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武帝明知太子冤枉,为何仍绝情杀他满门?看看李渊的下场就懂了

历史春秋网 2019-08-26

汉武帝征和二年,公元前91年,大汉帝国发生了一场令人痛心的内乱——巫蛊之祸。汉武帝到了晚年,由于身体老化,常多疾病,因此总疑神疑鬼,以为有人在行巫蛊之术,诅咒自己早死。因此,汉武帝屡兴大狱,处死了无数功臣宿将。

汉武帝老年昏聩,使得无数小人趁虚而入,其中尤以江湖术士——江充祸害最大。他罗织证据,到处构陷大臣,威震于京师,甚至连太子刘据也害怕他。一日,刘据派使者问候父亲汉武帝,使用了皇帝专用的驰道。江充见后,认为这是向皇帝表忠心的好机会,因此他截住了使者,扣押了起来。

刘据得到消息之后,派人向江充道歉说:“不是我可惜车马,实在是不想让陛下知道这件事情,认为我平时对手下的人不加管教。但愿江君您能宽恕此事。”江充不听,依然向武帝汇报了此事。听闻此事后,汉武帝对江充的忠心大为赞许,并说:“为大臣者,都应当像江充一般秉公执法。”

然而江充深知,自己的富贵是不会长久的。毕竟皇帝已经老了,迟早要把皇位交给刘据。而因为此前的使者事件,自己与太子已经结下了梁子。若刘据顺利登基,自己肯定没好果子吃。因此他先下手为强,联合群小诬告太子行巫蛊之事。

当时汉武帝已经生了病,正在京城外的甘泉宫疗养。听到江充的报告之后,他立即命江充穷治此事。随后,江充带兵前往东宫,掘地三尺,并挖出了自己预先在东宫埋下的巫蛊人偶。

刘据听说自己的府邸挖出了巫蛊人偶,大为惶恐。当时汉武帝正远在甘泉宫,自己与父亲的沟通渠道已经被江充等一群小人所阻塞,很难自白。为此他向自己的老师石德给自己拿个主意。石德认为,皇帝在甘泉宫养病,如今生死未知。如果在江充面前束手就范,最终结局必然万劫不复。石德提醒他:“难道你忘了公子扶苏是怎么冤死的吗?”

听说此事后,刘据当机立断,他联合母亲卫子夫发动兵变,发动了中宫的中厩车马,取武库兵器,调长乐宫卫队捕杀了江充,此后又烧死了一百多个胡人巫师。然而很不幸,刘据的宿敌、汉武帝的贴身宦官苏文逃过了捕杀。他跌跌撞撞地逃到了甘泉宫,诬告太子谋反。

一开始,汉武帝思想还比较清醒,对于太子和江充,他还是了解的。他喃喃地说:“太子肯定是害怕了,又愤恨江充等人,所以发生这样的变故。”因此,他派使者去召见太子。谁知使者是个胆小鬼,不敢进城面见太子,于是他中途折返,说太子已经造反。

可惜当时没有电话,汉武帝不能和太子直接沟通。听了使者的话,汉武帝真以为太子造了反。于是他派兵攻打长安。经过一场血战,太子大败,长安城有数万人被杀,血流满街。其后,刘据逃到了隶属京兆尹的湖县。然而很不幸,太子被人告发,他的母亲、妻子、长子、女儿和两个孙子全部被杀,只有尚在襁褓的幼孙刘病已幸存。

随着时间的推移,汉武帝得到了更多信息,逐步知晓了太子的冤屈。在震怒之下,汉武帝开始清算害死太子的群小。江充被夷灭三族,苏文被烧死,在湖县对太子亮出兵刃的凶徒也全被处死。同时,汉武帝还修了一座思子宫,希望太子“魂兮归来”。

虽然汉武帝已经知晓了太子的冤屈,然而却并没有给他平反,而刘据最后的子嗣——幼小的刘病已仍被关在监狱中。如果没有好心的典狱长邴吉,刘病已或许早就死在了监狱。后元二年(前87年)春二月,刘病已已经五岁了,而汉武帝又一次生病。望气者说长安监狱有天子气,汉武帝一狠心决定将监狱里的人全部杀掉。实际上,汉武帝真正针对的是仍被关在监狱中的刘病已。如果没有邴吉的阻拦和上书,刘病已免不了一场刀光之灾。

汉武帝明知太子冤屈,为何还要对自己的亲曾孙下毒手,为何一定要灭太子满门?实际从太子动兵的时候开始,汉武帝和他就已经没有任何情面可言,只有你死我活。在权力面前,亲情和血缘是最靠不住的。由于人心隔肚皮,汉武帝很难知道太子是否真反,太子也不知道汉武帝是不是真有心杀自己。

根据刘慈欣在《三体》提出的黑暗森林体系,只有杀死对方才是最保险的行为:没有人性失去很多,没有兽性失去一切。如果汉武帝不对太子赶尽杀绝,太子必然不会让汉武帝有好果子吃。当太子带兵杀到甘泉宫,汉武帝真能保住自己的皇位吗?或许最好的结局就是当个太上皇,在屈辱中度过一生。

过了数百年,秦王李世民也以饱受兄弟李建成、李元吉的迫害而发动兵变。当他用兄弟的鲜血“洗刷自己的冤屈”后,便第一时间将利刃伸向自己的父亲李渊。李世民让杀人不眨眼的尉迟恭,提着李建成的脑袋“保护”李渊,直接迫使他让位。若不是李渊非常识相,那么弑父的惨剧几乎必然会发生。玄武门之变后,李渊遭到了李世民的软禁与迫害,最终屈辱而悲惨的死去。若汉武帝不对刘据赶尽杀绝,最终结局不会比李渊更好。

    已同步到看一看

    发送中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