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看过电影《美丽人生》,你也会因这本书而热泪盈眶

Yali 做書 2019-08-14


很多年前,我第一次看《美丽人生》这部电影,电影前半部分用幽默甚至有些滑稽的形式讲述犹太青年圭多追求女教师多拉并与她步入婚姻殿堂的故事。后半部分,圭多和他5岁的儿子乔舒亚被纳粹逮捕送往集中营,电影的高潮部分也由此开始。圭多不愿意让乔舒亚的心灵因此蒙上阴影,善意地欺骗儿子这是一场游戏,坚持到最后的人能获得一辆真正的坦克。



圭多帮助乔舒亚战胜了一切,包括寒冷、饥饿、想念、等待和恐惧。最终,纳粹撤退,友军的坦克开进了集中营,乔舒亚被一名美国士兵抱上坦克。圭多用他的乐观与善意的谎言保护乔舒亚到最后一刻,而自己却猝不及防地倒在纳粹的枪声中。


这部电影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每一次想起,都会感念圭多作为父亲的智慧与勇敢,更会反思战争带给这个世界的伤害。



《美丽人生》拍摄于1997年,距二战结束已逾半个世纪,世界正处在相对和平的状态。在20年后,2017年的国际书展上,编辑发现了这本不一样的童书——《旅程》

[意]弗兰切斯卡·桑纳 著
杨玲玲 彭懿 译
适读年龄:3-8岁



缓慢叙事中的悲伤与奇迹


“这是一个简单的故事,但是却不容易说清楚,它像寓言一样既有悲哀,也有奇迹和欢乐。”


《旅程》的英文原版名字是《The Journey》,编辑没有对这个简单的名字进行深加工。


如果不仔细观察,从书名和封面插画中几乎解读不出其他信息,似乎就是单纯地讲述一次母子三人的旅行。但正如许多优秀作品一贯的表现形式:在缓慢的叙事中拉开那宏大的、令人震撼的大幕。



故事的开始,是在一片橘粉色的沙滩。如城市一般的沙堡错落有致,搭起这座沙堡的父女二人在面对面地切磋技术,海边的少年正在与鱼儿对话,他的身旁还有手握一本书不知望向何处的妈妈。


画面宁静而温馨,除了右侧如墨水般涌来的浪潮,让画面有一点微妙的失衡



很快,谜底揭晓了。原来是战争,它像浪潮一样摧毁了整个城市,它的阴影如同魔鬼的黑手伸向普通人生活的各个角落,恐怖而危险的气息不断蔓延。而爸爸,也在战争中死去。


失去了父亲的庇护,这个家庭需要母亲一手撑起。为了活下去,母亲将带着两个年幼的孩子踏上去往一个“安全的地方”的旅程。孩子们不想去,母亲安慰他们:“这将会是一场了不起的冒险!”


当读到这句话的时候,似曾相识的记忆涌现在我脑海:《美丽人生》中那句经典的谎言——“这只是一场游戏,奖品是一辆大坦克!”


同样是一句善意的谎言,将即将开始的颠沛流离化作一场惊险刺激的游戏。这不是父母惯用的说谎伎俩,而是处在非常时期被迫的选择。



旅程开始了。


在黑夜与白昼的变换中,自然环境和交通工具也在不断改变,行李越来越少,母子三人的身影越来越疲惫,可唯独没有改变的,是妈妈坚定向前的眼神。










当疲惫和害怕来临,妈妈用她温柔而坚强果断的行动抚慰孩子们的内心。在孩子眼中,父母永远是强大而有力的存在。


可是,如果你也已为父母,就会明白,自己内心无数次的崩溃都只在家人和孩子看不到的时候溃决。正如《旅程》中的妈妈,只有在孩子入睡之后,才敢无声地哭泣,任眼泪肆意沾湿长发。


如果没有这场突如其来的变故,妈妈也只是一个被爸爸爱护的妻子,但现在,她要成为孩子们唯一的依靠。


妈妈只有在孩子们睡着后才敢默默流泪


除了在旅程中给予孩子足够的心理抚慰和安全保障,妈妈还要面对许多来自外界的挑战。而这些,是她作为一个普通人从未有过的经历。


如果你对难民的逃亡过程有所了解,就会知道,越过边境,是难民通往“相对安全区”的第一道屏障。


但是,越过边境的方法绝不是那么简单。


当一个国家的政权被颠覆,护照等同于一张废纸,没有哪个国家愿意接收大批战争难民。要越过边境,除了不与边境警卫硬碰硬之外,还不得不通过一些危险却必须尝试的手段——比如寻找“蛇头”来打通这条生命线。


妈妈正在通过“蛇头”的力量越过边境的高墙,庞大的黑暗势力与渺小的生命形成鲜明对比。


偷渡,意味着有可能付出生命的代价去铤而走险换取一个并不明朗的结果。但是,这样的冒险在《旅程》中却是唯一的选择。


无数因战争失去家园的难民,挤在一条小小的船上,只为获取一丝微茫的生的希望。


难民正排队登上一艘橙色的小船


在变幻莫测的大海与起伏不定的山峦之间,人的存在显得多么渺小与无力!



