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涂凌波|北京市青教赛一等奖是怎样炼成的?

传传 中国传媒大学 2019-08-12

今年三月底到五月初,
从各校校选到北京市决赛,
全市几千名青年大学教师参赛,
最终能一等奖的屈指可数——说是“凯旋”,并不夸张。



涂凌波,副教授,博士,中国传媒大学电视学院青年教师,担任广播电视学教研室主任,《中国新闻传播研究》编委会成员,中宣部新闻阅评专家等。

学习经历: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博士毕业,香港城市大学、美国南加州大学访问学者。

研究成果:主持和参与国家社科基金青年项目、马工程重大项目等多个课题;专著获“第三届新闻传播学学会奖”二等奖;获北京高校青年教师教学基本功比赛一等奖;作为团队主要成员获国家级教学成果一等奖、北京市高等教育教学成果一等奖等;研究领域为新闻理论,多篇论文被《新华文摘》、《中国社会科学文摘》、人大复印资料《新闻与传播》转载。



来到电视学院三层办公室的时候,涂老师正在办公桌前忙碌着。两边各堆着一大摞文件,他专注地往面前的电脑屏幕里敲字。“官微记者来了!你先在会议室里等一会儿,我处理完这个工作材料就到会议室去。马上啊。”

(▲ 涂凌波老师)

大赛奖状还没下来,他已经重新投入繁忙的工作中了。


不过这些繁忙,和比赛的那段日子所经历的紧张和压力相比,只能是小巫见大巫。涂老师回忆起为这个比赛所做的前期准备以及比赛中经历的种种困难,反复地用一句话形容:“还是蛮崩溃的,哈哈!”

6月19号晚,在“北京教工之家”公众号中公示:涂凌波不仅荣获青教赛(人文类比赛)一等奖,还获得了“最受学生欢迎”、“最佳现场展示”和“最佳教学回顾”三个单项奖⬇️








还有电视学院孙振虎🐯获优秀指导老师奖:⬇️



事受



校选赛:脱颖而出,重在平时积累

1

即便是在校内初选,每位参赛老师的水平也都代表了学院的水准。
三月底比赛通知下发,第一关,就是拿到学院的推荐参赛名额。


除了年龄必须符合要求(40岁以下)之外,想要从学院脱颖而出,靠的只能是教学的扎实功底认真负责的教学态度

电视学院每年的选拔都要重点参考一项评审中的表现——教学问诊。这最初由王晓红老师建立:每个学年,所有40岁以下的老师要坐在一起,凭教学水平“过堂”。各位资深的老师要坐在下面听,真刀真枪。
(▲ 日常讲课状态的涂老师)

今年,在教学问诊以及平时的教学评估中脱颖而出的涂老师和李艾珂老师、汤璇老师共同代表电视学院“出战”校选赛。以往教学比赛,一般是准备一个20分钟的讲课内容,再交课程教案和一个完整课时的教学设计。但令他们始料未及的是,今年学校按照北京市教工委的最新精神,要求选手们准备教案并提交5个20分钟的教学设计,选择其中一个来比赛。
离校选赛还有20天的时间,三位老师相互交流的模式都变成 “哎你教案做得怎么样了?”因为除了比赛,还有很多其他日常的教学、科研和行政工作。不过虽然教案是为比赛而设计的,教学内容的丰富与否看的仍是平常备课的认真程度、对案例的理解和思考深度,以及对课堂细节设计的想法和思路。涂凌波老师比赛的时候,讲的是和马克思主义新闻观有关的内容,而这正是他平时反复思考和探索的一门课程。

“自从两年前学院把这门课交给我来建设,我就开始思考:在这个领域全国有多位知名的老先生和前辈,比如童兵老师、陈力丹老师、郑保卫老师、李彬老师、雷跃捷老师等,他们都是马新观和新闻理论研究的大家。他们的课大多偏重于理论和历史的讲解,非常成体系,站位高,学术性强。作为后辈,我们在学习过程中,其实思考的是怎样结合学校学院的特点,如何讲出中传的特色呢?”涂凌波老师介绍道。

这是一门马新观的课,对于我们新闻传播教学来说比较基础和重要。一些同学可能会觉得课程比较枯燥、生涩。我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让同学们比较直观地去认识、理解这门理论课,尝试把课程讲得既严谨准确,又生动有趣。”
(▲ 校选赛复赛讲课现场)

经过一轮初选,平时就有着深厚积累的涂凌波从文科组二十八位老师中,以一等奖的结果脱颖而出,进入到学校“四选三”的展示赛。


“说是‘展示’,其实我们都理解为比赛,还是挺紧张的。” 他说。决赛在48教的B103,底下坐着校领导、评委老师和听课的同学,中间还架着机器现场拍摄。涂老师半开玩笑:“气氛那是相当凝重的。比赛结束,涂凌波老师最终胜出,作为三名青年教师之一,代表中国传媒大学迎战北京市青年教师教学基本功大赛。


