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农民,年薪40万

李洁 中国企业家杂志 2019-08-16

农业经理人就是要带着农民赚钱,“让农民看见实实在在的效益,他们才肯跟着你干”。


|《中国企业家》记者 李洁

编辑|李薇

摄影|史小兵

“80后”陈琳是四川省崇州市金凤山林地股份合作社的一名农业经理人,管理着万余亩农地。


在国家大力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大背景下,农村涌现出一大批新型农场、合作社、农企。让年轻人回到乡下,用他们的技术和知识撑起农业的一片天,农业经理人这个职业应运而生。


农业经理人是指在农民专业合作社等农业经济合作组织中,从事农业生产组织、设备作业、技术支持、产品加工与销售等管理服务的人员。



在陈琳看来,这个职业就是要带着农民赚钱,“让农民看见实实在在的效益,他们才肯跟着你干”。


从2010年合作社成立至今,陈琳所管理的合作社每年保底分红2000元以上,所管理的樱花产业年交易额约500万元,她所在的三郎镇樱花产业目前已经辐射周边几个乡镇,年产值一亿以上。


从排斥到驾轻就熟


成都双流机场,陈琳挥手走来。她波浪长卷发,脚踩高跟鞋却依然走路生风。这似乎和想象中的农业经理人的画风不符。


在去往山里的路上,陈琳将脚下的油门踩得生猛,用带有四川口音的普通话热情洋溢地介绍着她的故乡——三郎镇,以及她目前的“战壕”茶园村金凤山。



“山里的空气真的比市里好太多。”陈琳话音未落,山中景色迎面而来。采访当天,一场阵雨刚过,雨后的三郎镇巴适得很。


陈琳饶有兴致地介绍,三郎镇的名称与杨贵妃有关。唐玄宗排行老三,“三郎”是杨贵妃生前对他的昵称。贵妃死后葬于翠围山,唐玄宗为寄托思念之情,便将翠围山下的乡镇取名为三郎镇。


“夏住三郎,冬住三亚。”酷暑时节,来三郎镇避暑度假的都市人络绎不绝,由此滋养了当地民宿业的繁荣,但真正造福三郎镇百姓的是这里的两万亩樱花产业,陈琳则是其中的一名领头人。



“过去,三郎镇的老百姓一年收入只有几千块,如今通过种植樱花,有些乡亲的年收入都过百万了。”陈琳介绍。


每年3月是栽种樱花的时节,卡车从三郎镇金凤山基地拉下成批的樱花苗,货场停满了各地前来采购樱花苗的车辆,就连樱花花瓣也成批卖给花艺商。“我正在洽谈樱花叶项目,明年樱花叶也能卖钱了,可以为老百姓带来更多收益。”陈琳表示。


茶园村已经举办了六届樱花节,每年4月,有10万人次的游客前来观光。眼下并不是樱花的季节,陈琳将父母所住的老房子重新翻盖,经营起了民宿,她平日基本也都是在民宿办公。



上午9点,陈琳从民宿驱车赶往自己设计施工的樱花溪环保产业园。目前该产业园已形成樱花溪森林自然教育景观定植园、樱花产业基地、银杏基地等景观。园区内聘用的工人都是金凤山当地的村民,陈琳在那儿手把手教他们使用机器。


“只有亲身示范给他们看这个机器的效率有多高,这些村民才会接受新的事物,否则他们只会用自己的锄头,机器说明书都懒得看一眼。”陈琳解释。


不同品种的樱花在培育过程中,需要技工有很严格的操作流程,还要把控温度湿度。在没有像陈琳这样专业的农业经理人前,农民只能凭自己的经验去操作。如今,不仅有专业的农业经理人讲解指导,还会运用到传感器等科技产品进行辅助。


在园区,陈琳向农户详细讲解了花卉种植和修剪的要点后,又马不停蹄前往园区内的枇杷茶标准化种苗繁育基地。枇杷茶也是金凤山的特色产业。


连续多日降雨,上山的路稍显泥泞。半山腰,成片的枇杷茶刚吐出新芽。陈琳介绍,枇杷茶的扦插,需要她请来的专家在现场指导农户完成,从平整土地到完成插苗,有着繁复的步骤且操作严谨性很强,扦插后也要定期巡视苗木的繁殖情况。

 


“这几天正值除草季节,现在除草也都是用防草膜,既方便又减少了人工成本。”陈琳一边介绍,一边带着农户查看枇杷茶的发芽情况,发现未成活的枝条后向农户仔细分析未出苗原因。


山区里请人工较困难,在高温下作业也十分辛苦。从2016年开始,在陈琳的建议下,合作社引入无人机打药,这样的方式打药均匀,一天可以作业200亩地以上,大大减少了经营成本。目前,崇州市用无人机打药已然普遍。


指导完工作后,在下山的路上陈琳和村民们轻松地话起了家常。和乡亲们打交道,陈琳早已驾轻就熟。不过,就在几年前,由于苦于和村民没有共同话题,陈琳打心眼儿里排斥和他们聊天。



