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终于看穿姚晨这个女的了

世相君 新世相 2019-08-31

这是 新世相 的第 1044 篇文章

 


 

我看不少人说,姚晨最近活跃得像个高仿号。

 

于是去她微博看,越看越觉得有意思。


先是说话格外地直:

 

有女孩跟男朋友第一次过夜,结果被埋怨太胖。

 

姚晨转发说,下次再遇到挑三拣四的渣男,你就这么回答:不是我太胖,而是你太细。

              

 其次是显得有点可爱:

 

记者问她,最近的一通是电话打给谁的?

 

预想中大概是爱人孩子吧,结果她带着社畜的表情,给了个非常社畜的回答:

 

—— 打给宣发方的。

 

而且还是像大学时追帅哥一样那么打,死缠烂打,穷追猛打。

               

姚晨这么卖力,是因为最近她监制和主演的电影上映了,片名叫《送我上青云》。

 

电影排片不多,票房一般。她说这是她“从影史上票房最低的一次”。

 

但她一直挺乐呵,一开始就给自己打气。

 

加油啊老铁!我们离票房过亿,就差九千万了!

 

然后粉丝在底下一起“哈哈哈”:对!离过 10 亿也只差 9 亿 9 千万了!

 

             

这部电影,姚晨不光是主演,还是第一次自己做监制。这也是她的公司参与制作的第一部电影。讲的是女性的故事,导演+编剧+监制也全是女性。

 

前几天,我去姚晨的公司和她当面聊了聊。

 

她说她现在每天都去公司上班。

 

感觉她现在的状态就像:人到中年给自己找了份新工作,还特别想把这事儿干好。

 

我能从很多职业女性(尤其是那些人到中年、家庭事业一直不错的女性)身上得到这种感觉:


她们觉得自己还很年轻,但现实也很严峻,职业上要应付的难题一个都没有减少,更多的新问题也在一个一个冒出来。

 

是挺不容易的。但跟姚晨聊完后,我的想法有点改变:

 

人生经常会危机四伏。

 

可你遇到的每一次危机,可以试着用“哈哈哈”去度过。

 

就像电影女主盛男在结尾做的这样。

 

就像姚晨这样。

            




姚晨跟我说,她最近掌握的一项技能是——使用打卡软件。

 

因为她们公司是刷脸进门的,虽然她是老板,也得打卡上班。

 

她跟我开玩笑说:

 

“公司有五个合伙人,六七个员工,基本上是一对一。

 

但也是个公司,也有商业架构,也要看财务报表。”

 

之前她熟悉的是演员的工作,现在要从头听同事们讲商业架构,一头雾水。

 

“我来到了一个40岁的关口,却像一个小学生一样突然开始学习很多新鲜的事物。”

 

当监制也是这种体验。

 

电影开始筹备时,她特意去网上搜索了一下:“如何当监制”。

 

现在回忆起拍摄时在贵阳的 40 天,只记得天总是灰蒙蒙的,平均每天要工作 14 个小时。

 

“有一天收工已经快晚上 12 点了,太累就点了一碗辣粉。

 

辣粉来了,我刚要吃,制片人来跟我说预算可能不够了。

 

等解决完之后,辣粉也放得没法吃了。当时躺在床上就觉得还是当演员轻松。”

 

崩溃的时候也很多。

 

“我第一次看到粗剪样片就失眠了。”

 

“海报打印出来的颜色怎么和手机上不一样呢?”

 

还有一些时候,是看到电影的排片情况。她形容这部片子是“地狱开局”。

 

上映当天,排片一看只有 2.3%。一般都得在 8%,它才有希望往上翻。

 

她当时就崩溃了。

 

第二天一看,排片居然又往下掉了一点,所有人不再崩溃,开始认真祈祷可以回到第一天的样子。

 

排片终于回去了,同事们都在群里欢呼。

 

“后来我们不去跟别人比了,我们就跟自己比。”

 

但好在姚晨对自己的新身份也越来越有经验了。她做老板的方式就是,不太像个老板,而是“有点像我们公司的吉祥物”。

 

“每次我去公司都觉得,哎,公司人好少,而且年纪都小没什么共同语言。

 

但我一点烤串啥的请他们吃,一下子会有一群人,我都惊呆了。

 

以前点烤串都可以吃到饱,现在感觉不太够吃。

 

不管年纪和职业,对烤串的热爱是相同的。”

 

此时,我面前的姚晨又是一阵“哈哈哈”。

 


 

 

我问身边的朋友,提起姚晨,你第一反应是什么?

