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片为什么一直能打

柚子年华 柚子年华 2019-08-08

最近柚子君发现一个很神奇的现象,尽管市场风云变幻,但是港产动作警匪片一直都有着非常不错的票房表现。

 

而且这类电影的票房通常每一部都有不小幅度的增加,增幅比例还不小。最典型的就是《反贪风暴》系列,一部一上新台阶,最新一集票房已经接近8亿了。


都说今年的华语片市场不好,但是暑期档并不被人看好的《扫毒2》不声不响拿下了13亿票房。而刚刚上映的《使徒行者2》,上映2天票房2.3亿,最终也有望拿到10亿级别的票房。



相比之下,国产警匪片有的来势汹汹,但票房往往就在几亿左右徘徊。

 

反观港产警匪片之所以长盛不衰,不仅仅是因为有“渣渣辉”、古天乐们的加持……仔细分析就会发现,港片大卖是有迹可循的。特别是这部《使徒行者2》,简直是绝佳的研究范本。

 

不仅仅讲好故事,还要按照规律讲故事


到底什么是好的电影故事,这个事情很难有一个权威的回答,有人觉得拿奖的是好故事,有人觉得观众喜欢的是好故事。

 

但可以肯定的是,好故事不一定有好票房,但符合类型规律的故事,一定是最适合普通观众的

 

以98分钟的《使徒行者2》为例,这部电影前6分钟讲述了故事的前史,两个天才少年在缅甸成为了好朋友,然后一个人为了救另外一个人被抓走。



简明扼要交代了两个人的关系。更重要的是,魔方、伤疤这些重要的情节线索,在故事的中段和后半段,都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然后先是发生闹事撞人案件和黑客被追杀的事件。这两个激励事件,直接导向了故事的核心问题,谁是卧底,谁是好人,谁是坏人。



因为不想涉及太多剧透,柚子君没法把故事说的特别透。但是观众可以看到,在前15分钟,就是故事发展的1/6,导演用三场戏就介绍了故事的来由。

 

而第四场戏,就是古天乐、张家辉和吴镇宇出面审犯人的那段,三个电影里的重要人物全部出现。在这段故事里,三个人的关系是什么,三个人的问题是什么,警察接下来要做什么,全都交代的明明白白。

 

在这类电影里,叙事效率至关重要,能用一个镜头说明白的事情,绝对不会用两个镜头。这也是为什么观众一直觉得被剧情逼着走的原因。

 

故事发展到1/3的时候,出现了一段缅甸的动作戏,直升飞机营救,为什么是这一段有动作戏呢?


 

原因很简单,因为在开头一顿操作之后,导演需要交代人物关系,铺人物内心,这部分“文戏”已经让观众觉得有点太静态了,所以必须来一段硬货。

 

当然不同的观众观影预期是不一样的,比如柚子君看《盗梦空间》的时候,最不喜欢的就是动作戏。

 

不过大部分观众还是喜欢看“打戏”的,特别是设计精彩,别出心裁的动作戏,这个之后咱们重点讨论。

 

这段动作戏本身很棒,而且还完成了两个非常重要的戏剧动作。一个是给之后的故事留下了悬念,另外一个是给三个主要人物制造了矛盾。


 

不过这类商业电影,矛盾从来都是为剧情服务的。有些好的艺术片,这三个人的矛盾都能拍一部电影。但是请注意,《使徒行者2》是为了更多喜欢看故事的观众准备的,所以导演放弃了更深度的人物表达,选择让故事的节奏优先。

 

而到了故事出现巨大转折的那段,就是到底谁是卧底水落石出的时候,柚子君看了一下手表,正好电影开演了45分钟。你看,90多分钟的电影,演了一半出现一个巨大的,不可逆的故事进展,这肯定是精心计算的结果。

 

到了故事后半段,到底谁是卧底的问题已经结束了,那么就需要更大的问题摆在角色面前。咱们看看导演是怎么做的。



首先卧底本来的身份也已经被揭示了,他的身份不再是故事的悬念,那么导演设计了这个人物的困境,那就是一个两难的抉择。

 

要么牺牲自己,要么牺牲兄弟,这就是卧底的两难境地。观众也想看,这个人物到最后,会选择什么样的行为。毕竟压力下的选择,才是最代表人物性格的。



观众也想看到,警察能不能救自己这个兄弟啊,但是敌人那么强大,他们如何完成这个猫鼠游戏呢?

