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贵的照妖镜:震惊西方的萝莉岛性丑闻,与亿万富豪死亡之谜

摩尔小姐 摩尔小姐 2019-08-27




Hi,智白嗲们


最近,因性侵事件入狱的美国亿万富豪杰弗里·爱泼斯坦,在监狱自杀了。消息一出,全美哗然。


 

一方面大家非常震惊,这位被起诉性侵长达14年的性犯罪嫌疑犯在被捕一个月后就自杀身亡;另一方面大家更多的是愤怒,因为此次自杀很可能是当权者的一次操控,以此将性侵事件所牵涉出的社会名流的罪行给掩盖。



而这些名流的核心人物,则有美国政界的现前任总统特朗普、克林顿,以及英国女王的次子安德鲁王子。




随着事件的发酵,有关爱泼斯坦性侵的更多细节开始被曝光。


其中令摩尔惊掉下巴的是,爱泼斯坦曾在加勒比海附近买下一座私人小岛,将其作为自己的基地,并和女友Ghislaine Maxwell一起招揽未成年少女到小岛,迫使她们与自己的“贵宾”进行性交易。


左起:特朗普和现任妻子梅兰娜 / 爱泼斯坦和女友Maxwell

 

在爱泼斯坦的罪名当中,他不仅涉嫌性侵,还涉嫌组织未成年少女卖淫。毫不夸张说,爱泼斯坦既是piao客,也是拉皮条,更是老bao。


所以,现在大家都讽称他为“鸭斯坦”,而他的私人小岛则被称为“恋童癖岛”、“狂欢岛”、“罪恶岛”或“萝莉岛”。



今天摩尔就来给大家聊一聊这个“三位一体”的鸭斯坦和他的萝莉岛。

 




 

 



萝莉岛:鸭斯坦的成人乐园

 


爱泼斯坦的前半生算得上是顺风顺水的精英人生。虽然大学经历退学,但不妨碍他成为纽约曼哈顿最负盛名的私立学校——道尔顿学校的微积分老师。这一年他才20岁。


 

在任职三年期间,爱泼斯坦一边拿着道尔顿学校的高薪,一边结识了大量有背景的学生家长,其中就包括投资银行贝尔斯登公司董事长阿兰·格林伯格。因为对爱泼斯坦才智的欣赏,加上敏锐的商业嗅觉,格林伯格招纳他进了公司。

 

由此,爱泼斯坦成为贝尔斯登公司的交易员,并在四年后因表现出色而成为公司合伙人。爱泼斯坦完美实现第一次职业转型。


 

1982年,成为合伙人两年后,鸭斯坦成立了自己的财务管理公司——杰·爱泼斯坦公司,没过几年,旗下管理的客户资产超过10亿美元。至此,一个亿万富豪的原始资本积累就此完成。

 

和很多富豪一样,鸭斯坦将赚到的钱大笔地投到了房产上。到爱泼斯坦被捕为止,他名下一共有6套房产,5套在美国,1套在法国巴黎,总价值为1亿5千万美元。



其中最著名的三套分别是位于曼哈顿上东区的7层楼豪宅、迈阿密棕榈滩豪宅,以及他的成人乐园“营业点”——小圣詹姆斯岛。而这三处房产又恰好和爱泼斯坦的性侵事件有着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

 

爱泼斯坦今年7月份被捕时,警方就是以他引诱未成年少女至其曼哈顿豪宅进行性交易的罪名,而发出的逮捕证明。



在爱泼斯坦还逍遥法外时,这幢豪宅是他接待那些名流朋友的主要场地。有目击者在这里看到过安德鲁王子、克林顿,甚至伍迪·艾伦和宋宜两口子。


曾进入过豪宅采访的《名利场》记者称,豪宅内还挂有一副极具性意味的克林顿女装画像。



警察介入调查后,在豪宅中发现了安装在各处的隐藏监控;找到了上千张不满18岁女性的裸照;还有爱泼斯坦喜欢的按摩椅以及性趣用品。

 

这和14年前爱泼斯坦第一次被警察调查的情况如出一辙。

 

2005年,棕榈滩警方接到报案,报案人称自己14岁的继女被一个大一点的姑娘带到爱泼斯坦的豪宅,进行脱衣舞表演,同时还为爱泼斯坦进行色情式按摩。结束之后收到爱泼斯坦300美元的报酬。


爱泼斯坦性侵事件受害女性

 

之后,警方开始了长达13个月的卧底调查,并在潜入爱泼斯坦棕榈滩的豪宅中调查时,发现两处隐藏监控,以及裸体女性的照片,这些照片中大部分都是未满18的少女。

 

