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伟强 | 全民基本收入:新乌托邦亦或人类新愿景?

胡伟强 中国法律评论 2019-09-01

《中国法律评论》于2014年3月创刊并公开发行,由中华人民共和国司法部主管、法律出版社有限公司主办。中文社科引文索引(CSSCI)扩展版来源期刊,人大复印报刊资料重要转载来源期刊。

刊号:CN10-1210/D.

订刊电话:010-83938198

订刊传真:010-83938216



胡伟强

中国海洋大学法政学院讲师



全民基本收入提供的不仅仅是一道坚韧的能兜住全体国民的社会安全网,还可能是一条通向社会普遍繁荣(universal prosperity)的人类未来之路,其在全球各地的实践和推广也必然会给中国未来的制度建设带来有益的启示值得我们持续地予以密切关注。


目次
一、全民基本收入方案在各国的实践
二、全民基本收入方案为何日受青睐
三、引入全民基本收入可能带来的深远影响




全民基本收入(UBI: universal basic income 或者 unconditional basic income)是指一国或某一地区政府对其管辖区域内的全体公民或居民每月或每年提供一笔固定收入的保证,这种保证会覆盖辖区内全体具有合法身份的公民或居民、不附加任何额外条件、可终生连续发放。


这种制度构想听上去或许有点匪夷所思,但在西方发达经济体国家却日益受到了各界的重视且已经不只是纸上谈兵。瑞士在2016年6月就曾对此提案举行过全民公投,芬兰、荷兰、加拿大等国也都在酝酿相关的法案,而美国阿拉斯加州早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就通过设立投资基金将石油红利无差别不附条件地分发给居住在阿拉斯加的所有居民。


本文意欲简要地介绍和探讨这种制度构想在全球各地的实验和探索、其近年来吸引越来越多讨论和支持的原因、以及如果得到大规模实施可能带来的深远影响。


一、全民基本收入方案

在各国的实践


时下所热议的全民基本收入的概念首先由比利时鲁汶大学的范·帕里斯(Philippe Van Parijs)教授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提出,主要针对的是长时间困扰欧洲国家的缓慢增长和高失业率问题。


这一制度构想在当时不仅没有得到主流重视、甚至被认为是荒诞不经的观点而乏人问津,但时事境迁由于下文所揭橥的社会变迁和技术挑战,这一想法日益受到西方社会各界的讨论和关注,而且在一些国家和地区还获得了政府的重视和支持,并率先引入了某种小规模实验或简化方案。


芬兰的社会保险局(Kela)在2016年11月从领取基本失业补助的失业人口中随机抽取2000名成年人参与于2017年1月1日开始的实验。在试点实验中只向无业人员发放现金,金额是每月560欧元(约645美元/月),这低于其官方1190欧元的贫困收入标准,参与试点的对象同时还能享受其他社会福利。实验期为两年,实验目标是判定这种制度是否有助于促进就业、减少贫困、以及简化传统的社保体系。


芬兰正在进行的实验虽然并不完全符合上述全民基本收入的定义且存在金额过低、期限过短等缺陷,但开展试点实验仍然对验证全民基本收入方案的可行性以及能否有效地替代传统社会安全网提供了宝贵的经验。类似的实验方案也正在荷兰、苏格兰、加拿大安大略省酝酿或者考虑推出。


在全球各地的实践中,瑞士在2016年6月对相关提案举行过的全民公投尤为值得关注。


首先公投予以表决的是真正符合全民基本收入定义的提案,根据这一提案,瑞士政府将向每位瑞士公民以及在瑞士居住5年以上、有合法身份的外国居民发放基本收入,且无任何附加条件。


其次,一旦提案得到通过就会成为正式法律而不存在过渡或临时的安排。


最后,一旦提案获得通过,每名成人每月将领到2500瑞士法郎(约1.7万人民币)的固定收入,儿童每个月也将得到625瑞士法郎(约4200元人民币),与其他国家的实验方案相比,这一提案所保障的基本收入水平不仅更为慷慨而且是全民基本收入方案倡导者认为能真正实现目标所需的数额(刚刚超出该国贫困线)。


这一提案虽最终未获通过(参加公投的选民中有78%的投票反对),但与一般民众的认识不同,全民基本收入方案的倡导者认为这是一次具有历史意义的事件:不仅表明这一提案获得了近四分之一选民的认同并会为下一次公投打下良好的民意基础,更为重要的是这次公投还将示范和引领其他国家相关立法活动的展开。


另外需要说明的是对全民基本收入方案的讨论和关注并不只局限于西方经济发达体国家,一些发展中国家、甚至欠发达国家和地区(例如:印度、纳米比亚、肯尼亚等国家)也在积极地考虑引入这种制度或者开展小规模的实验,虽然其主要目的与西方国家的有所不同:这些国家和地区引入全民基本收入方案的初衷在于有效地消除极端贫困而不是保障全民基本收入水平。


二、全民基本收入方案

为何日受青睐


全民基本收入方案之所以在西方得到广泛谈论并受到日益重视在我看来主要出于以下两个原因:长期工作前景的不确定性;以及近期中低阶层收入增长乏力与各阶层间收入差距拉大问题日趋严重。


