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萨克 | 听,黑扎提家族的冬不拉传奇!

宁二同学 土地与歌 2019-08-07

黑扎提老人在哈萨克斯坦的剧院演出





文 / 宁二





7月30日,在北京草吧艺术空间听了一场难得的哈萨克音乐演出。


主角是从新疆塔城来的都曼·黑扎提,他18岁的儿子阿依巴尔和五六个学生少年。一首一首的冬不拉曲子,独奏,二人合奏,三人合奏,五人合奏,都曼和孩子们轮番上阵,汉语很好的阿依巴尔做着曲目介绍,充满对冬不拉音乐的自信。草吧的演出空间不大,人也不算多,但氛围好,从第二首曲子开始,观众们就围坐在乐手前面,冬不拉的旋律飞翔,又只一米的距离,倒像是在草原上帐篷里的演出了。


我是演出前两天才知道都曼的,也才注意到都曼是在独立音乐圈有名的哈萨克音乐家叶尔波利的大舅哥——叶尔波利的爱人热依达是都曼的亲妹妹。而关于都曼和热依达的父亲黑扎提·赛依提汗,哈萨克人口中的“魔法师”,也仅仅是看到一些零碎的介绍,但无疑,所有的信息汇总,都会提及新疆塔城的黑扎提家族是哈萨克的音乐世家,黑扎提老人独创的技法和原创冬不拉曲子影响深远。


演出后聚餐,我向都曼请教。他说他是65年生人,已经退休好几年了,他是工龄长,十几岁就开始工作了,一直在文工团。现在的主要工作是在塔城做冬不拉培训,教孩子。那时我旁边坐着一位少年,汉语很好,跟我说,都曼老师教的可好了。他之前跟着别人学了两三年,感觉进展不大,然后转投都曼老师,两年的时间,进步非常快。他们这次来北京,是参加全国青少年艺术节,这个孩子得了全国二等奖,而都曼这次带来的小伙子们,全部获奖,有两位还获得了一等奖。


黑扎提与都曼父子(上图),叶尔波利、都曼、都曼爱人、热依达家庭照(从右至左,下图),都曼供图


都曼从三岁开始向父亲黑扎提学习冬不拉,1982年在新疆塔城托里县歌舞团演奏冬不拉,那时候他才17岁,1983年他写了自己的第一首作品,开始学习手风琴。1992年,新疆专业汇演,都曼演奏自己的原创冬不拉曲《火炬》,获一等奖。1995年,在土耳其国际艺术节演奏他父亲从朋友创作的动机完善改编而来的冬不拉曲《蝴蝶》获得优秀奖。1999年新疆民间艺术节,都曼演奏父亲的名作《山鹰》获金奖。都曼和父亲在全疆培养了2000多冬不拉学生,有6名在哈萨克斯坦音乐学院进修研究生。


在草吧的现场,都曼也演奏了《山鹰》和《蝴蝶》,旋律的走向和弹拨的密度/速度都有很好的模拟性,鹰或者蝶,左右手花样的弹法,还有舞蹈性的动作,既是听觉享受,也是视觉享受。


我问都曼,他父亲黑扎提的冬不拉曲子,最主要的特点究竟是什么?他说“我老爹”是独创了一种风格。冬不拉传统上有两种风格,“我老爹”的这一种和别人不一样。而哈萨克音乐家穆热阿勒跟我说,冬不拉曲子一般分为两类,Xertpe,指弹曲;Tokpe,多技巧性曲。冬不拉也有地域性的流派,比如黑扎提老人的演奏风格应该属于阿勒泰塔尔巴哈台流派。穆热阿勒是哈萨克斯坦国立音乐学院的硕士,他去年在台湾风潮出版了自己的创作专辑《祖先的礼物》,是年轻一代哈萨克音乐人的佼佼者。


声音资源加载中...
声音资源加载中...


出版有《尼勒克小镇》等专辑,在新疆长大的民谣音乐人张智,也是黑扎提家族的朋友,或者说是黑扎提和都曼的冬不拉徒弟。我问他黑扎提的音乐究竟哪里厉害,他这么说:“黑扎提老人,他的手指头,在琴弦上,像织毛衣那样,粘和绕的弹法,我没有见过其他人演奏,只见过黑扎提生前这么弹。他写的作品和哈萨克斯坦也不一样,他写的歌也特别好听,具有真正的民谣和草原的味道,而且非常自然,就像叙事性的诉说一样。” 


张智在2010年曾经为都曼录制过一张冬不拉独奏专辑《山鹰》,限量200张,那一年都曼在汉族朋友们的帮助下,参加了雪山音乐节。张智也曾在《小崔说事》栏目中,跟崔永元聊过他如何找到黑扎提老人的故事,那是个偶然,但却深深地影响了他,那是2011年。黑扎提老人也是2011年去世的,4月,享年69岁。又谈起黑扎提,张智跟我说,现在想,早先他也应该多录一些黑扎提老人的音乐留下来。


