出了拥挤的城中村,他看到天上有明亮的月亮,但是有一片灰黑的云朵飘了过来,遮住了半个月亮。


益分期在放弃校园贷之后,马上转型做小白领的市场。壹诚信却在医美市场摔了个跟头。医美分期也是一块大肥牛,已经有十几家公司在里面混战了。壹诚信是后来者,市场份额拼不过那几个领头羊。他们很快发现进入医美分期是一个错误的决定。或者说正确的决定,却是错误的时间。他们来得太晚了。亡羊补牢,壹诚信退出了医美分期,全力转战到白领市场。


只是,壹诚信在小白领市场也慢了一步了。他们虽然口碑好,技术强,但是蛋糕只有那么大。益分期放弃校园贷,破釜沉舟,一心一意做白领市场。壹诚信这一年绕了弯路,一直在医美市场上打拼,虽然一开始也在小白领市场做了些调研和准备,还是有些落后了。邓总虽然预见了校园贷的失败,却错误地走了弯路。一个领导者,再英明,还是会做出一些错误的决定。


现在,壹诚信和老对手益分期一前一后,又都淌进了同一条河,进入小白领市场的争战。


又是一场硬仗。


那天开高管会议时,邓总说:“其实我们要感谢益分期,因为如果没有它,我们一家垄断,迅速增长,很快就会被互联网巨头BAT注意到,并被收割。”


贵林心里一震,他是个科幻迷,特别喜欢大刘的《三体》,《三体》里的黑暗森林法则就是当一个低级文明在宇宙里只要一冒出头,就会被高级文明消灭,因为他们不知道这个文明会不会将来超过他们,并把他们消灭,最保险的就是在这个低级文明还没有强大时就把它扼杀。而现在,恰恰是因为益分期的存在,使得壹诚信不够强大,才得以保全。壹诚信和益分期其实是亦敌亦友,就像三体文明和地球文明一样,互相制衡,才不至被更高级的文明发现。

-  END  -

推荐阅读 


喜欢读小说的朋友们,我们每个周日早上定时为你送上一篇小说连载,今天是《暗涌》第五十四章  创业公司黑暗森林法则后台回复“暗涌”即可看到所有更新章节。


暗涌|第五十三章 人生几何,非方即圆


读之前的小说《此岸》、《遇见》、《狂流》和《三万英尺》,请关注奴隶社会以后查看菜单。

你读到的只是冰山一角,看经典热文,点击菜单。


有感悟想和大家分享,

给邮箱 nlsh88@163.com 投稿吧。


欢迎转发分享;对话框输入“转载”即可了解授权详情;未经授权,不得用于微信外的平台。

喜欢吗?期待你点“在看”支持 ↘

    已同步到看一看

    发送中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