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丨闹醒“工作第一”

电力背影哥 电力安全生产 2019-08-12



这两天,电力系统多起人身伤亡事故通报传来,大家在哀悼逝者的同时,伴随着的是许多个客观和理性的“为什么”。我对这起事故也感到非常困惑,我在想:如果我就是现场的作业者之一,我当时怎么啦?

回想自己从业三十年的一些经历,突然发现自己也曾离伤亡事故是如此的近。

大概是在九三、四年吧,当时的鲁昆线(I回?)华宁红旗林场的一个山顶,一门型杆附近受电侧中线有断股缺陷,我们受命前往用预绞丝修补。记得缺处点的工作条件还不错,我们两个等电位电工是从地面爬软梯先后进入电场的。我的队友是个年纪与我相近、较我早入行的师傅。当时工作负责人一开始安排他上线,但小子翻了两下上不去,工作负责人就让我上线,他在软梯架上配合我。

我上线后骑到了适宜的作业位置,他在软梯架上起吊预绞丝。不知怎的,我心里突然想到:这小子会怎样把预绞丝传递给我呢?还在思量着,只见这小子把到手的预绞丝从吊绳上取下,顺势挥开了手臂,看样子是打算垂着线路走向、将一米多长的预绞丝甩过头顶后再递给我,我不由大喊:放下去!他即把即将张开的手臂垂了一下去。

长话短说,如果任由其动作,很可能导致相间短路!

真可谓是一念天堂、一念地狱呀!很庆幸,我没有成为事故分析的血泪对象,我现在可以敲打着键盘述说着当时,只是此时,我在想,我们当时那个工作小组的别的成员是否还记得这一幕呢?我想:未必。为什么这么认为呢?因为大家没有肢体伤害的发生,并且他们也没有涉危的恐惧,这个事于他们是平淡的,平淡是不会在记忆里驻足的!更何况还有好了伤疤忘了疼呢!


话说到这里,有些感伤的是,有的人在事故后还有长疤的机会、还有等着伤疤好的时间……但有的人已经没有这个时间、没有这个机会了!是不是所有的记忆都必须要疼要痛才会有、要疼痛之后才会吸取经验呢?但,不幸的是,有的个体当他在疼痛的那一瞬间,所有的一切都已全部归零……

写到这里,仿佛我的思绪也停滞了一般,但我还是不由问自己:如果我就是现场的作业者之一,我当时怎么啦?

其实,现在来看事故的发生,个人认为有两个关键点:一是事故的条件;二是事故条件的达成。在事故的条件上,借用质量管理的分析,按大类分为人、机、料、环、法五个方面。在事故条件的达成上,个人认为指的是上述事故条件的五个方面,一个或多个方面中的某个或某些因素出现了错误或缺失,并且这样的错误或缺失单个或组合形成了事故条件的达成,于是事故发生了。

对于事故条件的达成,各级管理人员要求大家严防死守,但事故还是发生了,分析事故时,匪夷所思的事实是:事故达成的条件没有被完全守住。守住事故条件的达成,我认为人应该是唯一的主导者,并且就小范围的作业来说,甚至事故的受害者本身就是事故条件达成的控制人。由此,我不得不问:如果我就是现场的作业者之一,我当时怎么啦?

我在现场,我没有控制住事故条件的达成,或没有完全控制住事故条件的达成!这是什么原因导致的呢?

有时,会回想自己在工作中的一些经历,有一个场景会经常重复,那就是当自己专注于某项工作时,其间有人过来吩咐了个事情,自己随即应诺了,但当手头的事情结束后,这个应诺早没了踪迹;或许记忆会残存到某人来过,但交待了什么事,自己的大脑太多的时候真是一片空白呀!大家是否也有过类似的经历呢?我想,这种情况应该不是我一个人所特有的吧!


据此,我在想,我在工作的时候,我的关注点完全集中于眼前的工作,或许我就一门心思地上了,至于旁的什么,也许真的就是一个有当无的存在了,这是不是我当时的状态呢?我们都说“安全第一”,但我在现场的时候我的潜意识里估计是“工作第一”吧!因为你到达了现场,事实上来说,你就是为了完成任务而来的,你的目的是如此的明确,潜意识里的“工作第一”是有物的基础和条件的,这应该不是我的主观臆断吧!此时,“安全第一”被“工作第一”所悄悄取代,对此,我自己应该没有意识到。

说到这里,人们会生出以下两个问题:

第一、你一门心思了,别的人也一门心思了?这个也许就涉及到了群体心理等的范畴了,这不是我的能力可以完全说清的,但简单说来,如果我在现场是一个配角,我的行为和思路更多的是跟从,我不会有太多异于多数人的想法并坚持的!一般情况下,在团队里我是不应该表达什么的。

第二、在工作现场,如何清除“工作第一”的潜意识,并明确为“安全第一”呢?我觉得这仿似人在睡梦之中,该如何醒来一样,大家肯定想到的是闹钟。那么,问题又来了,闹醒“工作第一”的闹钟是什么呢?我有点“老顽童”的想法:工作现场是不是咱们带一个录着“安全第一”的扬声器,并将播放这个录音定为到达工作现场的第一动作!又或咱们就庄重地“仪式”一下:工作班成员到达工作现场时,就整个现场安全的宣誓,让每个工作班成员逐个大声吼出自己的安全警言,并手机录相为证报查……这权当抛砖引玉吧!

言于此,就安全生产来说,现阶段,我们不管是在理论上,还是在方法上,已基本穷尽了我们的智慧和方法,但我们不愿看到的事故还在依然故我地发生,对此,我们甚或想到了用“肌肉记忆”来固定行为,心痛可见!但个人觉得闹醒“工作第一”这个潜意识,可能对现场安全的帮助会更便于操作一些,故于此“天真”一述,希望不会干扰到我们现场的安全和作业!

最后想说的是,事故是我们大家不愿看到的,但它却在一瞬间来临了,如果你是现场的作业者之一,你会怎么想、怎么做呢?在此,我祝愿我们所有的工作人员安全一百年!

安全第一,我是主角!加油!

作者:阿尘

    已同步到看一看

    发送中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