据爱泼斯坦豪宅的一位前雇员说,爱泼斯坦每天都会进行三次色情按摩,为他提供服务的对象必须是不超过17-18岁的未成年少女,而且越年轻越好。雇员还透露每天的工作事项之一,就是清洗他按摩用过的性趣用品。



2006年,棕榈滩警方根据搜查到的资料、5名出面的受害者的案例调查和17分经过宣誓的证词,正式起诉爱泼斯坦涉嫌4起未成年性交易和1起性骚扰事件。

 

拥有如此充分的证据情况下 ,给爱泼斯坦定罪基本是板上钉钉。但令公众咋舌的是,联邦政府最后给予了爱泼斯坦有限联邦刑事指控的豁免权。前提只需要爱泼斯坦承认一桩与年仅14岁的女孩进行性交易,并同意将罪行登记在案。


 

更荒唐的是,当佛罗里达州所有被控性侵的罪犯都要被送往监狱进行看守时,爱泼斯坦却被送往了一家环境舒适的私人机构。同时还能享受每周6天、每次12小时的外出办公特权。刑满18个月后,就可以轻松出狱。


 

爱泼斯坦能获得如此轻量的罪行,一部分源于他花大价钱请的辩护律师团,另一部分则来自性侵事件背后所关联的权贵大佬们的庇护。

 

这些权贵大佬涉及上文曾提到的特朗普、克林顿,以及英国安德鲁王子等。其中克林顿和安德鲁王子两人更是被实名指证,曾在爱泼斯坦位于萝莉岛的豪宅中出现过。


爱泼斯坦和安德鲁王子

 

萝莉岛,原名为小圣詹姆斯岛,岛屿面积为72英亩,是美属维京群岛中最小的一个岛。1998年,爱泼斯坦豪掷795万美元将它买下。并在岛上兴建了一系列建筑,包括一幢别墅和一个停机坪。



大家都不曾想到,这个环境优美的大西洋海岛是爱泼斯坦进行未成年少女性交易的主要据点。


萝莉岛上最为神秘的一幢建筑

 

2011年,爱泼斯坦性侵受害者Virginia Roberts站出来接受采访时说到,自己一度沦为爱泼斯坦在萝莉岛的性奴。



在这期间,爱泼斯坦不仅对她进行性侵犯,还把她当作“性工具”贩卖给朋友们。这些朋友有安德鲁王子、以及爱泼斯坦的辩护律师,哈佛大学法律系教授Alan Dershowitz。


安德鲁王子 / Virginia Robert / Maxwell

 

Virginia Roberts还曾亲眼目睹前总统克林顿和两名年轻女孩在萝莉岛上游玩。当然这并不是克林顿第一次被曝和女性有不正当关系。

 

在克林顿的政治生涯中,始终伴随着性丑闻,而他的伴侣希拉里则视若无睹,最著名的就是他与莱温斯基之间的不正当性关系。


克林顿与莱温斯基

 

1996年美国总统选举结束后,克林顿政府处于选后的放松状态,碰巧当时美国国会冻结了美国联邦政府预算开支,导致许多政府雇员都不能上班,从而造成了包括白宫在内的许多政府机关空空荡荡。这样大环境下,克林顿和白宫实习生莫妮卡·莱温斯基邂逅、调情、并发展为情人关系。



1998年,两人不正当关系被曝光,起初克林顿否认事件,并说出了那句经典语录「我和莱温斯基没有性关系」。然而一个月后克林顿改口承认事件,并称自己对性关系的定义有别于一般人。结果,克林顿因作假证和妨碍司法公正而遭到弹劾。

 


然而弹劾并没有给他带来多少损失。据福布斯中文网报道,卸任总统还不到三个星期,克林顿夫妇俩就踏上了靠演讲创收的路途。此后的15年里,这对夫妇总共赚到超过2.3亿美元的税前收入,是名副其实的日进斗金。



这样顺风顺水的克林顿,回首起这个污点心安理得多过苟且不安。丑闻事件发生20年后,他接受NBC访采访谈到此事,甚至语出惊人:我不欠莱温斯基道歉。

 

而事件的另一当事人莱温斯基,却因此被强行拉站在聚光灯下,而这一站就是20多年。她成了被权势男人占有、利用,被媒体消费、剥削的一个符号。



事实证明,不会道歉的克林顿,也不会收敛自己的行为。2002年遭弹劾下岗后,他以克林顿基金创始人的身份访问了一次非洲,这次行程搭乘的飞机是爱泼斯坦私人飞机。

 

这架波音-727的私人飞机,因专门用于运送未成年少女和权贵进行性交易,而被坊间戏称为“洛丽塔专线”。2015年,飞机的飞行日志被公布示众,克林顿更是被记录有好几次行程都是和一名A片女演员同行。



