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遭全网吐槽的山东,还有多少你不知道的陋俗?

钟夏 郑州地产 2019-08-30


山东,又称齐鲁大地,齐国和鲁国都是春秋时的主要国家,在春秋,国与国之间也是有鄙视链的,处于鄙视链顶端的,正是以保存周礼完备著称的鲁国。


因此,鲁虽是小国,经常被周边国家欺负,但却有着文化上十足的优越感,很瞧不起那些远离华夏的蛮夷戎狄们,嘲笑他们没文化,不懂礼仪。


可两千多年过去,曾被视为礼仪之邦、孔孟之乡的山东,如今却又常常因为习俗上的落后,如拜年磕头,酒桌文化盛行,女性不能上桌等等,反倒成了被嘲笑的对象,并时常荣登微博的话题排行榜。


比如山东近期因为喝酒技术培训中心被整治又上了头条,连喝酒都需要培训,让许多人看来简直匪夷所思,但在山东,喝酒还真就是个技术活。


没有培训,你知道在山东喝酒,人人都要严格遵循的流程吗?你知道在山东喝酒跟吃饭是分开的吗?你知道在酒桌上应该如何坐吗?估计只喝酒排座次一项就够你研究半天了。因此,喝酒培训很有必要。

我生在河南,因为我们县毗邻山东,且在历史上也曾长期属于鲁,因此,对于山东习俗,从小便耳濡目染的我还是有资格聊一聊的,那么,它真的有那么陋吗?


1


先说一项山东最被吐槽的陋俗之一——过年磕头。


近些年,随着短视频的兴起,每到过年,山东一些地方拜年互相磕头,在大马路牙子上,一跪跪一片的视频更是惊诧了围观群众。



真的有这么夸张吗?吃瓜群众在惊讶的同时,也不免好奇,都9102年了,大清早灭了,中国有些地方怎么还要磕头?


我也有过类似的好奇心,只不过是反向的。


大学时去外地,跟同学说起过年时的习俗,才第一次了解到,原来有些地方过年是没有磕头的。


孤陋寡闻的我原先还以为,每个人过年都要磕头,如同我们这个地方一样。


不错,从我记事起,我们这儿过年都是和磕头联系在一起。


每当除夕夜过后,在新年的第一天,大概四五点钟,天还未亮,伴随着此起彼伏的鞭炮声,家人们便开始准备磕头了。


磕头是有次序的,一般先是给写有族谱的主子磕,之后是家里的直系亲人,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其次是同属一个院系的其他长辈,按照亲疏远近的顺序,一个都不能少。


在磕完自家的亲人后,同属一个院里的人一般便开始拉帮结派,挨家挨户地去磕,帮派一般以姓氏为单位,除了磕头外,也能以此来显示每姓人丁的兴旺。


这时候,如果一个辈分高的人,恰好在马路上被这群人遇见,你所见到的场景会和上面描述的一模一样,只要前面有人带头磕,马上后面的人就会一跪跪一片,毫不夸张。


我们村并不大,在周边的村子里属于中等,只有几百户人家,即便如此,想要结束整个流程也得要磕几十个头。


磕头这项行为对人的影响,除了身体上的折腾,更多的却是在心理上,当一个人在这种习俗中长大,他需要默默接受的前提是,个人做个宗族组织中的一员,需要对宗族具有无条件的顺服。


其中更是隐含着需要被严格遵循的,长幼尊卑的等级秩序,磕头下跪的仪式,所展示的正是晚辈对长辈完全的顺服,只要一个人年龄大,辈分高,那就代表着他天然应受到更多尊重。


从磕头这种习俗上看,这儿还是一个宗族观念极其浓厚的地方,这种看重宗族,个人依附于宗族的观念最早可以追溯到周所建立的宗法制度,虽然制度早已不存,但观念的生命力却依然强大,延绵千年。


宗法制度的关键就在于,只有一个人隶属于这套庞大的亲族组织,也就意味着你和这个系统中的每一个其他人,都有着明确而固定的关系,其中所依循的关系就在于辈分的高低。


实质上,不止是磕头,这里对辈分的看重,几乎体现在人与人接触的一切行为方式上,无论是聚餐时排座谁做中间,吃饭时谁第一个动筷,还是和长辈喝酒时碰杯要低于对方,都严格遵循这点。


