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ey Emin|直白的性与隐晦的爱

Mia 文艺星球 2019-08-17

来源:24HOURS
ID:MY24HRS


《艺术的终结》的作者丹托说:

 

"如果要有艺术,它应该不是美的,因为这样的世界不配得到美。艺术真实必须相应地和人生一样粗糙、原始,被美过滤过的艺术起着人类行为的一面镜子的作用。艺术减去美的污名,就成了世界前进的方向。可以说,美化者就是合作者。某物可以是艺术,尽管它不美,所以,美并非是、也不可能是艺术的本质的一部分。"

 

如果你接受这样的论断,或者至少觉得它有些值得思考的意趣,那我们来谈谈Tracey Emin。

         Tracy Emin(1963- )

90年代初英国著名的YBA(英国青年艺术家)成员之一。

其艺术媒介包括版画,手绣,雕塑,素描,摄影,霓虹灯,行为,视频和装置等。

 


直白的性

 

英国的评论这样说道:"Tracey Emin的作品必须参照着她的个人一起看。"

 

Tracey Emin的作品,常被称为自传式的创作,正因为她常从自己的生活经历中汲取创作灵感,以艺术的方式记录、思考生命。其中最为直白的记录包括了早期的版画系列Family Suite,拼布作品Hotel International,32页的文字表述Exploration of the Soul,短片Tracey Emin C.V. Cunt Vernacular等,Tracey通过各种形式展现了自己13岁前所经历的、所目睹的世界,有关日常、信仰、情绪、家庭、性、创伤、死亡。

 

                                 

         

from Family Suite 1994


         Hotel International 1997


 

       

                                  Exploration of the Soul 1994

 

         


Tracey Emin C.V. Cunt Vernacular 1997



而13岁之后青少年时期的创伤经历,也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成为了她作品的主题来源。Tracey幼年的时候,她的父亲抛弃家人,有了新的家庭。生活贫困外,Tracey在13岁的时候被性侵,同年辍学。之后,痛苦的生活继续延续着,抑郁、酗酒、流产……这些混乱都被她用创作的方式记录了下来。

       

1987年,Tracey前往皇家艺术学院攻读硕士学位,毕业后经历了一次流产,两次堕胎以及数次自杀未遂。这些创伤直接导致她摧毁了硕士阶段所进行的所有创作,后来她将这一举动称为“情感自杀”。

 

但对于只想打探隐私的观众而言,自传式的艺术创作并非一个八卦平台。它往往意味着情绪真实,而非事实真实。Tracey曾说:"我的作品有关回忆。" Tracey的作品是对于过往经历的自我讲述,是对回忆和情绪的创作再塑。

 

对这一问题最明晰的佐证,是Tracey的代表作之一My Bed(我的床)。这件装置作品的每一次展览,都需要重新安装,而几乎每一次安装,细节都可能会有不同。

 

       My Bed 1998

 

1999年,Tracey以作品My Bed一举成名,也因此被提名为Turner Prize(特纳奖)候选人。My Bed几乎毫无保留地展示了Tracey失恋后深陷抑郁的一段时光,一张杂乱的床、空酒瓶、烟头、沾染了污渍的床单、药盒、留有血迹的内衣……组成了这一次精神崩溃的表象。

        My Bed 1998

 

在这样的床上意识不明地待了整整四天后,这段经历让Tracey找到了一个创作的出口。她将私人性和苦痛挣扎的情绪都达到最大化的日常物品赤裸裸地摆放在洁白的美术馆空间里,观众被自暴自弃和自我救赎的斡旋毫无防备地砸中了。Tracey自传式的作品,在情感流露上不仅毫不吝啬,反而直白坦率到近乎残酷。创作材料是她表达焦虑的载体,也是她的心理过滤装备。

        My Bed 1998


My Bed一经展出,在英国的艺术界和民众间引发了关于作品的艺术性和道德性的争议。一位居住在威尔士的家庭主妇甚至第一时间就带着洗洁精和抹布赶往Tate美术馆,要清理这张“肮脏”的床。被美术馆保安拦截的途中,她大声说着"Tracey是典型的坏女孩!",一滴洗洁精也滴落在床上,成为了这件作品的一部分。

 

对于观众的强烈反应,Tracey也保有着自己的态度:"我奇怪那些人的道德感和完整性来自哪里,我的作品没有任何令人震惊之处。我也并没有要让人震惊的意图,我只是想达到和人们对话的目的。"

 

是对话而非叛逆。Tracey曾在采访中谈到My Bed的每一次布展:"每次装之前,我都得深吸一口气,因为那真是把我扔回到过去的感觉,一个我永远不可能再回去的地方。我再也不会睡在那样的床上了。我都想不出怎么曾经睡在那样的床上。"

