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桧还有三大“历史功绩”?

团队特邀作者 历史春秋网 2019-08-31


论奸臣,跪在岳王庙的秦桧是大家公认的名列三甲。可是近来,个别标新立异的“历史爱好者”,居然抛出了这么一个命题——秦桧是个忠君爱国之人,甚至还总结了秦桧的所谓“历史功绩”。引来不少争论。

那么,笔者也结合这些流传甚广的“秦桧历史功绩”,来论一下,除了陷害岳飞外,秦桧那些年在相位的个人“实绩”表现:

“功绩”1:秦桧治国有方,为南宋稳定发展做出了卓越贡献?

关于南宋真实的经济水准,咱们在之前的《南宋真的很有钱吗?》仔细论述过,南宋的纸面经济是很强,士大夫日子过得可能比北宋还逍遥,可实际上这表面的繁荣是巧取豪夺得来的,根本不是什么技术革命造就的。

无论怎么说,秦桧都是南宋的帝国宰相,百官之首,真正的一人之下万人之上,除了议和,也总得为这个帝国干点啥吧?

先说下老秦的用人:

宰相执政,首先就要把持人事权,老秦独霸朝纲的历史,就是一条打杀异已之路,在这条路上,“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宋朝本是一个言论自由、文风开放的时代,可是秦桧就敢大兴文字狱,先后弄了“王庶二子、叶三省、杨炜、袁敏求”四大狱案。此外连贬带杀的还有吴表臣、苏符、吕颐浩、赵鼎等人。

至于想给秦首相当官,也很简单——拿钱。

《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卷169这么写:(秦桧卖官)必数万贯,乃得差遣。

而《续资治通鉴》·卷130记载:“监司、帅守到阙,例要珍宝,必数万顷乃得差遣”。

总之,这位帝国宰相的用人原则就是:不管你能力如何、政绩如何、威信如何,不听话、不拿钱,就不行。不是以国家为中心,也不是以事业为中心,更不是以百姓为中心,而是一切都以我为中心。

对此,后来《建炎以来系年要录》这么记载:“桧不知治体,信任非人!”

咱看下老秦的治国方略:

老秦在未当宰相以前,曾扬言道:“我有两条妙策,可安天下。”这么牛掰的人物,宋高宗果断给老秦拜相,屁颠屁颠的请教高招时,老秦说了八个大字:“南人归南,北人归北。”意思就是咱南边的只管在南边好好待着,别管北边的事,那就皆大欢喜了。

这逻辑相当于,有人闯进你家,霸占一大半家业。突然窜出个老秦:诶呀,那一大半咱不要了行不?

这种治国“高招”,直接把脸皮厚如铁锅的赵九弟鼻子都给气歪了。

既然宏观调控不行,干个具体事咋样呢?

还是《建炎以来系年要录》的记载:

老秦觉得老是坑国家也不是个事,某天突发奇想:要把八百里鉴湖抽干了造田,这样每年可多得大米十万槲(秦桧议干鉴洞为田,云岁可得米十万槲)。

不得不说脑洞开的大,也幸亏当时的赵九弟还没有彻底糊涂掉,说了句人话“遇到干旱年份,农民咋浇水?”否则的话,八百里鉴湖就成了八百里盐碱地。

秦桧的为政水平,就是这样!

“功绩”2:秦桧促成议和,使南宋进入和平时期,减轻了百姓负担?

赵九弟和秦桧,俩人君相联手,促成了宋金议和,在这过程中,老秦的确“功不可没”,这些年不断有人嚷嚷“当时的确打不过女真人,所以秦桧议和是为了国家,为了民族,不是为了自己”。咱们还是看看实际情况:

“和平”之前,金国是个什么情况?

