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朝灭亡的根不在杨广,在杨坚,这一点被房玄龄一眼看穿!

历史春秋网 2019-08-16

来源:头条号江东汪郎

说到隋朝灭亡,很多人第一印象想到的都是杨广滥用民力、不惜国本、拒纳忠言,在暴政之下终于激起了民变,到最后朝廷已经无力浇灭四处燃烧的烽火,最终由李唐结束了天下纷争。而杨广也就成为继秦始皇嬴政之后的第二位暴君,“弃德穷兵,身戮国灭。”

故而一谈起隋朝,我们都不禁唏嘘。

这个上承南北朝下启唐朝的大一统王朝,不仅给人们留下了一个“开皇之治”的盛世景象,也开创了自汉以来第二次万邦来朝的恢弘磅礴。然而民变一起,她仿佛是一夜之间分崩离析,就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之中,短短三十八年的国祚,留下了太多的遗憾!

尽管李唐给杨广上了谥号“炀帝”,把隋亡的责任全部都算在了杨广的身上,这也成了后世历代的主旋律。但事实上,隋亡的祸根还出在杨坚身上,这一点,房玄龄看得非常清楚!

阎立本的杨广画像

《旧唐书.列传第十六》记载:

隋帝本无功德,但诳惑黔黎,不为后嗣长计,混诸嫡庶,使相倾夺,诸后籓枝,竞崇淫侈,终当内相诛夷,不足保全家国。今虽清平,其亡可翘足而待。”

《新唐书.列传第二十一》记载:

"上无功德,徒以周近亲,妄诛杀,攘神器有之,不为子孙立长久计,淆置嫡庶,竞侈僣,相倾阋,终当内相诛夷。视今虽平,其亡,跬可须也。"

未来的大唐宰相短短数语,就把杨坚统治时期的弊端说得通透,篡位无德、无故枉杀、无法处理儿子们对皇权的窥视、无法保持最开始的节俭作风等等,一旦杨坚驾崩,隋朝灭亡指日可待!

此时的房玄龄年仅不过二十岁左右,就能从开皇盛世的帝国表象之下,敏锐地抓住了那一丝不易被察觉的,顷刻就能导致亡国的腐朽气息。

那么,年轻的房玄龄是不是危言耸听呢?并不是!

事实上,我们如果可以穿越到开皇末期,在隋朝的任何一个角落生活一圈就会发现,身居庙堂要时刻面临着杨坚的喜怒无常;身处民间就能体会到大隋法律的残酷。

作为大隋制度制定者的杨坚,到了晚年,竟然带头破坏制度,使得国家的威严扫地。而杨广只是稍微矫正了一些偏差,但更多的还是加重了对隋朝制度的破坏力度,才压垮了这个王朝。

1、猜忌、严苛导致晚年政治失常,开启隋朝擅杀大臣的先河!

隋朝两代帝王,杨坚一直以来都以正面形象出现在后人的认知中,但可惜的是,他晚年却陷进了猜忌和嗜杀泥潭中无法自拔。

那么,杨坚对待功臣的态度如何呢?

《隋书》是这样记载的:

其草创元勋及有功诸将,诛夷罪退,罕有存者。

也就是说,跟随杨坚的开隋功臣几乎被杀完殆尽,有幸留了一条命的也被剥夺官阶后赶回家养老去了,这样的后果就是造成君臣失和,也使得隋朝失去了一批坚定支持的上层贵族!而放眼望去,开隋功勋之中恐怕也就剩下一个杨素坚挺了。

而被杨坚冤杀、杖杀的人都有哪些呢?

开皇五年诛杀王谊、开皇十五年诛杀元谐、开皇十七年冤杀虞庆则、开皇十九年枉杀王世积、开皇二十年杖杀史万岁等等,这些人中,有杨坚幼年的同伴,有杨坚开隋的功臣,无一例外都对杨坚忠心耿耿的。

隋朝士大夫

那么,杨坚对待普通大臣又如何呢?

《隋书》记载:

令左右觇视内外,有小过失,则加以重罪。又患令史赃污,因私使人以钱帛遗之,得犯立斩。每于殿廷打人,一日之中,或至数四。尝怒问事挥楚不甚,即命斩之。

晚年的杨坚是一个矛盾体,他一方面对那些清廉自守、政绩突出的官员不吝赏赐,另一方面又对官员处于极度不信任状态。这种不信任到了什么程度呢?他居然使用起“钓鱼执法”的手段来试探人心,即安排人私底下拿钱试探官员,只要伸手,立斩不饶!

