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家LGBT书店:只要它们在,世界就不算太糟

黑彩虹UniboW 做書 2019-08-15


在这个昼夜皆可狂欢的时代。看书是其中最不张扬的放纵,因为一本书在心中翻起一片海,表面全无波澜,怎及酒吧嗨一把、旅行耍一把,看秀吼一把来得更有画面感?且把黑夜过成白天,谁会需要黄昏时那盏不再时髦的灯?


有一类人需要。他们的黑夜是黑夜,白天也是黑夜。那些散落世界各地,开给LGBTs(女同性恋者、男同性恋者、双性恋者、跨性别者)群体的书店,昏黄的灯光长明不灭,像孤岛的灯塔发出慰藉的信号。



01


纽约格林威治村 | Oscar Wilde Bookshop

也许是世界上第一家LGBTs书店


“我不是个卖书的生意人。我在13岁的时候就着手改变这个世界,主要是帮助LGBTs群体改善自我形象。”——创始人葛瑞克·罗德威



1895年,王尔德在狱中写下了献给情人波西的《自深深处》。在他死后70年,有一家以他名字命名的LGBTs主题书店宣布开业,这也是美国第一家以LGBTs为主题的书店。奥斯卡·王尔德书店位于纽约市格林威治村的克里斯多福街,离此几步之遥就是赫赫有名的“石墙酒馆”。

 

创始人葛瑞克·罗德威(Craig Rodwell),自1950年代末期就是著名的LGBTs平权运动抗争者。在他想象的世界里,LGBTs社群不应该只有酒吧这个唯一的聚集地。由于开书店的想法没有得到就职机构的支持,他辞职并自筹资金,把书店开业的时间定在1967年11月24日感恩节。

 

书店成立后一炮而响,吸引了全世界的LGBTs人群前来朝圣。到了20世界70年代,书店受到死亡威胁,被砸得一塌糊涂,对书店的攻击持续了整个70年代。尽管每天过得提心吊胆,书店仍坚持经营下去。


20世纪70年代初的某一天,一位在格林威治村长大的年轻人鼓足勇气走进奥斯卡·王尔德书店。在此之前,他已经意识到,面对自己是LGBTs人群的这一事实的唯一方式是阅读有关书籍。因此他走过几条街区,来到附近的这家书店,但太紧张以致于不敢走进去。他回忆道:“在第一次走进去前,我两次走到拐角......这才刚刚开始。”

 

他最终下定决心走进书店。在短短几年之后,他的书出现在奥斯卡·王尔德书店的书架上。他的名字是乔纳森·乃德·卡茨( Jonathan Ned Katz ),他的作品是《Gay American History》。



但在他走进这家书店时,他仅仅是一名普通的LGBTs人士,在寻找一种文化、一个安全的避风港以及一本帮助他处理自己性别疑惑的书。


2009年3月29日,书店因经营不善宣布停业。



02


伦敦 | GAY’S THE WORD

欧洲运营时间最久的LGBTs书店


“重要的是,当年轻的LGBTs们走进一家书店的时候,他们可以看到书店迎合了自己的需要。”——书店经理吉姆·马克斯威尼



1979年1月17日,欧内斯特·霍尔在伦敦的马奇蒙特街创立英国首家LGBTs主题书店——GAY’S THE WORD ,从那时起,它渡过了40年的风风雨雨。这么多年过去了,GAY’S THE WORD仍然是全英唯一、同时也是欧洲运营时间最久的专门服务于LGBTs社群的独立书店。


书店的开业是受了奥斯卡·王尔德书店的影响,1968至1969年期间,当时住在纽约的霍尔与奥斯卡·王尔德书店老板熟识,他有了在伦敦开这样一间书店的强烈愿望。到了七十年代末,在朋友的资助下,霍尔撑起一个流动书摊在LGBTs人群集中的社区辗转兜售。到1979年,霍尔在马奇蒙特街上租了间房子,GAY’S THE WORD就此落地。


在1979年的英国,以LGBTs为主题的文学作品非常少,书店里的书不得不从美国进口。幸好伦敦民众欣然接受了这家以“GAY”命名的书店,不断增加的图书库存,知识渊博且友善的员工吸引了越来越多的人流,很快这里就成为LGBTs人群的聚点和信息集散地。



进入21世纪后,社会环境日益宽松,LGBTs文学也由边缘走向主流,然而新的挑战和危机也随之而起。2007年,随着租金的上涨和网上购书的影响,GAY’S THE WORD一度面临关停困境。书店经理吉姆·马克斯威尼发起了“坚持运营”的活动,得到了《卫报》《泰晤士报》《独立报》以及LBGTs媒体QX、Boyz等的广泛报道。最终,书店获得了客户的资金赞助而度过了难关。


英国著名作家莎拉·沃特斯评论到:“GAY’S THE WORD仍然是英国最好的LGBTs 社群的出口。我已经在那里购书多年了,我很高兴它变得越来越好。”


这也许不是GAY’S THE WORD最好的年代,但也绝非最坏的。未来,或者至少是现在,这家书店是安全的。

 


