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贼王”女孩尔尼:乘着木帆船去14国航海冒险

尔尼 凤凰图片编辑部 2019-08-27

爱冒险的成都姑娘尔尼在加入欧盟文化部举办的航海项目《遇见奥德赛》后,开启了她的航海之旅。此后三年间的夏天,她与一群来自欧洲各国的艺术家搭乘一艘百年木帆船,航行在波罗的海至地中海的各个岛屿与城市。
 
以下是尔尼的自述。


我是尔尼,出生在成都,当我还是个小女孩的时候,总喜欢望向窗户外面,想象着遥远的世界。高中时,我读到希腊诗人卡瓦菲斯的诗《伊萨卡岛》:“如果你启程前往伊萨卡,但愿你的旅途漫长,充满奇迹,充满发现。”突然,世界在我被作业封闭的小脑袋瓜里开了一个天窗。


尔尼从中国搭便车前往法国。

我小时候一直比较倔强,17岁退学决定考美院,19岁学法语,20岁去印度工作,22岁搭便车从中国去法国念书。我父母曾经被我“折磨”坏了,我爸爸不理解我在做什么,经常说一些打击我的话,一开始我还很受伤,但后来重新捡起了小时候的绝招——左耳朵进,右耳朵出。

尔尼在海上游泳,后面是搭乘的百年帆船。

2014年至2016年的三年间的每个夏天,作为唯一的中国人,我跟随一群来自欧洲各国的戏剧艺术家与爱沙尼亚的水手们一起,搭乘一建于1927年的百年木帆船,航行在波罗的海至地中海的各个岛屿与城市,以古希腊史诗《奥德赛》为名,一共去了德国、波兰、瑞典、希腊等14个国家,参加不同城市的艺术节,搜集街头巷尾的民间传说,也在停泊的港口做即兴戏剧表演。

尔尼搭乘的百年木帆船。
 
最开始听说这个旅程时,正是我人生最惨的时刻——家里经历了巨大的经济变故,我突然变得一无所有,生活发生了360度的大转弯。那时我住在法国郊区一个9平方米的小房子,每天愁苦着这周赚的钱够不够买菜、交房租,在巨大的生存压力下,同时做多份工作养活自己……面对突然失去的经济支柱,我很绝望,不知道我是否可以继续探索这个世界,也许一辈子都会被憋在穷苦的限制中。

尔尼在船上。

2014年2月,我在世界表演艺术会议上拍摄会场打工赚钱,忽然听到有人在念诗,“如果你启程前往伊萨卡,但愿你的道路漫长……”他们在介绍欧盟文化部关于航海的旅程项目——《遇见奥德赛》,为了重走荷马史诗里奥德赛曾走过的航海征途,探索这个时代的欧洲文化。

我听到这首诗非常激动,眼前这群欧洲人竟然要做一个现代世界奥德赛的冒险。我找他们要了联系方式,连夜写了一封两千多字的情书般的自荐信,第二天我就收到了回复,“谢谢你的来信,我们没有更多的费用支付额外人员”。 

俯瞰古老的帆船。

我没有放弃,依然想争取坐上这艘船去看更遥远的世界。之后,我用了近乎半年的时间,打了无数个电话,甚至直接冲去无人认识的法国办公室,厚着脸皮告诉大家我从小就有的天真梦想,拼尽全力想说服大家。打电话、写邮件,追在主办方的屁股后面,用蹩脚的英语说服他们。最后打动他们的,不是我有多穷,而是我从中国搭便车到法国的故事。他们说:“尔尼,我相信我们相信的是同一个世界,那是一个自由的、开放的、没有边界的、充满人情味的世界。”
 
项目方最终决定支持了我三年航行的旅费,并邀请我作为艺术家上船,为此增加了摄影师的职位,我负责拍摄和记录这次航程。没过多久,我收到一条手机短信,上面写着:尔尼, 欢迎你上船,请记得带上一颗勇敢宽容的心。

△尔尼在帆船上。

“Ahoy!”金发碧眼的水手用中世纪航海语言向我问好。他伸出比我脸还大的手,一把抱住我跨过船沿,高举过头把我运到甲板放下。这艘来自爱沙尼亚的木质帆船建造于1925至1927年间,经历了战火洗礼、年久失修后在21世纪初重新被修复,满怀着上个世纪的航海理想,在今天现实的世界航行。我不好意思地赶紧道谢,他转手抓住啤酒瓶子,埋头大饮。擦了擦脸后,他才红光满面地对着我仰面大笑,拍着我的肩膀说:“Ahoy! 欢迎上船!”

