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CE 简报 |  首位被判化学阉割的印尼人说自己宁愿去死

VICE 简报 VICE 2019-08-30

说起 LGBTQ 群体的平权进程,东南亚可能还有不少功课要做。在 新加坡 ,同性性行为依然非法;在 菲律宾 ,变性人每天都面临公然歧视。不过至少有一个国家在做出改变 —— 如果一切顺利的话,泰国可能成为该地区第一个允许同性结合的国家。

说起来泰国关于同性结合合法化的法案从提出到现在也已经有七年了。如今随着泰国新一届政府成立,该法案已进入最后的国务院办公室审批阶段。一旦获得司法部长和司法常务秘书的批准,该法案将被提交至议会进行正式表决。这项程序预计在今年年底就能完成,而且就目前所知,联合政府和反对党的议员们都 支持 通过这项法案。

这进程如此顺利其实在泰国并不意外 —— 众所周知,泰国人对 LGBTQ 群体的包容度一直挺高。英国数据分析公司 YouGov 曾对1000名泰国人进行调查,发现63%的泰国人都支持同性结合合法化。就在今年三月,还有四名公开的LGBTQ 代表首次当选为泰国议会议员。

若是非要吹毛求疵,那就是为什么合法化的是同性 “结合” 而非 “婚姻”,毕竟政治语言中的毫厘之差也可隐喻甚或建构天壤之别的现实。一位 反对派议员 批评道:“这项法案将同性结合与同性婚姻区别开来,反而让我们离平等越来越远。” 他们因此希望修改该法案,使婚姻真正成为 “人” 与 “人” 之间的结合,而仅仅不限于一男一女之间。

不过不管怎么说,即使是阶段性的进步也来之不易。预祝泰国的 LGBTQ 群体:如今可不受歧视地走在大街上,往后也可不受阻拦地组建家庭。

图片来源:Charles Roffery via Flicker
MIT 的科学家们最近发明了一项听起来有点瘆人的技术:他们做出了一种机器蠕虫,可以钻进你的大脑在动脉中蠕动。这种机器蠕虫身负重任:它们将清除血管阻塞和血栓,从而协助医治中风和动脉瘤等疾病。
目前在美国,中风是导致死亡和残疾的一大主要原因。但研究发现,如果在治疗的头90分钟内缓解血管阻塞,患者的生存率可以得到显著提高。不过以往这个过程需要靠医生完全手动,类似于在大脑里穿针引线,即使医生手再巧,也不能保证不会误伤脑内其他组织。而且,这个过程会导致外科医生长期暴露在透视镜的过量辐射下。总之,听起来对医生对患者都不是很健康。

MIT 的这项发明很可能解决这些难题。这种机器蠕虫由具有形状记忆本领的镍钛合金制成,它可以在动脉和血管中滑动,而不造成任何可能的损害。为了测试这个机器蠕虫的性能,科学家们还模拟了一个真人比例大小的大脑血管复制品,发现它可以轻松地穿越障碍。他们甚至成功地用一根光缆替换了蠕虫的金属芯,这样就可以发出激光脉冲,帮助清除血管阻塞。


一旦这种机器蠕虫能真正投入医疗,不仅能大幅缩短中风手术所用的时间,还能减少外科医生不得不忍受的辐射。还是有点不放心?不如一起来看看机器虫钻针孔 —— 身躯灵巧,宛若游龙,看起来倒确实像是个合格的大脑虫虫卫士。


图片来自:MIT 新闻视频截图

当 Muhammad Aris 因为强奸九名儿童被法院判处化学阉割时,这位来自印尼东爪哇省的20岁年轻人非常绝望。“不如死了算了。” 他这么对 媒体 说。
这是印尼第一起被判处化学阉割的案例。Aris 本来在2015年就被判刑了,当时的刑罚是12年监禁外加1亿印尼盾(约7024美元)的罚款。但到了2016年8月,地方法院在获得上级高级法院批准后,决定改判让他成为印尼首位被化学阉割的罪犯。得知此消息后,本周一 Aris 在接受当地媒体采访时说:“我宁死也不愿接受化学阉割,这一过程会持续一生。” 他还说他宁愿延长刑期,甚至死刑都更好些。
化学阉割在美国和欧洲许多国家都已经被合法实施多年。它是通过注射一种抗雄激素物质抑制睾丸激素的产生,从而抑制其性冲动。2016年印尼西巴布亚一名4岁的儿童被强奸的 案例引起社会广泛关注,印尼于同年修订了儿童保护法,将化学阉割纳入针对性罪犯的惩罚措施。
不过也有些专家反对化学阉割,比如心理学家 Reza Indragiri Amriel 就说,要是强迫一个人接受化学阉割,他们可能会变得更加反社会。印尼妇女委员会 (Indonesian Women 's Commission)也非常不满,觉得这个判决只是 “呼应公众的情感冲动,而没有解决印尼法律体系的缺陷”。
但对于 Aris 个案来说,这判决已经是板上钉钉了。据法院透露,他们已经在寻找能实施化学阉割的医院。很显然 Aris 失去了被判处死刑的机会,他可能成为历史上少数为没被判死刑而感到痛苦的罪犯之一。但有什么办法呢?考虑到他所造成的伤害,这事儿可由不得他选。
// 编译:方之澜
    已同步到看一看

    发送中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