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学霸弑亲母:人性总有无法判断的变态

氧气是个地铁 氧气是个地铁 2019-08-15

原创/氧气是个地铁





吴谢宇承认弑母,于是案件取得进一步进展。

可能吴谢宇这个名字没有辨识度,但“北大学霸”这样的身份已经自带流量,肯定会引发全民谈论。从舆论看,公众的绝对谴责情景并不如其他相同案件,以残忍手段杀害单亲亲生母亲,居然不是大规模清一色谴责和愤怒,很大一部分是感慨和思考。毕竟“北大学霸”和“变态杀手”两个形象实在很难违和地挤在一起,偏偏吴谢宇就完美结合。

所以舆论不仅愤怒是正常的,因为每个读过书的同学都曾经对北京大学有着神圣的向往,那里住着一群聪明的人。这样学校出来的,都是社会精英,很多还改变行业,比如李彦宏。然而吴谢宇还远没“北大学霸”这么简单,出身寒门、早熟、对外表现尊敬长辈、待人友好、立志著书警世,出事前被周围公认非常完美。如果正常发展,吴谢宇该是一个好人。

然而,隐藏性格和家庭氛围也深刻影响着这位北大学霸,但要想知道他为什么那样违反道德,恐怕还要继续等待。因为吴谢宇在公安机关继续表现出他“稳定”的一面,不需要也拒绝辩护人,对作案动机和犯罪心理等核心问题一概回避,甚至还非常活跃地主动谈论起黑洞学术来。不过这些都在可以想象的范围内,当一个人已经激活极端行为以后,他做任何事情都是相对正常的。

案件将继续发展,很多结论都在过程中,不过我们可以提前找点内容。比起这届网民一如既往只会喊“快点枪毙他”(这是必然结局,但法律和科学还需要从杀人凶手身上挖点经验),我更想知道,那些还没有答案的问题。北大学霸为什么放弃很大程度上已经扭转过来的命运趋势,选择一条注定会毁灭自身和家庭的不归路呢?虽然他是个体案例,但人性这玩意可就普遍,或许我们生活中不会遇到和触发这样恐怖变态的行为,然而这对继续认知社会有着重要参考价值。

我只能说,人性总有无法判断的变态。电影就喜欢做这些,很难说扩大地将道德沦丧和人性扭曲通过画面呈现出来,敲击心理。很多实验虽然被质疑恶意造假,如斯坦福监狱实验、旁观者效应和米尔格伦实验,可能真的有夸大效果的做法,但很难说他们反映的不是事实。大脑是一个还没被完全开发的项目,就像最伟大守门员有概率无法挡住超级业余运动员的点球射门,再专业权威的心理学家都没办法解读出任何人的全部情况。

这个社会之所以在如此可怕的背景下依旧正常运转,是因为法律道德仍然非常有束缚力,而且每个正常人都会克制欲望和本能,注意形象。更何况,人性在极端表现上,除了变态,还有同样视死如归的信仰等积极正能量。看看灾难如大地震中,父母牺牲自己拖着孩子的真实事件,就知道人性同样多伟大。吴谢宇如果把这股力量使用在正经事业上,作为北大学霸的他有这个前提,可惜搞错方向,觉悟错误思想,最终免不了浪费才华。

一个临死前还愿意谈论黑洞的人,本该成为大科学家,然而他就是变态杀人恶魔。






更多原创文章,请关注公众号:

氧气是个地铁(linfanitys)


    已同步到看一看

    发送中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