至今我还清楚地记得,有一次和一位长辈吃饭,因为之前不了解,碰杯时没有注意,而被教育说,在跟比自己辈分高的人一起碰杯时,杯沿的高度不能超过对方。


从此我就格外注意,和人喝酒碰杯时杯沿的高度务必要低于对方,以示尊重,而和我碰杯的每个当地人几乎都深谙此理。

 


2


山东不仅宗族观念深厚,还是个官本位意识严重的地方。


在我们这儿,如果哪家出了个当官的,不仅街坊邻居会高看一眼,四邻八舍也会忍不住争相传颂。


如果有一家人被其他人谈论说“他家里有人”,或“他上面有人”,那你要清楚,这个人并非是指生物个体意义上的人,而一定是个有权势的官儿。



所以一个人无论在外混得多好,多成功,多有钱,都不如他是个官员更能够光宗耀祖。


因此,在长辈对子女的期待中,考公务员,或成为体制内的一员始终被放在第一位,吃国家饭,才会被视为一条正路。


葱省高官多不是没有原因的, 这儿可以说有着极为浓厚的官本位的文化和土壤。


热衷进体制,热爱做官儿,和这儿还是个以人情为主导的社会也有很大关联。


如果是一个文明开放的社会,一切都会以规则为准,可在一个人情社会,人一旦遇到问题,首先做的不是思考规则是什么,而是有没有能帮得上忙的人。


什么样的人能帮得上忙?当然是有权有势的人,而当官恰恰又是获取权势的最佳途径,于是,社会就自然形成了热衷进体制的氛围,一代又一代人乐此不疲。

 

3


除了热衷当官,山东还酒桌文化盛行,且喝酒的规矩很多。


在这,喝酒虽谈不上家常便饭,但只要是稍微正式的场合,一定少不了酒。


平常走亲戚,过年拜年,孩子满月,三天回门,同学聚会,更不要提丧婚嫁娶等等场合,没有酒是绝对不可能的。


过年的时候,喝酒的场子尤其多,所以,这里喝酒吃饭又被称为赶场,有的人甚至一晚能赶个五六场。


正因为喝酒盛行,能不能喝,能喝多少就被看得尤其重要,酒桌上见面俩人寒暄,最好的话题永远是你能喝多少,如果你说自己喝不了多少,那对方一定会夸你谦虚。


人人以能喝为本事,这本事被视为和男人行不行一样重要,因此,在山东喝酒,如果你在酒桌上一旦不能喝了,千万不能说不行了,不然就会遭到其他人的一致嘲笑。


酒桌文化盛行一方面是喝酒的场合多,另一方面则是劝酒的风气特别浓。


以同学聚会为例,如果你不想喝酒,一定要在最开始就想个足够的理由,理由最好是能严重到只要喝酒就必死无疑的那种,不然在吃饭的过程中很难抵挡住其他人的一轮轮进攻。



如果你只是以身体不好,或者其他稍微牵强的理由推脱,那这种理由很容易会被无视,周围人会不断地找各种理由,套各种近乎,以一种誓不罢休的精神来让你就范。


当一个人成为所有人的目标时,如果一直不喝,实际上要顶着巨大的舆论压力,好像这杯酒不喝下去,就对不起天下人一样。


而且劝酒是很有策略的,刚开始劝时,只会说让你喝一点,当你以为只要依照其他人的要求喝下一小口就结束了,那你就大错特错了。


因为,你一旦开了口,那就代表之前的所有努力都前功尽弃了,他们只会变本加厉,乘胜追击,直到你被喝趴下,或者周围有人被喝趴下,才可能宣告结束。


这都是我个人的亲身经历,我是个不喜也不善喝酒的人,但即便如此,依然在酒桌上被几次三番地撂倒过,都是因为防不胜防啊!