 

是审视而非炫耀。传记式的创作是对过往经历的清理:"这就像清洗我的灵魂。这不仅仅是摆脱过去的精神重负,或者是赤裸裸的呈现,没有那么简单——确实有实实在在的事情发生在我身上。"

 

类似My Bed中挑选、组合日常用品并通过创作手段赋予其意义的作品也不在少数,譬如My Future中的牙、牙医名片、护照,Uncle Colin中的报纸、皱烟盒,Dad中的照片、树脂摆件,My Major Retrospective中对于过往作品的小幅再现。

 

       Uncle Colin 1963–1993

 

       Dad 1993

 

性、爱情、暴力、死亡,常是Tracey Emin作品中的主题。虽然Tracey本人在采访中拒绝谈论关于女性主义的话题,但Tracey的作品常被置入女性主义的范畴中,因其讲述了作为一个年轻女性所经历的性恐吓、暴力、强暴、堕胎等等,以极为直接的方式向世界展现了女性身体所受到的伤害。她以身体为表现媒介,通过自我与艺术的相互映射,探索自我与身体的关系,身体与内外世界的关系,有悲喜的情绪,亦有和解与抗争。

        Sad Shower in New York 1995

        Fuck You Eddy 1995


Walking Around My World 2011

                  

I Can't Let Go 2007    

   Blinding 2008



          Trying To Forget I 2014

          But Yea 2015


            Insomnia 2018


        

Sometimes There is No Reason 2018


Rape 2018


           

隐晦的爱


Everyone I Have Ever Slept With 1963-1995是Tracey Emin在90年代完成的另一件代表之作。这件作品的主体是一个帐篷,帐篷内壁贴着她从出生到1995年为止一起睡过的102个人的名字。尽管作品的题目可能令人误解,但这并不是一张性伴侣名单。这102人中,也包含了Tracy的祖母、双胞胎哥哥、未出生的胎儿。

        Everyone I Have Ever Slept With 1963 - 1995 

1995

 

"在床上或四周的墙上,有些是我曾经的性伴侣,有些是我曾经和他们躺在一起睡觉的人,比如我的祖母。我过去常躺在她的床上,握住她的手。我们曾经一起听着收音机打瞌睡。你不会和你不爱而且不在乎的人一起那样做。"—Tracey Emin

        Everyone I Have Ever Slept With 1963 - 1995 

1995

 

在这个属于Tracey的世界里,她透过空间和文字探究着生命中的亲密关系。


"我希望,在我过去的爱人身上,保留过一些他们的纯真。"

              Everyone I Have Ever Slept With 1963 - 1995 

1995

 

在帐篷的地面上,Tracey贴着这样的文字: "与我自己,永远自己,永远不会忘记。"

 

Tracey的作品虽然显得大胆暴露,贯穿始终的则是她追求到极致的情绪,是她的脆弱、恐惧和迷恋。她的创作过程既是自我剖析、自我疗愈的路程,也在通过直视自己的经历,以毫不妥协的抗争姿态,迫使观众进入并思考生活中种种被逃避的真相。

 

Tracey情绪的集中表现,常蕴含于作品的文字讯息里。这些手写的只言片语直接地传达着她的感受——激情、迷恋、宣言、渴求、焦虑、愤怒……时有出现的错误拼写和颠倒词序将这些情绪的瞬间性和强烈性放大到了极致。

          Nothing You Can Do 2010

 

             Leave Her Mind Alone 2010

 

        I Didn't Say 2011

 

           Its Different When You Are In Love  2012

 

       I Whisper To My Past Do I Have Another Choice 2013

 

              My Heart is With You Always 2015

 

Tracey将霓虹灯作为创作材料的作品中,主体便是她的手写文字,时而是高声呐喊,时而是喃喃低语。

       People Like You Need To Fuck People Like Me 2007

 

       I Can't Believe How much How much I Loved You 2012

 

       Trust Yourself 2012

 

       I Followed You To The Sun 2013

 

       I Promise to Love You 2014

 

       Love is What You Want 2015


 

       I Know I Know I Know 2018

 

       The Only Place You Came To Me Was In My Sleep 2019

 

          I Longed For You - I Wanted You! 2019

 

即使生活和情绪都常处于分崩离析的边缘,Tracey的作品里也并非充斥着黑暗与苦痛。探索爱与亲密关系,始终是她的创作和生活的一部分,她说:"在我的作品里,爱依然是重要的主题,过去我曾想或许爱并不存在,但我现在明白了,它可能是其他的某种东西,我以为我得到了它,其实完完全全误解了它。我在绘画中常常发问‘什么是爱’,其实那是因为我的内心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究竟什么是爱,我该怎么感受爱,如何对待爱呢。我的家既大得可以容下另一个人,也小得只够我一人住。"