准备市赛:学校是最强大的后盾

2

校选赛一结束,校工会副主席曹坤老师向三位代表说:“学校全力助力你们参加北京市比赛,学校是最强大的支撑和保障,也恭喜你们获得一等奖和代表学校参赛的机会!但是呢——这个任务才刚刚开始。”

这话一点也没错。

因为北京市的比赛首先需要提交的是5个50分钟的完整教学设计,4月30日提交完毕。
而校选赛结束,已经到了4月25号。

不仅如此,教案的设计还要严格按照北京市赛的要求,有明确的、详细的参赛标准,连封面、文字大小都有规定。而且在网上系统一旦提交,不允许作任何修改,正式比赛时就从五个教案中随机抽取一个讲,所以每一个教案都必须认真准备。

一个词概括——压力山大
 

不过你要是以为这些压力全由参赛老师一肩挑起,那就大错特错了。参加北京市的比赛时,三位参赛老师的身后是整所学校的力量。


“要特别谢谢学校工会为我们搭建指导小组,请来了多位资深专家给我们指导、帮助我们准备比赛。工会常务副主席薛永斌老师、副主席曹坤老师给我们提了许多建议与指导,还专门帮我们请来雷跃捷老师现场指导,雷老师担任过很多届青教赛的评委专家。我们还去请教了王晓红老师、杨懿老师、孙振虎老师、张磊老师、吴敏苏老师等资深专家。他们现场听我们讲,给出具体的指导意见。其实这段时间不止是我们几位参赛老师,很多的辅导老师都与我们一样累,很辛苦的。”涂凌波老师回忆。
“比如孙振虎老师全程辅导参赛的过程,从各个细节进行全方位的‘把脉’,在看完我整个的课件和教学设计之后,就跟我说‘你这两张PPT讲的时候应该把握怎样的节奏,你这个案例的衔接可能把握得不太好’等等,其实细节是最能看到问题的。


吴敏苏老师非常热心,让我直接跟她试讲,讲完她给我提了很多的建议。讲完一个课件后,我担心吴老师太辛苦了,身体吃不消,没想到吴老师说,‘不要客气,比赛要紧,我们抓紧练,把准备好的所有PPT都过一遍’。”涂老师很是感动,吴老师抽出宝贵的时间,一直助力到比赛结束。

“还要非常感谢付晓光老师,他是上一届北京市青教赛的一等奖获得者。他无私地分享给我参赛的经验,包括讲课节奏、时间卡点、现场互动等细节,毫无保留。受益于同事们的宝贵经验,让我少走了很多弯路。”
(▲ 北京市决赛之后,涂老师与曹坤老师(右四)和吴敏苏老师(左三)以及同学们的合照)



比赛当天:市赛果然高大上

3

涂凌波老师最终抽到的上场顺序是6号,随机抽到的讲课内容是新闻价值规律。5月24号上午,他带着5位本校的同学(作为听众)早早来到了比赛场地——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

比赛的正式程度令人意外,所有选手的比赛全程在线直播,在下一位选手的准备间里也能看到上一位选手的比赛现场情况直播,像极了电视里竞赛类的大型节目。


(▲ 在准备室里即将上场的涂凌波老师)

轮到涂凌波的时候,他整了整耳麦,站到教室外面等候。五名同学站在他身后。工作人员突然交待:“你不要说话了,因为耳麦已经开了。” 然后涂凌波听到场地里面传来“比赛时间到,第5号参赛老师时间结束。”

门一打开,上一位老师出来,工作人员迅速进入现场把黑板擦掉,关掉上一个 PPT,然后现场主持人宣布“6号选手进场”。


(▲ 现场听课的中传同学)

涂老师回忆道:“我当时真的还是挺紧张的,因为在一个大的环形阶梯教室,他不让说话,一说话就开始计时了。我就走上去擦了擦黑板,看看笔有没有墨水,打开我的教案,5个PPT还在,点开要讲的那一个,觉得‘就这样吧,播不播得出来都这样了’。然后有人问我‘准备好了没有’,我说‘准备好了’。于是,计时就开始了。”


(▲ 北京市比赛讲课现场)
事实证明,前期辛苦准备还是有帮助的。涂凌波对PPT很熟,讲的时候几乎没有看PPT,直接一页一页往下按,但基本上讲课与PPT的衔接都能对上。

他讲的是新闻价值,播放去年梨视频制作的毛坦厂中学“万人送考”场景的视频,说道:“马上要高考了,公众和媒体都会关注这样的新闻。另外,这条新闻还比较有趣,比如现场送考的车尾号都是‘91666’,司机一定得姓马,表示‘马到成功’。
(▲ 涂老师参赛PPT内容)

