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版十二怒汉”电影剧本《十二判官》(三)

郭乙丁 中国法律评论 2019-08-15


《中国法律评论》于2014年3月创刊并公开发行,由中华人民共和国司法部主管、法律出版社有限公司主办。中文社科引文索引(CSSCI)扩展版来源期刊,人大复印报刊资料重要转载来源期刊。

刊号:CN10-1210/D.

订刊电话:010-83938198

订刊传真:010-83938216




《12 Angry Men》(12怒汉)是1957年美国制作的经典黑白电影。主要讲的是来自贫民区的少年被指控弑父,所有的证据都对少年不利,少年将被判死刑。由12个人组成的临时陪审团成员中11人认为少年有罪,但其中1人表示尚存疑点,因此经过反复地推敲和细致地讨论,一层层地抽丝剥茧,最终成功逆袭——宣判少年无罪。这部反映美国陪审团制度的经典电影被很多国家翻拍。


2015年,中国《十二公民》的电影用大学法学院模拟陪审团的方式翻拍了美国的《十二怒汉》,豆瓣评分8.3,虽然表现不俗,但缺乏中国司法的真实基础。


中法评公众号将连载由著名法律记者郭乙丁先生创作的电影剧本《十二判官》,用中国的审判委员会“置换”美国的陪审团,从真实的司法实践出发,展现在中国法治语境下追求公平正义的理念图景。本期推送剧本第三部分。


中国走向法治社会必然要求成熟而自洽的法律文化表意,而这种成熟而自洽的法律文化表意也只能在法治社会中孕育。


这部被著名导演高群书评价“创意很牛逼,问题很多“的剧本,你怎么看?大幕徐徐拉开,请搬好板凳,前排就坐。


往期阅读 · 点题即可

《十二判官》开幕

《十二判官》(二)


  • 文章来源:微信公众号“犯罪片工作室”




《十二怒汉》剧照


人物:


1,主角(正一号):林力夫:刑一庭庭长;

2,配角:杨少成(反一号):分管刑事审判的副院长;

3,高文方:院长;

4,刘啸天:分管民事审判的副院长;

5,梁海生:分管行政审判的副院长;

6,李道峰:分管立案和执行的副院长;

7,常浩平:分管行政工作的副院长;

8,陈卫国:审委会专职委员;

9,于泽群:审委会专职委员;

10,赵洪洋:刑事专委会委员;

11,何东:刑二庭庭长;

12,张秋风:刑三庭庭长。




8.会议室,内景,白天


眼看着杨少成和林力夫的情绪越来越激烈,大家的眼睛都看着他们。


高文方:我初来乍到,看来是理想主义了。不过也不用担心,讨论死刑案件,不放过任何疑点本身没有错。这两个人要是他杀的,他想跑也跑不掉。


刘啸天:从法学院出来的人,开始都是豪情万丈,在法院待几年,你就会发现,就算有铁肩也担不了道义。


杨少成:那是因为现实太残酷,你不能超越现实,对吧。


高文方:从法学院到法院,一字之差,你们是从学生到法官,我是半路出家,从学者到法官。法官就是一个必须把公平正义挂在嘴上的职业。


陈卫国一直低着头看报纸,他突然站起来,狠狠地把报纸摔在桌子上,离开座位。


陈卫国:公平正义?听着好新鲜。我岳父母都80好几了,行将就木之人,没想到遭遇野蛮拆迁。老两口在老家的小县城有个200来平米单门独户的院子,跟小儿子一家住在一起。你们猜猜给多少补偿?县拆迁办制定的标准,每平方1500块,要钱就是35万,回迁的新商品房按每平方4800元,给一套70多平米的房子,二选一。太他妈的王八蛋了!你拆人家的房子每平米陪1500,盖了新房子对外卖4800,这样昧着良心赚老百姓的黑钱,就不怕报应!


高文方:向法院起诉啊。


陈卫国:我也是让他们去法院起诉。结果,立案窗口的那黄脸婆一看是告政府拆迁办,二话没说就把材料给扔出来了。


现场一阵沉默。一道耀眼的闪电,接着是震耳欲聋的炸雷声,倾盆暴雨打在窗子上。


林力夫、何东赶紧起来去关窗子。


刘啸天:连法官的家人都无处讲理,这也太滑稽了吧。


高文方:说到社会不公平,连我们这些法官也会义愤填膺。在被告人眼里,我们主持正义了吗?


