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中风情散文大赛‖ 关中“口婆”

李俊辉 日报天天看 2019-08-07



生长在关中农村的70后和80后,启蒙教育大多是从“口婆”开始。这是一种古老的、口口相传的关中民谣,语言奔放、夸张而又形象,内容涵盖了生活的诸多方面,读起来朗朗上口,便于传播又接地气。



  小时候,我被村里叔伯婶子称为“口婆嘴”,这个绰号缘于我记性好,背的“口婆”多。上学之前,家里光景不好,常在温饱线上挣扎。外公外婆带着舅舅到附近的刘家山开荒种粮,相比之下,日子比我家略好一点。我的童年几乎有一半时间是在舅舅家度过。夏天的晚上,外婆带着我在院子里乘凉,她一边摇着蒲扇帮我赶蚊子,一边给我教口婆,记忆最深的一段叫《马蹄杠》。


  马蹄杠,红杠杠,我和我婆爱抬杠,我婆把我打一把,我把我婆卖了去。我爷回来要老婆,一斗荞麦换两个……


  马蹄杠是椿树上长叶子的小枝条,叶子整齐地分布在枝条两边,长在主干的枝条根部形状像马蹄子,所以我们把这种小枝条叫“马蹄杠”。到了秋天,风一吹,椿树叶子哗啦啦落了下来;风稍大一点,马蹄杠也被吹了下来。外婆将树叶子和马蹄杠扫成堆,用背篓背回家,冬天用它来烧炕。


  “婆,荞麦是啥?”“也是一种麦子。”“能吃不?”“能吃呀!磨成面能做成荞面饸公式、荞面煎饼。”“婆,我要吃!”“等你爷回来给咱买荞面。”“荞面是不是很贵?”“罢咧。”“那为啥说,一斗荞麦换两个老婆?


  儿时我的问题把外婆逗笑了。笑过之后,外婆告诉我,民国十八年,关中大旱,庄稼绝收,饿死的人不计其数。许多穷人家揭不开锅,就把女儿送给大户人家当童养媳或者丫鬟,换得一斗荞麦救命。


  “为啥不用男娃换?”“男娃要留下传宗接代。”听了外婆的解释,我似懂非懂地“哦”了一声,不再言传。“一斗荞麦换两个老婆”的故事让我童年的心灵倍感沉重。


  有一次,母亲接我回家小住几天后,又将我送往舅舅家。半道上,母亲给我教口婆:皮马蜂,钻地缝,我是我舅亲外甥。


  走在路上拾根针,是我舅的心。


  肚子呢?在我舅家堡子呢!


  肠子呢?在我妗妗房子呢!


  ……


  正背得高兴,突然,迎头碰见一只肥大的黄鼠。我和母亲下坡,黄鼠上坡。它肚子特别大,大口喘着气,像是很累的样子。


  “妈!妈!快给我逮住!


  妈妈犹豫了一下,还是上前按住了黄鼠的头。那只肥黄鼠竟然没有丝毫反抗。母亲从背包里掏出一段纳鞋底用的绳绳,绑住黄鼠一条后腿,让我牵着黄鼠走。我高兴坏了,牵着黄鼠来到舅舅家门口。母亲拦住我说:“别把黄鼠带到舅舅家,拴在门口的树上,进去喊你舅,就说给他带礼当了。


  把黄鼠送给舅舅当礼当,这主意不错!我立即蹦蹦跳跳去喊舅舅。等舅舅跟我来大门外时,树上只剩下一段绳绳,黄鼠咬断绳绳,逃之夭夭。


  我“哇”的一声哭了!舅舅弄清缘由,哄我说别哭了,给你买糖吃。这招果然管用,我破涕为笑,跟着舅舅去大白杨树底下的代销点买洋糖。


  路上,我又活蹦乱跳,给舅舅背口婆:皮马蜂,钻地缝,我是我舅亲外甥......多年后和母亲说起这段往事,母亲说,那分明是一只怀孕的黄鼠,累得跑不动了,要不然怎么能逮住?是我故意让你把它拴在门口,就是为了让黄鼠自己逃走……幸运的黄鼠妈妈遇到智慧的母亲才免遭一劫。虽然当时我很委屈,多年后想起这段往事,内心充满了温暖。