△船上的水手。

水手个个性格直率,高大壮实,红颜金发,眼睛闪闪发亮,一副不与世俗同流合污的劲儿。我问他们从哪儿来,他们都会大笑,自称“维京人”。维京人是对8到11世纪在波罗的海、斯堪的纳维亚区域的探险家、武士、商人和海盗的称呼,欧洲将这一时期称为“维京时期”。
 
不到半个钟头,我们一行人就和水手喝上了。他随即告知我们船上的规矩:马桶不能丢纸,每天必须打扫卫生,夜航的时候要轮流值班;每个人都是平等的,但是先要听船长的,船长第一,然后才是上帝和法律。我们面面相觑。水手却一本正经地说:“欢迎来到海上世界。”

船上的人们在喝酒、聊天。

在航行中,艺术家、诗人、人类学家、科学家、水手们都在一块甲板上,在这个小型的方舟上,建立起了航海工作坊、马戏团工作坊、冥想工作坊、厨艺工作坊……关于艺术的美好与生活苦难的全部经验,都犹如回到伊萨卡的奥德修斯一般安然。
 

航行中的帆船。

风暴来了,我们已经近20个小时没有休息。

船只左右摇晃,像地震。乌云密布,雨滴大颗大颗落下来,我在船舱里从睡梦中被摇醒,差点滚到床下,晕头转向,昏天黑地。“要与风暴一起活着,而不是与之对抗。”水手告诫很多次,“当你和海水一起活着的时候,你就不会害怕和难受了,因为你就是海洋,它摇晃,你也摇晃。”

△船上休息的人们。

水手在我面前坐下,他叫Udo。我裹着棉袄在海风中发抖,他光着上身哈哈大笑。Udo是这群水手中的开心果,像是看透了人间烟火在大海间隐居的弥勒佛一般,总是笑看一切苦恼。“好点了吗?”他看着这愁眉苦脸的一群人,竟在我们面前做起了健美操,逗得所有人哈哈大笑。

△航海的伙伴们睡在甲板上。

人们在船上互相拥抱。

我同几个演员抱在一起,大声歌唱。我们在茫茫大海孤立无援,也只能高歌一曲让周遭热闹一些;帆船左右近90°的翻转帮我们打着节拍。波兰语、芬兰语、英语、希腊语、爱沙尼亚语、瑞典语、意大利语、法语和汉语,乱作一团。水手喝着伏特加,在雷电交加的风暴里看着我们笑。
 
里克尔在《预感》里这样写道:我认出风暴而激动如大海。我舒展开又卷缩回去,我挣脱自身,独自置身于伟大的风暴中。

航行中的帆船。

2016年,我们的帆船从波罗的海航行到了希腊。此次旅程受到希腊史诗《奥德赛》的启发,我们理所当然去到奥德赛中的终点——希腊伊萨卡岛。然而,当我们启程前往希腊群岛时,自二战以来最严重的难民危机正在席卷欧洲,而欧洲边境正在争议中关闭,战火中无家可归的人们聚集在希腊岛屿的难民营中。
 
我们面对两个选择,去3000年前神话中的家园,还是去无家可归人们的难民营?最后我们决定放弃所有演出的服装与舞台,去往希腊岛屿Lesbos,那里有希腊最大的难民营。我们联络了当地的NGO与人道主义组织,船上的艺术家们在难民营里为来自阿富汗、伊拉克的青年和孩子们做戏剧艺术治疗。

△难民营里的孩子们。

我们其实不太担心变得简朴的舞台,最担心的是,戏剧在这样巨大的苦难面前是否有用,他们是不是更需要一顿饱肚子的饭,一张可以安睡的床? 艺术真的有用吗?
 
