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在深夜痛哭过几次,怎么能算北漂

温八公 旅人說 2019-08-14

是不是每一个在外打拼的旅人,都会先恨透了一座城,深夜痛哭过几次,想放弃,又被偶尔的几个高光时刻照亮。


今天我们请来了Bamboo,一个北漂,来分享自己的辛酸时刻。我看着她,总想起刚刚工作时的自己。心里记着那些温暖人心的治愈时刻,熬着熬着就好了。生活会变好,这座城也会变成你的城,死磕就行了!


哦对了,生日快乐呀小竹竹,快高长大!祝你和北京的恋爱顺利哦~


——旅人酱·黄猩猩


我不准备安慰任何人,包括我自己。毕竟我们都知道,挺住意味着一切。

 

深夜难过,北京的深夜更难过。

 

没有酒的时候,还能怎么办呢?那就哭一场吧。

 

都说眼泪是女人的武器,女生一哭,能解决好多问题。面对领导的质问,同事的甩锅,客户的无理取闹,我好几次都试图拿起这件武器,但都迅速被自己的自尊心缴械了。

 

我哭不出来,我就算拼命酝酿情绪,结果也是想张口骂人。

 

以前被家里大人骂得狗血淋头的时候,我气得肺炸,可就是哭不出来,朋友说这是一种“河豚机制”,就是生气气得把泪腺都给鼓起来了,就没办法流眼泪了。

 

这种歪理邪说我也懒得反驳,但是我的确是很羡慕那些能哭得梨花带雨楚楚可怜的女孩子,我偶尔哭的时候,会对着镜子照一下,然后瞬间就明白了为什么小时候我越哭我爸打我打得越凶了。

 

不到位,非常不到位。


 

然而这一切,在我来到北京以后得到了很大的改善。

 

我上一次痛哭,其实就是前天晚上。跟客户电话会议到晚上一点,我一会儿觉得agency是傻逼,一会儿觉得客户是傻逼,后来知道,我才是最大的傻逼。

 

终于回家,我立马瘫倒在床上,累、烦,想到好端端的方案被改成幼儿园六一活动,我悲从中来,立马翻身抱住枕头大哭。哭这个事情,就跟吃辣一样,辣明明是是舌头的痛觉,可就是停不下来,我越哭想起来的伤心事就越多,想起自己人到中年,一事无成,两手空空,孑然一身,于是彻底进入了痛哭的状态。

 

一双无形的手,像挤毛巾一样挤压我的泪腺,我明明下了班累得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却精神抖擞地哭了一个小时。

 

是真的动了情,也是真的伤了心。我知道我在难过什么,哭自己忙了一天不过是得到了一份bullshit,我在想,我的人生会不会也这样。

 

所以,哭已经是我当时能做出的最理智的行为了。

 

北京给人的压力,就是这样,一点一滴,润物细无声,然后突然在某个时刻,空虚感排山倒海而来,让你彻底崩溃。


 

我已经连续三周周末加班了,想去剪头发都一直没找到时间,我现在头发有多长,就知道自己已经加了多久班。我不是怕累,而是怕拼尽全力却依然看不清前路,觉得自己的精力、热情、时间在被一台透明的机器吞噬,然后变成扣在北京上空的霾。那种挫败感让人无法呼吸。

 

我突然明白,为什么我老板的书柜上整整齐齐地放着一排酒了。

 

第一次在北京的深夜痛哭,是刚来后不久,本来以为租到了很满意的房子,结果搬进去的第二天,水管就爆了,等我回到家以后,家里像场噩梦一样:书、衣服、没来得及收拾的餐具都漂在水中。我强忍着叫来物业收拾干净,给房东打电话,自己蹲在地上擦了两个多小时,然后把抹布一甩,哭得不能自已。

 

我承认,那个时候,我非常后悔,没有去见世纪佳缘给我推荐的那个男生,万一成了呢?那么,现在最起码,我刚才关水阀的时候,能有人给我递个扳手。


 

其实来北京以后,哭过很多次,生病的时候哭,没钱的时候哭,钱不多不敢多点外卖,吃不饱饭的时候会哭,突然心血来潮点一大堆烤串,一边吃一边想,我就这么点儿出息么,然后又开始哭。

 

可能哭的次数太多,脑子里的水也流出来了一些,有的时候,哭着哭着,我的思路就开阔起来:既然这里这么混蛋,那不如我离开北京吧!

 

离开北京?

 

就好像一个总跟朋友抱怨渣男的女生,等到她朋友终于说“那不如你们分手吧!”女生一愣,说“分手?”

 

As we all know,结局当然是不会分手啦。

 

我真的从来没想过离开北京,我也问了自己很多遍,为什么北京给了我这么多痛苦,我却从来没有下定决心过离开?