杨少成:判处武海峰死刑,为冤死者报仇,就是真正的公平正义。



9.会议室,内景,白天


大家面面相觑。陈卫国又回到座位上,拿起报纸。


高文方:力夫既然反对,那你认为武海峰无罪还是有罪?


林力夫:我很难一句话回答武海峰到底有没有罪,或者该不该判死刑。我们这12个人,以国家的名义,手里握着生杀大权,在我们决定把武海峰送上刑场的时候,真的了解案情吗?


杨少成:这要先问你自己,你不同意判他死刑,你了解案情吗?


林力夫:不了解案情我怎么敢提出不同意见?二审的时候我去旁听了。


杨少成:这是刑二庭审理的案件,你刑一庭庭长去旁听,想监督人家吗?


林力夫:我跟刑二庭的任何人都没有矛盾,就是对这个案子感兴趣。


何东:力夫跟我说了对这个案子感兴趣,想去旁听。就算监督我们也欢迎。


林力夫:一审律师做的是无罪辩护,我看到报纸的报道后,凭常识判断,这样的死刑案件,正常情况下不会出现无罪辩护,一定是有问题。所以二审的时候我想去听一听。


高文方:你旁听了案件,不妨说说你的理由,就是你说的合理怀疑。我们把今天的审委会当成学术研讨会,认真讨论一下你的怀疑是不是合理。


林力夫:任何一个犯罪行为,首先要有犯罪动机,这也是破案的基础。那么,武海峰的犯罪动机是什么呢?


何东:发现了老婆与情夫的奸情,简单说就是情杀。


杨少成:戴绿帽子,觉得很屈辱,一怒之下报复杀人,武海峰杀人的动机路人皆知。


林力夫:根据指控的犯罪事实,武海峰发现老婆王慧芸频繁使用家里的电话与王佩东联系,怀疑两人有不正当关系,产生了杀人的动机。


杨少成:对呀,就是从电话发现了不正常,这有什么疑问吗?


林力夫:武海峰的父亲退休前在市政府工作,住的是市政府后边的老家属楼,后来变成房改房,给了儿子。武海峰家里的电话是市政府的分机,根本查不到通话记录。从电话记录上发现“二王”频繁来往完全不符合事实,是办案人员凭空想象的。


杨少成:不可能!哪有电话查不到通话记录的。


林力夫:你别太武断!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你调查过吗?


杨少成:问我干嘛?问你自己呀。


林力夫:我专门找了技术人员咨询,分机查不到通话记录。


现场一阵哄笑。


杨少成面无表情地抽出两支烟,一支递给左边的副院长刘啸天,他自己点上,把打火机扔到刘啸天面前,然后起身到旁边的柜子上拿了一个烟灰缸。


高文方:(用眼光示意刚才汇报案情的合议庭审判长)被告人在法庭上怎么说的?


合议庭审判长:武海峰说家里是分机电话,也不用交话费,查不到通话记录,平时也没发现他们两个人交往。


高文方:查不查得到是一回事,他有没有找人去查过?


合议庭审判长:这个,还真不知道,案卷里没有这方面的证据。


高文方:那怎么能说他是通过查询电话记录发现老婆跟人家偷情,然后产生杀人动机呢?这么大的杀人案,办得也太粗糙了吧。


梁海生起身走到饮水机那里,边接水边说话。


梁海生:我估计这是武海峰的口供,这些办案人员都在干嘛?对被告人供述的犯罪事实查都不查吗?


赵洪洋:人都有第六感觉,男人要是戴了绿帽子,就算没抓住证据,也能感觉到。这不是我的经验,是我在一个小说里看到的。


林力夫:很容易查清的事实,侦查人员没去查,到了法庭上,被告人已经提出了疑问,谁也没去核实,问题悬而未决,一审法院就判了死刑。


杨少成:有些杀人案的犯罪动机很难确定,被告人有时候瞎编理由。但是只要犯罪事实存在,犯罪动机无关紧要。


林力夫:你怎么能说犯罪动机无关紧要呢?人做什么事情都有动机,杀人更不是为了刺激,他一定有明确的动机。问题没搞清就把人拉出去毙了,半夜你就不怕鬼敲门?


  • 剧本纯属虚构,如有雷同,实属巧合



《十二公民》剧照


欢迎各位惠赐文章,来稿请投:

chinalawreview@lawpress.com.cn

    已同步到看一看

    发送中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