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大师的青年时代,巴塞利兹、格哈德·里希特、西格玛尔·波尔克和基弗

邸特绿 绘画艺术坏蛋店 2019-07-30

在斯图加特州立画廊看了巴塞利兹、格哈德·里希特、西格玛尔·波尔克和基弗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作品的展览,展览标题:老大师的青年时代。我现场手机随拍袁园和徐赫关于这几位老大师作品所展开的聊天,他们聊的信息量还是挺大的。





第一段视频,袁园和徐赫围绕着巴塞利兹作品谈绘画。

视频时长:18分47秒





第二段视频,从巴塞利兹到里希特、波尔克。袁园围绕着图像照片谈里希特,徐赫谈波尔克的波谱样式与美国的区别。。。

视频时长:18分31秒





第三段视频,徐赫谈波尔克、袁园聊基弗。

视频时长:11分58秒





老大师的青年时代展场照片
巴塞利兹作品


格哈德·里希特作品



西格玛尔·波尔克作品



基弗作品



绘画艺术坏蛋店几乎是不会发大师作品的。这次首先是在德国碰上这么个展,其次是我做这个公号之后,越来越发现到今天中国从事所谓当代绘画艺术的工作者们甚至美院教授们大部分还是没有搞明白这些老大师在干吗。


关于今天的绘画,我经常粗暴的这么回复别人。很多人说我不够包容,所以我也会经常自省这个事情,包容接受任何不同意见、批评和质疑这是作为一个人最基本的认知常识。但是对于绘画艺术更确切的说今天的绘画艺术“老年人练书法”和“艺术”还是有很大区别的,我当然不是定义今天什么是当代绘画艺术的权威,我的工作只是在努力知道什么不是今天的绘画艺术。另外我也是包容今天类似于“老年人练书法”这种工作的,但是你非跟我说它就是今天的艺术,那也请你也包容我一下吧,我想骂街!





邸特绿影视公司的纪录片

点击下面蓝色字链接



『我去艺术家工作室』——蔡东东

『我去艺术家工作室』——郭笋

『我去艺术家工作室』——郝雪鹏

『我去艺术家工作室』——刘夏(视频丢失)

『我去艺术家工作室』——刘非

『我去艺术家工作室』—代化

『我去艺术家工作室』—李继开(视频丢失)

『我去艺术家工作室』—邓洧

『我去艺术家工作室』——杜雨青

『我去艺术家工作室』—姜培源

『我去艺术家工作室』—吕松

『我去艺术家工作室』—贺勋

『我去艺术家工作室』—韩勇

『我去艺术家工作室』—高露迪

『我去艺术家工作室』—武晨

『我去艺术家工作室』——刘成瑞

『我去艺术家工作室』—宋兮

『艺术家工作室』——李昌龙

『我去艺术家工作室』—宁浩翔

『我去艺术家工作室』—刘伟伟

『我去艺术家工作室』—孙逊

『我去艺术家工作室』——刘唯艰

『我去艺术家工作室』—张小危

『我去艺术家工作室』——涂曦

『我去艺术家工作室』—孙子垚

『我去艺术家工作室』—吕岩

『我去艺术家工作室』——许宏翔

『我去艺术家工作室』—纪福堂

『我去艺术家工作室』——方巍

『我去艺术家工作室』——铁鹰

『我去艺术家工作室』——张春华(视频丢失)