  母亲还给我教过两段口婆,一段讲述的是一个待嫁姑娘给未婚夫出难题,要彩礼。名字忘记了,内容记忆犹新。


  你给我不给的确良,我把你妈不叫娘;


  你给我不给凡立丁,你妈说话我不听;


  你给我不给灯草绒,打死不进你家门。


  母亲说,“的确良”、“凡立丁”和“灯草绒”是七八十年代比较时尚的布料,买布要凭布证,每人每年一丈七的指标。这位姑娘厉害,估计把小伙子逼得到处借布证。


  另一有段名叫《秋鸡娃秋》:


  秋鸡娃秋,秋鸡娃秋,把秋鸡娃嫁到庄背后。


  一早来起凉得很,一晌来起忙得很,


  一黄(黄昏)来起害怕狼得很。


  母亲告诉我,这是批评一个名叫秋鸡娃的懒女子,嫁到庄背后,牙长一点路,却总是找各种借口不回娘家看她妈,一点都不孝顺。


  父亲不识字,但不影响他记口婆,有一段《姑姑等》,就是父亲教我的,讲述了一个关中女汉子的形象,和懒散的秋鸡娃形成明显的反差:


  姑姑等,心喜欢,等不到晌午就打扮。


  梳油头,别凤冠,栩栩耳坠吊两边。


  红缎袄,挽袖腕,黄丝裙,扫脚面,


  红缎鞋,一点点,脚尖绣个圆弹弹。


  叫兄弟,拿毡包。


  先问老娘立多少?老娘一句没言传。


  磨磨叽叽四十天,耍了个胆大五十天。


  女婿娃回来就要打!鞭杆鞭杆你别扬。


  活着不值几银洋,死了倒值大价钱。


  孝帽抹了一笸篮,柳棍扔了一河滩。


  还得二十四个单眼和尚把经念!


  这个叫“姑姑等”的小媳妇真是厉害,在婆婆没有表态的情况下,在娘家待了四五十天。回家后女婿娃要打姑姑等,结果被她几句话说得不敢下手。真是活脱脱的一个关中女汉子。


  在关中农村,夜晚乡村电影放映前的那段时间,是小伙伴们比赛口婆的重要场合。时隔多年,比赛口婆抑扬顿挫的声音依然回荡在耳旁,你听这边的小伙伴集体喊道:“扯箩箩,打面面,你舅来了吃啥饭?


  炸油糕,下挂面,你舅一碗我一碗,


  把你舅憋死我不管......


  那边不甘示弱,也来一段。


  咱俩个好,咱俩个好,咱俩个上县买手表。


  你掏钱,我戴表,你没有媳妇我给你找。


  一找一个阿庆嫂,阿庆嫂,爱唱戏,一唱一段红灯记。


  调皮的口婆内容使得银幕下的男女老少笑成一团。


  如今的孩子们启蒙教育形式多样,再也用不着老辈人教口婆、哄孩子了。这种充满地方特色口口相传的文化形式,离我们越来越远,成为了一代人永远的记忆。



编辑:Mia

审核:方觉晓

◇◆◇

出品/日报总编室

来都来了,点个在看再走吧~~~


    已同步到看一看

    发送中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
    日报天天看 热门文章:

    4月6日《西安日报》速览    阅读/点赞 : 359/6

    长安新语‖让大学滋养城市    阅读/点赞 : 333/5

    4月7日《西安日报》速览    阅读/点赞 : 262/7

    品读‖清明有约    阅读/点赞 : 195/11

    西岳·华彩‖呜咽的唢呐    阅读/点赞 : 163/6

    散人散语‖农家少闲月    阅读/点赞 : 157/11

    散人散语‖井    阅读/点赞 : 11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