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国学术》2019年第3期“摘要版”(十三)

南国学术 2019-08-25


点击上方“南国学术”可订阅哦!

《南国学术》2019·3“摘要”

(十三)


·汉语新文学研究·

从“情至”到“情幻”

——《牡丹亭》与《游园惊梦》“情”观之比较
刘 俊


[摘 要]汤显祖在他的代表作《牡丹亭》中,通过杜丽娘与柳梦梅跨越生死的爱情故事,将“情”推向“至境”,艺术地表达了他的“至情”观:“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生者可以死,死可以生。生而不可与死,死而不可复生者,皆非情之至也。”在对“至情”的“情至”(极端化)表现中,汤显祖一方面展示了中国人在情感形态上的奔放恣肆,一方面也以“情”为动力向束缚人性的理学观念发起冲击,显示出《牡丹亭》在思想和艺术两方面的双重先进性。三百多年后,当代作家白先勇在自己的代表作《游园惊梦》中,对汤显祖《牡丹亭》中的“情”之观念和表现进行了现代回应,他不但代入了汤显祖《牡丹亭》中“游园”“惊梦”的名称/“故事”,而且还在汤显祖“至情”观的基础上,将对“情”的认识从“至情”转为“幻情”,一方面对“情”的虚幻性(生存形态)和幻灭感(最终结局)进行了艺术揭示,另一方面也对“情”的纯粹性和单向性进行了颠覆,呈现出一种以《红楼梦》为先导的具有哲理高度的现代情爱反思意识,并以“幻情”形态表达“情幻”认识,展示出一种“情”之表现/思考的当代形态。从历史的角度看,汤显祖以“情”为突破口,不但在精神观念上冲决了理学的藩篱,惊世骇俗地正面肯定情,放胆歌颂爱/欲,而且也在文学的情感表达上,树立起艺术的新标高;白先勇则以“情”为载体,从“情”之维度表达人的生存形态的困境和悲剧性,在“人生如梦”的总体判断中展现“情”的不确定性和幻灭性,并在此基础上表达对“情”之本质性的现代反思。从汤显祖的“至情”认识和“情至”表现,到白先勇的“幻情”理解和“情幻”昭示,显现出的是中国作家在不同历史时期对情感认识的不同形态,映衬出的是古今作家在文学中表“情”达“意”的一种历史轨迹

[关键词]汤显祖 《牡丹亭》 至情/情至 白先勇 《游园惊梦》 幻情/情幻


[作者简介]刘俊,1986年在苏州大学获文学学士学位,1991年在南京大学获文学博士学位,现为南京大学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台港暨海外华文文学研究中心主任,暨南大学海外华文文学与汉语传媒研究中心兼职研究员,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兼职教授,兼任中国世界华文文学学会副会长、江苏省台港暨海外华文文学研究会副会长,主要从事中国现当代文学研究,代表性著作有《悲悯情怀——白先勇评传》《从台港到海外——跨区域华文文学的多元审视》《跨界整合——世界华文文学综论》《世界华文文学整体观》《情与美——白先勇传》《越界与交融:跨区域跨文化的世界华文文学》《世界华文文学:历史·记忆·语系》等。


昨日回顾:《南国学术》2019年第3期“摘要版”(十二)


明日预告:《南国学术》2019年第3期“摘要版”(十四)


 编辑、校对、排版、设计田卫平


    已同步到看一看

    发送中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