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版十二怒汉”电影剧本《十二判官》(十五)

郭乙丁 中国法律评论 2019-09-02

《中国法律评论》于2014年3月创刊并公开发行,由中华人民共和国司法部主管、法律出版社有限公司主办。中文社科引文索引(CSSCI)扩展版来源期刊,人大复印报刊资料重要转载来源期刊。

刊号:CN10-1210/D.

订刊电话:010-83938198

订刊传真:010-83938216




《12 Angry Men》(12怒汉)是1957年美国制作的经典黑白电影。主要讲的是来自贫民区的少年被指控弑父,所有的证据都对少年不利,少年将被判死刑。由12个人组成的临时陪审团成员中11人认为少年有罪,但其中1人表示尚存疑点,因此经过反复地推敲和细致地讨论,一层层地抽丝剥茧,最终成功逆袭——宣判少年无罪。这部反映美国陪审团制度的经典电影被很多国家翻拍。


2015年,中国《十二公民》的电影用大学法学院模拟陪审团的方式翻拍了美国的《十二怒汉》,豆瓣评分8.3,虽然表现不俗,但缺乏中国司法的真实基础。


中法评公众号将连载由著名法律记者郭乙丁先生创作的电影剧本《十二判官》,用中国的审判委员会“置换”美国的陪审团,从真实的司法实践出发,展现在中国法治语境下追求公平正义的理念图景。本期推送剧本第十五部分。


中国走向法治社会必然要求成熟而自洽的法律文化表意,而这种成熟而自洽的法律文化表意也只能在法治社会中孕育。


这部被著名导演高群书评价“创意很牛逼,问题很多“的剧本,你怎么看?大幕徐徐拉开,请搬好板凳,前排就坐。


往期阅读 · 点题即可

《十二判官》开幕

《十二判官》(二)

《十二判官》(三)

《十二判官》(四)

《十二判官》(五)

《十二判官》(六)

《十二判官》(七)

《十二判官》(八)

《十二判官》(九)

《十二判官》(十)

《十二判官》(十一)

《十二判官》(十二)

《十二判官》(十三)

《十二判官》(十四)


  • 欢迎关注作者微信公众号“犯罪片工作室”。



《十二怒汉》海报


人物:


1,主角(正一号):林力夫:刑一庭庭长;

2,配角:杨少成(反一号):分管刑事审判的副院长;

3,高文方:院长;

4,刘啸天:分管民事审判的副院长;

5,梁海生:分管行政审判的副院长;

6,李道峰:分管立案和执行的副院长;

7,常浩平:分管行政工作的副院长;

8,陈卫国:审委会专职委员;

9,于泽群:审委会专职委员;

10,赵洪洋:刑事专委会委员;

11,何东:刑二庭庭长;

12,张秋风:刑三庭庭长。




42.看守所,内景,夜晚


镜头透过监室的铁栏杆看过去,武海峰戴着手铐脚镣躺着。


同监室嫌疑人:唉,哥们,想啥呢?


武海峰:不知道哪天早上铁门一打开,我就要跟大家拜拜了。


同监室嫌疑人:人到了这个时候,都会后悔的。


武海峰:不是后悔,我是冤枉的。


同监室嫌疑人:进来的人都说冤枉。我不冤枉吗?被我们挑了脚筋的那个土鳖,真他妈的黑心烂肝,他对工人太残酷了,吃的比这里还差。这也能忍,我们都是贵州农民,在家里还经常吃不饱,只要能赚到钱,再苦都比种地好。可出了好多工伤事故,有三个老乡五个手指齐刷刷地切掉了,还有一个,从这里(比划着),整只手被车床切断,掉一两个手指那就太多了。断手指的一分钱不赔,断手的赔三万块,赶出厂门。他赚那么多钱,都是我们的血泪呀,你说他夜里不做噩梦吗?


武海峰:你们可以向政府反映。


同监室嫌疑人:我们连合同都没有,哪个部门都找了,没人管。最后我们忍无可忍,就把老板的脚筋挑断了。


武海峰:人死了吗?


同监室嫌疑人:没有死。我们知道他小老婆生的两个孩子还小,不想要他的命,就是让他长个记性。我们的命不值钱,你太可惜了。


武海峰:我说不是我干的,你相信吗?


