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云 996 式奋斗主义的合理性与漏洞

非非马 奴隶社会 2019-07-20

这是奴隶社会的第 1922 篇文章

题图:来自网络。

作者:非非马,而立之年赴英学电影,曾为著名文化国企英国子公司创始人、总经理。现为斜杠青年,创业者/写作者/中英电影节英国首席代表。本文初版来自:非非马FM(ID:feifeima-uk)。

写在前面:

今天是周六,对于正主动或者被动“996”的朋友们,这是另一个工作日,而“996”也已成为这两三年来最受关注的职场话题之一。

从 2016 年 10 月互联网公司 58 同城被指责实行全员“996”(工作时间从早 9 到晚 9,一周工作六天,且没有补贴或者加班费,也不允许请假),引起第一波关于“996”工作制的讨论,到今年 3 月程序员们批判“996ICU”互联网公司再度引爆话题,及至 4 月马云谈“996”并提出“福报说”,引发了举高上下空前热度的全民讨论。

如今,虽然“996”作为“媒介议题”的热点已过,但它依然是与绝大部分职场人息息相关的“现实问题”。

在“热点”制造的话题漩涡散去的此刻,也许我们倒是更能平心静气地来谈谈 996 这个话题。


996 的问题,我个人思考了好几天。马云的“福报说”和“996式奋斗主义”引发大讨论时,我正在希腊做为期 20 天的旅行,而沿途所见所闻,为我思考“996”也着实带来了一些不一样的视角。


马云说:“我个人认为能做 996 是一种巨大的福气,很多公司、很多人想 996 都没有机会。如果你年轻的时候不996,你什么时候可以 996?你去想一下没有工作的人,你去想一下公司明天可能要关门的人……”


马云的“福报说”在国内遭到了狂喷,但我猜想,希腊庞大的失业人口大约会对他那句“很多人想 996 都没有机会”更有共鸣。


1

希腊现状:很多人想996都没机会


希腊目前的失业问题很严峻。根据《华经情报网》,希腊 15 岁以上的人口就业率只有 41.49%。


▲ 图片来源于华经情报网


我在希腊第二大城市塞萨洛尼基的一个超市和一位女经理攀谈,她告诉我,她的很多朋友都找不到工作,哪怕是像她这样一个月几百欧的工作。


她做全职,每个月收入 550 欧。(按照现在的汇率,大约相当于人民币 4200 元。)其中,300 欧要用来支付房租和各种费用,仅余下 250 欧用来吃饭、交通、购买生活日用品、衣服等等等等,捉襟见肘,非常拮据。


所以,尽管她很节约,但依然是“月光族”,多年来都没出门旅行过。


我问她:万一生病了呢?


她愣了一愣,答:你只能祈祷不要生病。


但即便如此,她依然觉得自己能有现在的工作和收入,已十分幸运。


毕竟,她的姨妈努力很久,至今只能找到一份月入 250 欧的兼职。而这比起完全找不到工作的,又算好的。


我在塞市的房东,有着大学本科文凭,也只能找到类似餐馆服务员之类的工作,所以他干脆全心投入做民宿。


在克里特岛首府伊拉克利翁的一家五星级酒店,做门童的小帅哥,其实是学工程师的,可他根本找不到相关专业的工作。


对于这样的群体,你若问他们是否愿意 996,我猜答案可能会很不同。


可惜,希腊的经济形势下,很多人连“找份工作”的选择权都没有。


当一个国家的整体经济发展不行、就业率低时,对于它的人民尤其是底层人民而言,是场“无法逃避的灾难”,很让人悲观、窒息。也难怪我第一天抵达希腊时,出租司机就和我用“black”来形容希腊的现状。


▲ 图片来自于华尔街见闻。


在希腊的所见所闻让我意识到:


1、个体发展依附于平台和大环境


首先,个体的生存景况、选择空间,深受个体所处的“大环境/大平台”影响与制约。


这个“大环境/大平台”,是你所在的公司,也是你所属的国家,还是我们所处的这个世界。(简单的比方,世界大战期间,除了极少数人是战争的获利者,绝大多数人都“不得不”成为了“炮灰”。)