咱都知道,操刀子打仗这事——简单,女真人以前就经常打鱼捕猎,打仗只不过是换个斗争对象。可是真正的治理国家——那是一门复杂的系统工程,那是必须用时间和经验去积累的,尤其对于刚从白山黑水走出来的女真人,骤然膨胀,其行政能力实在是不咋地。

而女真立国之后,又在不断打仗用兵,至于生产建设、后勤补给真的差很远,马不停蹄高强度打仗几十年,就是块钢也磨掉几层了。绍兴合议之前,无论是基层小兵,还是统帅金兀术,打下去的信心——已经基本没了。

《三朝北盟会编》中的《洪皓行状》记载:“虏已厌兵,异时以妇女随军,今不敢携,朝廷不知虚实,卑辞厚币,未有威约。”这位有“宋之苏武”之称的洪皓,当时就在金国(被迫滞留15年),对女真人的困境看得不能更清楚了。

如果说打仗不带女眷只是小问题,那女真统帅金兀术的话可就严重多了:后勤辎重早就跟不上了,大家都开始宰杀骡马充饥,甚至还有把自己奴婢煮了吃的。(又宰杀骡马相兼为食……诸将士云,辎重俱尽,有食奴婢者……吾视诸军饥心嗷嗷……若宋军渡江,不击自溃……骡马依稀四分,奴婢十中无六,惜哉)

一句话:吃不饱饭的女真人不过是虚张声势的纸老虎而已,南征这事根本打不下去。

就在这么个金朝“势穷力竭”的情况下,秦桧却使出了吃奶力气,奴颜婢膝地议和,北方失地不要了,还送钱叫大爷。这是给谁立功?

有人说:秦桧之前议和派一直存在,比如赵鼎、李光等人。不错,但这些人才是实实在在希望休养生息、期待战略反击,从没想过去跪舔金国。

可是秦桧却不惜自废武功,坚定地投降式议和,彻底把宋朝变成金国的附庸藩属。这份功力,整个大宋,找不出第二个来!

至于“减轻百姓负担”?议和之后,我们看看老秦是怎干的:

秦桧有句很有名的经济策论:“中国人但着衣吃饭,徐图中兴”。意思说先集中力量发展经济,再慢慢谋求国家复兴。

听起来挺像那么回事吧,实际上呢?

《建炎以来系年要录》记载:老秦认为横征暴敛就是财政开源的唯一途径;而财政节流的大招就是——各种开支一律削减(“乃以苛刻为务事,图减削过为抑裁”)。老秦曾下达指令,“密诸路暗增民税七八”,结果导致“民力重困,饥死者众。”

秦桧在四川一带推行经界法,巧立名目,以均税为名,强征四川百姓50%的粮食收成。

这便是秦首相的经济实绩!可以这么说,南宋政府后来作死的横征暴敛模式,老秦正是始作俑者。

老百姓都被坑到这地步了,还减轻负担?

“功绩”3:秦桧忧国忧民,临终时还忧怀国事

这个所谓的“忧怀国事”出自《三朝北盟汇编》里的《秦桧遗表》一句:“愿陛下益固邻国之欢盟,深思宗社之大计,谨国是之摇动,杜邪党之窥觎”。有些人就凭这句话,断章取义说,秦桧临死前,还念念不忘国家大事,得点赞!

而事实是,秦桧死于公元1155年(绍兴25年),他死前念念不忘自己一手促成的议和大计,更怕被人秋后算账。于是,在绍兴25年8月至10月,秦桧火速提拔了一批骨干分任台官、谏官、侍从:曹泳知临安府,苏符知建康府,董德元升参知政事,薛仲邕为枢密都承旨。此外还有秦家的子孙几乎全部进入中枢:秦熺提举秘书省,秦埙试礼部侍郎,秦堪充敷文阁待制。

这等于,老秦家的七大姑八大姨全安排了,为的就是在他死后,老秦一党可以继续把持朝政。

甚至于,临死前,秦桧还想让自己的儿子接替相位,只不过,一辈子软的宋高宗,在一个马上要死的人面前,却难得的刚了一回:这事可不由你安排!

结语

一辈子,秦桧挂念的,就是自家的权位,从头到尾,都是自私,他就是个权臣奸臣,正如南宋大儒朱熹所说“秦桧之罪所以上通于天,万死而不足以赎买!”他是真有“资格”,在岳飞的墓前跪到今天。

参考资料:《三朝北盟会编》、《宋史》、《宋会要》、《建炎以来系要录》、《续资治通鉴长编》 、为国钓鱼:《秦桧的“贡献”》、《浅析秦桧“遗表”》、《秦桧是个有才无德的人吗?》、《漫谈宋金形势》

    已同步到看一看

    发送中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