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树 :谢谢你们惦记我,但我不在乎了已经

极物秦桑 极物 2019-08-15




音乐资源加载中...

最近,朴树又承包了我的朋友圈。

“朴树崩溃大哭”
“朴树缺钱了”
“朴树也逃不过‘真香’定律”
.......
即便现在已经很少露脸了,但每隔一段时间,朴树便在我们朋友圈刷屏几天,然后再次隐匿。

然后这一次,是因为朴树“想回家睡觉”。
 

不久前,在《乐队的夏天》最后一期,朴树作为表演嘉宾唱了一首《No fear in my heart》,表演结束掌声四起,泪光四泛,不管是现场还是手机另一端的观众,都仿佛又回到了那个青春振奋,热泪盈眶的年代。

然而更让大家震撼的,是节目录到一半,朴树突然站起来,略显为难的跟观众和主持人说:那个...到点了,我得回家睡觉了.......”然后在大家的笑声和掌声中转身回家了。
 

这件事情,很快就霸占了各大热搜,有人赞他real,有人说他不尊重别人。朴树曾表露过,不喜欢采访,厌烦一些重复的问题,反感市场上的过分夸大和咄咄逼人,还有就是他现在已经不在乎别人的看法了。


他还是那个朴树,他依然坚持自我,依然诚恳,依然很酷。

他没有不尊重别人,只是更尊重自己了。
 



一意孤行
是他对音乐的执着
音乐资源加载中...
雪依然在下那村庄依然安详
年轻的人们消逝在白桦林
长长的路呀就要到尽头


——朴树《白桦林》

“朴树”是1996年签约麦田音乐时所用的艺名。人如其名,他的作品和他的名字一样,朴素直白。

签约之后的他大火,第一张专辑,一口气卖了十几万张。大街小巷开始传唱朴树的歌,白桦林火得一塌糊涂。
 
2000年央视春晚导演组想找四个有人气的、“非主旋律”的年轻歌手搞联唱,每人两分钟。

他们来找麦田公司,指名要朴树和《白桦林》。朴树不去,说不喜欢春晚这类主旋律的东西,何况还要假唱。公司上上下下劝说很久:“有很多人在等着你和你的音乐呢。

朴树总算同意了。不羁的他,为了改变这个世界的游戏规则,为了很多在等他的人,还是去了...
 


最后春晚里的朴树穿得邋里邋遢,表情漫不经心,怎么看都心不在焉。一点都不像那个,诚恳内敛的弹着吉他,跟我讲战火弥漫的村庄,有个姑娘在白桦林下,等战场上的心上人回来的少年。

在我看来,朴树才是真正的音乐人。真实坦率,不通人情世故,不屑名利金钱,拒绝形式包装。孤独地站在舞台上弹着吉他,唱着《那些花儿》的朴树,才是音乐最理想化的样子。
 
对嘈杂的拒绝,是他坚守初心的执着。这样的纯粹,显得他多与众不同。





停下来
是为了不随波逐流
音乐资源加载中...
没什么能让我下跪
我们笑着灰飞烟灭


——朴树《傲慢的上校》


2003年,他在最红的时候,选择停下来,全世界唏嘘。突然的走红,对于缓慢的他来说,是一种负担,他开始变得焦虑和不安。

在别人看来是一件好事,但到了朴树这就像一场灾难,因为这样的生活失去了他的控制。忧郁的气质带着刺,跟世界这个对抗,但却有着柔软的內心。
 
他不喜欢接受采访,不习惯被鼓吹;他喜欢在家写歌,但是不喜欢到录音棚录制;他热爱旋律,但是厌倦把歌词堆砌在里面;他喜欢唱歌,但是不愿意出席宣传活动;不喜欢回答的问题,被断章取义;他在明星和创作者的身份不停拉扯。
 


这个过程,他纠结了很久。拧巴的他退出了歌坛,过上了自由人的生活,成了隐士。

好像我们的生活有太多的束缚,所以佩服他的洒脱和自在。我们在格子间敲打键盘,困在城市里。我们为了供车供房,不敢轻易换工作。有时候我更觉得他就像这个时代的异类,活得不食人间烟火,太诗意了。
 
朴树的退隐,更像是一种忠实于理想,超脱于世俗的归隐。他想忠诚于自己的感觉忠诚于自己的创作或许身处嘈杂喧闹的娱乐圈,会让他听不到自己内心真正的声音。他说他有点心慌了,在无法认同,也无法改变某些主流价值观的情况下,他选择离开。
 