和Virginia Roberts一样,Sarah Ransome也是爱泼斯坦性侵事件中的一个受害者代表,同样也经爱泼斯坦贩卖而被迫和多人发生性关系。在被沦为性奴期间,Sarah曾试图游泳离开萝莉岛,但被爱泼斯坦和女友Maxwell发现,最后导致护照被扣留而更加不能脱身。



萝莉岛上建造的这个海上“商务会所”,看似像一个只问肆酒纵乐、不问章法而建造的“成人乐园”,背后其实有着爱泼斯坦十分精心的盘算。

 

首先,爱泼斯坦和他同好者们猎取的对象都是18岁以下、平均年龄为14-15岁的未成年。这一年龄段女孩,心智正处在逐渐开化但并不成熟的阶段。抛开爱泼斯坦的猎奇口味不说,把这些少女当作目标人群的一大好处就是有极强的可操控性。


 

其次,这些被猎中的女孩都和原生家庭有着破裂的关系,想要逃离原生家庭。在她们逃离过程中,对钱有着很强烈的需求。所以,因为两三百美元报酬而失足的案例,在爱泼斯坦性侵受害者中屡见不鲜。

 

例如上文的Virginia Roberts在遇到爱泼斯坦前,就因被原生家庭虐待而离家出走,为了生存她收下了爱泼斯坦的钱。


受害者 Courtney Wild和Michelle Licata

 

同时,爱泼斯坦在豪宅装有大量摄像头。这些摄像头记录下来的东西,成了爱泼斯坦要挟、控制她们的利器。

 

最后,从地理位置看,萝莉岛四面环海,想要出岛只能通过飞机或船运。因此,即使Sarah Ransome当时没有被爱泼斯坦发现,也不一定能成功逃离。


萝莉岛地形

 

这些因素下,一方面爱泼斯坦能对这些少女们做到最大化控制;另一方面,在他的胁迫下,这些少女还能转变成招揽新人入局的“工具”。

 

可悲的是,尽管这些曾经年少的女孩真正长大,有更多的力量与生活做斗争;但当她们站出来为过往讨回公道时,所拥有的力量,在爱泼斯坦的金钱和权势面前仍然显得不堪一击。



包括Virginia Roberts、Sarah Ransome在内的十几名性侵受害者最终大多选择了庭外和解。而爱泼斯坦的死也成了众说纷纭的谜。

 

无独有偶,在大西洋隔壁的南印度洋海域,也有一个这样的小岛,在上世纪80-90年代期间曾是南非政界权贵豢养男童的秘密根据地。去年,一本名为《鸟岛上消失的男孩》的书在南非出版发行,由此岛上发生的恶行开始浮出水面。


《鸟岛上消失的男孩》书与作者之一的Mark Minnie

 

书的作者兼案件调查者Minnie,因一起偶然的性侵男童事件,而查出一系列涉及当局多位高官作案的黑人男童性侵案。这些人有当时的环境部长、国防部长,以及另一位尚未被披露、但疑似是财政部长的高官。


国防部长Magnus Malan

 

在他们的组织下,通过调用南非的军用飞机,将掳拐过来的黑人男童送到南非东南部的鸟岛。抵达岛上之后,权贵们给这些男孩大灌酒精,随后对他们进行性侵。如有反抗、不服从者,这些权贵就会开枪射击他们的肛门。


南非鸟岛

 

如果说萝莉岛的这些女孩们最终也许能有一个相对光明的结局,那么位于南印度洋鸟岛上的男孩们则没那么幸运了。


《鸟岛上消失的男孩》两位作者:Chris Steyn和Mark Minnie

 

该书上架10天后,作者Minnie毫无征兆地被发现自杀于一个农场,至此鸟岛案的关键人物从此失声。


现在一年已经过去,除了30年前发生过的事被揭开外,其他一切依然照旧。娈童案一直没有结论;罪犯依然逍遥法外;也没人知道当年有多少被性侵的男孩,以及他们现状怎样......


Minnie自杀现场

 

鸟岛案和萝莉岛案在某种意义上,是当下社会的一面镜子。它们的存在共同映射出了,一些有权势的人是怎样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地构建自己的法外飞地。而普通人对这面镜子所要做的就是,时刻保持警惕。







17岁少女选择安乐死,一场由性侵引发的人间惨剧


奥斯卡最佳《聚焦》,推动法案改革《熔炉》,儿童性侵抗争,是一条血路


嫁给史诗级渣男是什么感受?泰国国王和他的5任王后




如果你喜欢这篇文章请关注:


- 内容原创,图片来自网络,转载请联系公众号 -

责任编辑:陈泰山 / 编辑:Delvue.x / 设计:Cookie

    已同步到看一看

    发送中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