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阳澄湖大闸蟹“贴牌”的神秘小镇,夏天养螃蟹,冬天戴金链买房

郑亚文 卖家 2019-08-30

/ 郑亚文

编辑 / 屠雁飞

 

做了二十多年的大闸蟹的批发生意,周锦永远忘不了第一次上“聚划算”的情景。

 

“两年前这时候,平时一天只有4000多个人进店,那两天每天都有5万多人进店。”自己蟹塘里的母蟹已经抢购一空,周锦又派人到全市蟹农手里的母蟹全收回来。“那天,兴化的螃蟹市场,已经找不到母螃蟹了。”

 

那一年,膏满堂旗舰店冲进了天猫大闸蟹商家前三名,“这是天猫成立以来,第一次有阳澄湖以外的商家挤进了前三。”打破了阳澄湖垄断的局面。

 

去年,周锦的天猫店卖出了5000万元的大闸蟹,这些螃蟹来自一个产地:江苏兴化。




10元一只大闸蟹

 

在周锦的童年里,抓螃蟹是为数不多称得上“游戏”的活动。

 

每年深秋,长江里的螃蟹要产卵,集体顺着水流漂到长江下游,咸水和淡水的交界处。河湖荡汊遍布的兴化,成了它们的栖息地。

 

两个人站在河沟的两岸,把地网沉到河底,一人拉着地网的一端,光着脚不停地狂奔。一趟下来,“能捞十几只螃蟹。

 

 

兴化湖网密布,水质又清澈,很适合养大闸蟹。

 

上世纪90年代,阳澄湖人养大闸蟹富起来的消息传到兴化。于是出现了第一批蟹农,开始人工养殖大闸蟹。

 

2003年,周锦大学毕业后,只有一个想法,就是回家乡卖大闸蟹。他和两个朋友,成立了大闸蟹品牌“膏满堂”。

 

周锦的合伙人沈浩,是个“蟹二代”,他父亲从几十亩水田起家,养了100多亩水田的大闸蟹,“但大多是卖给了批发商,最多卖10元钱一只。”

 

 

全员养蟹

 

那还是兴化人热衷于种植水稻的年代。农民们春播秋收,一亩地能有2000元的收成。

 

那时候,周锦养螃蟹。每年4月,周锦带人划着小船,在蟹塘里投下蟹苗。螃蟹昼伏夜出,晚上9点以后,它们就钻出泥土,开始觅食。

 


等蟹苗长大,又开始给他们喂螺蛳、小黄鱼等。

 

到了9—12月,是最忙的时候。大闸蟹伴随秋风成熟,深夜,寂静的蟹塘里闪过一束束灯光,蟹农戴着头灯,穿着下水装,开始拉网。

 

一年下来,一亩水塘的螃蟹能赚1-2万元。

 

这让当地农民红了眼。同镇的徐肇鹏将自己家里60多亩水稻田,开发成了蟹塘,4月投下去的蟹苗,9月就长成了大闸蟹。同样面积的螃蟹,收入比水稻增加了近一倍。

 

朱一耀是从兴化考出去的大学生。毕业后,曾经在南京做了1年程序员。有一年中秋节,他回兴化探亲,发现村里原本几百亩的土地,已经被村民开发成了水田,全都养了大闸蟹。第二年,他索性辞掉工作,回兴化承包了100亩水田,也开始养起了大闸蟹。

 

以前种水稻的,外出打工的,都加入了大闸蟹的养殖大军。当地政府还做过一个统计:那些挖了水塘的农民里,78%都在养大闸蟹。



2014年,兴化大闸蟹的养殖面积已经超过了87万亩。而当时,阳澄湖大闸蟹的围网养殖面积连10万亩都不到,兴化成了阳澄湖的后花园。每年带来近10万吨的螃蟹。

 

 

全国最忙碌的河蟹交易市场

 

兴化蟹塘的1公里外,有两座螃蟹交易市场。平日里大门紧锁,但每年9月,螃蟹一成熟,便能引来全国的批发商,安逸的小城由此热闹起来。

 

批发商们从全国各地赶来,在这里租下一间小门面,等蟹农把螃蟹运过来,称斤交易,再运往全国市场。

 

后来,集市里上千个门面依然供不应求,市场外面的小路也被占满了。“这条平时没人走的路,到交易期,要堵到好几公里外。”

 

因为常年被货车碾压,这条路面已经被压裂了。8月,还没开市,这条小路被铁栏围了起来,陈锦指着小路说,“这里正在重修和扩建,不仅要修补路面,还要把路面拓宽,从2车道变成4车道。”