『我去艺术家工作室』—孙谋

『我去艺术家工作室』—于轶文

『我去艺术家工作室』—肖江

『我去艺术家工作室』—邱瑞祥

『我去艺术家工作室』——祁磊

我去艺术家工作室』—亓文章

『我去艺术家工作室』—郑田明

『我去艺术家工作室』—黄静远

『我去艺术家工作室』—席丹妮

『我去艺术家工作室』——烟囱

『我去艺术家工作室』—西安郭涛

『我去艺术家工作室』—廖国核

『我去艺术家工作室』—李昊

『我去艺术家工作室』——王兴伟

『我去艺术家工作室』—杨涛

『我去艺术家工作室』——杨欣嘉

『我去艺术家工作室』— 杨双庆

『我去艺术家工作室』——徐超

『我去艺术家工作室』——李忠东

『我去艺术家工作室』——周多任

『我去艺术家工作室』——龚新如

『我去艺术家工作室』—吴幼明

『我去艺术家工作室』——盛天泓

我去艺术家工作室』——徐一晖

『我去艺术家工作室』——倪军

『我去艺术家工作室』——徐若涛

『我去艺术家工作室』——薛峰

『我去艺术家工作室』——沈周来

『我去艺术家工作室』——叶文

『我去艺术家工作室』—钟乐星

『我去艺术家工作室』——金浩钒

『我去艺术家工作室』—郑皓中

『我去艺术家工作室』—宣琛昊

『我去艺术家工作室』— 余果

『我去艺术家工作室』— 梁旭

『我去艺术家工作室』— 唐少寒

『我去艺术家工作室』— 蒋小余

『我去艺术家工作室』— 刘斯博

『我去艺术家工作室』— 陈家威、谭钦月

『我去艺术家工作室』— 詹佳

『我去艺术家工作室』— 马文婷

『我去艺术家工作室』— 蒋建军

『我去艺术家工作室』—马树青

『我去艺术家工作室』—侯金利

『我去艺术家工作室』—韩修智

『我去艺术家工作室』—李翔伟

『我去艺术家工作室』—方蕾

『我去艺术家工作室』——王轶琼

『我去艺术家工作室』—欧劲

『我去艺术家工作室』—谭永勍

『我去艺术家工作室』—郑胜成

『我去艺术家工作室』—商亮

『我去艺术家工作室』——郝世明

『我去艺术家工作室』—秦铃森

『我去艺术家工作室』——刘聪

『我去艺术家工作室』— 梁曼勇

『我去艺术家工作室』—李满金和廖建华

『我去艺术家工作室』— 于洋

我去艺术家工作室』—季大纯(柏林)

『我去艺术家工作室』— 李昊(法国)

『我去艺术家工作室』—陈逸飞和梅若雯

『我去艺术家工作室』—于艾君

『我去艺术家工作室』—王勃

『我去艺术家工作室』—付经岩

『我去艺术家工作室』—宋元元

『我去艺术家工作室』—耿旖旎

『我去艺术家工作室』—刘超

『我去艺术家工作室』—王兴杰

『我去艺术家工作室』—毕建业

『我去艺术家工作室』—张海君

『我去艺术家工作室』—崔志鹏

『我去艺术家工作室』—陈浩洋

『我去艺术家工作室』—常晓军

『我去艺术家工作室』—郑文泉

去“黑白画室”找刘沧海聊了一下午

我连着去了陈镜宇、李华震和王睿的工作室

其实,做一次比某双更双的双年展,真的不费钱。

她说:我是艺术家!

郑江:个体的价值还有那么重要吗?

『我去艺术家工作室』—闫冰

在宁浩翔家喝酒,刘成瑞睡着了,我断片了。

孙智正:他们培养的永远是平庸的二流作家

李燎:“应该”本身就挺有问题。

滕斐:健康的城市怎么可能只在周末才有活动?

叶文和张利华的深圳工作室

黄佳:我每天一遍又一遍的涂抹一块色心里很舒服。

刘香林:想在深圳做行为艺术节

蒋国远:深圳让我在现实中有种更强烈的社会体验

我对“土”这个词很敏感/彭立彪

何镒:我没李香林的暴露欲望那么强

骆太生:我想把具象逼到接近抽象的边缘

刘钢:我不知道我算不算策展人!

郑强:画面没毛病可能就是毛病

孙宏伟和邱予工作室

法兰克福死气沉沉的美术馆和街头牛x老朋克

卡尔斯鲁厄艺术与新媒体中心

卡尔斯鲁厄艺术学院Top 19 大师生毕业展

『我去艺术家工作室』— Alex Feuerstein

2019年在瑞士逛巴塞尔菜市场

瑞贝卡·霍恩“身体的幻想”

『我去艺术家工作室』— 那林呼

袁园谈约瑟夫 · 科苏斯

慕尼黑美院2019年毕业展及年展现场

跟着欧飞鸿看威尼斯双年展香港馆

欧飞鸿去苏华工作室



常识不易流行

👇


“绘画艺术坏蛋店”微信公众号从14年开始独立运营,从介绍分享当代绘画介入今天艺术行业,一直保持独立的态度并尽可能做到在艺术圈之外发声。


14年到今天公众号几乎坚持每日更新,推广的作品以从70后到90后的相对年轻的艺术家作品为主。这里只做专业类内容推广,尽量避免热点”、“捧臭脚的内容出现。


2018年10月份试上线的独立付费阅读网站“艺术坏蛋网”(http://m.artofbad.cn) 主要针对的是今天艺术行业里重复性垃圾内容刷屏和你好我好大家好”的捧臭脚内容泛滥以及对常识性问题理解缺失的现象,希望搭建一个平台供大家能“开放”、“自由”的交流并分享一些关于当下艺术方面的常识性内容。

    已同步到看一看

    发送中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

    绘画艺术坏蛋店 微信二维码

    绘画艺术坏蛋店 微信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