 

北京给我的痛苦有多深,给我的快乐也就有多深。我不愿承认,但是也没办法回避。所以很多次都是一边抽泣一边默念“妈的老子不干了”,然后一边打开美团看看今天中午吃什么。


 

北京给我最大的感受之一,是真实。在美国六年,尽管也有过f*** days,但终归还是在象牙塔里的镜花水月。直到来到了北京,真实的生活才扑面而来,找工作、租房子、突然发现自己的一纸文凭在这偌大的城市一文不值,我记得有次我在很丧的一天结束后,走进地铁站,听见地铁呼啸而过,我对自己说:这是不是就是我曾经的生活在坍塌的声音。

 

我第一次知道钱有多难赚,第一次开始精打细算过日子,在美国也有过穷日子,一个礼拜都没怎么吃过饭,但是那个时候只觉得好玩。而回到了北京,战战兢兢靠工资生活,终于知道成年人的自尊有多么脆弱。

 

但也是因为这样,在北京的快乐也很真实,第一次听到客户的认可,听到老板说“不错”,发了工资可以给奶奶买东西,就会有一丝喜悦准确无误地传入到我心里,像是一缕货真价实、无处可躲的阳光。

 

所以,那些在北京被照亮的时刻也就更加难忘。

 

有一次在情绪低落的时候,心不在焉地采访了一支业余的乐队,接电话的是他们主唱,他们都是一些普通的上班族,但是一直都有个放不下的音乐梦,所以兜兜转转了十几年还是决定在一起组一支乐队,现在他们正在排除万难准备他们的第一场演唱会。

 

挂了电话以后,我坐立难安,在家里走来走去,激动得停不下来。我觉得这样的人,简直是城市的艺术品。在北京这样严酷的土壤中,还是有人生生地拽出一朵梦想来。

 

我第二次搬家的时候,找了一个保洁阿姨,约的是早上八点,结果七点四十她就来了,我闹钟没有响,她居然就一声不吭在外面等了二十多分钟。看起来很年轻,一问比我还小两岁。干活麻利细心,她进来以后,我又打了个盹,再一睁眼,一时恍惚,以为自己回到了刚刚搬进这间屋子的时候——整个房间一尘不染。

 

我说: “谢谢你啊!下次还找你。”她说“不用啦,我今天下午就不做了,你是我接的最后一单。”我露出惊讶的表情,她说“我怀孕了,要回家了。您看看,还满不满意?”她离开的时候,下了很大的雨,我说:”你要不坐会儿,等雨停了再走?” 她说“不用了”,然后还很关切地问我,”下这么大雨,你怎么走啊?要不我送你到车站?我有辆小摩托。”

 

我一直都忘不了那个姑娘,后来还给她发过一次短信,问她现在在哪儿,好不好。我一直觉得,她是北京送给我的一个礼物,让我在这个城市的冰凉肌肤上,结结实实感受到一次熨帖的温暖。



这样的时刻,其实有很多,当然没有辛苦的日子多,但是也足够支撑我再挺一挺。

 

刚来北京的时候,大学室友担心我过得不好,千里迢迢赶来给我做饭收拾屋子,还带来了好多速效救心丸,她说“你老说你胸口疼,你觉得不行了就赶紧含一粒这个,别死。”

 

和一个客户成了好朋友,有一次相约去逛街,告别的时候,她送我走了好远,她说:“我就是舍不得跟你分开。“

 

半夜加完班和老板同事去喝酒,有老奶奶过来卖玫瑰花,老板买了一支送给我,说“最近辛苦啦!”

 

这些细微的时刻,悲观主义至上的我平时很难想起,但偏偏在嚎啕大哭的时候,它们又变成北京塞进我嘴里的糖。让我哭着哭着就想:是不是其实还是我太脆弱了?

 

北京的生活,繁重又琐碎,激烈又煎熬,前一秒充满着希望,下一秒又开始思考活着的意义是什么。只是,唯一可以确定的是,

 

在深夜痛哭的是我,

哭完骂一句“操老子跟你死磕到底”接着去上班的还是我,

曾经走在寒风里想着“人生好苦啊”的是我,

走在夏夜里轻轻摇晃哼着歌的还是我,

面对突然发飙的客户毫无情绪地解释的人是我,

知道提案通过大喜过望想要昭告天下的还是我。

 

山本耀司说:“自己这个东西是不存在的,撞上一些别的什么,反弹回来,才会了解自己。“现在对我来说,北京就是”别的什么“,是一面巨大的墙,又是超级玛丽里那种充满希望的瓷砖,不知道什么时候撞一下,就会冒出个蘑菇,冒出个星星,吃下去就能变得更强大,一直到无坚不摧。

 

我还没认清楚自己,我和北京的故事还没写完,所以,我不能走。


· · ·

一个疑问!


在你的城市里,

属于你的“高光时刻”,是什么样的?



· · ·

记得关注Bamboo的公众号:惘然情书(wangranqingshu)



欢迎转发,若想转载请后台联系

· · ·

点击查看往期Bamboo的精彩故事

在北京生活太艰难了。

在迪士尼疯狂的时间表里,快乐永不停歇

· · ·

投稿邮箱:travelwonderland@sina.cn

    已同步到看一看

    发送中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