漫长的旅程中,偶尔,也有可以短暂松一口气的时刻。当风拂动妈妈的长发,当邻座的斑点狗看向窗外,当天上的鸟儿成群飞过,当橙色的火车开往不知名的远方。



在故事的最后,作者也没有告诉我们,这趟旅程是否最终抵达安全的终点。但我知道,每一个看过这个故事的人,都在心里为母子三人祈祷。



当孩子越是用单纯的眼睛去看世界
这个世界就越需要变得纯洁

看完故事,回到最初文中出现的那句话:“这将会是一场了不起的冒险。”事实上,我们看到,这场冒险其实充满了未知的恐惧和生死一线的挑战。那从孩子们的眼中,是如何感受这一场冒险的呢?


刚出门时的新奇:


害怕被发现的紧张:


累极而睡的疲惫和对未知的好奇:


被警卫追捕时,还不忘看看叶子上爬行的奇怪小虫:


挤开密不透风的人群,去观察海底的秘密:


抬头去看那些一直追随的鸟儿:


《旅程》的画面用色温暖而清新,大片橙色与绿色的交织,使读者在阅读中会更多地关注故事发展,而不是陷入战争与逃亡的悲伤中无法自拔。


人物的形象设计也更偏向扁平化,圆润饱满的人物造型具有很强的艺术感,从而避免了太过强烈的对“难民”真实形象的代入。


在故事的背景处理上,作者没有去描绘战争及逃亡的真实场景,而是淡去了战争发生的时间和地点,用抽象的形式呈现战争带来的破坏。同样,作者将追捕的警卫和狡猾的“蛇头”等形象做了艺术加工,使其看起来不那么“写实”,用心良苦可见一斑。


《旅程》的原版文字简单真诚,像一个七八岁的孩子在慢慢地讲述自己的一段遭遇。为了还原文字的感觉,中文版邀请了彭懿和杨玲玲老师翻译。两位作为经验丰富的儿童文学作家和译者,对文字进行层层推敲与打磨,最终呈现在读者眼前的故事,能听到背后稚嫩的童声,在诉说那个并不遥远的真实世界。


当孩子越是用单纯的眼睛去看世界,这个世界就越需要变得纯洁!


通往安全的20亿公里的旅程


联合国难民署在2019年发布的一份声明中表示,根据追踪计算,全球被迫逃离家园的人每年总共要行走大约20亿公里的艰难旅程,才能抵达首个相对安全的庇护地点。


《2018全球趋势报告》数据显示,2018年有近7080万人被迫流离失所。这一数字是20年前的两倍,比一年前增加了230万,相当于泰国和土耳其两国人口数量的总和。


关于这份《2018全球趋势报告》,你需要知道的8个真相:

儿童
2018年,每两名难民中就有一名是儿童,他们中的许多人11.1万人无人陪伴、孤身一人。

1-3岁幼童
乌干达有2800名5岁或以下的难民儿童孤身一人或与家人失散。

城市现象
难民有61%的可能性生活在城镇,而不是农村地区或难民营。

贫富差距
高收入国家平均每1000人接收2.7名难民;中低收入国家平均接收5.8名;最贫困的国家接收了世界上三分之一的难民。

难民去处
约有80%的难民生活在其来源国的邻国。

持续时长
几乎每5个难民中就有4个流离失所,这种情况至少持续了五年。每5个难民中就有1个流离失所的情况持续了20年甚至更长时间。

新增的寻求庇护者
2018年,新增申请庇护的人数最多的国家是委内瑞拉,已达341800人。

难民比例
当今,每108个人中就有1个人是难民、寻求庇护者或境内流离失所者,而十年前这一数字是160人。



为什么要读《旅程》?


《旅程》在国际上斩获许多荣誉,除了十余项童书界所给予的有分量的奖项外,还有来自国际特赦组织颁发的特别奖。这些奖项都在说明:《旅程》毋庸置疑是一本优秀的童书,同时,它也无形中肩负起一些有力的价值观。


真正的好作品,故事也许只是一个引子,抽丝剥茧之后看到的是可以无限延伸的内核,这才是这部作品真正的灵魂。


当我们把《旅程》读给孩子听,我们希望用最朴实的言语传递给孩子母爱的温度,让孩子能从这个故事里感受到母亲的无私与伟大;我们也可以引导孩子,跟着书中的两个小孩一起,走完这趟不一样的旅程,从而触发感同身受的悲悯与善良;当孩子能读懂这个故事时,一种全新的价值观和世界观从此也就在他们心里播下种子。


有时候,给孩子看到一个并不完美的世界,带给他们的触动也许更为深远。


[意]弗兰切斯卡·桑纳 著
杨玲玲 彭懿 译
适读年龄:3-8岁

▽ 点击阅读原文,报名参加做書课程
    已同步到看一看

    发送中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