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出版业的畸形儿——山寨书

魏森垚 做書 2019-09-02

当编辑为了捞钱游荡在盗版侵权的灰色地带,其无耻程度超乎你想象。

2004年,畅销图书《没有任何借口》卖出200万本的好成绩,后查证此书为山寨书,作者查无此人,书中内容东拼西凑。而由中国社科出版社引进的原版仅卖出2万册。



2005年,人民网公布95本疑似“伪书”(本文称之为山寨书),涉及30家出版单位,望尽早给读者和社会一个答案。



但我们看到的并不是出版单位的自省与自查,而是山寨变成了一种产业,一种致富之道。


2009年,尹建莉的《好妈妈胜过好老师》爆火,图书市场涌出不少于40本山寨书吸血原作。




我们之所以无法容忍山寨书,因为99%都是垃圾书。那些把“偷”当成职业准则的编辑们,能做出好书?


2009年,陕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了威尔·鲍温 的《不抱怨的世界》,接着出现了各种“不抱怨的世界”:



除了花样翻新地说服读者不要抱怨,从图书信息维护就能看出这些书被做出来在图什么——不图青史留名,只图骗一个读者,就是赚一笔横财。



但这些没必要生产出来的垃圾书挂在这里虽然可笑,但笑完一阵心酸。虽然以垃圾之名诞生于世界,但每本书所分到的出版资源没少一分。点开这些傀儡般的山寨书,本本都有书号(ISBN):



书号(ISBN)就像每个人的身份证号,没有书号的书,就像没有身份证的人,属于违法存在。


可是这些有书号的山寨书,就像社会中的败类,他们会翻进人家偷东西,走上街头杀人,没有人会宽心地说:只要没祸害到我就与我无关。书也一样,不要觉得你没买到就与你无关。

在中国,书号每年由总局限量发放给出版社,2018年在缩减了30%的书号后,2019年再次砍掉10万个。

一边是良心编辑勒紧裤腰带过日子,手里只有一个书号,只能给到最最最好的那本,忍痛舍弃的那10本并不差;另一边,一本畅销书带出的几十本山寨,就像1位流量明星诞生,50个山寨货跟风出道,可即使是娱乐圈,也不敢像出版圈玩得这么大。

另外,山寨书与盗版不同,它合法、合理。

版权法规定,文字内容重合率达40%以上才是抄袭,且书名不受法律保护,加上封面设计的抄袭裁定模棱两可。所以被山寨的出版方即使选择了打官司,也大概率会输。


原本保护原创者的法律,成了山寨书的尚方宝剑。这也是21世纪的中国出版最荒唐可笑的那一面。


一边是暴利驱动,一边是合法保护,最后生出劣质山寨书,以畸形儿的姿态存活在中国出版业中很多年。本文将介绍三种山寨书的案例,希望能助你分辨何为山寨书,也希望一起抵制山寨书,我们需要一个干净的出版业。



01
假作真时真亦假
真书的溃败


2016年,恋爱真人秀周冬雨送给余文乐一本很好玩的书,心中默念一个问题,然后虔诚翻开这本像字典一样书,那一页就是问题的答案。



在节目中可以清晰地看到余文乐翻开的书为《The Book Of  Answer》作者为Carol Bolt。


几个月后,中文引进版上市,名为《解答之书》(湖岸策划出品,外研社出版)。


作者: [美]卡罗尔·博尔特(Carol Bolt) 
出版社: 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
出品方: 湖岸
原作名: The Book of Answers
出版年: 2016-5

上市后,此书还被快乐大本营推荐,节目中特别标出作者:Carol Bolt



有以上两档大热综艺节目加持,多少出版方做梦都不敢想的好资源。


然而在电商平台,周冬雨、余文乐、快乐大本营推荐的却是保罗写的《答案之书》(酷威文化出品策划),而非综艺中显示的Carol Bolt(中文译为卡罗尔·博尔特)。


这位保罗是何方神圣?