 

她想念她的祖母。她在祖母的手扶椅上绣着自己的轶事,命名为There’s A Lot of Money in Chairs。她带着这把椅子前往亚利桑那沙漠山谷,坐在椅子上阅读了个人文字作品Exploration of the Soul。这次旅行被她记录在作品Outside Myself(Monument Valley)里,成为了一次自我的洗涤、治疗之旅。

       There's A Lot of Money in Chairs 1994

 

       Outside Myself (Monument Valley) 1995-1997

 


她爱生活中出现的各种生命。

 

        Love is a Strange Thing 2000

 

她渴望与人真实的交往。她这样描述自己反复的情绪——

 

"我是这么做的:我先画一个人物,再画一个人物覆盖他,接着我将这个人物涂改掉,然后又画两层人物上去。我不断破坏、修改我的画是因为同样的东西我已经画过太多次了。但我总是纠结于这独自一人的寂寞,脑海中却充满想要与人交往的渴望。在法国南部我的工作室附近,有一块我喜欢的巨大的火山岩。有一天,我在一堆盒子里翻寻东西时找到了一枚戒指,是某个人送我的生日礼物。我把它戴上时才发现我将它戴在了我的无名指上,那可是不幸的。于是我冲上楼梯,套上了一些白色衣物(后来我发现,那些衣物本该是父亲的寿衣)作为婚纱,跑出家门与那块岩石结了婚。一切都是为了最大化地利用当下生活中的一切。这是个不错的隐喻——我总是爱上那些无法做好准备的'石头'。"

        Stone Love 2016


 

她也不断探寻着作为女性角色的母性,有她与自己的母亲生前的对话,有失去母亲后的深思,也有她在拥有-失去孩子以后,对于成为一名母亲的向往。

 

        Conversation with my Mum 2001

 

       Feeling Pregnant II 1999–2002

 

        I Do Not Expect 2002

 

        My Child 2016

 

       Don't Go 2017

        Bye Bye Mum 2018


        The Mother 2017


 

       I Was Too Young to be Carrying Your Ashes 

2017-2018


 

“年纪大了,我变得温和了,但我依然独立而自由。”从早期的坦露、挑衅,到后来的思索、内省,Tracey的作品也在随着阅历而发生变化。但自始至终,艺术是她唯一的出口,是她生存的方式和证明。多年来她也在创作中深化着与艺术的对话。


Tracey说:“它(艺术)是我最好的伴侣,也总能打开我的思绪,它让我成为一个更加完整的人。当你50岁时,你忽然醒来,意识到你一辈子都在做一件错事,那无疑是最能摧毁心灵的一种打击。但现在我想着:‘哇,原来我才刚刚开始了解到我所能做的一切。’ 我的画通常是抽象的,我企图从中获取一些愉悦的情绪与情感。我也试图去平衡这些情绪与画面本身所表现的主题。但有时候我不得不将这些想法先放在一旁,之后再进行回顾,最终将画作从我的脑海中给拽出来。当画作本身开始控制我,将我变成它的客体时,我能感到一种难以言喻的兴奋。这是一种艺术的过程,里面存在着一些重要、我能与之产生共鸣的东西。我之前是做不到的。”

 

Tracey曾说,艺术是传达的一种信息,是某种形式的交流,绝不仅仅是制作看起来美好的东西。

                

“这就是我,无耻,疯狂,厌食症患者,酒鬼,美丽的女人。”

——Tracey Emin


撰文Mia


【HOT】她尝试在几十个男人身上找回初吻,寻找不可描述的浪漫……

【HOT】张晓刚:何多苓是拜伦、肖邦和莫迪里阿尼合体的现实版本

★史上最牛“画贩子”,一手炒红马奈、梵高、塞尚、高更等大师!

★杜尚:艺术的虚妄和艺术之死

★百年一遇的物理天才爱因斯坦,居然还是个绝世渣男?!

★"中国当代艺术年鉴展2017"在北京民生现代美术馆盛大开幕

★陈丹青:世人笑他太狂傲,他却笑答“我本就不是好人”



机构合作、广告刊登、项目合作请联系

iap009@126.com

微信:liangkegang2018

试试回复这些词

不知道会发现什么奇怪的东西

涉毒  红色  偷窥欲  陈忠实  上帝视角  狂吐 

无人问津  奥斯卡  裸身  硬色情  自杀  IKEA 

包豪斯  公开认错  搞死艺术  妓女  蜷川幸雄  世外桃源


“2018首届中国·铜陵田原艺术季”

更多精彩内容点击下方阅读原文

    已同步到看一看

    发送中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