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国学术》2019年第3期“摘要版”(十四)

南国学术 2019-08-26
点击上方“南国学术”可订阅哦!

《南国学术》2019·3“摘要”

(十四)


·汉语新文学研究·

“期待视野”:易卜生戏剧的美学接受

——从胡适的《终身大事》到曹禺的《雷雨》
胡志毅


[摘 要]接受美学中的一个重要概念是“期待视野”,又称之为“期待地平线”。曼德尔考怀疑这一概念的实用性,在历史同时性的地平线上又划分出三种不同的“期待背景”,即“时代期待”“作品期待”“作者期待”。从这三个方面做一观察,可以发现,作为“时代期待”的五四时期接受了易卜生的《娜拉》,胡适模拟创作的《终身大事》是一个“表达形式”与“内容形式”的结合,即对新剧、后来称之为话剧的一种理解。这种理解,是易卜生式的“讨论”(受易卜生式“讨论”的影响,中国学术界后来也变得特别喜欢讨论)。在《终身大事》中,有易卜生式的婚姻爱情问题。这个问题是五四时期的中国最值得关注的问题,因此也是“时代期待”的问题。直至20世纪30年代,“期待”出了曹禺《雷雨》这样的经典作品和曹禺这样的经典剧作家的诞生。曹禺不仅接受了易卜生的中期写实主义戏剧,对易卜生的后期象征主义戏剧也同样予以吸收。也就是说,经典的生成,是一种双重接受的结果。例如,《雷雨》中就有明显模仿《群鬼》的痕迹。而《雷雨》之所以成功,又在于是克服了经典作家、经典剧作“影响的焦虑”后创作出来的剧作。在曹禺《雷雨》的“作品期待”得到满足之后,就遇到了对曹禺的“作者期待”的问题。曹禺的《雷雨》成为从他“身后名”看来的障碍,“是作者一生的障碍”。当《雷雨》“打上了举世闻名成就的印记”之后,“读者就不再能够不偏不倚地接受完全两样的其他产品了”。他创作的《日出》《原野》《北京人》等作品,使读者的“期待地平线不断上升”。但是,他在抗日战争时期创作的《蜕变》《黑字二十八》、在1949年后创作的《明朗的天》《胆剑篇》《王昭君》等作品,则使读者对其作品的“地平线在不断重新形成或毁掉”,而对其“各个阶段的期待地平线进行区分”就变得更加困难了。

[关键词]期待视野  易卜生  美学接受 《终身大事》  《雷雨》


[作者简介]胡志毅,1985年在北京广播学院研究生毕业,获中央戏剧学院文学硕士学位,之后一直任教于浙江大学,曾任美学与批评理论研究所所长(2002—2012)、影视艺术与新媒体系主任(2007—2011)、传媒与国际文化学院副院长(2012—2017),现为传媒与国际文化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兼任中国话剧理论与历史研究会会长;主要从事戏剧美学、影视美学研究,代表性著作有《现代传播艺术——一种日常生活的仪式》《神话与仪式:戏剧的原型阐释》《神秘·象征·仪式:戏剧论文集》《国家的仪式:中国革命戏剧的文化透视》等。


昨日回顾:《南国学术》2019年第3期“摘要版”(十三)


明日预告:《南国学术》2019年第3期“摘要版”(十五)


 编辑、校对、排版、设计田卫平


    已同步到看一看

    发送中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