上图:都曼与母亲和张智在一起。视频:都曼演奏冬不拉曲《美丽的Jaier》,这是一首传统曲目,Jaier是都曼出生的地方,黑扎提家族的故乡所在。


对于汉语世界,黑扎提家族的文献和介绍并不多,我只检索到几篇。


在新疆师范大学音乐学院的哈萨克音乐学者莱再提·克里木别克一篇名为《新疆哈萨克族“唱给母亲的歌”的传承研究》的学术论文里,这样介绍黑扎提和他的家族:


“如塔城地区托里县64岁的民间作曲家、 东不拉演奏家黑扎提·赛依提汗(Keyzat Seyitkan,1942~)。其父亲赛依提汗(民间艺人),母亲额尔萨丽德(阿肯)及他们的9 个子女都有一定的艺术天赋。其中 6 个儿子都有东不拉演奏技能,3个女儿都是民间阿肯。 


“儿子黑扎提·赛依提汗创作了不少歌曲、 歌词和东不拉独奏曲。例如:《母亲》、《痛苦流涕的孩子》、《我的曾祖母》、《我的母亲》等。他的东不拉独奏曲《Dawelpaz》(《山鹰》)1986 年在‘全国民间音乐舞蹈比赛’中获民乐组一等奖。他的音乐才智、天赋影响了他的后代,儿子都曼·黑扎提是当地颇有名气的东不拉演奏家, 二儿子是霍不孜演奏家,女儿努尔古丽·黑扎提是“安什”(歌手)。当地的老百姓称黑扎提·赛依提汗家是真正的艺术之家。 


黑扎提老人(上图),都曼供图;下图,黑扎提出版的磁带《黑扎提冬布拉独奏作品专辑》


“黑扎提·赛依提汗曾在‘文化大革命’期间因反革命分子罪被捕入狱,得到平反后,回到家乡去看望阔别已久的母亲。苍老的母亲远远看到儿子归来,扔下手中的挤奶桶飞奔过去,顾不得提上跑掉的鞋与儿子紧紧拥抱,亲人温暖的怀抱融化了他所遭遇的种种苦难。他深深地感到,只有母爱的力量才能消除世间一 切的困苦与黑暗,因此,有感而发创作了‘唱给母亲的歌’《痛苦流涕的孩子》。” 

                        

而前两天看到新疆作家丁燕的散文《黑扎提的冬不拉》,对黑扎提老人有深入的采访,扼要但完整讲述了老人的一生。中间有这样的动人段落:


“常见的冬不拉有三种弹法:拨:胡尔曼·哈孜弹法;弹:塔提木·别克弹法;琵琶式弹法:黑扎提·赛依提汗弹法。”他将大拇指向后,指着自己,笑起来。一瞬间,这个长者变成孩童。他满头的银发、笨拙的双腿、多皱的眼角,突然不再重要。岁月可以腐蚀别人,但在他这里,却如流水滑过,他依旧持有一颗天真的心。他又弹奏起来。为了让我明白,四分之二和四分之三区别很大,他不断演示。我说,前者像马蹄奔腾,后者像泉水涌流。他点头笑了起来。


都曼的儿子阿依巴尔演奏源自哈萨克斯坦的冬不拉曲子《毛毛细雨》


”小木,新疆音乐家协会工作人员,一九七六年时还是个孩子,走在大街上,突然听到广播中传来冬不拉的演奏,便呆立在电线杆旁。他被吓坏了!那疾风暴雨的音符吓坏了他:他从来没想到,冬不拉会像凿子,能在他身上挖出洞。他记住了那个名字:黑扎提。直到二零零二年六月,音乐家协会在托里举办“黑扎提从事音乐创作三十年”的研讨会时,他才目睹了真人形象。他说:“那个时代,人们都憋着一股劲,砰,被黑扎提的冬不拉一下子释放了出来。


“黑扎提的生活反而变得忙碌起来:给孩子们教冬不拉。起因是大儿子都满。作为塔城歌舞团的专业演奏家,都满不仅继承了父亲的琵琶弹奏法,能流畅演奏《山鹰》,还自己创作出《骏马》、《火炬》等新曲目,深受草原新一代牧民喜欢。可当他看到下山定居的牧民迷恋电视,孩子们沉浸于网络游戏,阿肯弹唱无人问津时,和父亲商量,联手举办冬不拉培训班。”


——大家都应该看看丁燕的文章,再听听黑扎提和都曼的曲子。


都曼在塔城的冬不拉班(上图),学员们在草吧的演出(下图)




延伸阅读




丁燕 《黑扎提的冬不拉》

宁二 《阿勒泰的礼物,叶尔波利与热依达》

张东 《嬉游声场的传奇冬不拉手》

《7月30日北京 |荐!都曼·黑扎提父子音乐会》




一个民间、民族和世界音乐的交流平台
微信公号:土地与歌/folk_music
荔枝电台:土地与歌/FM404427

长按二维码,关注土地与歌!

文章已于修改
    已同步到看一看

    发送中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