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过得那么慢,昨日又那么短。

沉浮的万事屋 旅人說 2019-07-31

我是沉浮,这里是『沉浮的万事屋』栏目,是永不设限的万事皆可屋,也是自由而无用的万事不干屋。

在直岛地中美术馆陷入了视觉艺术家 James Turrell 的光影陷阱无法自拔,回到北京惊喜得知这里也有他的 Skyspace 装置,是中国唯一的一个。


并没有真实的太阳,可是在这里,我看了一场最好的日落,一场永远都不会忘记的日落。

 

——旅人酱·沉浮

音乐资源加载中...

这也是我第一次,和一群陌生人,横七竖八得躺在一个房间里看日落——

 

Skyspace是一个开口的房间,头顶是开放的天井。躺下,直面天空,就是它的正确打开方式。

 

天井的开口像一个巨大的屏幕,上演的唯一剧目是天空——这个让人感觉遥远而虚无的存在,在这里像是只在屋顶的高度,努力就可以够到。而天井开口以外,是不同色彩的人工光。

 

所谓Skyspace,是人工光与自然光的对比与协奏。甚至可以认为,除了光,这里空无一物。

 

躺着,直面着裸露的天空。此刻天是温柔清透的浅蓝色。偶尔有飞鸟划过,偶尔有树叶飘飘扬扬,穿过天井落到地上,落到我的脸上。

 

时间像是伴随着飞鸟与落叶缓慢了下来。看到隐隐绰绰的云的影子在缓缓流动。此刻,不想动,不想思考。

 

浅蓝色渐渐深邃,带上了一点荧光。

 

在某个瞬间,突然想起小时候。想起许多许多年以前的冬天,我也是这样,仰着头,直面着院子边缘那棵孤独的树。它的枯黑的枝桠伸向天空,我的手伸向它。

 

天色越来越暗。云的影子越来越隐晦。

 

内心突然开始焦虑,本能而用力捕捉着那渐渐消失的云,就好像那是我最珍贵的存在。

 

终有一刻,它真的消失了。那一刻,居然真实得感觉到了心碎。

 

可渐渐的,天空居然慢慢又明亮了起来。天色变暗明明应该是不可逆的过程才对,这又是怎么做到的?James Turrell是光的魔法师没错。

 

天空慢慢恢复成了宝蓝色,那本该消失的云也回来了。猝不及防,就这样流下泪来。

 

也许是在那个瞬间,身体自发懂得了一个道理——我们所失去的,都不曾真正失去。那些存在过的东西是无法否认的。它们都成了我们的一部分,就像云隐入了天空。

 

甚至,唯有我们失去的才属于我们。

 

天色又慢慢变暗,这一次,没有了此前的仓惶。

 

变亮,变暗,几番轮回。每一次的轮回,都比前一次更暗。每一次的心,都比前一次更安定。

 

星星出现了。毫不夺目的微光,却是一种无可置疑的宣告:这场日落,即将结束。

 

此刻,唯有等待。

等待那个时刻的到来。在经历了许多次起伏与反复之后,我的心里无比安静。就好像知道该来的总会来,我们都会走到那个终点。


要做的,唯有等待。

 

灯亮了。工作人员打开了们。这场日落终于完成了。

 

我坐起身,只觉今天过得那么慢,昨日又那么短。

 

一种突如其来的乡愁涌了上来,有许多话想去表达,却又一句话都说不出口。就像是过了一辈子。可一个人,怎么能轻易诉说出一辈子呢?


以下,时间顺序,iphone未调色图,请你们和我一起看这场日落。

回看照片才发现,它是日落,也是彩虹。



后记

对光的感受每个人都不一样。在这一场日落里,我听到与我一起的观众有人在抽泣,有人在不耐烦地调整动作,有人因为虫子掉到了身上而惊叫。


结束时,有人飞快起身,有人又赖了很久不肯起来。


我在想,这也许取决于,你有没有向 James Turrell 全盘交付自己的情绪?从这个角度,没有做过任何功课也许比做了许多功课更好。


想到这一点,我其实犹豫了很多天要不要记录下这一切。最终还是选择了记录,只因为我实在不愿意让自己忘记这种情绪。


可是,用力记住,用力抓住,是不是就违背了这场日落的初衷呢?


于 James Turrell 


James Turrell 是最擅长运用光的当代艺术家之一。20世纪60年代,他参与了南加州兴起的光与空间艺术运动(Southern California Light and Space),开始运用自然光与人工灯光进行非传统的灯光装置艺术设计。


Skyspace这一系列作品始于20世纪70年代,如今已经遍布全球,超过75处,展现方式都是一个房间,开口的天花板,裸露的天空,变幻的灯光。那是一个可以让人无限沉浸的光的空间。


 James Turrell 在16岁就拿到了飞行执照,累计飞行时间超过一万两千小时,也许是这些飞行经历让他选择了天空作为他的画布,才有了Skyspace这系列作品。


实际上,也可以认为 James Turrell 的作品的媒介唯有光。用他自己的话说,“我的作品没有实体,没有图像,没有焦点。以上都没有,那你在看什么呢?你在看你寻求的东西。对我来说重要的是,创造一种无需用言语表达的思考。”


这也是我所感受到的,他的作品所表达的东西。是纯粹,一直近乎神性的纯粹感。


点击查看往期沉浮的故事

· · ·

我们这样的旅人,寻找和遇见永远不会结束,旅途永不结束。

我会想念120小时的极夜,和那一场场暴风雪。

旅人常说我一定会回来的,其实是再也不会回来了。

人生大多一无所获,而某些极少数时刻,我们如获至宝。

她说,世界尽头呀,多看一眼就是赚呀。

· · ·

投稿邮箱:travelwonderland@sina.cn

    已同步到看一看

    发送中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