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最值得看的爆款纪录片,我推这部

汪佳琪 环球银幕 2019-09-02

最近有部美国前总统奥巴马夫妇担任制片人的纪录片,一经播出就红出了圈儿!


在备受关注之余,还引发了观众广泛的讨论,朋友圈一眼望去满是它的身影,它就是——


《美国工厂》



简而言之,《美国工厂》讲述的是中国老板在美国重振老旧工厂的故事,乍一听确实噱头十足,但若是把握不好其中的度,这种题材很容易被一些预设的观点带跑偏,最终招致两极评价。


《美国工厂》的视角很显然为影片在现实与表达间找到了一个绝佳的平衡点,烂番茄96%的喜爱度、metacritic评分86分,在豆瓣上也高达8.5分,影片得到了中美两国观众的一致认可。



在开始之前,我需要介绍一个非常重要的概念——“铁锈地带”(Rust Belt)


它指的是以美国中西部为代表的工业衰退区,随着全球化的发展,曾经繁荣的制造业逐步转移,这些地区由于产业过于单一,一时间难以转型,经济衰败留下的是破败的工厂与失业的民众。


影片聚焦于俄亥俄州的代顿市,它可以被视为“铁锈地带”中非常具有代表性的一个案例,其中莫瑞恩地区从上世纪初期就已经拥有了发达的制造业,主要生产飞机,而随着通用汽车的入驻,也极大地促进了代顿市的繁荣。



可想而知,代顿市养育了几代工厂人,工厂长期以来提供了稳定的经济来源,忙碌的工人通过努力成为了中产阶级,走入工厂是他们一直以来的生活方式,这样的模式可以被视为“美国梦”的典范。


而就在2008年12月23日,梦碎了。



数十年的制造业转移再加上经济危机,维持着代顿市众多家庭生活的通用汽车工厂宣布关门,随之而来的是一万多个当地工作岗位被裁减,两千多个失业家庭。


即便早有征兆,当地居民也很难会相信这里的工厂会有倒闭的一天,而更令他们难以想象的是,改变这一切的将会是一家来自中国的企业


2015年,为了积极拓展海外市场,国内最大的玻璃制造厂商——福耀集团,接手了之前被美国通用汽车放弃的工厂。



在当地政府的大力优惠政策扶植以及福耀集团投入的巨额资金的作用下,福耀美国集团迅速恢复了代顿市的生机,曾经破败的工厂焕然一新,上千个工作岗位吸引了众多当地经验丰富的老工人。


福耀集团创始人曹德旺初到美国,在当时看来甚至可以被称为代顿市的“救世主”,就连工厂前面的一条街都被命名为“福耀街”。然而曹德旺却没有显露出任何傲慢的举止,反倒是非常注意中美文化的不同。



在工人布置大厅时,问曹德旺要不要挂两幅画,一幅是美国一副是中国,曹德旺表示不需要这样去刺激当地工人,只放美国的就足够了。来到美国的中国员工也预先接受了培训,公司希望他们能了解并尊重美国人的文化与生活方式。


在工厂视察的曹德旺受到了工人们的热烈欢迎,一位重新获得工作的老工人激动地告诉曹德旺,有空一定要来他家里,一起吃顿BBQ。



工厂中的两国工人也很快就打成了一片,不同的文化相互了解相互交融,一位美国员工选择在感恩节时邀请自己的中国朋友来家中参加聚会,听说中国禁枪,就拿出了自己的枪让中国朋友过了把瘾,一切看上去都再美好不过了。


影片到了这里,基本就是我们非常熟悉的故事,在中国积极参与全球化的这些年中,也出过不少类似题材的纪录片,不同文化间一片祥和的融洽相处,相互理解且相互让步是它们主要的关注点。



而往往在这之后,不同文化交流中存在的许多矛盾才会逐渐浮出水面,《美国工厂》真正精彩的部分,从这里才刚刚开始。


在原本气氛热烈的工厂竣工庆典上,俄亥俄州议员谢罗德·布朗突然提及工会,他说他知道这里会有很多工人努力组成工会,而俄亥俄州有着丰富的工会和管理层携手合作的历史。


虽然明面儿上依旧称福耀为“伟大的企业”,但这番讲话在最初就反对工会干预的曹德旺听来却相当刺耳。



在后来的会议上,曹德旺更是摆出了坚决的态度,“工会进来,我关门不做了”。在他看来,工会的介入会严重地妨碍工人的工作效率,进而损害到企业的效益。



该厂投入巨大,为了尽快实现盈利已经让他感到了不小的压力,然而美国员工却提出了越来越多的要求。


相比通用汽车缩水近一半的时薪、不符合OSHA(美国职业安全与健康管理局)要求的生产线安排、在安全主管看来充满安全隐患的操作空间…一些为了追求效率而被企业忽略的细节在美国工人看来是对他们的一种不尊重,也是对美国规定的一种无视与冲击。