这些孩子们来自于战乱国家,独自一人逃难到希腊的难民营,有的孩子在战争中失去所有亲人;有的孩子,因为家里钱不够,只能送出他一个人。他们作为全家的希望,开始了漫长苦难的逃难路。他们所承受的源于“大环境”的压力是我们无法想象的,一开始,许多孩子一声不吭。
 
△艺术家与难民营玩戏剧游戏。

船上有特别邀请来的心理学家,“抑郁、压力等症状是一个信息,而我们可以为症状创造一个环境”。很多时候,不愿用语言讲述的情绪,可以借由肢体来表达。我们用很简单的戏剧游戏,比如让一个孩子闭上眼睛往后倒下,我们在后面接住他。一开始每个人都很紧张,倒下的时候眉头紧皱,还有些孩子不愿意去尝试,慢慢的,当我们接住他,孩子们开始回头微笑。
 
我们渐渐进入戏剧中,用玩耍的方式建立信任,再给予每个人创作的自由。他们开始跳起舞来,没有人再沉迷于不可改变的苦难,他们都无比专注于可以改变的事情。有一个小男孩告诉我,他以前每天做噩梦,梦见被追杀,最近他梦到自己梳着最酷的发型,骑着马从云上来,在梦里变成了一个盖世英雄。

船长尼古拉斯。

三年前,一个夏日傍晚,在希腊的Skyros小岛,我们的戏剧演出结束后,一位满头白发精神矍铄的老头子走进舞台。所有的演员与船员闻讯都蜂拥而至,我好奇地问旁人,“这是谁?”一个意大利演员在我耳边悄声说:“上周你不在的时候,他专程从遥远的城市来拜访我们。我们都不认识他,他请我们同船二十多人去餐厅晚餐。听说他是一个船长,身世传奇,是个不简单的人。”
 
我朝他问好,他回过头来,笑呵呵地看着我。“我是尼古拉斯(NIKOLAS)。好几年前,我就知道你们的船,这么多年后,我终于有幸来拜访”, 尼古拉斯张开手臂欢迎着众人。“人与人的相遇总是一种连接,就像帆船上的绳子。我也用传统手工的方式制造木质帆船,在大海上,我们都得听从风的方向,也许这就是我们连结的地方,传统航海文化的传承。” 他一字一句,认真地说。
 
△尔尼在希腊与尼古拉斯造船的故事被当地媒体报道。

“你觉得你在海上和在陆地上的你有什么不一样吗?”我问道。
 
“在海上,我一直在航海。在陆地上,我一直在造船。”
 
“造什么船呢?” 我好奇地问。
 
“有一艘在古代消失绝迹的帆船,曾经在地中海上盛行一时,现在已经不复存在。这艘船我已经造了15年了,按照古籍中记载的方式,寻找一颗颗拥有各自名字与年龄的植被,以古代哲学家泰奥弗拉斯托(Theophrastus)处理木头的方式,去复活这艘不复存在的帆船。”
 
他一边说着,我注意了他手臂上的年代久远的三个刺青。“很特别的文身”,我说。
 
“嗯,它意味着我生命中经历过的三个冒险。一个是驾驶传统木制帆船航行七大洋,另外则是骑着哈雷摩托车环绕世界各地的道路,以及在非洲大战所经历的九死一生。”


△造船所用的木材。

我接着问道:“为什么会花费15年这么长的时间去造船呢?
 
“因为我用了十年的时间去寻找与采集木材,遵循希腊古籍《植物志》的指引,并遵循万物有灵、尊重森林与植被的方式去采集。尊重每一颗树在每一片森林的时长,在采集的过程中要与树木一起生活,对它的种类与生态系统做研究。再按照占星学中的观察,在特定的时间和方向,让植被倒下。”
 
“孩子,你知道,虽然这是一艘崭新的帆船,但我们是在制造一个古老的灵魂。”
 
我被尼古拉斯的故事感动,2017年,我从中国回到希腊和他一起学造船。
 
△还在制作中的船体。

在尼古拉斯家中,我们从帆船沉入海底的船体开始学习,先了解如何利用3D建模复原传统帆船的结构,再根据每个结构需要,去选择相应的木材。

船体的每个部分所用的木材都不一样,帆船的底材使用松树,龙骨与主桅用桉树和柏树,第一层与第二层的框架与地板则使用的是榆树。绳索的锁具用的是白蜡树,船头用桑葚树,船缘和艉板是核桃木,纵梁由柏树和松树制成,桅杆是用柏树和云杉。
 
△尼古拉斯将帆船入海。

我协助尼古拉斯完成了粉刷上色的工作,并制作了连接帆之间的木质工具。因为它是依据一艘已经不存在的帆船制作的,没有模版可以参考,木质的工具都需要我们自己设计。2018年,我也在希腊呆了几个月和他一起学造船,我们一起将船体从室内移出来,放入海面。这是一个很紧张的过程,一旦帆船入海之后,如果没有完全平衡地漂浮,就会证明我们设计模版有误,几乎大部分工作都需要重新开始。
 