大部分个体手中的选择权,本质上都是“小”的选择权。


终究,只有当个体居于整体起飞的大趋势里时,才会有更多的个体成为受益者。(当然,也必然还有牺牲者。)


比如中国,1949 年新中国成立时,积贫积弱、百废待兴,但短短 70 年,中国却发展至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实现了高程度的现代化,正是在这个基础上,广大居民的普遍生活水平大幅提高。


所以,放宽一点视野来看,我们作为个体,其实首先应希望自己所在的公司/机构处于优势、盈利的状态,自己所在的国家能繁荣富强。


所谓“良禽择木而栖”,首先得先有“木”。

皮之不存,毛将焉附,也是这个道理。


而无论是国家,还是一个企业/机构,其实都不得不努力在竞争激烈的环境里始终 stay alert,stay hungry(保持警惕,保持饥饿),否则如何能保持以及拓展自己的生存空间?


不进则退,落后就要挨打、甚至是被“干掉”。就以希腊历史为例,曾经的拜占庭帝国也很强大,可一旦衰落,就被后起的土耳其奥斯曼帝国“干掉”了。


而人类历史演进了这么多年,很多底层逻辑从来就没变过。无论是国家,还是企业,都一样。


因此,从这个角度来讲,我认同马云言论里提及的“奋斗主义”精神。


但是,马云在提倡“奋斗主义”时,表达得并不完整,因为还有一个“我们需要怎样的奋斗主义”的问题。简单以“996” — 每日长达 12 小时的公司加班文化,来指代“奋斗精神”,自然会遭到大范围的攻击和抗议。关于这一点,后面我会详细说。


毕竟,如果我们所在的国家经济整体发展不行、失去了竞争力;当我们所在的企业不能在市场竞争中生存下来,个体其实连在这里工作还是不工作的选择权都没有,也就谈不上 955(朝九晚五双休),还是 996 的选择权。


2、大环境的形成也离不开个体


同时,一个向上的大趋势的形成,也离不开无数个体的努力。


比如很多研究机构认为希腊今日的经济景况与希腊人的散漫和低效还是颇有关系的。


而中国的飞速发展,固然是一个综合因素成全的结果,但其中很关键的一点是 — 那是几代中国人共同奋斗的结果。


这就是个人和整体的关系。


3、奋斗对于个体同样有价值


那么,抛开集体利益(比如国家利益、企业利益)不谈,如果我们完全站在个体利益的角度看,要不要奋斗?


我个人的观点是:要。


因为,适用于国家和企业发展的底层逻辑,同样适用于个体。


如果我们想为自己和后代的发展,争取到更有主动权的人生,争取到更好的社会资源,你只能努力去做一个在现实社会中“更有竞争力”的人 — 需要说明的是,“更有竞争力”,与“真正的优秀”还不能完全化等号,但我们个人可以努力将二者作好统一。


当然,任何人都有权选择不奋斗的生活方式,只不过,作出了这个选择,同时也就得承担不奋斗所带来的结果。比如,找不到理想工作,比如收入只能满足最基本的生存,也无法提供给孩子很好的教育机会。


▲ 图片来源于人民日报。


2

我们需要怎样的“奋斗主义”?


如果我们能就“奋斗精神”达成共识的话,那么我们要提出的下一个问题是:


我们需要怎样的“奋斗主义”?“奋斗精神”,能不能、该不该和“996”直接画上等号?


我认为,奋斗精神,当然不能、也不该简单用“996”来替代。


我们需要的“奋斗主义”,也不是每天 12 小时工作,一周工作 6 天的“奋斗主义”。


为什么?