而更严重的是,一旦他向官员询问某些事情,如果回答不清楚或者一问三不知,也是立斩不赦。

大兴城(唐朝长安,隋时称大兴)的朝堂之上,每天都会响起官员们绝望的哀鸣之声。尚书左仆射高颎、治书侍御史柳彧等人都多次劝谏杨坚,不要在朝堂上随意杀人,也不要在殿庭上决定官员的命运,但被杨坚拒绝了。

隋朝大兴城即唐朝长安

而且杨坚对官员的嗜杀很多时候都是因为小的事情让他心情不爽而已!

如:

开皇十一年,楚州行参军李君才只是提出了杨坚过于宠信高颎,在殿堂上被马鞭打死;

开皇二十年,一名御史因为没有及时纠正武官戴齐佩剑被斩杀,而谏议大夫毛思祖上前劝谏反而被砍了头;

最为可笑的是,蕃客馆(类似外宾招待所)的小吏没有及时打扫卫生,也被送上了断头台。

这些例子还有很多,但正是这样无殊罪而死的血淋淋的事实,使得《开皇律》在大隋官员之中形同虚设,也就产生了许多视律法为无物的酷吏,“以残暴为干能,以守法为懦弱”。

隋文帝杨坚画像

2、重新利用酷法治理天下,导致民间对隋朝失心!

实事求是的说,经历过乱世的杨坚在最开始的时候是非常痛恨严刑峻法的。

故而开皇元年(公元581年),高颎、郑译、杨素、常明等人制定《开皇律》时,在杨坚以轻代重,化死为生的轻刑罚思维下,废除了乱世以来的各种残酷刑法。

夫绞以致毙,斩则殊刑,除恶之体,于斯已极。枭首轘身,义无所取,不益惩肃之理,徒表安忍之怀。鞭之为用,残剥肤体,彻骨侵肌,酷均脔切。虽云远古之式,事乖仁者之刑,枭轘及鞭,并令去也。贵砺带之书,不当徒罚,广轩冕之廕,旁及诸亲。流役六年,改为五载,刑徒五岁,变从三祀。

但是到了开皇晚期,杨坚的治国思维发生了转变,对百姓不再宽厚,不但加入了许多适合统治的严刑峻法,而且根本不从律法中找到适合的条例来匹配官员的罪责,就对官员的生死进行裁决,以至于上行下效,很多地方主官在审判之时也全凭个人喜怒决断,根本不顾律法规定,这也使得《开皇律》在民间形同虚设

诸有殿失,虽备科条,或据律乃轻,论情则重,不即决罪,无以惩肃。其诸司属官,若有愆犯,听于律外斟酌决杖。

隋皇出巡

而针对民间的残酷律法,有如:

凡是盗取边关军粮一升已上的,斩,全家关进官府为奴;

凡是盗窃一文钱以上的,斩;

凡是看到有人盗取一文钱以上而不告官的,犯连坐罪,斩;

四人共同盗一桶、三人共同偷一瓜,只要事实成立,全部处斩;

同时为了统治安稳,又允许人们互相监督、互相揭发,而被揭发者的家产用来赏赐揭发者。

这条律法一出,产生了隋朝的“碰瓷”事件。很多无赖之徒,故意把自己的东西丢弃在富家子弟经常出没的道路跟前,只要富家子弟捡起来,就会被无赖扭送到官府报案,以此谋取暴利,狠狠地钻了一把法律的空子。

这样的后果就是全国上下冤案增多,同时也引发了人们的暴怒,天下懔懔焉!

吾岂求财者邪?但为枉人来耳。而为我奏至尊,自古以来,体国立法,未有盗一钱而死也。而不为我以闻,吾更来,而属无类矣。

隋朝市井

3、好大喜功之下,开始不惜国本,开启了隋朝滥用民力的先河!

