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年维密秀停办的背后

付少伟 雨枫书馆 2019-09-01


澳大利亚超模Shanina Shaik近日证实了今年的维密秀将不再举行,她说:“往年这个时候我都开始为当维密天使训练了,但我相信未来一定还会有,并通过新的方式来继续做节目,因为它就是最棒的!”7月31日,北京青年报记者联系到“维多利亚的秘密”(中国),相关人员称目前集团没有收到相关确认消息,中国内地各门店都处于正常营业状态。
维多利亚的秘密时尚秀(Victoria's Secret Fashion Show,简称“维密秀”)是由美国女性内衣与睡衣品牌维多利亚的秘密主办的年度时装表演。它主打维密品牌的女性内衣,与艺人歌手合作,结合音乐演出,依据当年主题而推出不同的舞台设计,并邀请许多全球知名的时尚模特担当走秀。早在今年5月,就传出持续24年的维密秀或将停播的消息。公司CEO Les Wexner亲口承认,对维密秀的举办将重新考虑。他表示,如今的电视网络直播形式已经不适合维密秀,在今年及以后,公司将专注开发令人兴奋、充满活力的新内容,以及一种全新形式的活动,传递给公司的客户。
维多利亚的秘密内衣品牌从上世纪末创立以来,一直以“性感”为主题。作为内衣界的龙头大佬,新千年之初红极一时,主线“天使”系列是性感的代名词,副线系列“PINK”代表青春。维多利亚的秘密逐渐成为都市女性追捧的品牌,每年的维密大秀更是集结了当红超模、最新内衣款式、一线歌星的年度盛宴。2017年维密秀登陆中国,无论是史上最多华人模特(7位)还是张靓颖、郎朗这些优秀的中国艺人登台,都显示出维密品牌正朝着大中华区战略转移。当年奚梦瑶的意外摔倒,更是第一时间在各大社交平台传播开来。
但而立之年的维密在新形势下正面对前所未有的市场危机,此前,维密母公司L Brands发布的2018年度财报显示,受维密影响,集团盈利能力再度下滑,全年调整前净利润同比下跌34%。除去国际业务,维密的销售额不增反降,销售额同比下跌2%,其中门店销售下跌明显,为6%。
维密秀同样也受到了网络时代新形势的冲击,去年的维密秀上,随着维密“亲女儿”阿德里亚娜·利马最后一个出场,这位伴随维密19年的巴西模特正式退役,维密“众神时代”宣告终结。维密的“众神时代”是粉丝们对大秀上顶尖模特的合称,几十年来维密秀舞台上塑造了像吉赛尔邦臣、卡罗莱娜·科库娃、阿德里亚娜·利马、亚历山大·安布罗休等一线模特,她们身材姣好,在时尚圈负有盛名。
但随着互联网和新兴媒体的崛起,维密在实力派和偶像派中间开始倾向于后者,即大量采用“网红模特”,被“众神”捧起来的维密最后还是走向了“网红时代”。被网友评为“维密史上最low开场”的泰勒和发呆逛大街的贝拉等,都和“众神”们极高的专业素养相距甚远。“众神”们从来没有什么小动作,个个台步了得,定点干净利落,一个眼神就能魅惑众生。
除此之外,女性主义的崛起、维密品牌的老化、网红带货的销售方式也加速了品牌危机。Showbuzz公布的数据显示,自2011年之后,维密秀收视率呈快速下滑趋势。2016年,观看维密秀的18岁至49岁观众收视率仅为2.1%,较2015年同比下滑9%。2017年,维密秀转战至上海,寻求开发中国市场,然而收视率又下滑3%,总观众数不超过500万,其中18岁至49岁观众收视率仅为1.5%。到了2018年,由ABC负责播出的维密秀收视率持续下降,总观众数跌至327万,其中18岁至49岁观众收视率仅为0.9%。
以“贩卖性感”为杀手锏的维密在互联网女权主义、个人主义兴起的时代背景下显得格外out,而且互联网降低了大众使用媒介的门槛,信息渠道多、观众年轻化、受众关注力易分散,这些都与30年的维密秀模式格格不入。维密天使被KOL稀释,歌手唱唱、模特走走的固有内容被认为毫无新意。
维密的确创造过许多经典:2001年,Heidi身穿价值1250万美元的Fantasy Bra,创造了1240万的秀史最高收视纪录;2006年吉赛尔邦臣伴随着“贾老板”的《sexy back》高冷出场;2014年泰勒·斯威夫特和Karlie Kloss这对生活好闺蜜同台合作……
CHANEL创始人香奈尔女士曾说:“时尚转瞬即逝,唯有风格永恒。”这些维密秀舞台上的经典在过去一段时间曾创造过万人空巷的优异成果,成为现象级文化传播经典案例。一方面我们怀念经典,不舍得告别;但另一方面,维密秀如何能做到在快速变化的时尚产业保持自己风格的同时又有所创新,才是粉丝们的期望。
转自:文化客 


    已同步到看一看

    发送中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