帆船入海,它逐渐漂浮起来,当它完全左右平衡地漂浮的时候,我们所有的人都鼓掌,尼古拉斯高兴地湿了眼眶。造船术其实非常复杂,而且需要团队的力量,现在我也仅仅学会了凤毛麟角。我在尼古拉斯造船的过程里,看到了他行动的决心。我们的帆船现在还缺几万欧元的资金,为了完成所有内部设施,我也在不断在外面打拼,支持着我们共同的帆船。希望有一天,可以带上更多的人和我一起航行。

尔尼与高船比赛创始人Paul Bishop见面。

刚刚过去的今年夏天,我第一次招募成员和我一起去航海。这次航行,我和提名诺贝尔和平奖的高船(高船是对于所有古代大型经典帆船的总称)比赛创始人与主席Paul Bishop见面。在欧洲最大的航海盛世高船比赛上,有来自世界25个国家的上百艘古代帆船在海上扬起风帆,还有2500名年轻的水手和传奇的航海家族们。我与Paul Bishop一起商议,想在明年九月将高船比赛带到中国。

在帆船上的艺术家们。

我通过航海去过不少地方,也遇到了很多的危险和困难,见了形形色色的人,甚至黑帮、小偷,也无数次在街上和别人打架。也有来自家人的压力和打击,他们和大多数普通中国家庭的父母一样,担心我,怀疑我的价值,因为我做的事情,并不是那么赚钱。也因为价值观的不理解,我努力用实际行动去改变父母对我的看法。

△停靠在岸边的帆船。

有时候,我也会感到迷茫。我记得有一次妈妈来机场接我,她看到我很累的样子,对我说,“尔尼,你也只是个普通人,只有两只手,两只脚啊。”我听到这句话,一下眼泪就流下来。


尔尼踩在35米高的桅杆上。

数年的航海历程中,我拍下了大量航海旅行的素材,想将它制作成电影。我受到了许多世界知名的艺术家、音乐人和电影工作者的帮助,也有许多单纯又善良的人们和一路逃难的难民孩子等超过600多个来自世界各地、不同地区和年龄的人,帮助我翻译影片的素材。

第一次航海晕船的我,到现在认识世界各地传奇的水手与船长,带着朋友们一起航海,再造属于自己的帆船,和高船比赛建立合作,制作航海的电影。航海作为一个古老的技艺,让我触摸到了一个更广袤丰盛的世界。它源自我们每个人内心深处最真实的渴望——对世界无尽的好奇,经历冒险,探索热爱。

作者 | 尔尼
视频、图片 | 尔尼
编辑 | 图拉
实习生 | 周宁 倪婉如 张树志 
凤凰新闻客户端 凤凰网在人间工作室出品


THE END


点击以下 关键词 查看往期内容

 

特朗普为何要买格陵兰岛风王“利奇马”,请别再来了 城市内涝何时休 中国情人节接吻图鉴 | 7月,发生了什么?章莹颖父亲:请让我们带女儿回家在“强奸之国” 每22分钟就有一名女性被强奸6月发生了什么?华裔美国总统竞选人杨安泽我是拉拉, 我在台湾结婚了从深圳流水线厂妹做到纽约高薪程序员再见 哭泣的铁娘子无法“变形”的人生百万年薪换童年中国老年人的土酷审美图说褚时健的91年去新西兰当农民二月春节30年|广东火车站|伊朗有个花花公子时代90年代的中国时髦叙利亚的夜愤怒的韩国人难民寻医问药在中国计划生育33年


    已同步到看一看

    发送中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
    凤凰图片编辑部 热门文章:

    梁振英这四年    阅读/点赞 : 81608/266

    你好,美国总统    阅读/点赞 : 73059/196

    特朗普就职的这32小时发生了什么    阅读/点赞 : 70171/207

    “气功大师”死了,留下了这些照片    阅读/点赞 : 66312/339

    他是全世界最酷的国王    阅读/点赞 : 39229/273

    这几天来中国的杜特尔特是什么样的人    阅读/点赞 : 24325/211

    长大后,狗就成了你    阅读/点赞 : 20349/349

    每月一千,俄罗斯人在东北这样养老    阅读/点赞 : 18880/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