很多人以为隋朝百姓的苦难是从杨广挖大运河开始的,而实际上杨坚做了一个不好的榜样。

不可否认,开皇初年的杨坚是非常关心百姓疾苦的,他薄赋敛、躬节俭,让这个新生王朝有了一丝休养生息的机会。

如:

提倡节俭,不允许穿绫罗,戴金银;

或亲自在民间私访、或派人在百姓中打探,以此对吏治有一个清晰的认识;

关中饥荒,杨坚在看到百姓用豆渣拌糠作为食物时,他是真心实意内疚自责的,并降低了自己的饮食标准,以示和百姓共苦;

东巡洛阳时,不但不驱赶百姓,还带头给百姓让路,甚至放下帝王之尊去搀扶老弱;

对于阵亡的普通士兵,不仅加重赏赐,还派人到其家中慰问;

如此种种,皆是一代明君所为!

但到了开皇晚期以及仁寿年间,杨坚一改此前的节俭作风,开始了滥用民力!

1)第一件事情就是修建仁寿宫(即唐朝的九成宫)。这座始建开皇十三年(公元593年)二月,竣工于开皇十五年(公元595年)三月的宫殿,实际上就是一座建立在数万百姓尸骨上的皇家行宫。

该宫殿的主持修建者是杨素。此人是个暴戾之徒,他在采用管理军队的方式管理民工,为了追求功绩,根本不顾百姓的死活。而那些死去的民工也没有得到应有的身后待遇,或被扔进土坑掩埋当作肥料,或被一把火毁尸灭迹。

役使严急,丁夫多死,疲敝颠仆者,推填坑坎,覆以土石,因而筑为平地。死者以万数。宫成,帝行幸焉。时方暑月,而死人相次于道,素乃一切焚除之。

即使如此,杨素依然被杨坚夫妇看成是忠贞的表现。

2)第二件事情就是对高句丽的战争。

开皇十八年(公元598年)二月,杨坚以汉王杨谅为主帅,高颎为监军,统兵三十万征伐高句丽。但此战的天平并没有倾向隋军,他们刚出临渝关(即山海关)就遭遇了大风和瘟疫,不得不撤军而归。

这一战,隋军大败,回来的士兵只有原来的十分之一二。

仁寿宫在关中的位置

4、废长立幼,导致宗法失衡,扰乱了传统的嫡长子继承制!

自周公旦建立嫡长子继承制以来,宗法秩序就成为社会道德的主要约束力!当然,这种制度不能说一定就是完美的,毕竟司马家吃了一个大亏,但杨坚没有这样的烦恼,因为杨勇的智商远远要高于司马衷的。

但是作为父母,总是会替子女安排好他们的人生道路,普通人家尚且如此,就更别说皇家了。

杨坚作为皇帝,自然希望自己的王朝能够长治久安,他也深知“自古帝王未有好奢侈而能久长者”,所以他极力推崇节俭,并希望太子杨勇也能做到这一点。

然而,智商不低但情商低的杨勇,终究是背离了杨坚的意愿,让杨坚在他身上看不到任何的希望。

在多方面的政治力量影响下(包括老婆独孤伽罗),杨坚再也无法坚持嫡长子制度,最终还是走上了灭父子之道,开昆弟之隙的皇权老路。

杨勇被废,隋朝宗法传承的法度被打碎,以至于开逆乱之源,长觊觎之望,才有了秀窥岷蜀之阻,谅起晋阳之甲,成兹乱常之衅,盖亦有以动的萧墙之祸,民变一起,隋廷根本无力镇压!

嫡长子的地位比嫡子还要高

5、结语

隋朝虽然国祚短暂,但制定的制度却对后世历代都起到了深远的作用,三省六部制、均田制、租庸调制、科举制、二级地方官制度(即州郡县三级改为州县二级)等等,都是“开皇盛世”的标签!

这个荣誉是属于杨坚的。

我们今天说起杨坚,赞叹的不仅是他结束了自晋以来200余年分裂的伟大功绩,也有对那段历史的无限感叹!

作为后人,我们可以事后诸葛般指点江山,但无法像房玄龄那样深入进去,能在一片叫好的盛世之中抓到了那一丝微弱的、衰败的前兆气息!

如果不是翻开史书,我们很难说杨坚更换太子是好是坏,在“开皇盛世”之中,大国雄威之下,很难判断隋朝是需要一个宽厚的新皇帝,还是一个野心勃勃的新皇帝。

隋朝版图

但有一点是必须清楚的,即用严刑峻法死守百姓,得到的是一时的稳定,失去的是天下的根基,而不是《隋书》中所说杨勇太子之位已久,更换太子开启了乱世之源。

参考资料:《隋书》

    已同步到看一看

    发送中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