尤其是过年,因为需要喝酒的场合多,喝醉出的事故当然就少不了,我的亲人里,姑父,大伯,三叔全都因为酒驾摔伤被送进过医院,可见在山东,酒,真是猛如虎。



4


山东尽管酒桌文化盛行,但这一切和女性都没有关系,因为在这些场合,女性都是不上桌的。


对于女性不能上桌这事,在我成长的过程中,经历过从不适,到习以为常,再到不适的三个阶段。


小时候不适是因为懵懂,对这一切还无从了解,只是单纯地感到好奇。


记得小时候走亲戚,无论是姑姑回门来奶奶这边,还是妈妈带着我们去姥姥家,做饭时一般都是女性,可每次当她们辛辛苦苦做完一桌菜时,我却惊讶地发现围着桌子的却只剩下男性。


至今我还清楚地记得,第一次意识到这点时,内心巨大的不解,好不容易聚在一起的一家人,怎么不在一起吃饭呢?


但当时年纪小,也没有想到要问问为什么,久而久之也就习以为常了。


再次意识到这事的不合时宜,是在网络兴起之后,直到山东女性不能上桌被一次次热议,我才明白,原来并非所有的地方女性都不能上桌,原来不上桌是特殊状况。


虽然女性不上桌的习俗只限于一些特殊的场合,其中也有因为男性在饭桌上要喝酒的缘故,虽然即便是不上桌,大家吃的饭菜也没两样,但这无疑正是地方男尊女卑传统观念的反映。


如果说女性在生活中不被平等对待反映了女性地位之低,那么高彩礼则从另一方面反映了女性的不够自主。


近两年随着地方彩礼越来越高,对于一般父母而言,适婚女孩变得更奇货可居,现在没有个二三十万的彩礼,结婚想都不要想。


彩礼高显然并不代表女性地位高,恰恰证明了在父母眼中,女儿成了敛财的工具,女性人身的不自由,不自主,这种对女性人身的物化和女性不能上桌其实是一体两面,都是地方上男尊女卑的体现。


男尊女卑,重男轻女,最后导致的结果却是女性的彩礼越来越高,这样的结果不能不让人啼笑皆非,但又感到沉重悲哀。

 

过年要磕头,宗族观念浓厚,官本位,盛行喝酒,男尊女卑,这些都是我作为一个文化上的山东人,所从小耳濡目染的地方陋俗。


只有在见过更广大的世界之后,我才意识到她在文化传统上的保守和僵化,并忍不住想要思考,这一切的源头在哪里呢?


山东的这些陋俗,在网上有时会被戏谑地统一称为“鲁学”,这是明显要和春秋时期的鲁国扯上关系,背锅的还是传统文化。


不过,如果以传统文化论,中国历史的发展是越往后,南方在文化传承上更为领先,而北方在经过一次次的入侵,五胡乱华,衣冠南渡,宋室南迁等一系列的变乱之后,传统文化的留存应该更薄弱才是。


所以,如果归结到传统文化的影响,南方才应该更为保守僵化,可为何在现代社会,却是位居北方的山东却成了陋俗的吐槽对象呢?


或许这种习俗上保守落后并非是山东所独有,而是在现代文明冲击之前,为我国广大省份所共享,只是沿海地带因为更早受到现代文化的冲击,思想观念开放得早,所以才没有了这些陋俗的遗迹。


山东也并非铁板一块,实质上,陋俗遗留更多的主要还是鲁西更靠近内陆的一带,但如果只是因为身处内陆才保守僵化,那在思想观念上,比山东更不临海的河南理应更落后,但相比山东,河南显然并没有那么多的陋俗被嘲笑。


历史早已成为过去,想要追究这一切是如何来的也并不容易,不过,虽然传统根深蒂固,想要改变并不容易,但城市化的到来已经在悄悄地改变这一切。比如像我这一代的村里人,几乎有三分之二都已在城市里安家落户,留下的人越来越少,当一个地方的人都远离故土时,那她所有的习俗早晚也就随之烟消云散了。

 

 

· END ·

— 合作转载爆料 

微信丨88481300

电话丨15537133717

    已同步到看一看

    发送中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