理由其实很简单:


一则,“996”,指的是工作时长,它是一个特别单一的指标,单一到完全不能涵盖奋斗精神的丰富内涵。


二则,996 式的奋斗主义,从长期看,不可持续。


是了,我们需要的是“可持续的奋斗主义”,而不是“涸泽而渔式”的。


首先,我们要承认一个现实,基本上绝大部分在工作上干得出色的人,恐怕没有一个是“朝九晚五”的节奏里“养”出来的。决定一个人优秀程度的,往往在于他 8 小时之外还做了什么。可能是工作相关、可能是学习提高。


但是,我们也得承认,每天工作 12 个小时,一周六天的节奏,确实会让大部分人感到很疲劳。尤其是到了一定年纪之后。


我注意到,关于中国围绕 996 而展开的热烈讨论,权威的英国主流媒体如 BBC、《卫报》等,也纷纷予以了报道。


据英媒报道,英国学者们普遍认为每周 6 天早 9 晚 9 的工作时间是不明智的。除了可能会引发的劳资双方的公平性问题之外,过度的长时间工作,其实并不会带来高效率,甚至会增加因疲劳而犯错的可能性。


英媒还以福特公司的工时改革为例,来证明合理地控制工人的工作时长,会更有利于生产效率以及企业利润。


比如,曾发明了著名的“福特”生产线的美国实业家亨利福特,率先在他的工厂为汽车工人提供了为期五天、每周 40 小时的工作制,这个改动最后让福特汽车公司的利润大幅提升。


而被英媒采访的英国企业家则普遍认为,过度劳累的员工会增加公司的运营成本,因为过劳的员工一旦生病、休病假,对企业是很大的负担。


而撇开疲劳和健康的因素之外,我们还要考虑的是,作为一个社会人,我们除了工作之外,都需要适当的家庭生活、情感生活,需要给孩子更多的陪伴时间,更好地培养下一代,如此,一个人整体的精神状态、健康状态,才会更好,工作效率才可能更高。


在这一点上,个人、企业、国家的利益,其实是高度一致的,并不存在矛盾。


▲ 图片来源于人民日报。


试想一个极端的情况,如果“996 加班风气”真在全社会蔚然成风,变成了全国企业通行的“潜规则” — 之所以用“潜规则”,是因为台面上显然它违反了劳动法,最后,全社会的“打工者”们,最后都不得不被迫置身于 996 工作制中,最终所有的劳动力,都不得不因过劳处于严重的亚健康状态,且家庭危机四伏,下一代成长堪忧,出现各种精神与心理危机。


这时候,企业家们就算想“换血”,想替换更有活力的“新血”,会发现,整个社会的“血槽”已空。无论是现有的劳动力存量,还是储备力量 — 成长于问题家庭中的下一代,都不再具有好的活性。


所以,我们在提倡“奋斗主义”和“奋斗精神”时,不应简单以 996 来替代,更要看到 996 本身的危害,它其实并不适于在全社会提倡、呼吁。


个体,比如企业家们、创业者们、艺术家们,他们为了个人价值追求而甘愿 996,甚或是 007,那都是个人的选择,我完全理解,甚至我自己也是一个工作狂,过去更夸张到好几年的时间里一年也休息不了两三天,每天都是高强度工作,但我现在已经意识到这其实不可持续,而在全社会范围内,我认为,更应该鼓励和呼吁的是,“可持续性的奋斗精神”和奋斗主义。


3

 如何看待 996 背后的劳资矛盾?


996 大讨论的背后,其实有个很核心的冲突点是:劳资双方因立场不同而导致的劳资矛盾。


前面,我分析了从长期看,个体、企业家、国家的利益是一体的,然而,现实中我们更容易看到的情况却是什么呢?


