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华沙:艺术就要像一把剃刀

库艺术 2019-08-02





2019 年 5 月 17 日,中国艺术家陈华沙的重量级装置作品《北京时间——祭 未来之物》在威尼斯双年展 57 号国家馆 Chiesetta della Misericordia 天主教堂揭幕。 


此次,艺术家延续了创作中对于政治和社会问题的人文关切,并将视野从本土延伸到世界范围。这件黑色 T 形作品由 67个亚克力材质制成的透明立方体(80×80×60cm)构成,每个立方体中放置着黑色的模型,而模型的原型全都来自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日用品、玩具、电子用品、乐器、成人用品以及宗教偶像。所有这些林林总总皆被囊括入一个巨大的T里,它承载着日常生活的碎片、消费的欲望和文明永无止息的失落与创造。同时也是艺术家献给已逝父亲的礼物,是纪念、思念和惦念的表达,通过作品的载体追述对所有逝去——人的祭、念。陈华沙对他的系列作品“北京时间”的陈述是这样的:最高的秩序趋同于绝对精神,抽象而晦涩,所对应的视觉系统同样秩序井然,呈现出一种趋同性。

 

近期,《库艺术》对生活和工作于上海和杭州的艺术家陈华沙先生进行了采访。



展览现场 



艺术家:陈华沙



库艺术=库:2019 年 5 月 17 日,您在威尼斯双年展 57 号国家馆的展览上,作品采用了装置形式。这是出于何种考虑?


陈:最初,我想做的“北京时间”系列之一,是一个大型的图像方面的展 览。但是到了威尼斯之后,发现场地规模、空间都不允许,如果只展出一部分的话也没办法体现我整体的构思,所以决定另起炉灶。我首先我就决定不展出架上作品,在那个场域里展出架上作品感觉不对,而且也无法充分展现我要表达的内涵,因此最后呈现的是一个以多种材料为媒介的大型装置。我希望能把格局做大,开拓更多可能性。我认为艺术就要像一把剃刀,你要很直接,而且要锋利,但要做到却很难。



展览现场 



库:“北京时间”,是一个寓意,还是有具体观念的触发? 


陈:这个名字我想了三年多。今后我做的所有展览可能都会以“北京时间”命名。这也许有别于其他的艺术家。我的作品涉及很多不同的专业领域,我希望它们有一根主线予以贯穿,能够涵盖和承载很多不同的媒介与载体。 



从文化的角度说,“北京时间”是中国自上而下高度统一的隐喻,不管是地理版图上的最东边,还是最西边,都严格恪守这个统一的时间标准。我们的生活、思想、观念……过去、现在、未来,种种“历时性”的发生都通过时间完成转换,它表明着空间上的同时性,或者说文化上的“共时性”,也意指着文化上的同时代性。同时代性就是当代艺术里的“当代”(Contemporary)。对于“北京时间”,我内心的感受还有很多,触角也会不断去延伸。 


库:“祭• 未来之物”是对“未来”的献祭?祭奠对你来说有什么意义?


陈:表面上看是给死去的人的礼物,亦或是给现在的、将来的人的礼物。其实无论你是活在当下还是未来,每一代人都会送给亲人礼物。它也是一种祭奠,与我最早的创作理念——纸钱有关,是对“纸钱”概念的转译。物既然具有献祭,又具有商品拜物教的特质,人们对物即构成“偶像崇拜”。在我看来,祭奠是一种无法实际发生却又真实存在的沟通,它完全诉诸情感,才能形成“生存”与“消亡”这两端的联结。



作品还有另外一层含义,我想把这个作品送给我父亲。父亲曾在上海求学,也从事过艺术工作,经历了国家不断变革的时代前夜。我是自己想走艺术这条路,在这个过程中,我得到了他很大的支持,也受到他价值观上很大的影响,后来我上了浙江美术学院也就是现在的中国美术学院。父亲是前几年去世的,这次作品也是我跟他的一次隔空对话。



 展览现场 



库:为什么用统一的黑色?这些黑色的商品象征生活和欲望的玩偶?


陈:对,这些黑色的商品如同是生活与欲望的玩偶。黑色的商品与在祭奠中化为灰烬的“中国•纸钱”如出一辙。统一的黑色也是一种祛魅,对高尚的、神圣的、魅惑的力量的消解。

 

库:您的作品完整度很高,这跟您的专业背景有关吗?


陈:这可能与我的设计专业背景有关,我做过广告、品牌顾问,很多大型的设计、规划项目。所以创作的时候,我会寻找自己独特的路径,反复推敲作品和我的关系,在这个过程中,一直不断推翻的,直到开幕前,我都还在调整。



 展览现场 



库:您的第一次个展就在威尼斯双年展呈现,您能谈谈这次对威尼斯的印象吗?


陈:我这次深刻感受到了资本的贪婪、阴谋、懒惰和衰败。从威尼斯机场出来,风雨交加,经过一番波折后把所有物品装上船,我在站在船甲板上,威尼斯的展览信息触目皆是,我当时就问自己:我来这里做什么?威尼斯就像一个超市,价值和标


准都由她来制定,我其实没有主动想进入这个超市。我当时有一个念头:亲手把全部展品扔进大海!在展览的开幕式上,我说:…….最终大家还是要带一个面具。威尼斯本就是一个面具的世界,尽管面具做得很好看,但最终我们好像都是在为威尼斯这个大的面具做一些装饰。



 展览现场 



库:您之前一直在体制内工作,工作状态都是相对保守的,为什么现在开始做当代艺术?


陈:我只是去做自己喜欢的事,“设计”是服务于社会的工作,创作则是与自己心灵对话。艺术创作的发生是自然而然的。



 展览现场 



库:今后您有什么创作计划?



陈:我现在正在考虑自己架上的作品,还在思考画面、媒介与材料之间的关系,我希 望下一个展览是平面与立体高度关联。有时候也要逼自己一下,要拿出自己的思考角度,我 要求自己的作品要有厚度和温度。自我反思很重要,如果想法枯竭,那还不如不做,在 这方面我还是有很大信心。在作品的要求上我很挑剔,但除此之外怎么样都可以。 



展览现场 






 延展阅读 


他们选择“改变”,你还在等什么?

加入“非具象绘画研究工作坊”第二期

欢迎点击下图了解

联系电话:010-84786155




本期导师课题专访

特邀导师马树青 | 学会在自己的绘画中思考

特邀导师谭平 | 抽象艺术中的理性逻辑

特邀导师方振宁 | 分析的绘画

特邀导师乌尔里希·克里博 | 头与肖像,接近一个困难的主题 


往期导师授课回顾

周 长 江 讲 学 实 录 | 东方传统审美的现代转型 

王 易 罡 讲 学 实 录 | 绘画中的色彩问题

孟 禄 丁 讲 学 实 录 | 自由绘画

顾 黎 明 讲 学 实 录 | 抽象语言的方法及多向度的延伸

袁 佐 讲 学 实 录 | 光、空间与视觉秩序


    已同步到看一看

    发送中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