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皱的脸孔和模糊的地址来找我,我说我不在

读首诗再睡觉 2019-09-01


题图 / Isabel Reitemeyer

点击看组图,关注“美好画片碎碎念”



声音资源加载中...

 配乐 /  Misha Mishenko - Saturnus

点击可听更多朗读




记忆的灰烬

                 

这一天几乎是永久的一天

工作,午餐。这一天

被星期三劫持,接着是

星期四的人质头套,星期五

逼问着密码,周末说明天就把你释放。

无法相信,钟表的暴徒

把人类扣押在一个银行大厅

大理石地板那冰凉的秩序。

我的斯德哥尔摩症已穿上制服

站上桌子宣读复印机的说明。

日复一日的磨损却没有偿还

银色的齿轮捏造着

我的每一天,而我已惯于忘却往事

就像时间的一个道具,我的手

只是手握住手枪那瞬间的形状。

不,新闻会掩盖掉血迹

报纸总是把今天修改为过去

我在里面找不到关于生活的错字

仿佛一切都确凿无疑。

这一天是愉快的周一,周二的电梯升起。

这一天,昏昏欲睡,但通胀合理。

发皱的脸孔和模糊的地址

来找我,我说我不在。

这一天历史从我身上退潮

留下玻璃空瓶,少许寒意,灰烬。


作者 / 蒙晦







明天新的一周又开始了。


“钟表的暴徒把人类扣押在一个银行大厅”,这是个很有趣的提法。钟表看起来是静止的,即便分针秒针的移动,也在一个不大的范围内,但是这微小的移动,却给人极大的压力,形如“暴徒”,让人留在一个地方,看起来是整洁宏伟富丽堂皇的银行大厅,本质却像是一个监狱、一个困局。


“发皱的脸孔和模糊的地址 / 来找我,我说我不在。”衰老、失忆,是必然的到来,但主人公却要拒绝这种必然,逃离开、躲起来。前半部分银行大劫案走到这里,似乎将要水落石出了。


“这一天历史从我身上退潮 / 留下玻璃空瓶,少许寒意,灰烬。”终究是一个悲观的结局,一天天的过去,人的生命究竟留下了什么?空瓶里是落海者的求救信,还是什么都没有,不过是水手酗酒后的残留?人的生命(时间、钟表)如果失去了意义,或者不给这时间赋予意义,它也许就真的是一撮灰烬了吧。



荐诗 / 照朗

2019/09/01



声优 / 袁方正点击可听

版面值守 / 流马


一起来写三行诗:夏天结束的一瞬间





第2365夜

找我们?入圈聊

📗PO诗板

✒️一日一抄

🎞️看部电影截个屏

📷时光是个大美人

📚好书打卡

🛍️姐妹买什么

☁️每天拍云

诗作及本平台作品均受著作权法保护

相关事宜请联系 bedtimepoem@qq.com


今 日 黑 手

荐诗 / 照朗

诗人,译者

著有诗集《野游》、《一居室》

译有《玛吉阿米容颜:仓央嘉措情歌》

 


转发就是最好的打赏 

文章已于修改
    已同步到看一看

    发送中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