新技术新应用不能少


一切的拐点发生在2008年。


那年5月12日,汶川发生的那场大地震,将陈琳“拽”回了农村的怀抱。


大地震发生时,陈琳就在金凤山,但走出金凤山的唯一一条道路被掉落的山石拦腰截断,她只能和乡亲们一起躲在帐篷里,直到震后第三天,她才走出金凤山,在成都的一家医院见到了因病动完大手术的父亲。


震后的救援物资从四面八方送来,身为村支书的父亲身体弱,陈琳便开始帮父亲分担村里的震后救灾工作,一待就是一年多。正是这一年多的光景,让陈琳很想和父亲那样,为乡亲们做点实事儿。



恰逢2009年,国家开始大力提倡农村建设合作社。四川崇州市金凤山林地股份合作社在2010年成立,并在2012年正式投入运营。在父亲的感召下,陈琳放弃了在成都体面的汽车金融工作,成为了一名农业经理人。


就这样,陈琳带着乡亲们卖树苗、管理农村合作社、建产业园区、经营民宿……每天的工作满满当当。“以前,天天在办公室里风吹不着雨淋不到,现在每天都要去地里种花种树,想着怎么把这个小山村推广出去。”


除了给予村民农业种植方面的指导建议外,陈琳还帮助农户在网上销售当地的农特产品和手工制品,电商网站、微信群这些渠道,陈琳一个都不落下,并且时刻跟进客户的需求订单。



如今,金凤山的主要农作物樱花苗有自己的官网、小程序以及公众号平台,每年通过线上产生了大几百万的订单。陈琳在淘宝也与一些樱花苗木的二级代理商进行了合作,帮助农户找到更广的销路。


此外,为了给村民增加更多额外的营收,陈琳定期在民宿小院办手工课堂,教农户们怎样“变废为宝”。例如,将山林里的树根做成树雕,在石头上手绘图案变身工艺品,教农户制作机子茶等。




“如果不是父亲,我不会回到农村来做职业经理人。”陈琳坦言。上个世纪90年代,陈琳的父亲放弃在成都经营不错的生意,回到茶园村当起了村支部书记,带着乡亲们发家致富。


高薪背后的热爱


作为一名农业经理人,在带动当地农民创收的同时,陈琳也想身体力行,让更多的年轻人相信并选择这个职业。


“这十年来,我最大的疑惑就是:怎样让年轻人留下来。”陈琳感慨,“大部分年轻人都不愿意从事农业工作。现在全国的农业经理人队伍里,大学毕业生所占比例不足10%。”

 

“原先是不读书只能当农民,现在不一样了,不读书就当不了农民。”中专学历的陈琳更是深信,新农村需要一批懂知识、懂技术、懂管理的年轻血液来灌溉。



事实上,现代农业经理人需要用到先进的种植、养殖育苗等技术;会用无人机、联合收割机作业农田;有些农地还需要农业经理人将区块链中的溯源技术运用到农产品上。同时,通过电商帮助农户销售农产品也是农业经理人不可或缺的一项技能。


在“互联网+”时代,随着云计算技术的发展,农业大数据的应用日臻成熟。例如,一些农产品交易网站会以平台用户的交易数据为基础,对农产品生产、销售、规模、价格、流通等海量信息数据的挖掘分析,实现全国各县市主要农产品生产销售、市场规模、价格走势等行情信息的实时跟踪,解决农产品产销信息不对称问题,从而指导市场销售,促进产销对接。来自淘宝的数据显示,目前已经有超过30%的农产品电商,在购买互联网交易平台的后台交易数据进行分析利用。



国家每年都会拨款大力发展农业经理人,各地针对农业职业经理人的培训也如火如荼。


目前,农业经理人通常是和当地的农村合作社签署劳动合同,刚入行的农业经理人月收入不会低于4000元,而除了按照职级拿相应工资外,农业经理人也会根据为合作社带来的具体创收获得额外的奖金。


陈琳在2015年考取了农业经理人资格证书,今年新晋升为部级农业经理人,年收入在40万以上。这在当地可绝对是一份高薪职业了。“做得好,收入还是很可观的。”陈琳害羞地笑道。不过她也告诫,如果不是真心热爱农业,很难在每日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环境中坚持下来。


“陈琳,你告诉我这个怎么去搞?”,“陈琳,我家树苗好像有点问题”,“陈琳,过几天是不是该采摘了?”陈琳如今俨然成了村里新农业建设的带头人,村民们也对这个年轻的面孔逐渐垒砌了信任。



6岁起陈琳就跟着当时经商的父亲去了成都,一直都在大都市上学和工作。和普通女生一样,她爱美,喜欢穿裙子,也经常给自己化个美美的妆,同学朋友都很惊讶她会回到农村,天天和土地打上交道。


回望过去几年,陈琳感慨,在村子里和乡亲们一起,虽然感觉是自己一直在付出,但实际上也是一种享受的过程,她也深深爱上了农业经理人这份工作。


川妹子的飒和柔,在陈琳身上一并体现,步步夯实前行。



。END 。

制作:崔允琰  校对:张格格  审校:杨倩



[ 推荐阅读 ] 点击图片即可阅读

文章已于修改
    已同步到看一看

    发送中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