之后的11起针对福耀的安全投诉让这家企业陷入了舆论的旋涡,一些工人自发组织寻求工会的介入,随着工会势力的蔓延,在工厂内外都出现了示威喊口号支持工会的状况。



针对工会的进攻,福耀集团发起了反击。


首先是针对美国高管,在曹德旺看来工会势力之所以如此猖獗,一部分责任在于美国高管的不作为,于是集团选用了来自中国的刘道川担任福耀美国的新总裁。


其次是收拢人心,一方面福耀花费一百万美元请来LRI(劳资关系研究所)来给员工进行“反工会”培训,晓以利害,另一方面则是给员工实实在在的福利,提高工人时薪2美元。


接下来则是通过合法手段,对工厂内极力支持工会的工人进行精准清除,让渴望工作的美国年轻人填补人员空缺。(拼“玩儿人的手腕儿”?美国人还是嫩了点儿)


(一顿操作猛如虎,朋友都是二百五)


这一套多层面的组合拳使得福耀集团在这场与工会的拉锯战中大获全胜,在最终的投票中,868票反对工会介入,而只有444票支持工会。这一决定性的战役让福耀美国彻底站稳了脚跟。如今福耀美国不仅顺利盈利,还成为了目前福耀集团主要的盈利增长点。



《美国工厂》的导演史蒂文·博格纳尔与茱莉亚·赖克特用镜头让我们置身于众多矛盾的间隙之中,在这样一个于商业于文化都冲突不断的事件中,二人没有选择预设任何观点,将主观的成分尽可能地抽离。


于是我们得到了一个现实的切片,这个切片相当薄,与宏观经济局势比起来,代顿工厂的起伏是个再微观不过的切入点了。但《美国工厂》吸引人的地方就在于这一刀切得足够深,在有限的空间里冷静地展现了关于现实的每一个角落。



显然两位导演无意于提供任何所谓的答案,只是为观众提供一个开放式的平台,它让基于此的讨论都更有现实意义。


其实这并不是两位导演首次将镜头对准代顿市的工厂,此前二人拍摄的短片《最后一辆卡车:通用工厂的关闭》讲述的就是福耀到来前的故事。这部短片在当年还获得了奥斯卡最佳短片奖的提名,而目前看来,其灵魂续作《美国工厂》也有可能再度冲击奥斯卡。



除了因为原本就生活在这里,使得两位导演有着更为深刻的认识与真诚的态度,《美国工厂》的出现还得益于曹德旺本人的开明。原本曹德旺希望二人为福耀美国拍一部纪录片,主题可想而知,而为了坚持对真实的纪录,二人拒绝了邀请。


对此曹德旺非常开明地表示,二人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愿拍摄一部纪录片,还给予了二人不小的权限,可以自由进出工厂,任意进行拍摄。于是才能有如今通过对1200个小时的素材进行剪辑而形成的最终作品。



正因如此,片中的曹德旺没有像所有那些伟人般的肖像与铜板雕刻一样,而是呈现了一个较为真实的且矛盾的商人面貌。


用导演本人的话来说,“这部影片就像《唐顿庄园》一样,观众既能看到贵族的观点,也能看到管家和佣人们的观点”。最终的呈现效果确实如此,在有限的篇幅内让观众尽可能地听到每一种不同的声音,以兼听则明的态度去进行观察



正是这样的拍摄理念,才使得《美国工厂》成为高地制片公司第一部出品的电影。这也是本片备受关注的另一个亮点,因为这家制片公司的主人正是前任美国总统奥巴马与前第一夫人米歇尔。


“高地制片公司”这个名字的来由也与影片的精神息息相关,让大众从自己的日常生活中短暂抽离出来,跟随影像去审视他人截然不同的人生,如同令单一的视角置身高地,获得更加宽广的视野,进而弥合这个愈加分裂的世界,在相互理解中找到共识。



《美国工厂》最后的点睛之笔,落在了具体的争论之外,它预示了更加残酷的历史车轮。自动化的到来终将会淘汰这些工人,即便是将自己变得越来越像机器的中国工人。


到了2030年,将有三亿七千五百万人的岗位被自动化机器生产所取代,到了那时,所有这些争议都将毫无意义。



即将到来的新一轮技术革命将为世界经济带来又一波增量,开启资本的下一个循环,技术发展下世事变迁,有些却又未曾真正改变…





微信号

world-screen


及时发布热点影事

有态度的原创影评

贴心的观影指南

与微信用户实时有奖互动




2019年第9期《环球银幕》

快速购买长按或扫描下方二维码



    已同步到看一看

    发送中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