作者资料开头第一句“自幼生长在上海小弄堂”,有种说不出的好笑。“18学离家求学,从此开始世界各地漂流生活。现供职于某知名杂志海外版,长期奔波各地,观察人来人往,喜欢钻研心理学,研究社会现象。”即使保罗18岁世界漂流,也不能证明这本书与卡罗尔有什么血缘关系。

而且,找一个中国人写书,起个洋名印在封面上,一直以来是中国山寨书的传统。而山寨书更无耻的操作就是,用力营销,让其热度远超原版,便能让假的变成真,真的直接消失。

根据开卷数据统计,这本山寨《答案之书》累积销量24万册,而正规引进的《解答之书》约2.4万册。

当年这本山寨保罗本火到了国外,原作者卡罗尔在海外平台看到后,找到中国出版方要求打官司维权,出版方找了律师,取了证,发现山寨本步步踩在灰色地带,果然是做出版同行,深谙如何合法地违法。

一晃3年,山寨保罗本俨然变成了原装正版,在当当同类图书中的第一名。



在综艺节目《奇葩前传》中被马东推荐。假如马老师如果知道真相,应该不至于去推荐山寨书吧。




被迷惑地不止马东,可以说读者其实不太知道自己买了哪本。因为
山寨的不止《答案之书》,还有二十多本:



以下为开卷上山寨书的销售数据,触目惊心(建议点击图片,放大查看细节



这组数据可怕之处有二。

第一,卖得最好的竟然不是保罗本,而是漫娱文化出品的《我的人生解答之书》50万册,第二名才是保罗本24万册,第三名是梅森本19万册,但梅森是谁?网络上查无此人,堪称幽灵作者。湖岸引进的原版排第四,2.4万册。

销量第一的《我的人生解答之书》读者网评:


强行插入表情包,并恶搞答案。可是这种答案对人生又有什么帮助?


《我的人生解答之书》内页


第二,更多的山寨书只卖出几本,浪费一个书号做这种书的意义在何?如此多同质山寨书涌入市场又将引发什么?最直接的结果就是——读者也不知道自己买了本什么书……


比如标注梅森本,配图为保罗本:


或说着梅森,放着梅琳本的图片:


即使是每天和书打交道的经销商也傻傻分不清,文字写保罗本,配图梅琳本:



终于有读者发出灵魂拷问:为什么同事买的保罗本,我买的这本作者叫梅琳???

这位读者还不知道,像这样的书市面上还有很多,即使她所说的“百度和豆瓣查阅,只有一个作者叫保罗”的这本,其实是最大的山寨者。


其实我在这里诋毁山寨书,远不如读者留言真实有力:



写这篇稿子时,我们询问当年引进原版的出版方湖岸官司打得如何,得到的回复是——状告无门。据湖岸统计,他们引进的原版,三年来销量约为四万册。我问他们:“如果没有这些山寨书,你们估计能卖多少册?”


“至少四十万册。


请认准正版《解答之书》,左为英文原版,右为湖岸引进的中文版第一版:



山寨本合影留念:




02
不要做中国人的孩子
会被山寨书毒害


这套名为《分级阅读》在国内某些幼儿园被当成教材使用。



但很少有人发现在书的版权页上藏着一段非常诡异的话:



“本书选入的部分作品,因故无法与原作者沟通,敬请谅解……”如果道歉加附上电话号码,侵权就能被原谅的话,那么杀人也可以。


而且,所谓因故也完全是借口。据考证,这两本《分级阅读》分别出版于2016年7月、10月,而书中所涉及直接引用的故事《古利与古拉》、《第一次上街买东西》在2009年7月、2014年4月,由爱心树绘本馆出版了中文版。



不知《分级阅读》所说的“故”,是没充电话费的“故”,还是故意的“故”?