 

江苏兴化,成了全国最大的河蟹养殖基地。

 

每年这时候,不少苏州牌照的货车就排着队开进来,一车车地拉走螃蟹。“那些都是从阳澄湖来的。”

 

一只兴化大闸蟹卖10-30元,摇身一变成阳澄湖大闸蟹,身价要涨十多倍。但这其中,兴化蟹农赚的只是一支半节。



周锦算了一笔账:“一亩水面,平均能产出300斤螃蟹,其养殖成本是4000元,那么每斤养殖成本就在13元左右。一只4两的兴化公蟹,蟹农卖10元钱。但到了阳澄湖,价格就变成上百元,蟹农只赚了几元辛苦钱。”

 

 

大金链子和麻将馆

 

尽管是薄利,但兴化人也因为螃蟹卖得多而“横着走”了。

 

在兴化,大部分蟹农的养殖面积在100亩上。“超过1000亩,就算大户了。”

 

每年,过了4月到12月的养殖、捕捞期,许多三十来岁的蟹农,空闲下来,几乎无事可做。

 

 “一年工作9个月,卖大闸蟹赚的钱,就能养活全家一年了。” 这是大部分兴化蟹农的现状。



兴化人梅建华一直在南京做家具生意。两年前,他回到家乡,发现以前养螃蟹的人,都开始戴金链子,出入各种高档的楼盘交易中心了。

 

“养螃蟹这么挣钱了?”家具利润,每年只有几十万元。于是,他回老家承包了几百亩蟹田,开始养殖小龙虾和大闸蟹。

 

4月份,他把虾苗和蟹苗投到水塘里,6月,小龙虾先成熟了,他把小龙虾批发卖了,赚了一百万。9月之后,大闸蟹也成熟了,他又把几百亩大闸蟹卖给阳澄湖的蟹农,又赚了一百万。

 

到了12月,大闸蟹捕捞完了,他第一件事,就是加入蟹农的“大阵营”,去买了条金链子,然后开始各处看房。剩下的日子,吃喝玩乐,等待第二年的投苗期。

 

在兴化金富商业中心附近,一条街上开出了近十来家的麻将馆。

 

 

那天,全兴化找不到一只母蟹

 

情况在聚划算进入之后,发生了变化。

 

2017年,周锦带着膏满堂,第一次参加了聚划算的“抢空”活动。他印象很深刻,“报了20次名,最后1次才通过。”



这是周锦第一次亲自体验聚划算的活动,虽然有了心理准备,但还是超出了他的预期:“平时一天只有4000多个人进店,但那两天,每天都有5万多人进店。”2天的抢空活动,卖了300万元的大闸蟹。蟹塘里的母蟹已经抢购一空,周锦又派人到市场里,把蟹农们同规格的母蟹全收回来。“那天,兴化的螃蟹市场,已经找不到母螃蟹了。”

周锦打了一场漂亮的翻身仗,在兴化一战成名。那之后,很多原本做批发的蟹农,都开起了天猫店,并打出了“兴化大闸蟹”的招牌。

 

那之后,他又找了当地的食品加工厂,将大闸蟹做成“香辣蟹”。“先加工螃蟹,烧制成香辣味,装到罐头里,能保质1个月。”

 

第一款香辣蟹就卖爆了,月销20多万份。

 

做香辣蟹,周锦有两个心思,一是打“兴化”牌,二是填补冬天的空白期。每年冬天,大闸蟹下市,周锦的天猫店没什么事儿可做了。“上一款香辣蟹,能卖上一个冬天。”

 

在兴化的35万蟹农中,70%的人仍然是没有品牌的“散户”。

 

一个多星期前,“聚划算·卖空”的直播间,开到了兴化当地。

 

上午十点,市长方捷喊出一声“开捕”口号后,周锦公司里的蟹农应声迈入蟹塘,捞起蟹笼,一只只大闸蟹从笼子里挣脱着爬进了白色的塑料箱。

 

到蟹塘旁边临时搭建的淘宝直播间,方捷和主播一起,拿起一只大闸蟹,为蟹农使劲吆喝。他的目标是,通过聚划算的卖空挑战,三天内,要卖掉300万只兴化当地的大闸蟹。“相当于阳澄湖大闸蟹大半年的产量。”



直播间外,几十个蟹农围观了这场直播。为了看市长直播的效果,一个老蟹农还特地请旁边的年轻人教他下载了淘宝。

 

“如今,‘兴化’两个字比房子还值钱呐!”






    已同步到看一看

    发送中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