在自我和欲望面前,他选择了自我,那时候他还是那个傲慢的上校。
 




拥抱平凡
和世界和解
音乐资源加载中...
我曾经跨过山和大海,也穿过人山人海
我曾经拥有着的一切,转眼都飘散如烟

——朴树《平凡之路》


这一停,就是10年。10年前,他说生如夏花般绚烂,10年后,40岁的他唱”平凡才是唯一的答案“,我们知道,这是他在诉说关于这十多年的心路历程。

当时我在电影院看完整部电影,平凡之路的前奏一起,他唱了第一句歌词,眼泪就夺眶而出,久不见,白衣少年,你终于回来了。
 

消失的10年里,他经历了什么?“开始早睡早起,每天十点多就睡觉,第二天早上早起后吃完早餐,打开窗户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这样的生活节奏让他觉得充满了希望,而且他也很享受这样的状态。
 
他的生活节奏缓慢得像退休的老干部,他不用智能手机,微信联系人寥寥无几,不玩朋友圈,避免吸收太多信息,唯一看的是体育新闻,但也不太关注过程,只看结果。他说他活得一点都不像一个现代人,我觉得他活在自己创造的时代里。

40岁的他,终于找到适合的方式,和这个世界和解。他上综艺,和喜欢自己的人一起,还是不太会回答突如其来的问题,有些紧张,但是多了几分坦然。
 
时光磨平了傲慢上校的锐气,不是他成长的太慢,是这个时代太快了。




即使丧
也要传递正能量
音乐资源加载中...
以后的路不会再有痛苦
我们的未来该有多酷


——朴树《NEW BOY》


朴树于我的生命中,不仅只是偶像的位置。他洒下的积极乐观的种子,一直在我的心中萌芽。

18岁那年,高考失利,我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塞着耳塞躺在床上,1天1夜,不吃不喝。父母怎么劝说都不听,执拗的觉得自己是个loser。MP3里循环着朴树的单曲,然后在第二天突然间想通了,开始上网查阅这样的分数线能上哪些比较好的学校,和父母商量应该选择什么专业。



感谢18岁的那个夏天,耳塞里有个少年跟我说,
 
明天一早
我猜阳光会好
我要把自己打扫
把破旧的全部卖掉
哦这样多好
 
当年的朴树,并不只有大多数人印象里忧郁的样子,他的音乐至少是乐观的,深刻的。他也会享受少年时的温暖阳光,看到快乐在城市上空飞扬。就像他在北京演唱会上说的那句话,“我这么丧,但希望能给你们正能量。

他还是赋予了音乐,这件他热爱的事最多坦诚、与乐观。
 
我折服于他的才华,欣赏他的冷漠,喜欢他传达的那种,自我的,向上的,保持乐观的生活态度。
 




归来不晚
天真做少年
音乐资源加载中...
我爱这艰难又拼尽了全力的每一天
我会怀念所有的这些曲折


——朴树《空帆船》


其实我觉得朴树更像一个手艺人,一个非常偏执的手艺人。写歌和我们写作一样,都是一门手艺活。需要精心雕刻,慢慢打磨,一个好的作品必定是要付出了非常多精力去做,有瑕疵了就改,觉得不对就推翻重新来。



所以花14年出一张专辑,发生在朴树身上确实也是合情合理。他曾发了一条长微博:

“回家的路上有些愤怒,沉默着,让自己尽量不再去想那些丢失掉的。对自己说,一切都结束了,接受它。他对当时做的音乐并不满意。


然后他在节目上说:“如果我14年前知道我花了那么长时间,承受那么多痛苦,才能出一张唱片的话,我可能会没有勇气。


他一直反复强调的那些痛苦,来自于他自身的苛刻和高标准,他承认自己很难平静下来,却也平静的说,“我接受了这一点,像我这样的人,不太可能拥有轻易的生活。”

 


如今的朴树,还是和以前有些不同了,在众多的媒体采访中,他已经很少像以前一样,跟别人说他的抑郁,他的软弱,他的不愿意。反而只是按照自己本来样子,去生活。嗯,他已经四十多岁了,已经是不惑之年了。
就像他在《清白之年》写到的:
 
大风吹来了
我们随风飘荡
在风尘中熄灭的清澈目光
我想回头望
把故事从头讲
时光迟暮不返人生已不再来
 
有人说朴树,身不在江湖,江湖却处处有他的传说。十数年间,富贵者有之,喧嚣者有之,但勇猛精进,如此坚定自我生活如朴树的,恐没有几个。

余生还长,希望我们都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活成自己想要的模样。



 

今 / 日 / 互 / 撩

你最喜欢朴树那首歌?

图片大部分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文字由极物原创,转载请说明。


 口碑爆品低至4折 

夏末滋补正当时,滋养好气色

▼ 点击阅读原文,进入爆款尾货专题。

文章已于修改
    已同步到看一看

    发送中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