很多企业/企业家对待员工,就像看待一个个无生命的“棋子”:这批人被用“尽”了,再换一批人来就是;这批人被剥削完了、走了,再换一批人来剥削就是。


这其实并不符合企业于社会发展的长期利益,但短视,缺乏长期眼光和大局观的企业家仍会这么做。这个错误,该点醒、该批判。


▲ 图片来源于人民日报。


而从雇员的角度,则容易在什么地方“想不通”、“想不开”呢?就是“老板和员工”之间在利益分配上的“公平性”问题。


当然,这本来也是一个很复杂的结构性问题。



我在希腊参观拜占庭文化博物馆时,看到拜占庭帝国慢慢由兼具城市与战略防御功能的城堡(castle)取代了主要以社会经济功能为主的城市(city),产生了这样一个联想思考:


其实,古往今来,无论东西,社会资源的分配逻辑,基本没有什么大的变化。


有能力建构城堡、提供保护的的城堡主 — 无论这个能力,是来自世袭了爵位、继承了巨额的财富,还是通过赫赫战功被加官晋爵,还是通过战争掠夺来的,有能力构建让人依附的平台的人,永远都会在财富收入的分配体系中居于金字塔尖。


构建平台的能力,的确是最稀缺的能力,门槛也最高。那么,在构建平台的人和依附平台的人之间,财富分配自然是不可能均衡的。


至于具体按照什么原则来分配,在过去,几乎完全取决于“头领”,而现代社会,好歹还有市场、政府、法律等的调节与制约。


总体来说,依附于平台的人,永远要受建立了平台的人辖制,因为建立平台者,也建立规章制度和所有的游戏规则。


过去,是建城堡,今天,不就是一个个建立了平台/企业,提供就业的企业家嘛。底层运作逻辑仍是一样的。


两者的差别在于,过去普通人基本没什么机会另起炉灶,但现代社会,有能力者,即便是原生阶层很低,比如来自贫穷农村的刘强东,也多了很多另起炉灶的可能。但即便是今天,显然也仍只有少数人,才能做构建平台和系统的事儿,不论规模大小。


所以,比如京东十几万快递小哥的工作,首先是依附在刘强东创办的京东平台上的,当你选择依附于别人的平台时,你就不得不接受由别人制定的财富分配原则,比如在京东的收入分配体系里,处于金字塔的底端。


分析到这里,我想说,劳资之间,结构性的不平等,是先天自带的 DNA,关键还是一个处理“平衡”的问题。


聪明的头领/企业家,会多考虑如何在子民/员工利益和家族/企业利益之间找到一个更好的平衡点。


比方说,征税征多了,平民就会跑到别的城堡去谋生,又或者直接起义推翻你。你给的工资太少了,我就去别家干了。


而从雇员的角度来说,面对已存的强大现实逻辑,你很难做结构性的扭转,与其愤愤抱怨,不如认清形势,分析好自己的短长,作出一个最有利于自身发展的选择。


要么,你在依附于别人的平台时,努力修炼自己的本领,强大到可以另起炉灶,自订规则,日后也善待依附于你的人;


要么,努力建设好自己的议价权和选择权,有择木而栖的能力和实力。


无论是哪种选择,都需要你付出努力。


当然,你也可以说,我就甘心放弃竞争,甘愿成为一个机构中的垫脚石,OK,接受自己的选择就好。


▲ 图片来源于微博@乡村教师代言人-马云。


4

基于个人经验的一些思考和感悟


接下来,我想再回到自己的个人经验,说点自己的思考和切身体悟。


1、时间/得失总量平衡


很多人可能觉得 8 小时之外还要学习提高、加班,是耽误时间,不如多点时间休息,但当你不愿意花时间去努力提高核心技能、增长自己的综合素质时,你可能就会在其它地方“花更多的时间”。


比如,别人可以 15 分钟打车到达的地方,你只能为了节约钱而花一个小时去等公交、忍受公交一站站地停车;运气不好,还得站着,忍受拥挤。


在希腊时,我和朋友在塞萨洛尼基机场还车后,就选择坐公交回程,一方面是为了节约点费用,另一方面也是因为我们还没在希腊坐过公交,想试试。可体验的结果是,开车 15 分钟就到的路程,回程一共花了 1 个多小时,车上十分拥挤。


世界很公平,你不在这个地方花时间,你就得在另一个地方花时间。


有了这样一次体验,我和朋友立刻都作出了决定,为了节省时间,为了让人到中年的自己舒服点(因为我们等了很久的车,最后还全程站着的,下车后又走了十来分钟),我们还是打车吧!


