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国学术》2019年第3期“摘要版”(二)

南国学术 2019-08-14



点击上方“南国学术”可订阅哦!

《南国学术》2019·3“摘要”

(二)


·前沿聚焦·

“创构时代”的思维规定

王天恩


[摘 要]作为外在行为规范,行为规定的显性特质使其尽人皆知;而作为内在思维设定,思维规定的隐性特质却使其鲜有人晓。随着大数据、人工智能的发展,人类开始进入“创构时代”,人类活动也从认识世界、改变世界发展到创构世界,而创构世界的前提性规定,就成了人类新的重要课题。这使思维规定不仅日渐凸显,而且日显重要。作为为思维得以进行而设置的规定,思维规定一方面具有比行为规定更根本的客观根据,另一方面又具有不同于纯粹客观反映的性质。思维规定具有实践性、主体间性、规约性和明显的人类学特性,这意味着,思维规定具有一个合理性问题。思维规定的合理性,就是其相对于使用效果意义上的合理性。这是一个系统结构。只有在合理的思维规定基础上,人们才能建立合理的规则;只有在合理规则的基础上,人们才能建立起合理的秩序,直至建立起合理的社会制度。因此,应当随着认识、实践的发展而选择和更新思维规定。人们形塑未来的主要手段和方式是技术,大数据的出现以及建基其上的新一代人工智能,已经使技术的发展升级到存在论意义层次,这就使思维规定的选择和更新成了哲学直接服务于社会现实的重要层面。思维规定的选择和更新与思维规定批判密切相关,思维规定批判是人类最重要也是最深入的反思活动。思维规定的合理性,进一步凸显了思维规定的合理化。在人类漫长的进化过程中,思维规定已经成了人类文化进化的基因。思维规定合理化的重要性,可以与基因优化在人类进化中的意义相比。思维规定的合理化,决定了人的发展的合理性和水平;而思维规定合理化的最终根据,则是人的类需要。思维规定问题研究的最重要维度,就是思维规定的使用;而思维规定的使用,则建立在人(类)的认识目的和实践需要的基础之上。

[关键词]规定  思维规定  合理性   合理化


[作者简介]王天恩,1991年在江西师范大学获哲学硕士学位,1996年在武汉大学获哲学博士学位,1998—1999年在罗格斯大学做访问研究;曾任江西省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所长、研究员,上海大学社会科学学院院长;现为上海大学社会科学学部教授、博士生导师,主要从事科技哲学、知识人类学和悖论问题研究,代表性著作有《理性之翼——人类认识的哲学方式》《微观认识论导论:一种描述论研究》《在过去和未来之间——决定性与非决定性》《悖论问题的认识论研究》《哲学描述论引论》《现代科学和哲学中的描述问题》《历史的逻辑》等。



昨日回顾:《南国学术》2019年第3期“摘要版”(一)


明日预告:《南国学术》2019年第3期“摘要版”(三)


 编辑、校对、排版、设计田卫平



    已同步到看一看

    发送中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