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戏里也有好文章”| 早介

早就说过 2019-07-31
古装剧,大IP,像《长安十二时辰》,好多人天天追,还隔三差五催生一两篇十万加。
可是,你会不会把电视剧的台词打印出来,隔三差五细细品味?
没有源?你们不是会截屏吗?逐帧截,图片拼成PDF,众筹一下,那么多观众,不做商业用途,大概也不会被出品方告。实在不行,手打也行


问题是:犯得着吗?
正如早叔在沈从文教《边城》编剧“贴着人物写” | 早读 提过的:
把剧本当文学作品写,和把剧本当拍摄大纲写,是不一样的文类。
前者讲求精致,出彩,甚至刻意与生活语言分离;
后者则只求推动情节发展,阅后即焚。

昆曲《牡丹亭》上本演出 国家大剧院供图 
摄影苏岩)


在古代,其实也有这样的区别。
像京剧里有些唱词,是“不通”的,听可以,看也行,没法细究。
汪曾祺举过一些例子:
“来来来带过爷的马能行”(《定军山》),什么是马能行?
“李艳妃设早朝龙书案下”(《二进宫》),连建国后的小学生都写信质疑过:桌子下面设早朝?
没办法,这都是历史积累成的,早年间演员、观众,都没那么讲究。合辙押韵,能讲清楚故事就成。
另外一种戏曲剧本,写作之初,就不只是为了演出,更是为了阅读。
像《桃花扇》《长生殿》这样的,谁能说它们不通、不美呢?
 
曹雪芹在《红楼梦》里,就借林黛玉之口点了出来:
“原来戏上也有好文章。可惜世人只知看戏,未必能领略这其中的趣味。”
 
电视剧《红楼梦》中的戏曲场面


在《红楼梦》里面,“平素不爱凑热闹看戏”的林黛玉,偶然听到几句戏曲中的词,当即被深深吸引,还产生了一番极其丰富的精神体验:
 
黛玉先是听到一句“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她的心起了波澜,于是便“止住步侧耳细听”。
 
这一止步,她又听到了很美的句子,“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再听,便是“如花美眷,似水流年”,已经美到了极致,有一种“流水落花春去也”的感伤,直让人心神摇荡。
 
电视剧《红楼梦》剧照


最终黛玉“如醉如痴”,差点儿站不住,反复细嚼词中滋味,甚至于“心痛神痴,眼中落泪。”
 
当时的戏曲台词,多由学识深厚的文人所写,比如著名诗人、文学家、戏曲家汤显祖。有的更被专家学者评为“抒情诗巅峰”,好比如林黛玉听到的这一段,就叫做《游园惊梦》
 
它好到什么程度呢?好到很多人只听过《惊梦》,却没听过《牡丹亭》。
直到现代,我们手机里还出了一个《惊梦》的跨次元国风解谜游戏,评价也特别高,满分5.0,它达到了4.8分。
玩家的评价中,前三名出现最多的词,依次是“惊艳”“唯美”“感伤”,竟然与《红楼梦》中林黛玉的心境亦十分相似。
 
梅兰芳、俞振飞先生演绎的昆曲电影
《游园惊梦》剧照



 《桃花扇》康熙刻本


通过文学功底深厚的戏曲台词,我们能得到无限的情感体验,这正是文本得以脱离戏曲本身,成为经典名句、名段的原因。
戏曲慢慢也成了“文学”中的一种,品读古典戏曲文学,更是一种公认的高雅情趣。
今天早介来讲古典戏曲文学的,是郑培凯教授。
他的师兄是白先勇,词学老师是叶嘉莹,赴美留学时,则师从著名的汉学巨擘史景迁。
郑培凯教授在戏曲文学领域倾注了毕生精力,他来为我们讲透自古以来最为经典的十余部戏曲文学著作。

这些著作中,有情感浓烈胜过《人鬼情未了》的《牡丹亭》,当中杜丽娘由生入死、由死入生,为爱情一往无前的气魄,更能洒我们胸中块垒;
 
还有神鬼莫测,奇幻过《格列佛游记》的《南柯记》,当中淳于棼廿年浮沉,都作一梦,庄周梦蝶的空空之境界,在人们心里刻下了一缕对仙风道骨的向往。
 
更多至雅、至上的情结,或英雄壮志、乱世离愁,或百姓之音、寻常纠葛,我们也能在这些著作中一窥风采。


声音资源加载中...

👆点击试听专栏
《郑培凯的古典戏曲文学精读课》
 

一次走入高雅文人圈的体验



郑培凯(左一)与叶嘉莹(中)

你有没有看过青春版《牡丹亭》?这出戏在海内外都掀起了一波戏曲热潮,每逢演出必然满座,台下观众更是来自五湖四海。就连一向以莎翁戏剧为豪的英国剑桥大学,也邀请了昆剧院来本校交流学习。
 
青春版《牡丹亭》的影响力,可以说是盛况空前,即便是现在的年轻学子们,只要问一问当年的学长学姐,也一定能遥见当年盛况。
 
这当中既离不开白先勇的引领,也少不了作为学术顾问的郑培凯的努力。



青春版《牡丹亭·惊梦》剧照,许培鸿摄

 一门高雅、稀缺的知识课堂 
郑培凯教授会在这门课里,为你横向打通戏曲文学的广度,讲诉戏曲在漫长的发展历程中,先后经历的宋元南戏、元代杂剧、明清传奇、清代花部等四种基本形式;还会为你纵向钻探戏曲文学的深度,为你详细解析文学中的情调与美感,体会到“摘其字句,可以唾玉生香”的满足之情。
 
同时,你还会在课程里看到最为重磅的中国古典四大名剧——《西厢记》《牡丹亭》《长生殿》《桃花扇》,这些郑培凯教授为大家精心准备的知识内容,一定会为你带来很大的惊喜。


突破次元壁,

重塑对传统戏曲文化的认知

 
戏曲老吗?老,因为它有几百年的历史了,但同时它又很新,充满了活力。因为它骨子里的情感从一开始就是不遮不掩、热烈真实的。这也是戏曲中的一些情节人物,虽然隔着文化的差异、语言的隔阂,也还是能直抵人心的深层原因。
 
到了现代,我们还有很多影视剧,都借用过戏曲里的内容,光是整个儿搬过来的就有两部超级经典IP大剧《梁祝》和脱胎自《白蛇传》的《新白娘子传奇》,它们曾经都是红透半边天的经典大剧,可谓是妇孺皆知。
 
电视剧《新白娘子传奇》剧照


至于从中受到启发的剧目,就更多了。比方说我们经常看到电视剧里面犯人含冤受刑时,突然六月飞霜、天降大雪,这个事出反常必有妖的灵感就来自于《窦娥冤》;
 
还有很多佛门道观里头,放下清规戒律,大胆追求爱情的情节,我们也能从讲诉道姑思凡的名剧《玉簪记》中找到影子。
看戏,更要看懂戏。

👇 
扫描图片二维码,即可享受特惠价格
点击【阅读原文】,订阅《郑培凯的古典戏曲文学精读课》专栏


    已同步到看一看

    发送中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