(▲ 北京市比赛讲课现场)
现场同学哄堂大笑,这个精心设计的小段子起到了预想的效果。播完视频,涂凌波就开始跟大家讲“这体现了新闻价值的哪些方面,如何理解新闻价值以及处理好新闻价值与其他价值之间的关系”。
“当时讲的时候还略微有点紧张,讲得略有点快,” 他说,“我大概最后到18分钟的时候就讲完了,然后总结延展了一下,最后鞠躬的时候是19分51秒,但不够理想吧。我们去北京林业大学听那几位“老前辈”传授经验的时候,他们说,鞠完躬,应该是19分58秒。”  说完涂老师自己都没忍住,笑出声来。
“讲完后非常轻松,其实比赛成绩都是次要的,重要的是通过这个比赛过程让自己获得了锻炼和提升,明白了打磨一门课程的不易。享受比赛,享受过程,享受教学。他说。



“青年教师如何把课讲好?这是一个挺大的话题。


“但我觉得至少有这么两个层面的方法:首先,高校老师大概分为教学、科研、行政、社会服务几大块,顺序要理清。教学肯定是最重要的一块。尤其是我们青年教师,属于教学一线的生力军,应当把教学放到第一位同学们来听课都是带着期待来的,把这门课磨练好就是为他们的负责。首先要享受讲课的过程,要热爱

还有,就是要勤于学习别的老师讲课的方法。说到这里我十分感谢电视学院,高晓虹老师、王晓红老师、曾祥敏老师、孙振虎老师等等优秀的同事们,一轮一轮地帮我们打磨教学基本功。平时教学中的问题我们都向他们请教。坦率地说这次比赛没有学校和学院的支撑,光靠我一个人的力量是很单薄的。在电视学院,我们真的是拧成一股绳的状态去练课。

(▲ 涂老师接受官微文字部记者采访)
“我刚进电视学院开始讲课的时候,是非常有信心的,觉得自己讲课的水平是不错的。但现在来看,讲课的技巧、方法跟今天比起来还是有很多的问题。比如刚从博士毕业过来,讲课的风格偏学术报告式,还沉浸在学术的氛围中,有些概念啊、理论啊,觉得‘这个不用展开吧。大家都懂的吧。但通过几年的打磨,包括参加教学比赛,我就会反思细节。比如这个知识点是不是对于本科二三年级的同学太过生涩,他们还没学过。或者这个理论讲了五分钟后是不是同学会觉得很枯燥,需要辅以案例,改换节奏。还有讲理论和讲案例的时候,语言的风格要转换一下,讲理论的时候要严肃一点、思辨性强点,那讲案例的时候应该活泼一些等等。如果没有这些反思,我想进步也不会来得那么容易。
传媒大学电视学院组织的“午餐时间”学术沙龙等小型交流会,帮助涂凌波快速融入了学院,逐步找到了教学方向。“感谢学院的同事们,把这么多年积累的丰富教学经验无私传授给我们,帮助我们打磨教学功底,学习如何讲好一门课。”在这些学院组织的活动中,涂凌波逐渐找到了自己的理论教学方向与风格。

△ 电视学院举办的“午餐时间”学术沙龙


因为从事新闻理论研究,学院将“实践中的马克思主义新闻观”这门课交给了涂凌波。在课程探索中,涂凌波试图找寻理论与实践的结合点,“我经常问自己,一门理论课能不能讲得生动有趣一些,让同学们真正有所收获”。除了马克思主义新闻观的基本知识讲授外,还将当前新闻实践活动的丰富案例结合起来。比如,为了帮助同学们了解最新的新闻实践动向,涂凌波专门请来“侠客岛”公众号主编、中央电视台时政摄影记者等业界老师,与同学们分享和探讨。
△ 央视时政摄影记者李铮走进马新观课堂

课堂上,通过理论的讲解和案例的分析,涂凌波还要同学们继续思考、小组讨论:这些新闻报道为何做到好?又有哪些还不符合新闻传播规律,需要改进和创新?甚至进一步思考,如何从纷繁的新闻现象中进行理论提升?这些启发性的、开放式的思考,在涂凌波看来,比“教条式”的讲解更有价值。


“实践中的马克思主义新闻观”是电视学院多年来坚持建设的重要教育教学模式。2018年,由长江学者、电视学院院长高晓虹教授领衔的“实践中的马克思主义新闻观”教学团队,获得了国家级教学成果一等奖,同时还获得了2017年北京市高等教育教学成果一等奖。
关于未来,涂凌波希望“争取做点新的东西”。这个“新”字里,既包括教学思路和方法的创新,将理论课上得更好;也蕴含着“青椒”们面临的学术压力和学术开拓愿望。“中国几千年的历史文化传统,是我们当代知识人生存的土壤。在历史关头,我们的国家重新繁荣起来。而作为研究者,需要以历史文化、本土经验为根基,以时代发展、国际视野为坐标,研究我们时代重大的命题。
△ 温和耐心的涂凌波老师
 中国传媒大学官方微信平台

文字记者 王雪枫
摄影记者 |   陈逍
编辑  |   王雪枫
责编  |   刘   帆

文章已于修改
    已同步到看一看

    发送中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