 

这就是《使徒行者2》第三幕要解决的问题。编剧和导演设计了一个又一个的情节,不断反转观众的认知,观众也好像是坐过山车一样,体验着看故事的乐趣。

 

如果你们看完电影再来看这段,就会发现原来真的是这样,故事的模板是可以被计算的。



还是要强调一句,好故事不是靠模板生产出来的。但是当你了解你的观众喜欢什么,要什么,那确实可以“对症下药”,找到适合观众的配方。当然这个配方确实不容易找,也没法配置出“神作”,但确实可以做出一部让大多数观众满意的电影。

 

讲完故事,咱们再来讲讲视觉。毕竟电影是看和听的。

 

整个电影,差不多有两个大场面动作戏,和三个小场面动作戏。大场面是缅甸街头枪战和西班牙奔牛飙车,发生在故事的1/3和4/5处。三个小场面分别是亡命小巴飙车、人质伏击和埋伏吴镇宇。



三个小场面和两个大场面是穿插设置的。咱们主要聊大的。

 

这部戏的动作指导是钱嘉乐,他是我觉得新生代动作指导中头脑最灵活,最国际化的一个。



缅甸这场戏玩的是空间。

 

首先是特种部队寻找硬盘,在一个狭窄的楼里,光线也比较昏暗。

 

然后发现中计,匪徒拿着硬盘杀了线人,然后跑了,古天乐追了出去,跑到了屋顶。



这一段视野很开阔,和之前的环境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然后从屋顶再到街道,空间逐渐下沉到地面。拿到硬盘是一个时间节点,本以为任务顺利完成,没想到越来越多的敌人包围了古天乐和张家辉。

 

于是追逐战就变成了阵地战,大家注意这段是没有音乐的,因为导演知道光光靠枪械的声音就可以足以震撼观众了,多配音乐是多此一举画蛇添足。

 

警察调来了直升机,地面一层的战斗又变成了上下两层。但是敌人越来越多,吴镇宇没办法只能让直升机撤离,避免更大伤亡。但这就意味着古天乐和张家辉被组织放弃了。



这也成为了后面故事的导火索。

 

所以这段10分钟左右的动作戏,环境特点,人物关系是不断变化的,所以看起来非常过瘾。

 

再说结尾的奔牛节飙车,可以说是今年来港片的一次奇观了。

 

大家都知道飙车已经被拍腻了,那么如何才能做出新意呢,加上牛怎么样?

 

之前大家曾经反复提及《扫毒2》中环地铁飙车那段,确实不错。但是《使徒行者2》更赞的原因是动物完全不受控。



当然导演也用了很多CG镜头来弥补真牛动作上的问题,但是毕竟有很多牛参与了拍摄,让汽车和牛一起狂飙,确实非常考验导演的能力。

 

而且《使徒行者2》是实景2拍摄的,一方面确实说明上一部赚钱了,导演有资源拍投资更大的电影了。另外也体现了香港电影人职业化的一面,那么多的外籍演员,那么多的外景协调工作,还要拍出奇观,拍出震撼,确实不容易。



最后占用一点点篇幅来说演员,不管是古天乐还是张家辉、吴镇宇,都可以说是港片的模范演员。比如古天乐一年上映的电影5、6部,这个工作强度是一般演员无法完成的,当然另一方面这也说明香港年轻演员的青黄不接。但不得不否认,香港演员确实很拼。而且天天在大银幕上看古天乐,大家居然还不腻!



《使徒行者2》的故事核心还是兄弟情,结尾的盘肠大战也是张彻时代积累的老港片传统,一直延续到吴宇森、陈木胜、邱礼涛……很多观众也是经历了录像厅时代的洗礼,一路追随港片的辉煌,香港电影对于这代人的审美是有极大影响力的。

 

虽然港片无法达到《战狼2》那样的票房奇迹,但是香港导演稳定的输出,以及与时俱进的思维模式,确实值得咱们学习。

    已同步到看一看

    发送中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