 

他们说:《武林外传》的郭芙蓉,《潜伏》里的翠平,《都挺好》里的苏明玉。

 


这些角色都很经典,让人印象深刻。但中间的日子其实没那么容易。

 

从郭芙蓉到翠平,中间经历了 3 年。

 

从翠平到苏明玉,中间花了 10 年。

 

这中间姚晨在干嘛?结婚,怀孕,生了两个孩子。

 

上个月 FIRST 青年影展上,海清在台上讲:中生代女演员需要机会。

 

姚晨被喊上台,然后回来转了这条微博。


       
“类似职业困境也不仅仅只限于影视圈。”

@Anne齐丛丛说,她今年37岁,是个互联网行业中层,每天都害怕被裁员。

想跳槽,但面试官见到她,全都会问下面三个问题:


结婚了吗,有怀孕打算吗?
你能理解年轻人的思维和市场吗?
公司里都是 90 后,高强度的工作,你能接受吗?

2012年,姚晨遇到几个喜欢的剧本,正准备摩拳擦掌大干一场,怀孕了。
              

孩子 3 岁,她觉得是时候出来工作了。于是开了工作室,再次准备摩拳擦掌大干一场。

 

结果,又怀孕了。

 

巧的是,经纪人也怀孕了。这次,整个团队只一起工作了12天,就暂停了。

 

生完第二个孩子不久,姚晨准备庆祝工作室乔迁之喜,最后一名员工也离职了。团队几乎都走光了。

 

而且身材也开始走样了。她拼命健身,苦练修图,和地心引力作斗争。

 

好不容易调整过来,却发现很尴尬:没有自己这个年纪的戏了。

              

“不是说无戏可拍,因为一直会有剧本送过来给你。

 

但那些角色越来越无法承载你想表达的一些东西。

 

“女演员是等不起的”,于是她决定,不等了吧,自己做。

 

自己开影视公司,自己做监制。

 

等于是在大多数人决定安定的阶段,又豁出去拼了一把。

 

到现在公司做了两年了,她最大的感受是,理解了前老板。

 

“之前他们老跟我说人工成本很贵啊什么的我都不以为然,自己开公司才发现要花钱的地方太多了,是真挺贵的。

 

后来我还特意给他发了微信,说我现在真的特别懂你。”

  

 


一位朋友看完《送我上青云》后,跟我说最大的感受就是——

 

好惨一女的。

 

姚晨也说,这部电影可能会击中“一种比较私密的个人感受”。

 

但我确实没想到有这么私密。

 

女孩在这个世上可能遇到的难题,都集中在电影的女主盛男身上了:

 

1、工作上没干出什么成绩,还辛苦得要死。

 

影片一开头,她就在费力地爬一座荒山。

 

爬山是为了到山顶拍张现场图,工作需要。

 

工作餐是在镇子上买的十几块一盒的小吃,还得端着纸碗站在路边吃。

 

2、没钱,还被查出来得了病。

 

但是她忙到连体检报告都没空去医院拿。

 

好不容易有时间去了,却得知患上了卵巢癌,手术费三十万。

 

她的第一反应是:医生,能便宜点吗?

 

因为她存款只有三万。

 

3、感情上,几乎空白。

 

盛男完全不能接受,我也没乱搞男女关系啊,我都好几年没有性生活了,怎么就得卵巢癌了呢?

 

怎么办?

 

因为手术后可能会丧失性能力,为了最后体验一次,她决定冲出去了。

 

但首先是得解决手术费,她于是接了一个给企业家写自传的活。

 

跑到山上陪他聊天,跑到山下陪他洗澡,签个合同还得看半天脸色。

 

我一个做广告的朋友说,仿佛看到了卖创意时候的自己。


然后是,她开始非常真实、甚至过度真实地表达自己的想法 —— 她对一个她看上的男人说:我想跟你做爱。

 

相比这是个情欲问题,我更愿意把它看作一个诚实面对自己的问题。

 

30 岁之前,我们隐忍,压抑,很少、甚至很排斥去面对这些。

 

但总有一天,你要逼着自己回答。

 

回答关于欲望、关于怎么活着的问题。

 

 

 

我问身边一个 40 岁的职业女性,她是怎么度过职场危机的?

 

她回答我:

 

“20多岁时要努力给自己灌鸡汤,努力就会有收获。

 

30 岁之后就只剩两个字了,挺住。

 

我觉得这算是一种成长。

 

这也是我喜欢姚晨演这个故事的理由:她身上有每个人身上都会有的东西,就是“我要活下去”。

 

20 多岁我们只需相信:坚持就会成功;理想比钱更重要;总能遇到真爱。

 

我们需要它们,其实是需要这些口号为我们提供生活动力;

 

后来我们抛弃它们,是因为意识到只会给自己加油打气是没用的。

 

我们的人生,都是从相信它、怀疑它、到最终反对它的过程里,找到自己的。

 

就像电影的最后,姚晨演的那个失败女孩盛男,站在山上对着天空大喊三声:哈!哈!哈!

 

再累再难,做出你的努力。然后,大声地笑出来。





晚祷时刻:


生活再难,笑就完事了。



遇上不开心的事

来它一个排山倒海

↓↓↓

    已同步到看一看

    发送中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