同监室嫌疑人:现在说这个没用。到这时候了,就别装怂,你杀了那一对狗男女,有血性。你看武松杀了潘金莲、西门庆,自己去衙门投案自首,多他妈痛快。(拍拍武海峰肩膀)记住了,上刑场的时候腿不能打软,20年后又是一条汉子!



43.会议室,内景,白天


高文方:(抬头看了看挂在墙上的时钟)5点多了。不过,总算有了初步结论,不同意维持原判的人占绝对多数。这个不需要全体一致,可以确定下来。


杨少成:既然胳膊扭不过大腿,我反对已经没有实际意义,那我也我当个好人,顺应主流民意,(他举起手)不同意维持原判。


何东:好吧,我也反对维持原判,(举手)11票。


张秋风:算上我一票。(举手)12票。


高文方:全部12票,所有的审委会成员都不同意维持原判。


(现场响起鼓掌声)


高文方:我们终于搞出了全体一致。不过呢,这只是一个半拉子结论——我们否定一审法院的死刑判决。否了之后怎么办呢?


林力夫:这还用说嘛,当然是宣告无罪。


杨少成:别太天真。武海峰杀人的嫌疑仍然不能排除。我建议按照过去一贯的做法,做留有余地的判决,改判死缓。


林力夫:有罪判罪,无罪放人,这是谁都懂的司法常识。死罪饶过,活罪不免,你这是玩的哪一出?


何东:对有问题的案子,判决时留有余地,不是我们创造的,是目前司法界普遍的做法,你把它理解为潜规则也行。


杨少成:放掉一个有明显杀人嫌疑的人,这不符合中国司法的国情。


林力夫:(情绪激动,站起来,拍着桌子)不,你错了!身为法官,我们没有权力把一个仅仅有嫌疑的人判处重刑,让他在大牢里度过余生。扪心自问,这样做,法官的良心何在?


杨少成:(他也站起来,指着林力夫)你别这样质问我,你那一套咱们都懂。我一再警告你,中国有中国的现实,书本上的理论,在现实中走不通,会碰壁,会碰得头破血流!判个死缓,既不会引起太大的负面效果,也不会冤杀,将来还有回旋的余地。


林力夫:对不起,我还是要追问到底,你用什么证据判武海峰死缓?


杨少成:别问我,审判长坐在这里。


林力夫:你没有底气直接回答,想甩锅。


陈卫国:这还真是个棘手的问题。两条人命,要么是死刑,要么是无罪,中间没有缓冲的余地。这不像经济犯罪案件,指控受贿100万,其中一笔赃款证据不足,那就去掉这一笔,还剩下80万,照样能定罪,无非就是量刑减轻两年而已。


林力夫:不敢理直气壮地判武海峰死刑,就是因为证据不足,心里没底;明知证据不足,还要判他死缓,这不是枉法裁判吗?


梁海生:为了不得罪公安局,以牺牲被告人的利益为代价,和稀泥式的判案,说得狠一点,那是出卖司法的尊严,是让法官背上千古骂名。


杨少成:照你说,难道我就没有一点廉耻!你口口声声程序正义,我去跟领导汇报的时候,跟谁谈程序正义?(一脚踢开椅子,起身走到饮水机那里倒水)



44.会议室,内景,白天


林力夫表情沮丧,走到窗子那里,点了一支烟,两眼看着窗外。


林力夫:讨论了一整天,问题明明白白,死刑判不了,还是要判死缓。这没有道理,没有任何道理。


杨少成端着杯子,看了一眼林力夫,回到座位上。


刘啸天:从法律上讲,判死缓跟死刑差不多,无非是保住一条命。判死刑的理由不充分,判死缓其实也没有理由。


林力夫:(转过身来)不管判什么刑,证据的标准都是一样的。傻瓜都明白的道理。


杨少成:伙计,如果我们真是傻瓜,傻到脑残,“不知有汉,无论魏晋”,那就好办了。难就难在我们不是傻瓜,判案子必须考虑后果。


林力夫:什么后果?不就是怕担责任嘛。法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卖红薯!


  • 剧本纯属虚构,如有雷同,实属巧合




欢迎各位惠赐文章,来稿请投:

chinalawreview@lawpress.com.cn

    已同步到看一看

    发送中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