03


多伦多 | Glad Day

世界上现存最古老的LGBTs书店


“在旧的场所,人们过来找书、买书,然后相互认识建立了社交的关系;但是新的地方完全不同,人们过来社交,然后再慢慢找书、买书。”——运营者迈克尔·埃里克森



1970年,杰尔德·摩登豪尔(Jearld Moldenhauer)创办加拿大第一家面向LGBTs人群的书店。最初位置是在自己的公寓,随后经历了多次搬迁。在2009年纽约市奥斯卡·王尔德书店关闭后,它成为了世界上最古老的LGBTs主题书店。

 

2011年底,书店由于收入下降而被迫出售,由教师迈克尔·埃里克森牵头,22名成员集体购买之后,书店作为LGBTs文化中心继续运作, 2013 年成立线上书店。

 

2015年,他们发起了裸心文艺节,曾吸引1700名参与者和近100位作者,这是世界上最大的LGBTs图书节。

 

自此之后埃里克森做出一个大胆的决定——Glad Day不仅搬到了多伦多的同性恋村的中心,它还接管了最近关闭的一个1500平方英尺的餐厅/酒吧,而且租金比原来高出许多,这种方式有点接近赌博,但埃里克森非常有信心完成这项挑战。书店除了出售LGBTs书籍之外,还提供咖啡和酒吧甚至派对服务,一天营业18小时。

 

glad day书店内景

(图片来自豆瓣网友@瑴)


值得一提的是,诺曼·劳瑞拉(Norman Laurila)——70年代Glad Day的店员,与合伙人理查德·拉邦(Richard Labont)和朋友乔治·利(George Leigh)搬到了洛杉矶,在那里,这三个人建立了一个有影响力的LGBTs书店——A Different Light。


80年代的纽约A Different Light书店

门口是店主Norman Laurila



04


中国台湾 | 晶晶书库

亚洲首家LGBTs主题书店


“那时我开始思索,为什么我跟男友手牵手走在街上会感到害怕,我希望能够创造一个让LGBTs感觉安全的地方。这就是创立者开办LGBTs书店的初衷。我们为成为台湾第一家LGBTs书店感到自豪。”——创办人阿哲



1999年,30多岁的阿哲辞去了原本稳定的工作,为了创办一家书店。那时他向朋友寻求资助,但大部分人认为这样的小众书店难以在市场上生存,仅有两位朋友愿意出资帮忙。最后阿哲不得不找家里借钱,书店才得以开张。创立之初根本没有多余钱请人,阿哲没有一天能休息。从此,台湾诞生了第一家LGBTs主题书店——晶晶书库。

 

“晶晶”由六个日字组成,象征着六个太阳,亦呼应了象征LGBTs的国际性彩虹符号的六个颜色:红、橙、黄、绿、蓝、紫。颠覆LGBTs群体只能在夜晚出没酒吧活动的印象,也给予了同志白天闪耀的聚所。一闪一闪亮晶晶,满天都是小星星,夜晚的LGBTs可以在台北的公园、酒吧、三温暖里当耀眼的小星星,白天就在“晶晶”闪亮发光。

 

创办20年来,晶晶书库多次经历被控诉“妨害风化”,在资源极为有限的情况下,仍坚持以独立精神,屹立不摇为LGBTs族群服务。



05


澳洲悉尼 | the bookshop darlinghurst



位于达令港(Darlinghurst)牛津街,这里曾经是“LGBTs人群在悉尼的黄金地带”,现场名人签名售书是达令港书店多年以来一直保持的固定销售活动模式。



06


墨西哥城 | VOCES EN TINTA



墨西哥最大的LGBTs书店,位于墨西哥城的LGBTs区域Zona Rosa,售卖全西班牙语的LGBTs书籍。



07


德国柏林 | Prinz Eisenherz Buchladen


1978年开业,收藏了大量LGBTs小说,非小说,期刊和杂志。店主以其悠久的历史以及城市蓬勃发展的LGBTs文化而感到无比自豪。书店目前位于Schöneberg中心区域。


70、80年代的柏林Prinz Eisenherz书店


如今的Eisenherz书店



08


西班牙巴塞罗那 |  Libreria Complices



成立于1995年,里面藏有英文、西班牙文和加泰罗尼亚文的各种LGBTs书籍、期刊和杂志,一直致力服务于当地的LGBTs族群, 也深受游客和当地人的喜爱。




09


荷兰阿姆斯特丹 

 Vrolijk Gay and Lesbian Bookstore


位于Paleisstraat 135,一家有LGBTs的书籍、杂志,荷兰和英国的杂志和DVD等物品的书店。


Vrolijk书店外景


Vrolijk书店内景



wish you are always here


如果人间有天堂,那就是书店的模样。

如果书店有颜色,应该有彩虹的颜色。



本文经「 黑彩虹UniboW 」授权发布

▽ 点击阅读原文,报名参加做書课程

文章已于修改
    已同步到看一看

    发送中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