首先谈谈长期工作前景不确定的问题。


以大数据和人工智能为标志的第四次工业革命的到来对发达经济体国家未来工作的冲击是全方位和没有先例的。全方位指的是不仅仅那些一般熟练技术工种会被高度智能化的机器人和自动化机器所取代,当下中产阶层工作的保留地——一般服务性和管理性工作岗位也面临着被人工智能取代的危险。


没有先例指的是以往三次工业革命既破坏了原来的工作岗位但同时也创造出了大量更新、收入水平更高的工作岗位,但人们对第四次工业革命是否能够复制以往的模式表示了普遍的担心:如果说以往的工业革命创造出更多的中产阶层,随着人工智能等技术的普及和扩张恰恰是中间阶层的工作岗位会受到最大的冲击。


这些都意味着从长期来看产品和服务成本会日益降低、某些产品甚至会免费提供,生产效率高度发达,但与此同时大量的技术性工作岗位也将被替代并永久性地消失,这种技术进步在带来物质丰裕的同时也给西方社会长期就业前景抹上了长长的阴影。


另一个原因是困扰当今西方国家的中下层收入长期停滞和收入(财富)差距日渐拉大的不平等问题。


在皮凯蒂(Thomas Piketty)那本畅销全球的《21世纪资本论》书中,这一分配不平等现象被浓缩为r > g的问题,即资本收益率高于经济增长率,这必然导致财富越来越集中到资本所有者的手中从而带来赢者通吃的结果。


此外,全球化和与之伴生的各种资源和要素自由流动也使得大量制造业工作岗位从发达经济体国家流出并转移到低生产成本国家,使得这些流出国制造业萎缩大量传统工作岗位被消减。


无论收入(财富)不平等的具体形成机制如何,这种收入停滞和不平等所带来的政治社会影响已然显现:在英国脱欧(Brexit)、美国特朗普上台、欧洲各国右翼极端主义抬头等大事件和趋势中都已释放出了明确的信号。这些深层次和结构性的变化必然要求政府予以回应并做出政策调整,全民基本收入这一制度构想也就相应进入了社会主流的视野并被纳入一些政府一揽子改革议程之中。


三、引入全民基本收入

可能带来的深远影响


引入全民基本收入对社会所带来的影响是深远和多方面的。


首先要考虑的自然是社会能否负担得起这样一笔以万亿计的天文数字般的财政支出。全民基本收入的倡导者对此担心的回答是明确和肯定的:通过重新整合现有的社会福利支出体系和税收体系(新开征一些必要和有益的税收明目,比如:普遍性的碳税和特定的资源税、金融交易税、更具有累进性的收入税等;同时减少或取消对农业、化石能源产业不合理的补贴等),西方国家的财政完全负担得起这笔开销。


其次的质疑来自于这样一笔不劳而获的固定收入对人们工作意愿可能带来的消极影响。


对于这个疑虑全民基本收入的支持者一般会从以下三个方面予以回应:


大量的实证研究表明这样一笔基本收入的引入从整体上说并不会影响人们寻找工作的积极性、在一些情形下反而会增强而不是削弱工作的激励(这其中基本收入水平的设定无疑是一个关键变量);


对一些群体来说那些低收入的工作是充满歧视性和压榨性的,引入基本收入制度之后必然会改变这些市场的劳动力竞争条件从而抬高整体工资水平;


在有了基本收入保证之后,人们就具有了更多选择的自由,而这些自由所带来的多样化追求和自我价值实现不仅是经济增长的源泉更是其目标,人们就可以不再为糊口找活(work)而为实现自身的价值而工作(job)。


与这一点相关可能也是最大的挑战就是全民基本收入这一概念对当下西方主流思想观念的冲击。


在韦伯关于新教伦理的描述中勤俭与自立是现代资本主义得以建立的关键信念,而这样的信念在美国表现的尤为明显,美国梦就是个人通过自我奋斗收获成功的国家神话和全民信仰。


在主流经济学思想观念中经济增长自身已然变成政策追求的主要如果不是惟一的目标,政府对市场的干预也早已被放上了新自由主义者的祭台。通过政府强力介入市场无条件提供基本收入的做法与这些主流价值观扞格不入。


一贯睿智的凯恩斯早在1930年的一篇论文中对此问题就发表过真知灼见,他把人类的需求分为两大类:基本或绝对需求与相对需求。对相对需求(超出同伴或比较的对象)而言人类可能永远无法满足,但对绝对需求的满足会很快到来(凯恩斯预测的时间节点是2030年),一旦这些需求得到满足,人们可能会把更多的精力用在追求那些非经济性目标之上。


就此而言,全民基本收入提供的不仅仅是一道坚韧的能兜住全体国民的社会安全网,还可能是一条通向社会普遍繁荣(universal prosperity)的人类未来之路,其在全球各地的实践和推广也必然会给中国未来的制度建设带来有益的启示值得我们持续地予以密切关注。



推荐阅读

胡伟强:政府在老龄化社会中如何作为,以老旧住宅楼加装电梯困局为例 | 中法评

胡伟强:抢座还是买座?从权利界定与资源利用谈起 | 中法评



欢迎各位惠赐文章,来稿请投:

chinalawreview@lawpress.com.cn

    已同步到看一看

    发送中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