可是,这是因为我们到底有打车的实力和选择权,如果,我们的全部月收入只有 550 欧,且没有任何存款时,如何有多余的钱来花个 40 欧打车?你只能花时间再来买钱。


所以,时间总量、人的得失总量,其实大体遵循守恒原则。关键是,你看到了哪个层面,愿意怎么选。


2、努力首先是因为我们自己要成长


我自己也曾在很长的时间里受雇于人,无论是过去做记者,还是后来在英国给大国企创办英国子公司,自认一直都很努力,尤其是在英国工作期间,长期每天睡五个小时,全年无休地工作是常态,而且在筹备期时,收入还很低,但因为我从来不认为我仅仅是在为别人工作,我更认为,我的努力首先是为了我自己 — 为我自己的成长发展,为自己未来赢得更好的生存空间与选择的主动权,所以我自觉自愿地努力,想把事情做好。


感谢所有的这些努力(尽管我也不提倡过于极端地疲劳战),没有这些经历,我无法像今天这样相对从容地做一个自由职业者,得以选择一种相对自由的工作方式和生活状态,比如整个 4 月几乎全在旅行。我当然付出了,但也得到了。


以上,是我关于 996,关于奋斗精神、奋斗主义的一些思考,既努力站在一个更中立的立场去看全局、做理性分析,也想从自己个人的选择和经历出发,提供一些更个人化的思考和建议。


但终究,每个人的人生价值定义和选择,是自己要完成的旅途,是每个人自己要去面对和处理好的难题。这世上,也没有什么标准答案。



非非马写在后面:


每回自己写的文章在奴隶社会刊出时,都是我特别期待的时刻,因为相比于那些以流量为终极目的的流行大号,一诺、华章以他们自己独特、坚定的精神气质,吸引了百万不端不装、有趣有梦、精神气质相似的读者。


在这里,你可以很坦诚地说自己的真实观点,每每获得的反馈、包括不同观点的讨论,都闪耀着理性与情感的光芒,带给我很多启发与思考。


我很幸运,从开始恢复规律写作经常在自己的公号上发文开始,就幸运地与奴隶社会、一诺、华章、啦啦、志芳等“接上了头”,还加入了“诺言”社区,在这里发发自己的动态、观察思考与文章,与社区的各位朋友们互动交流。


那感觉,就像“找到了组织”。在这个“组织”里,又幸运地认识了很多优秀的同道中人。比如 Connie、Coach Lily、Autumn、高琳、小花、诺澄、文静等一众活得很精彩的姐妹,还有行甲、菠萝这样的“奴隶男神”。


这是一个非常奇妙的场,它一方面不断吸引磁场相近的人汇聚一起,大家在“磁场/诺言社区”交换着积极的能量,完成自我的更新;另一方面,诺言社区本身的磁场力,又因此而受到反哺,灼灼生长,再回过头来滋补身于其中的每个人。


下周一晚上7点半,很高兴将做客「一诺老友记」,欢迎大家来玩,我们一起聊聊关于“女性独立成长”。本次活动有直播,感兴趣的朋友们欢迎扫码加入。


▲ 本次直播对诺言社区内朋友免费,社区外朋友需付费19.9元观看,欢迎来观看。


也期待和大家在“诺言”社区相聚,能经常性地“唠唠嗑”,哦,8 月,我将作为“诺言客厅”的主持嘉宾和大家畅聊,并回答大家提出的各种问题。


期待在社区见到你,扫下方我的邀请卡加入,还可获得 50 元的减免优惠!


▲  进诺言,扫码减免 50 元。

-  END  -

推荐阅读

点击“阅读原文”了解诺言,一诺把看到的世界讲给你听。


你读到的只是冰山一角,看经典热文,点击菜单。


有感悟想和大家分享,

给邮箱 nlsh88@163.com 投稿吧。


欢迎转发分享;对话框输入“转载”即可了解授权详情;未经授权,不得用于微信外的平台。

喜欢?点“在看”分享出去吧 ↘

    已同步到看一看

    发送中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