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夏飞刀|一场关乎于“自由之恶”的戏剧——《哪吒之魔童降世》

激进阵线联萌 激进阵线联萌 2019-08-09


文|夏莹


在不到5年的时间里,我们一次次被中国动漫电影加速度式的发展所震惊。一群被日本动漫孕育养大的各色80后的鬼才导演开始转战成人动漫电影的市场,从《大鱼海棠》开始,我们见证了他们如何一点点摆脱日式动漫的套路与画风,将中国与世界,当下与传统,技术与艺术相遇所可能产生的所有元素,运用一种充沛的想象力将其融合为一体:诠释了中国文化的柔美(如《大鱼海棠》),其固有的坚韧(如《大圣归来》),以及其内在隐藏着的冷幽默(如《大护法》)。


 2019年的暑期,我们又迎来了一部震撼的大作——饺子的《哪吒之魔童降世》(后简称《哪吒》)。第一部3D与IMAX完美结合的国产动漫电影。它的出现显而易见地再一次将中国动漫电影的技术推到了一个新的历史阶段。宏大而炫酷的打斗场面,唯美却又不失当代性的人物形象,充斥着新生代才能充分理解的诙谐幽默,让这部原本充满戏剧张力的影片能够达到老少皆宜的观影效果。但它的成功之处当然不仅在于此。


虽然同样作为一个成长性的故事,这部《哪吒》的小顽童却似乎根本上缺乏成长的空间。在面对中国文化中那个恒久不变的争论:究竟人性是善?是恶?这部影片的回答毫不含糊,作为天生为一枚魔丸转世的哪吒而言,他就注定只能是恶的化身。当然在故事的敞开过程中,导演充满悖谬地努力试图为这个小哪吒之恶找寻一种外在环境的理由,比如世人对他身为魔丸的成见,对他情不自禁的恐惧而造成的孤立。从而让小哪吒的恶变成了一个无法说清楚的循环论证。

但这种近乎被固化了的恶,却又变成了这部电影中最富有张力的部分。一方面,一个被命运所左右的哪吒却试图去“运命”,其结果是,当小哪吒故意为恶的时候,它的恶行其实只是顺应命运而不自觉地行为,这个时候,我们其实并没有理由去责怪他的恶行,因为这种恶行如同狮子必然要捕猎一般符合自然。但作为一个不信命的小哪吒,情形则不同,他在作恶时候的痛苦,他与善的化身敖丙相遇的那份动情的友谊,都说明了他的不服输。于是他的恶是一种自由之恶,是他自由选择的恶,在这个恶里包含着一种全部向善的可能性。另一方面,这份深埋在哪吒内心中的恶,在一个恰当的情景下被释放的时候,又近乎完全失去了善与恶的界限。这正如他与敖丙,两个看似被规定了善(敖丙)与恶(哪吒)的成长历程,最终在一个特定的情形下,即天雷降临之时,失去了所有他们原本的属性。


天雷是惩恶扬善的,但却被恶(以敖丙的师傅为代表)所利用,反而制造了一场最大的人间悲剧;善良的敖丙在家族存亡的关键时刻也不得不顺应天雷的惩罚助纣为虐,反而是哪吒,这个始终挣扎在命定之恶与自由之恶之间的魔童,将他体内的恶化作了拯救人间的力量,最终成为了善的化身。于是,这部《哪吒》根本颠覆了以往同类魔幻电影最终善恶对决之时的界限分明,观众总是需要一次次的见证善向恶(如敖丙)的转变,以及恶向善的回归(如哪吒以及最终的敖丙)。因此这场对决的胜负也自然变得毫不重要,因为在其中没有一方拥有着绝对的正义抑或绝对的邪恶。

有人说这是一部略带暗黑的成人动漫,它如此挑战着人们的观影极限,但却仍然受到了观众如此的追捧,说明了在我们的内心中,我们已经体会到了电影中那些被模糊了的诸多界限,正是这些暧昧的界限还原了一份有关人之自由的真实存在样态。

进入激萌活动群 | 赞赏入口

    已同步到看一看

    发送中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