暂且把侵权的事情放一边,再来看一下这套在幼儿园做教材童书,改编后的质量比侵权更可怕……


我们可以对比一下原版《古利与古拉》与改编后的故事。


原版开头两只小老鼠手拉手亮相:



改编版同样,不对画风做评价,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文字部分隐约能感受一丝古怪——“做好吃的,吃好吃的”被改成“最爱吃东西,做菜顶呱呱”。



接下来,两只老鼠遇到了搬不动的大鸡蛋,对于最爱吃东西的老鼠来说,太好了太好了!这可是做蛋糕的好材料啊!然而两版故事也就此走上了不同路。

原版花了很多篇幅讲述古利、古拉如何动脑筋搬运鸡蛋,以及烹饪蛋糕的过程。



而改编版则将这个过程省略成一句话:



然后直接烤好了面包,大家嘎嘎吃起来:



两个版本高下立判。


原版让孩子明白你可以喜欢吃,也可以喜欢世界上任何东西,但前提是为此付出劳动,要动脑筋。


而改编版删掉了这部分,孩子读完是否会相信只要我喜欢吃,蛋糕就会有,我喜欢任何东西,不管过程如何,我都会得到。


回到故事开头古利与古拉手拉手出场时说:“最爱吃东西,做菜顶呱呱。”改编后只剩下贪吃,没看出有什么本事。

把故事阉割成这样,贩卖进幼儿园,良心不会痛吗?



03
自以为高明的抄袭


在诸多山寨书中,越用心的“抄袭”,越让人心寒。既然花了这个力气洗稿,为什么不加把劲儿做出真正的中国原创呢?


同样是爱心树童书馆策划,由新星出版社出版的《一条街道的100年》,2014年引进出版。书中绘出德国一条街道的100年。


2019年,一本名为《100年的街道》绘本出现,由小贝壳绘本馆策划、北京科学技术出版社出版。不过,书中的德国街道换成了中国。



原著中有一个巧思。作者“剖”开一座房子的侧面,与街道融为一体,我们既能看到街,也能看到房子剖面图中德国人的卧室、厨房、客厅等衣食起居文化,私密与公共空间过渡地非常自然。



而国产本则东施效颦非常可笑。



为了和原著一样,国产本强行剖开了街边小楼,为我们呈现出历史上并不存在的1900年中国居民楼。


强抄的尴尬不止于此。原著按欧洲社会100年中重要的7个文化阶段,对应7张街道图,展现衣食住行方面的变化。

国产本也强行分出了7个阶段。


实际上,中国的1919年与1937年中中国人的生活习惯,并无太大变化,但未来扣住7阶段,作者不得不强行让其发生变化。



且不说1937年,中国人的客厅是否如此现代。当绘本进入到科普阶段时,抄袭本性一览无余。


原版:



国产本:



原本:



国产本:



原版:


国产本:



和大多数山寨书类似,这些被洗过的文字,透着一股浓郁的嘲笑,嘲笑花钱买书的人是智障。


在原版与国产本对照中可以发现,洗稿只是洗了一些无关痛痒的大白话,原著中的知识点因水土不服而删去,可国产本创作者并没有想找新的知识点补上,于是变成开头结尾抄一抄,中间说些胡话充数即可。


做这样一本童书时,想必做书的编辑自己都不想看,那凭什么要给孩子看?



04
写在最后的话


在山寨书的混战中,没有一个赢家。


赚了黑心钱的出版方输了,他们输掉了身为编辑最基本的体面,臭掉的名声只能去骗不知情的读者。


被山寨的出版方也输了,他们输了本该属于他们的市场和盈利,换来一句:你做的书火了才会有人抄。这种阿Q精神根本不能算赔偿,但大多数时候全靠这句安慰,才有信心做好下一本书。


读者也输了。当我们纵容一本山寨书的诞生,等于杀死了另一本书,或许我们无法确认夭折的书是好还是坏,但可以确认顺利诞生的山寨书最该死;当我们为一本山寨书付费,就等于捅出版业一刀,原本属于好编辑的奖励,变成了喂养黑心编辑的甜头。


最后,输得最惨的是“中国人”。为了洗白山寨大国的名头,我们努力走了很多年。但很少有人看到,出版业中那些山寨书并无恐惧之心,并继续侮辱中国人的智商。


▽ 点击阅读原文,报名参加做書课程
文章已于修改
    已同步到看一看

    发送中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